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保護我方族長  >>  目錄 >> 第七十四章 東海王澹臺家

第七十四章 東海王澹臺家

作者:傲無常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傲無常 | 保護我方族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保護我方族長 第七十四章 東海王澹臺家

……

但凡傳承很久的玄武世家的血脈子弟,做事都得有分寸的。

尤其是在成親之前,是千萬要注重儀表,聲譽等等因素。否則的話,便會在婚配上會大打折扣,最嚴重的情況下降級婚配也未必沒有可能。

沒有哪個玄武世家,會將自家的女孩嫁給一個聲名狼藉的二世祖。尤其是嫡子嫡女,更是要注重這一些細節,這往往關乎到兩個世家的臉面與聲譽。

因此,世家嫡子從小到大,身邊伺候的只能是小廝,而不可能弄出一堆侍女來。

未婚先納妾之類的事情,更是幾乎不可能會發生。哪個世家都要臉面的,怎么可能讓嫡女嫁給一個已有妾室的人?

更何況,像靈臺世家這種家族,多半都是資源緊缺,心心念念想著都是家族更上一層樓。

族長納妾之類的事情也不多見,這血脈高的女子,不可能做妾。與血脈低的妾室生孩子,這不是給后代跌份嗎?

再者說,妾室生出的孩子是庶子,身份地位非常尷尬。以靈臺世家的財力物力,又怎么可能花大力氣去培養一個庶子?

倒是到了天人世家,因為掌握的資源更多,族產更多,也需要更多的人才去經營家族各種產業。因此,納妾之風才會漸漸盛起。

站在船頭,被冷風吹得凌亂不已的陳方杰。

即是隱隱有些羨慕王守哲的艷福,又是為其擔憂不已。這鐘氏落仙,莫非真的不是假冒,而是真正的鐘氏嫡女?

對了,此事未必不可能。

前些時候守哲秘密去了百島衛一行,最終竟然還有鐘氏的人親自上門送東西,隨后他還請鐘氏靈臺境吃了飯。

莫非,守哲真的和天人世家——鐘氏有什么牽連不清的關系?

只不過以守哲的身份,恐怕很難高攀上鐘氏嫡女,難道這是準備……生米煮成熟飯先?

可柳氏小姐怎么辦?

如此羞辱門楣之事,強大的柳氏豈能善罷甘休。

難不成,以守哲的智慧,已經暗中將柳氏小姐先行擺平了?

守哲啊守哲,你這一出,玩的太大了。

愚兄身子骨單薄,陳氏又是小門小戶,此番幫不上忙了,你自求多福吧。

這陳方杰站在船頭,想著那鐘氏小姐與王守哲在樓船內廳秘密私會,而他只能在此吹冷風,還得替他百般擔憂,當真是凄苦無比。

唉!

這未來小舅子,恐怕不省心啊。

好在王守哲并不知道,未來姐夫已經吹著冷風,替他想好了一出全憑腦補的三角戀大劇。否則,多半會一腳把這個未來姐夫,踹到江里清醒清醒腦子。

……

“王梅,后續更加龐大的計劃清楚了嗎?”王守哲喝著熱茶,平靜地說道,“若有什么不明白的,你可以問。只是這一次,需要你冒些風險了。”

冒不冒風險,取決于收益有多少。涉及到一些天大的收益,加上還能打擊敵人的情況下,冒風險是必然之事。

“家主。”

王梅那對“星眸”之中,微微閃動著光芒,柔聲說道,“為了家主,即便犧牲性命也再所不惜。”

那聲音柔媚又空靈,極為好聽,讓人心頭都忍不住發酥。

“噗!”

王守哲差點一口茶噴出,瞪眼說,“你給我好好說話。”

“這個……家主恕罪,這些天習慣了這腔調。我的意思是,對付劉氏趙氏,屬下犧牲性命也在所不惜。”王梅尷尬一笑,迅速回歸本來略顯平庸的音色說,聲音之中透著些恨意。

她是家族傳承下來的家將,曾爺爺就是死在了當初那一場惡戰之中,豈能不恨?

這一聽她本音,王守哲又覺得寡淡無味了,皺眉說:“還是用假音吧。”

“是,家主,人家都聽您的。”王梅又是乖乖地換成了嬌媚酥軟,直顫人心房的聲音,進入狀態后,還順便橫了下妙眸。

“嘶!”

王守哲扶額,這聲音太上頭了,真心遭不住。當即,又無奈地擺手道,“罷了罷了,還是用本音吧。”

“……”王梅眨著無辜的眼睛,家主您一會要人家這樣子,一會又要人家那樣子。

這口味真令人捉摸不透。

……

凌晨。

天色還未亮。

一艘船只從定蒲渡口駛出,上面除了劉氏家主劉勝業外,還有家族年輕一代的棟梁劉永州,以及其余數名骨干族人。

“家主。”一名中年族人興奮道,“真是沒想到,這不查不知道,一查嚇一跳。我們周圍幾個衛城中,姓鐘的世家有三個,其中最契合鐘氏落仙小姐身份的,應當是百島衛天人世家鐘氏。”

劉勝業表情也非常嚴肅,同時隱約透著一絲難以扼制的竊喜:“鐘氏小姐身份尊貴,她落難至此不想暴露身份也是情理之中。勞煩諸位都保持淡定自若,莫要丟了我劉氏臉面。”

“是,家主。”眾人紛紛響應。

唯有劉永州,身體站得筆直,就像是一根標槍一般矗立在船首,目光中時不時的閃過一絲灼熱。

天人世家。

落仙竟然是,不,果然是天人世家的小姐。

難怪,她會屢屢回避家族出身的問題。是了,也只有天人世家,才能培養地出如此氣質非凡的仙家貴女,一言一顰中,都隱約透著高不可攀的氣息。

最讓他內心熾熱無比的是,落仙似乎對他隱約有些不一樣的態度,似想與他更加親近,卻又好似有著深層次的顧忌。

看到她時不時蹙眉,仿佛有些憂愁的表情,劉永州的心都碎了。

是了,橫擱在他們面前的,是兩個世家巨大的差距。

一念至此,劉永州滾燙的心涼了幾分。

然而他又轉念一想,大伯劉勝豪即將晉升靈臺老祖,家族勢必會進入一個擴展期,資源收入會暴增一大截。而他劉永州,正是已經內定,下一任靈臺之路接班人。

憑他這個身份,即便與落仙依舊有較大差距,卻也并非就是無法橫渡的天塹了。若是舉全族之力支持他沖刺靈臺之路,而落仙對他心有眷屬的話,兩人未必不能成功。

他的心愈發滾燙滾燙,仿佛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船行不片刻。

劉氏一家,便見得一艘奢華的中型樓船映入眼簾。

“那是……”劉氏眾人都吃了一驚,今日此事由鐘氏小姐牽線與糧食賣家會面。卻不想,竟是一艘外表奢華精美的樓船。

“咦?”劉勝業目力不錯,瞳孔一縮,“此船雖然沒有掛上家族旗幟,但從船頭的標志來看,應當是東海王澹臺家族的船。

澹臺家族?

東海衛不同于百島衛偏遠,它毗鄰長寧衛。而東海王又是名氣很大的天人家族,周邊各衛都有耳聞。

“此樓船華貴不凡,其主人多半是澹臺家族的重要人物。”劉勝業語氣鄭重而忌憚,“我們繞開它,免得不小心招惹災禍。”

劉永州卻是心念一動,這莫非是……

果不其然,一道仙裙飄飄的倩影,從樓船中翩然而出。

“是鐘氏落仙小姐。”劉永州振奮道,“原來她尋來的賣家,竟是東海王澹臺家族,真不愧是鐘氏嫡女。”

劉氏一眾,也都各自振奮不已,能有機會與東海王的家族搭上關系,自是求之不得。

船舶靠上。

劉氏眾人依照對方船工指揮,紛紛登上樓船,入目之奢華讓他們都變得格外小心翼翼。此艘樓船的造價,怕是不下于三四千乾金。

偌大的劉氏的各項收入,也能達到這個數字。但是家大業大,開銷也是非常龐大,一年到頭能攢下的也就五六百乾金。

“劉公子。”鐘落仙率先將目光落到劉永州身上,見到他,仿佛有些歡喜,但是轉瞬又克制平靜了下來,對著劉氏眾人微微斂禮,仙音裊裊道,“落仙見過劉氏諸位長輩。”

家主劉勝業,急忙率眾連連還禮。這鐘氏小姐雖以晚輩身份見禮,但他們豈能托大?真不愧是天人世家教養出來的嫡女,多么平易近人吶。

劉勝業對此行的最終目的,已充滿了信心。

略作寒暄后,鐘落仙引他們入樓船內部,會見此番糧食賣家。

劉氏眾人一走進,更是被內部的裝飾與布局之奢靡給驚到了。終究還是低估了此船的造價,光是那些各種裝飾品,怕是不下于上千乾金了。

廳閣內,一位身穿絲袍,頭戴玉冠的俊朗年輕男子,正慵懶地半躺在榻上。他全身上下,都在詮釋著什么叫身份尊貴。

錦袍是用冰靈蠶絲絲綢所制,些微冰白色的炫光微微流轉,顯得卓絕不凡。冰靈絲綢,向來是非常奢華昂貴之物。

穿上它,在炎炎夏日里清爽透涼不出半點汗水,長期穿在身上還能有滋養皮膚,美白養顏等功效。

最為重要的是,冰靈絲綢非常致密堅韌,尋常刀劍不易切破,具有一定的防御效果和避火效用。

尋常世家子弟,都將冰靈絲綢當作夢寐以求的奢侈品。據說長寧徐氏的靈蟲師秘密豢養了一些冰靈蠶,從中賺了不少錢,只是即便如此,徐氏也鮮有人能穿得起冰靈蠶衣。

價格太貴了。

哪怕是一身褻衣,也得上百乾金。這位年輕公子這一套絲袍,怕是要數百乾金。他頭戴的那頂玉冠,也是光彩流轉,顯然也是一件價值不菲的靈寶。

便是連矗立在他身后的一位家將,似乎也氣宇軒昂,氣度不凡。

“鐘落仙。”那名貴公子,眼皮子半抬著掃了劉氏眾人一眼,眉頭微皺慵懶而輕蔑道,“你寫信給我們澹臺家,便是與這末流世家交易嗎?”

“?”

一股怒氣,蹭蹭蹭地在劉永州心中燃燒起來,這混賬東西是誰?竟敢以這種態度和落仙小姐說話。

……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保護我方族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203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