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金光御九界之道道道  >>  目錄 >> 七十一章 試探

七十一章 試探

作者:風云蕩  分類:  | 衍生同人 | 風云蕩 | 金光御九界之道道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金光御九界之道道道 七十一章 試探

一行人通過密道悄然離開龍虎山,第一站便是苗疆天狼壇。

此地乃是苗疆祭祀的重地,只有苗疆大祭司及其部署才會在這里。

只是現今卻是一片狼籍,旗幟散落一地,地上沙塵覆蓋。儼然一副被拋棄的模樣。

“如何,你還要進入一觀嗎?”,注意到天狼壇異狀,葉青提醒蒼狼等人注意四周環境。周圍異常的環境顯然一如葉青之前分析的一樣。

天狼壇的主人已經換人了。

就在蒼狼猶疑不定,還未死心的時候,有敵人匆匆而來。

“九天列宿黯淡,旭日破夜浩瀚;混沌滄溟初開,靈獄雄鎮云關。”

正是在外人眼里已經死無全尸的步宵霆,“王上真是神機妙算,你們果然來此自投羅網。”

“是嗎?你又怎么知曉我們此行不是在一步步消弱北競王的勢力呢?”

話音未落,葉青將手一圈,堂堂正正的一掌拍向步宵霆。

本來情報中的三人變成四人,聽到葉青如此說法,似乎反設陷阱。又見葉青來勢洶洶,步宵霆急忙提杖橫檔,卻未料到葉青此掌聲勢浩大,但勁力空空。

隨即葉青身形如魅,生生變幻出三道人影,襲向步宵霆。

步宵霆急切之間靈能爆發,鬼骨靈能護住周身上下。

卻見葉青輕輕一笑,前沖之勢瞬間變為后退,拉住蒼狼直接遁逃。

兔起鶻落之間,本來打算即使擒不下蒼狼,也要在其身上留下靈能標記,步宵霆卻發現自己的如意算盤盡數落空。

“可惡,追!”

運起步法就要追趕,不料剛剛追到山麓轉角,步宵霆只聽一聲暴喝。

“死來!”

抬頭望去,步宵霆只能看見一道新月般的劍光自頭頂降下。心神為之震懾,只能勉強避過要害,鬼骨邪靈杖上架。

劍杖相擊,步宵霆如遭雷殛,只覺杖上勁力變化莫測,陰陽變化之間似無窮無盡沒有盡頭。

知曉這是心內錯覺,步宵霆急提靈能,邪光爆射,如邪日升空照耀四方,“旭日昊升!”

雖然逼退來襲者,但外放的靈能可不分敵我,勁力反沖之下,步宵霆頓受重創。

“留你一命,走吧。”

劍鋒橫掃,葉青削去步宵霆發髻,卻是留了步宵霆一命。

“你!”

頭發散落,步宵霆不明白葉青為何要留自已一命。要知道他可是北競王麾下主管苗疆祭祀的實權人物,殺了他可以說是斷北競王一臂。留下他,豈不是要給蒼狼憑添許多麻煩?

只不過能活命,倒也算幸事,看到葉青果真不打算殺自己,蹣跚著步伐,步宵霆一步一搖的離開。

目送步宵霆離開,葉青眼神深邃。

步宵霆乃是魔門世家靈字分支的門主,他相助北競王的原因很容易就可以猜到。

光耀門庭,拾回榮耀。

只是北競王能給的,蒼狼如果登基,也不是不能給。別忘了,靈字分支除了步宵霆,還有一個步天蹤。

以傳統世家兩頭下注的傳統,這里面未嘗沒有可以操作的空間。

再說了,葉青幫助蒼狼又不是無償奉獻,自然有自己的訴求。

眼看步宵霆的身影已經消失在遠處,葉青返回蒼狼等人的藏身之處。

得知步宵霆脫逃,蒼狼松了一口氣,只是心中仍然對貂玉清抱有一絲期待。

按照蒼狼的說法,多年的兄弟之情,他還是決定給自己一個相信感情的機會。

作為四人中功力最高、逃命能力最好的,葉青承擔了誘敵的重任。

來到貂玉清的軍營外,葉青被苗兵攔住盤問。

“速去通傳你們將軍,就說故人前來,請出來相見。”

看著飄然自在的葉青,苗兵也摸不清根底,只能一人看住葉青,一人進營通報。

少頃,貂玉清便急急而出,只是看到眼前之人并非預想的蒼狼。腳步瞬間便遲疑了。

“貂將軍,故人托我給您帶句話,還記得兒時玩伴否?”,裝出一副強忍激動的模樣,葉青故作姿態的拿捏著言語。

上上下下、來來回回的打量幾番,貂玉清確定自己印象中從未見過此人,情報里也未有此人的消息。莫非是蒼狼的秘密班底?

貂玉清一時拿不準葉青的身份,站在離葉青十步開外的地方,舉棋不定。

見此,葉青再加一碼,懇求道:“貂將軍,故人眼下身處危局,還請將軍前往一見,有要事相商。”

這…

去還是不去,兩種想法在腦海中來回爭斗。最終,貂玉清眼中閃過一絲厲色,拼了,富貴險中求。以王儲玩伴的出身,在新朝想要站穩腳跟,必須要有一份足夠份量的投名狀!

“即如此,還容我帶幾名親信一同前往。”

“可以。地點在這,還請貂將軍再準備一份治療內傷的傷藥。”,面露‘坦誠’,葉青十分激動的說道。

哼…真是毫無城府。蒼狼你真是讓人失望啊。

心中不屑,貂玉清面上卻十分關切,安撫葉青一番后,回營準備。

手背在身后,葉青悄然向遠方樹林打了個手勢。

少頃,貂玉清帶著五名面無表情的苗兵出了軍營。與葉青一道朝著樹林里急奔。

林中一處空曠地帶,帶路的葉青突然停住腳步,背對著貂玉清站立。

“葉兄為何停步?”

“貂玉清,王上對你非常失望。”

什么!

貂玉清心內巨震,難道此人是苗王派來試探忠心的!

正要和盤托出計劃,貂玉清突然又反應過來。

萬一有詐呢?

一時猶豫,貂玉清還未作出反應,身邊的親衛卻是有人承受不住意外造成的壓力,忍不住將刀抽出半分。

低聲喝住親衛,貂玉清上前兩步,問道:“葉兄弟此言何意?我可是誠心誠意的想要幫助蒼狼王子啊。”

“叛徒,殺!”

一聲令下,偽裝成苗人的雨音霜和風間始一躍而起,與葉青成三角形,圍住貂玉清和其親衛。

感受到三人散發出不似作假的殺意,衡量一番兩邊實力對比,貂玉清連忙解釋,“且慢!我此行乃是為了捉拿叛逆蒼狼獻給王上。大家是自己人。”

似乎認可了這個解釋,葉青劍尖下垂,似要再聽聽貂玉清的解釋。

再上前兩步,貂玉清俯身下拜,頓首道:“葉兄弟,我真的…”

因為后面的話被貂玉清刻意壓低了聲音,葉青不得不側耳向前傾身。

就在這時!

嗖嗖嗖

數道寒光自俯身下拜的貂玉清手中射出,直取葉青面門等要害。

當當當

早有準備,葉青從容不迫的用劍格飛暗器。

“哼,眾人圍上,不可走脫了一人。”

看到調動的部下已經包抄了葉青的后路,貂玉清干脆撕破臉皮,直接下令圍捕。

“我還以為你能更沉得住氣一些。”

單對單,葉青輕快地說道。

俊秀的面容突然扭曲起來,貂玉清咬牙切齒,恨恨地說道,“殺不了蒼狼,剪除他的羽翼也是同樣。”

面對熟悉又陌生的幼時玩伴,蒼狼自藏身處走出,不敢置信的質問貂玉清為何要背叛自己。

“背叛?憑什么我就要屈居在你之下?憑什么我就要為你擋刀?換來卻只不過是微不足道的賞賜!口口聲聲說是兄弟,你又憑什么天生就享有一切!”

字字泣血,貂玉清傾瀉著埋藏心底多年的怨怒。將手一揮,苗軍隨即拋出鎖拿武林高手的鉤爪漁網等物,欲活捉蒼狼。

嘆息一聲,即使再是重情,也要考慮戰前計劃的執行和同伴的安危才是啊。

葉青揮出兩道掌風吹飛鉤爪漁網,接著劍勢一轉勾連地底陰寒水脈。頓時飛出無數冰晶碎片射向四周。

看到將貂玉清與其親衛被冰晶暫時分隔,葉青身如鬼魅,一步跨越兩者之間的距離,劍尖無上無下,不左不右。

堂堂正正的當頭一劍,似有定住方圓八方之感。正是再平常不過的一招定陽針。

面對這一劍,貂玉清發現自己似乎被鎖定在方圓寸許的空間中。手不能提,口不能言。只能眼睜睜地看著這一劍刺中眉心

劍尖一點血珠滑落,葉青翩然折身退回原位,漠然拉住蒼狼,“突圍。”

知曉是因自己緣故使得眾人陷入危機,蒼狼心中有愧,只能埋頭跟隨葉青沖鋒。

左運排云,右使長劍,葉青腳步不停一路殺奔出去。

能夠短時間包抄到后面的苗軍固然是軍中精銳,但缺少獨當一面的高手,面對一意突圍毫不戀戰的葉青卻是阻擋不能。

等到風間始也脫出重圍,葉青長劍倒轉插入地面。地下水脈被葉青源源不斷的勾連出來,碧晶真氣順著水脈延伸出去。

短短數息,一道長約十多米,一人高的冰墻憑空而起,遮住身后追兵的視野和去路。

擺脫了追兵,蒼狼不再猶豫,徑直帶著葉青三人趕往苗疆的罪海七惡牢。

走過湖底密道,蒼狼一路默然急行。

打開密室大門,印入眾人眼簾的乃是一座被數條秘制精鋼鐵鏈鎖住的牢籠。

籠中架設著一座骷髏形制的座椅。

椅子上坐著一發須皆白,蓋住面目的垂垂老者。

“哦?這一次是你這個小狼崽子孤身前來嗎?”

只是一句話,卻讓人盡感此人霸氣側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金光御九界之道道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17.41041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