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金光御九界之道道道  >>  目錄 >> 第二百三十一章 逐出師門

第二百三十一章 逐出師門

作者:風云蕩  分類:  | 衍生同人 | 風云蕩 | 金光御九界之道道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金光御九界之道道道 第二百三十一章 逐出師門

長嘆一聲,冥醫見自己的心思全都被猜中,喟然道,“果然什么都瞞不住你,尋常傷勢我尚能處理,但俏如來和鐵骕求衣的傷情卻超出了我現在的能力極限。至于修儒,你既然知道他的存在,自然也該了解他現在的醫術水平。”

“少年人嘛,又知道自己的師兄做下了好大事業,還是自己滅門的仇人,難免起了爭勝的心思。不過修儒醫術上的天分,卻是我比不了的,只要明白了醫者仁心這四個字,成為一代名醫是早晚的事。”

修羅國度的情報網是最近才打入苗疆境內,對于冥醫和修儒的事情,不過是葉青以自己所知做的試探。

求醫、求藥,可以是醫治傷患,也可以是醫治墨家。

托孤,可以是將關門弟子托付給葉青,也可以是懇求葉青放俏如來一馬。

如今看來,李修儒還是遇到了冥醫,雖然不知兩人是如何相遇的,但恐怕是讓冥醫想起了當年逃難的自己,這才收下了這個小徒弟。

“醫者仁心吶...”

這四個字可以說是絕大部分醫生入門之時,都會被教導的原則,但能夠做到這一點的,卻是寥寥無幾。冥醫自問自己也是配不上這四個字,自己的兩個徒弟,似乎也很難達到這個層次了。

看著冥醫似乎沉湎于傷感,葉青自玉冊中取出一份打印紙大小,半個手掌厚,裝訂成冊的計劃書,推到冥醫面前,“師尊,這個是我擬定的有關中苗醫療衛生體系建設的構想,還請師尊斧正。”

“這...”

看著封皮上的《關于醫療衛生系統建設、完善、推廣的提案》,冥醫下意識的放下葫蘆,翻開計劃書。

或皺眉,或疑惑,或不屑,或驚嘆,或撫掌稱贊。

一時間,冥醫竟然忘記了自身的疼痛,全身心的投入到葉青所構想的未來當中。

看完之后,冥醫將計劃書推還給葉青,感嘆道,“此舉非百年不得見成效,我卻是看不到了。”

“我是魔嘛,活的長了點,大概可以看到我所設想的世界吧。”,提筆將冥醫剛剛有疑問或者否定的地方圈起,葉青又掏出一個瓷瓶推了過去,“給鐵骕求衣服下,打入其體內的真氣三日可去,還有,告訴鐵骕求衣,火煉丹不能和此藥同時服用。”

將瓷瓶收入懷中,冥醫問道,“火煉丹,可是盛朝皇室秘寶?傳聞,此丹若得正確服用方法,則病危傷重者,即刻痊愈,無病傷之人服下可增數年功力。”

“正是此藥。至于俏如來的傷勢,還是交給修儒吧,我對這個小師弟倒挺有信心的。”,收起計劃書,葉青說道,“還有,古岳派的劍法需要有人來傳承,師尊幫我問一下小師弟,愿不愿意承擔起光復古岳派的責任。”

帶兵滅了人家全派,如今又說要幫助其重建古岳派,不知內中詳情,冥醫也分辨不出葉青是真情義,還是假慈悲。枯坐良久,冥醫掏出兩頁黃紙,字跡朝下的放在桌上,盯著葉青的雙眼說道,“這是我壓箱底的兩項東西了。”

剛剛反叛西劍流踏入中原之時,葉青是打著讓俏如來為自己背書,借冥醫來建立身份的主意。但冥醫的傾囊相授,卻讓葉青銘記于心。如今,意氣風發的冥醫已經消失,當年勉力求生的小學徒也不見了蹤影。

卻是到了緣分將盡的時候了。

雙膝跪地,朝著冥醫行弟子禮叩拜之后,葉青雙手前伸,承托住冥醫放在掌心的兩頁薄紙,“請師尊教誨。”

“大醫精誠,醫者,一曰精,二曰誠。行至精至微之事,汝當博極醫源、精勤不倦。”

“諾,弟子謹遵師尊教誨。”

“凡大醫治病,必當安神定志、無欲無求,先發大慈惻隱之心,誓愿普救眾生之苦。若有疾厄來求救者,不得問其貴賤貧富,長幼妍蚩,怨親善友,華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親之想。亦不得瞻前顧后,自慮吉兇,護惜身命。見彼苦惱,若己有之,深心凄愴。勿避險巇、晝夜、寒暑、饑渴、疲勞,一心赴救,無作功夫形跡之心。如此可為蒼生大醫,反此則是含靈巨賊!”

說到最后,冥醫聲色俱厲,聲震四野。

“此為藥王之訓。汝既已為人主,我也不求你恪守此規,只望你不忘學醫初衷,不忘今日之愿!”

“是,弟子牢記師尊教誨,不敢忘卻初心,必定有始有終。”

止戈流就是葉青故意留在頭頂的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時刻提醒葉青。坐在修羅國度帝尊這個位置上,不是讓自己酒池肉林、肆意妄為的。而今冥醫之訓,也是在提醒葉青,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雖是務虛之言,卻也讓冰心訣本來已經壓制不住的魔性,暫時的安份下來。

“咳咳咳”,拒絕了葉青的攙扶,冥醫劇烈的一陣咳嗽,用手帕捂住口,卻是咳出鮮血。飲下一大口亡命水,稍作喘息,冥醫說道,“從今日起,我不再是你的師尊,你也不再是我的徒弟。”

突然被逐出師門,葉青雖然意外,但也算是情理之中。

站在冥醫的力場上,自己的徒弟居然成了入侵中原、苗疆的領導者,無論是站在師徒角度,還是為了默蒼離,冥醫恐怕都不能接受這個結果。

今日,借著師徒情分來求藥,順便為李修儒求個前程,冥醫自覺也對不住自己這個徒弟。

況且,一年多前,如果冥醫聽了葉青的建議,讓眾人直接撤退,說不得現在中原大地上要多出不少反抗力量。

一想到那么多人,因為自己的一時不信任而死,冥醫就覺得自己的肩膀上有生命不可承受之重。

明悟了冥醫面上的憂容,葉青也知道這樣對于這位懸壺濟世的醫者,算得上解脫,便坦然拱手道,“如此,便恕在下不遠送了,請。”

“請。”

“曼邪音,你覺得我是一個怎樣的人?”,冥醫走后,葉青對曼邪音問道。

“有情有義,智勇雙全,帶領修羅國度再創輝煌的帝尊。”

“哈有情有義嗎?”

1秒:m.23xsw.cc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金光御九界之道道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9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