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深淵歸途  >>  目錄 >> 2 江湖傳言

2 江湖傳言

作者:未見寸芒  分類: 懸疑推理 | 懸疑探險 | 未見寸芒 | 深淵歸途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淵歸途 2 江湖傳言

奉鎮雖然只是一座鎮,卻算得上是這附近最為富庶繁華的地方。至少街道上行人頗多,仍有小販沿街叫賣,商鋪也大多都開著。結合陸凝記憶里面經過的此前一些城鎮,如今這里已經稱得上安居樂業了。

至于剩余路上的用度,陸凝在前一個場景也學過了旅途中需要準備的東西。她也沒著急,一路走上奉鎮最繁華的街道之后,選了個茶樓走了進去。

門口的水牌上寫了,午后和晚上有先生說書,而上午的時候,則是請人來講講一些江湖傳聞。一般這些酒樓茶樓,若是有些能力的,都會和一些類似于“包打聽”、“百曉生”之類的人約好,每隔一段時間便會來這里講一講這些。畢竟相比于官報之類的東西上有關哪里又出了匪禍、哪里又遭了天災,人們對這些奇聞軼事更感興趣——前提是不發生在自己身邊。

只要幾個銅板,叫一壺茶和一碟花生,就可以在這里坐一上午。對于奉鎮這個還算富庶的小鎮來說,也是普通民家承擔得起的消費。

陸凝尋了個旮旯坐下,小二把她點的東西送了上來,還給倒了一杯熱茶,隨后便忙著招呼其他客人去了。茶樓生意興隆,這些客人也是老板的門面。陸凝坐了片刻,還沒等第一杯茶變溫,就看到廳堂中央搭起來的小高臺上,一個須發灰白的老人一步步走了上去。

老人登臺,課之后老師走上講臺的感覺。陸凝輕笑了一下,將茶杯端起,沿著杯沿輕輕吸了一點茶——不是什么好茶,也就是用來解渴的東西而已。

那老人待聲音小了下去,才拿起桌上的醒木,輕輕一拍。

“出將入相戍寒疆,礪兵十載守一方。丹心未改少年誓,滄嵩北海探花郎。”

老人目光往下一掃,輕輕一笑。

“諸位當知,我今日要說的,是哪一位。”

“您說的應當是當今太師,秦鐘尊下吧。”一名前排的客人說道。

“正是,今日我們要講的第一個人,便是遠在塞北的秦太師。”老人捋了一下胡子,便開始侃侃而談起來。

不得不說的是,以這個世界的時代背景,這位老人口中所說的最新消息,已經是半個月之前發生的事情了。

陸凝一邊聽,一邊回憶著。

君影教過,如果一個場景的基礎生產力足夠,那么可以在此基礎上快速拔高科技水平,利用技術迭代速攀科技樹來達到自己的目標。但反過來,如果場景里面沒有足夠的基礎生產力,那么就不適合攀科技的手段,因為集散地不會給游客真的手搓一條科技樹出來的時間。

如今的背景就是這樣。在這個背景下,自我的提升比起外部建立勢力要更靠譜一些。

陸凝思索著,也了解了秦鐘這個人的過往。

當年此人文武雙全,考了文試,被當時的皇帝欽點了探花。恰逢當時西北方的喀來族野心勃勃,數次在邊關制造戰亂,秦鐘便自請前往西北方領兵,立誓喀來不平,誓不還京。

而這一走就是十年,他不光解決了喀來族,甚至打進了對方的王城,將喀來皇族砍了一半,另一半活捉送回了京城,被當時的皇帝盛贊國之棟梁。

而后,秦鐘又在壯年之時南征北戰,未嘗敗績。當時的皇帝十分欣賞他,將他點為了太子太傅,而后,秦鐘為官也展現出了其從政的才能,其本人既有軍權軍功在手,又有皇帝信任在身,當朝的官員少有能與他分庭抗禮的人。直到今朝,塞北之亂,朝中無人可用,秦鐘親自前往,一直至今。

據老人所說,塞北之亂,主要是幾個游牧民族被整合了起來,一位名叫察合爾的人自稱有六丁六甲相助,進犯大魏邊境,一時竟被奪下了數個城鎮。而所謂的六丁六甲,是十二名異族高手,這十二人仗著武功高強,潛入城內,破壞軍備,點燃糧倉,甚至斬首軍官,無所不用其極。

這種行為無疑是壞了江湖規矩的。是以跟著秦鐘前往塞北去追殺這六丁六甲的武林人士也不在少數。這數年之間,六丁六甲已經有八人被殺,而察合爾也收斂了之前的囂張氣焰,反而開始穩固防御。以他的軍事才能,一旦開始固守起來,就算秦鐘也沒辦法迅速攻下。

此時便有人發問,那六丁六甲又是何許人也?

老人隨即解釋,六丁六甲,是自中原武林離開的敗類,他們或來自大門派,或偷師學藝,甚至本身就是流寇匪類,在中原混不下去而跑到了塞北,這也是中原武林無法容忍的最重要的一點。

而接下來的講述,無非是秦鐘近兩個月又打了一場勝仗,奪回了一座城的故事。雖然他描述得宛如就在現場一般,可陸凝聽得出來這里面多了很多藝術加工,至少根本沒體現過戰場的酷烈,更多描述了秦鐘與麾下士兵的英勇。

不過這樣的講述肯定也不會那么長。老人講完之后,便進入了下一個話題。

“說完秦太師,就該聊聊最近江湖上發生的,和要發生的事情了。諸位皆知,咱們奉鎮之中,是由鹽幫和漕幫管理的。鹽幫和漕幫,是當今江湖中,幫眾最多最廣的四個幫會之二。另外兩家,則是丐幫和山幫。每年九月九,四個幫會便要開一場五湖會,只是今年,這五湖會的籌備中遇到了一點困難。”

“恐怕不是一點簡單的困難。”

客人當中,一名身材魁梧的男子忽然開口了,一時間眾人的目光都看了過去。老人隨即一笑:“這位先生所說有理,并非小事,事實上,四個幫會的分舵在近一個月內均遭遇了多次刺殺,傷亡頗重,如今,已經下了江湖通緝,要找到行兇的人,或者背后的勢力。”

“什么人敢惹咱們鹽幫和漕幫?”幾個漢子大聲喊道。

“不知。”老人一攤手,“我若是知曉,便帶這消息去找本地舵主,也能換一筆賞錢。”

“此事城門已張貼了布告。”一個穿著打補丁的文人長衫的中年人說道,“若有線報,賞銀十兩,抓獲兇手者,活捉,賞千兩,便是死的,也有五百兩賞銀。”

這筆錢頓時讓人們議論了起來,畢竟這里不識字的人還是挺多的,看不懂布告的占大多數。

陸凝喝了一口茶,等著聲音慢慢停息下去。

醒木一聲,壓下了所有討論。

“此事只是風聞,若諸位知道些線索,也不妨去本地四大幫會的分舵,看看是否能得到賞錢。老朽在此,只是將近日來江湖中發生的大事向各位一一講來。”

這老人倒是很有些新聞播報人員的意味,緊跟著就說到了下一件事。

欒莊主馬上就要召開的壽宴無疑將匯集當今天下諸多英豪,鎮劍山莊已廣發請帖,屆時七大門派、四大幫會,還有三山五岳各路豪杰均將赴約。甚至據傳聞,欒莊主將請帖都發到了一些隱世門派手里。

“不知道老丈可知都是哪些隱世門派?”一個坐在前面的青年忽然抬手一招,將小二叫了過來,隨后便將一錠份量十足的銀元寶放在了小二手里。

那老人見狀登時眼睛一亮,而陸凝在后方也趁著青年扭頭將元寶放到小二手里的時候,看到了他的側臉。

她對這張臉有印象。當初打造“巨人指節”之后,她離開時看到的就是這個人。

“這位公子既然出手大方,老朽便也說一些道聽途說來的見聞。”老人連語氣都激動了些許,“諸位可知,這江湖之中,隱世門派頗多,但許多實為家道中落,或門派后繼無人,不得不隱起身份,避免被當年的仇家追殺上門。然而,若真論起當今最神秘的隱世門派,有一句歌謠可給各位說說。”

老人摸了摸胡子,搖頭晃腦地吟誦起來:“朝辭蓬萊青云觀,日照冰河踏雪門。月出東海三仙島,夜隱黃沙鐵面樓。”

他輕輕拍了一下醒木。

“青云觀,踏雪門,三仙島,鐵面樓。別看不在江湖八大門派之列,卻因為這四個門派修的不是武藝,不是內功,更不是什么刀劍暗器……”老人特意在此停頓了片刻,見所有人注意力都在自己身上了,才繼續說道,“修的是仙吶。”

還不等眾人反應,老人又擺了擺手:“當然,這只是老朽聽聞的說法,具體如何,若諸位有時間,不妨去赴一赴欒莊主的壽宴,或許能見到這些人物。”

“多謝老丈了。”青年說道。

“公子客氣。而接下來這件事,則要請各位父老鄉親多多留意了。一伙江匪自南方來,匪首乃是兇名赫赫的‘青面蛟’夏侯侖,一路燒殺擄掠,最后一次有消息的時候,已是在回水縣。”

“那不是距離我們很近了嗎?”

“鹽幫和漕幫已經籌備了防御,而且夏侯侖行蹤不定,不一定會逆流而上,找到我們這邊。”

“但這夏侯侖……當年官兵捉他,都被他殺了一支隊伍,這要是讓他過來……”

“怕什么!他要是敢來,讓他嘗嘗奉鎮的鐵頭床弩的威力!”

老人拍了一下醒木。

“諸位,近日若無必要,最好不要走水路遠行。以免與這窮兇極惡的匪類碰上,便是有能耐脫身,也是一樁麻煩事。”

陸凝將這一點記下了,她和陸清栩現在計劃的路線就是沿江而下,但如果有這么一件事,走陸路恐怕還要安全一些。

“下一樁,徽州州府大獄,五日前失火,至今尚未查明是何人所謂。而獄中關押的三名重刑犯,‘活閻羅’宋梟,‘飛天鷂子’李長熙,‘斬首’高近仁均已經不知所蹤。”

“老丈,沒什么好消息嗎?這三個人要是流竄到我們這里……”

“別忙,接下來就是好消息了。”老人笑著摸了摸胡子,“諸位可知,湘江大俠燕還楚和雪山派的靜寧師太,均已抵達奉鎮?”

那魁梧漢子又開口了:“燕大俠去歲冬日一劍挑落翠波湖上水匪,靜寧師太則是當今雪山派第二代傳人中第一高手。有此二人在此,諒宵小之輩不敢造次。”

這兩人多半也是為了壽宴來的。不過陸凝清楚老人的意思,只要這件事傳揚出去,那些惡人也會避開這些頗有俠名之輩。

而后的一些江湖消息,卻又都是些捕風捉影的事了,如各個門派之間的沖突、門派弟子的風評,甚至還有什么江湖兵器榜,才俊榜之類的東西。陸凝稍稍留意了一下,但發現這堆野榜上的人也太多了一點,除了頭幾個之外后面還有一排,老人只是提一提有關的著名事跡,她卻沒辦法從中找出多少記憶點來。

估計來茶樓的人也就是聽個樂子,甚至陸凝還聽到鄰桌有人小聲嘀咕和上一個人說的榜單完全不一樣呢。

一上午說完,老人也起身作揖離開,這一上午倒是賺了不少賞錢,起碼他說的那幾個需要警惕的消息確實讓人在意,有幾個愿意慷慨解囊的人,這一上午的嘴皮子功夫就已經賺得盆滿缽滿了。

陸凝沒準備在這里繼續用餐,而是轉身走了出去,尋了路邊搭起來的一個棚子,要了一碗面和兩塊烤餅,權且填一下肚子。

食物并不好吃,面里清湯寡水,只有兩滴油花,烤餅是粗磨的高粱和豆類粉混合著麥麩做出來的,吃起來既磨牙又磨嗓子,如果不蘸著面湯都有點咬不動。

但是它便宜。

陸凝還在尋思怎么賺點錢,忽然就有人坐到了她對面。

是那個青年,他向陸凝咧嘴一下,招呼老板給自己也上一碗面,然后沖陸凝擠了擠眼睛。

“閣下有何見教?”陸凝問。

“相逢即是有緣,何況你我已經算得上重逢。在下陳煜盛,昆吾陳家,不知如何稱呼?”青年爽朗地一笑。

“陸,懷零陸氏的陸。單名凝。”陸凝從這人臉上看不出什么來,不過五階游客能隱藏起真實目的也很正常。

“你也是要去給欒老太爺祝壽的嗎?”陳煜盛快人快語地問了出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深淵歸途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2428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