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深淵歸途  >>  目錄 >> 41 循序漸進

41 循序漸進

作者:未見寸芒  分類: 懸疑推理 | 懸疑探險 | 未見寸芒 | 深淵歸途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深淵歸途 41 循序漸進

陸凝落在了六角盤的上方。她能感覺到身體里被注入的力量正在慢慢減弱,畢竟不是她自己的核心武器效果,晏融的灌注有時效性也是必然的。但是,當陸凝真正觸碰到那個外殼的時候就已經足夠了。

暗色的金屬外殼,其堅硬程度超乎想象,哪怕是“方舟”的炮擊也無法在上面留下一絲痕跡。內部的能量正在快速導出,

這些能量可以被陸凝身邊的歷石所探測出來,飛舞的小石頭在空中開始盤旋畫出了能量流動的規律。陸凝很快就從歷石的規劃中看到了那能量流動的實際情況。

那是設計圖。

流淌在六角盤內部的,是一條條走廊的設計圖,雖然陸凝對建筑設計沒有多少知識,但看輪廓也能看得出來它們對應著走廊、收容單元、休息室等主要建筑。

而這樣一來,周圍那正在聚集的宛如行星帶一樣的東西似乎也可以判斷是什么了。

陸凝不認為自己能夠破壞這個六角盤,而破壞它也沒什么必要了,她現在需要回去。

而就在此時,她聽到了一陣蜂鳴。

來了!

她沒有化為雷電,

而是反手轟出了方舟的病毒炮擊,兩把核心武器已經塞回了槍套內,而另一把武器正從她的袖口中以怪異的折疊方式彈出——魔彈步槍。

三個白色的,宛如被信號干擾了一般的影子瞬間出現在了六角盤上,其中一個被炮擊直接籠罩在了紫色的病毒當中,一個被魔彈步槍射出的子彈命中,無形的禁錮將其空間位置完全鎖定,然而還是有一個白色的影子邁著古怪的步伐歪七扭八地沖向了陸凝。

速度詭異,看著很慢,卻在幾次扭動之后就已經距離陸凝不過兩米了,就在此時,陸凝抬手聚集起了黃金色的雷霆,一把巨大的斬鐮凌空而落,將這個歪歪扭扭的白影一分為二。

封堵了三個白影之后,陸凝立刻向后倒下,黑霧彌漫,在她虛化的同時,

一輛外殼被鮮血浸染的公交車呼嘯著從她臉上碾了過去,差一點就將她撞死在半空。黑霧急速落下,順著一扇被打開的窗戶就鉆了進去。

“陸凝!”

陸凝剛剛化為實體,就看到走廊上堵住了門的天宮,她一臉欣喜地喊道:“幫個忙!我這里快頂不住了——”

“兇b5都市傳說,哪怕是突破收容后最多也只是到狂級為止。”陸凝說。

“哎?”

“但是現在居然能夠影響到這么大的范圍,你是受到了什么強化?”陸凝話音方落,槍火射出,洞穿了這個“天宮”。

“你……”

“天宮的防護罩可更加閃耀,僅僅是模擬一些特效并不能讓你完全成為她。你的末日核心呢?影響范圍擴大到這種程度,你的末日核心又會放在什么地方?”陸凝補了幾槍將“天宮”打碎,一些碎玻璃一樣的影子落下。既然對方能認出自己,說明天宮至少已經與這個收容物打過照面了,放在平時它的突破收容最多影響幾條走廊,而現在甚至能在六角盤上生成衍生體。

“歪扭人”、“死亡公交”、“相似的人”,這個收容物的本身是一本記載了大量都市傳說的剪報簿,其內部收錄的都市傳說哪怕是在收容期間也會不斷增多,殺傷力不算很強,卻非常惡心,

殺不完還會干擾判斷。哪怕這時候是在早期也是有夠多煩人的傳說的。

天空的六角盤,

恐怕就是審判島上的收容物變得更加棘手的主要原因了。事到如今換誰都看得出來,這是審判島正在提升到如今狀態的過程,而這個過程伴隨而來的四級警報中,那些突破收容的收容物都在變得愈發詭異。

然而……沒有看到“神”。

這也不是什么好消息,沒有神級收容物突破的情況下都能形成四級警報,那么如果是擁有五個“神”的審判島發生同樣的事情……

就在這時,門被一道金色的光切裂開來,天宮、周維源、栗北依次沖入了門里面,看到陸凝之后頓時各自舉起武器。

“又是假的?”天宮喊道。

“這次是真的。”栗北逢代用杖尖一指,魔法陣在陸凝腳下成型。她的能力基礎就是復制幻象,而復制的時候當然能知道自己復制的是什么東西,這個方法用來檢查身份倒是很方便。

然而這并不代表陸凝就信了他們。她的槍依然指著三個人。

“我們初遇的場景,說出來。”陸凝用警告的語氣說道。

“哈……錯位魔方。”周維源聳了聳肩。

“失落的魔導書。”天宮優利說。

“四季……花園。”栗北逢代看起來相當不想回憶起那個場景。

很好。

游客們經歷的場景是集散地控權的,以集散地的優先級,這方面的記憶是不會被一個收容物獲取的,也可以說是游客之間獨有的隱秘。

“看來是真的。”

“都市傳說造成的威脅還是挺大的,不是嗎?”周維源笑了起來,“這種收容物多出來幾個,我們就不得不各自為戰了。”

“所以我們都得做好單獨戰斗的準備……或者一個連接。”陸凝說道。

“好了,那個我們回去之后再討論。現在,先說一下這座建筑物的問題。”周維源向下指了指,“我們從那個方向過來,也好好研究了一下這座建筑的內部。”

“我也從外面看到了一些不太一樣的東西。”陸凝點了點頭,“沒遇到麻煩?”

“一個讓我們繞開所有危險進行調查的路線,我還是能找得到的。”周維源甩了一下手里的扇子,“長話短說,這里有很多部門,應該有幾十個,分工非常繁復,雖然我們沒有那個能力調查到所有,不過大部分部門已經能反映出這個時候的審判島情況了。”

“冗雜,低效率?”陸凝問。

“他們并不按照我們這樣將不同難度的收容物分在不同建筑內,而是每一個部門負責控制六個收容物,所以說低效率也稱不上。然而這個方式有個弊端,那就是部門之間的難度是不同的,而且不會更改。這造成的問題就是,大多數執行者只熟悉自己,最多包括周邊的收容物,一旦出現更大的問題就沒辦法解決。當然,因為這個時間的收容物較少,高威脅的也比較少,這個矛盾起先大概沒有凸顯出來。”

然后一次四級警報就帶來了團滅。

“而外面則是已經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的更高級別的人,準備用我們那個世代的建筑樣貌對整個審判島進行替換。”陸凝說。

“替換?那豈不是說……現在我們所在的這個建筑會消失?”周維源立刻明白了陸凝的意思。

“消失?那倒不會,我更偏向于環狀建筑中間的空洞就是那么打出來的。”

陸凝比了一個向下按壓的動作。

“現在的建筑物全面下沉,而新形成的空間就是這個新的建筑所在的位置。我一直很好奇,我們那個環形建筑中間那么一大塊到底是做什么用的。”

“不過這種事也得回去才能研究了。”周維源點了點頭,“現在的問題是,這個四級警報我們怎么處理?托這種管理方式的福,收容物突破收容的時候大部分都被鎮壓回去了,制造四級警報的只有少數幾個。”

“少數幾個就能制造四級警報?”

“適逢其會。而且……真正的考驗應該在接下來才對。”周維源抬起頭,天空中的環狀建筑物正在成型,當它完成的時候,是否也是現在的建筑物消失的時候?

“先將少數幾個的問題解決,既然你能說出這句話來,我猜你也已經知道了都是哪些?”

“除了都市傳說以外,還有完全體的秋風的墓園、兇a1異次元之母、強b1查克拉提瘋人院四層、并a6拉爾、加爾和約爾、紙a6格斗者夾、紙c1微觀宇宙。”

“數量不多嘛。”

“我只是列舉了最強大的幾個,它們現在還沒被鎮壓就很能說明問題了。”

蘇沉夢感到自己基本上被白瓷磚包圍了。

無論是腳下,墻壁,還是頭頂,除了燈、掛鉤之類的地方會留出一個凹槽來以外,所有地方都被白瓷磚貼滿了。這些瓷磚已經老化,上面的白色也早已黯淡,慘淡的日光燈忽亮忽滅,這條走廊顯然不是她剛剛所在的位置。

查克拉提瘋人院四層。

她剛剛還和自己的同伴們在一起,現在就被強行拆分開來。而且這種拆分并不是單純的致幻效果,甚至有空間隔斷。蘇沉夢的指尖垂下了白色的光絲,順著她的身體開始向四周蔓延。

燈光閃爍,她看到了一個模糊的人影,但是當燈光穩定下來之后,人影已經消失了,只有一點殘像還留在視網膜上。

“嗯……”蘇沉夢站在原地沒有動。

查克拉提瘋人院,它所存在的世界里面,收治了非常多的精神疾病患者,以高治愈率著稱。這里號稱有世界上最強大的心理醫生團隊,以及最專業的精神分析師團隊,他們不僅治療,而且研究。

在名聲越發顯赫之后,甚至他們和政府合作,試圖對一些天生的反社會罪犯進行治療——而成果也相當讓人震驚,居然真的有一些人被“治療”好了。

這當然會引來很多人的關注,反對的聲音同樣不在少數。有人說……這些人其實根本沒有被治好,查克拉提瘋人院只是將一些正常人整容之后送了出來,而真正的精神病人們則被關起來作為研究材料使用了。

“人們說,查克拉提瘋人院最深的秘密隱藏在四層。而事實上,查克拉提瘋人院根本就沒有第四層。”蘇沉夢微微張開手臂,光絲擴散,向著更加遙遠的地方蔓延。

“那個世界最終被捏造出來的第四層所毀滅……聽起來是不是跳過了很多東西?確實如此,中間的一切都沒有任何記載,所有發生的事情都仿佛被抹去了一般。”

她終于開始走了,沿著燈光忽明忽暗的走廊。

“自言自語的我是不是也像個瘋子一樣呢?蘇沉夢……蘇沉夢。我們是不是應該探索一下查克拉提瘋人院的秘密?”

末日核心“囈語”,它應該在何處?無論是規則書還是數據庫記錄里面,都沒有絲毫關于“查克拉提瘋人院四層”的鎮壓記錄。對它的工作實際上也只是換上工作人員的裝扮從一層到三層進行一輪查房而已,只要小心一些精神病人的攻擊性,同時不要表現出超乎常理的力量即可。

“真奇怪,它從未突破過嗎?我們是不是已經錯過了某些細節?還是說……它已經動手了,我們還沒有注意到?”蘇沉夢雙手扶住了自己的腦袋,微微用力,頓時將脖子擰了個一百八十度,一截脊椎從頸部被拉扯出來,頭發散開,另外一張臉出現在她的腦袋后方,張開嘴,發出嘶啞的聲音:

“我們在哪里?蘇沉夢?”

“在查克拉提瘋人院。”

“我們是病人,還是護工?”

“是……護工?不,我不確定。”

“我們對自己的身份都不確定,那么我們應該是病人了吧?”

“說得也是。”

“那么找一間病房,既然是病人,我們應該接受治療,然后……”

“給護工們找點樂子?”

被頭發遮住的蘇沉夢的本來那張臉發出一聲低笑。

“你感到好笑?蘇沉夢?”

“不,是你感到好笑,對嗎?”

附著在蘇沉夢后腦的鬼面這次稍微停頓了一下。

“哈哈,我不覺得有什么好笑的,病人,哈哈,應該去做病人,哈哈哈——”

“這大概不是瘋人院的真相,只是開胃菜而已。當然,按照這個強度的攻擊來看,除了惜語以外其余的大概都扛不住。你的末日核心在哪里?”

“末日……核心,并不……”

“聽我說,你忠誠于我,對嗎?你主動來到了我的身上,主動成為了我的一部分,事到如今,你難道還不承認,你看中了我,愿意成為我的一部分嗎?”

光絲刺入頭顱,宛如擁有生命一般跳動。蘇沉夢用手撩開頭發,摸了摸自己的脊椎骨,然后繼續說道:“來吧,告訴我……末日核心在哪里,我們都愛著我們自己,不是嗎?”

大約三分鐘后,走廊恢復了正常。蘇沉夢看了一眼地上的三具尸體,以及沒有找到蹤跡的陳惜語,忍不住嘆了口氣。

“看起來沒有人能解開查克拉提瘋人院的謎了。”

你是天才,一住:紅甘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深淵歸途目錄  |  末頁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690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