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金光御九界之道道道  >>  目錄 >> 第八章 你,是我的第一步

第八章 你,是我的第一步

作者:風云蕩  分類:  | 衍生同人 | 風云蕩 | 金光御九界之道道道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金光御九界之道道道 第八章 你,是我的第一步

就在冥醫與葉青一行人按照宮本總司所給的地圖前去醫治劍無極的同時,苗疆、中原兩地,暗流再次涌起。

還珠樓內,神蠱溫皇在為其侍女鳳蝶后醫治一番后,聽著還珠樓殺手一劍隨風關于西劍流的報告,羽扇輕搖間命人開始散播西劍流大敗、余眾均被俏如來囚禁在正氣山莊的消息。

同時,還珠樓的情報人員也混跡在中原群俠間,鼓動眾人前去正氣山莊,誓要嚴懲西劍流余孽、為死去的中原人討個公道。

而悄悄推動一切的神蠱溫皇卻是在還珠樓內坐看俏如來如何應對。

畢竟,太過平靜的江湖,對神蠱溫皇來說實在是無趣的很吶。

苗疆方面,雖然苗王顥穹孤鳴第一時間封鎖苗疆圣地,嚴禁一切有關大祭司及預言的消息傳出。

但沒有消息有時候就是最大的消息。

苗疆各處山頭、部族、勢力在無法得到任何有關預言的只言片語后,均是起了別樣的心思。尤其是在這苗疆剛剛損失了一位戰神——羅碧,也就是藏鏡人,的重要時刻。

盡管這位戰神和苗疆的大敵史艷文是孿生兄弟,但藏鏡人這些年殺的人、做的事大家都是有目共睹,說一句戰功赫赫絕不為過。更何況雖然藏鏡人被逼的叛逃,昔日的部下也被清洗了一番,但顥穹孤鳴畢竟不能將藏鏡人的部下盡數殺絕。

兔死狐悲之下,不禁有人就會這么想:如今,顥穹孤鳴就連這樣一位為他打了多年江山、立下汗馬功勞的將領都絲毫不能容情,說趕盡殺絕就趕盡殺絕。那么我還能比藏鏡人更厲害、功勞更高?

而就在這種微妙的時刻,苗王顥穹孤鳴突然秘密從王宮出巡,接著更是接連與其弟苗疆狼主——千雪孤鳴、其子——蒼越孤鳴、將領——女暴君密會,之后這三人或明或暗,或獨身或率領部署四處探訪巡查。搞的苗疆之內議論紛紛,只不過礙于顥穹孤鳴的威勢,無人敢在明面上有所表示罷了。

深谷所在之處。

按照宮本總司所給的穿過結界的辦法,葉青一行人一路前行。果然遇上在此地養傷的劍無極,還有共同照顧劍無極的風間始和雨音霜。

都說仇人見面分外眼紅,與西劍流有著破家滅門之恨的風間始還以為這是西劍流打上門來,絲毫不顧及與神田京一的實力差距就要動手。結果被冥醫三兩下便制服了,許是看到神田京一身上帶傷,眾人也沒有什么殺氣,風間始別別扭扭的同意冥醫為其大哥,也就是劍無極診治。

而雨音霜聞聽西劍流居然敗了,幾乎是完全不敢相信。不過她馬上就關心的問起赤羽信之介的狀況,而過往對赤羽信之介有著強烈獨占欲的衣川紫,卻是平靜的回答,“信之介大人很好,其他人也都無事,現在大家都在正氣山莊,暫無性命之憂。”

待到冥醫為劍無極號脈施針之后,劍無極突然驚醒。

劍無極剛剛睜開眼睛就看到自己過去的大仇人神田京一,盡管此時還是渾渾噩噩、神志不清,但劍無極還是怒吼著神田京一的名字向其攻了過去。

看到這一幕,葉青也不禁感嘆,劍無極和風間始不虧為親兄弟,見到神田京一的第一眼都是直接出手。

就在劍無極與神田京一纏斗之際,冥醫出人意料的出手點住在場除劍無極、神田京一的穴道,并扣住衣川紫的喉嚨,威脅神田京一去和狂亂的劍無極決一死戰,否則就殺了衣川紫。

眾人見此皆是大吃一驚,紛紛質問冥醫如此行徑究竟是何道理。

在冥醫回答說是不論是劍無極還是神田京一其中任何一人今天亡于此地,那么西劍流和中原必將再起爭端后。

眾人聞此無不震動,尤其是葉青,嘴巴張的都可以塞下一枚鴨蛋,眼睛瞪的更是像銅鈴一樣。結果冥醫暗自瞪了葉青一眼,葉青見此,也不得不調整了一下表情讓自己不要顯的這么浮夸。

在來的路上,葉青和冥醫在休息的空檔也是討論了類似走火入魔、神志不清的病例有何良策可治。當然,大多數時候是葉青在講,冥醫在聽。冥醫聽完之后也不發表意見,葉青也只是講形式上可以怎么做,也沒有直接下結論。

不過兩人都在刺激病人這個問題上達成一致,都認為強烈的外部刺激可以喚醒一部分病人的深層意識。

而今見到冥醫的舉動,葉青當然要主動配合。只不過貌似演的稍微過了一點,回去之后要好好學習演員的自我修養。眼下嘛,還是靜觀兩個同門師兄弟對決吧,也許從旁可以看出點無極劍法的奧妙來?

至于被點住的穴道,本來冥醫就沒有下重手,再加上葉青本身精于醫道且身懷玄妙非常的渾天寶鑒。眨眼間,就已經沖開穴道,只是還要裝作一副被欺騙后的委屈、震驚模樣。

只見劍無極運使溘烏斯,招出自己的靈屬之器,腳下一點,便是雙刀齊齊壓上,斬向神田京一。

神田京一單刀架住劍無極的突擊,伸手順勢將背后一把虎徹太刀也握在手上。轉眼間,兩個人四把刀,刀光閃動間已然戰成一團。

快,快的讓人目不暇接。

劍無極雖然神智狂亂,但體內溘烏斯之力愈加提升,太刀舞動間更有雄力蘊含其中。

而神田京一卻是傷疲之軀未愈,再加上還以過去的眼光看待劍無極,甫一交手吃了一個暗虧后心知今日不能留手,否則死的人絕對會是自己。

源出同門的兩人在劍法的基本功比拼不相上下后,不約而同的后撤幾步,同時施展出無極劍法。

一劍無盡!*2

傳自宮本總司的劍招在兩人手上演化出不同的方向,擦身而過間,功力加催,劍勢相撞。余波攪動四周,冥醫也不得不飛身護住眾人。

葉青卻是動也不動,白云煙凝聚護住周身,神情卻是無比專注。

渾天寶鑒是女媧娘娘創造的以修煉自然之力為基礎的無上功法,而西劍流的溘烏斯也是同樣吸收、運用自然之力的功法。兩者雖然出自不同世界,但在撬動、運使自然之力上有不少相似之處。

方才劍無極凝聚靈屬之器時,葉青就已經感覺到溘烏斯的妙用。如今劍無極與神田京一劍勢相撞,溘烏斯凝聚而成的靈屬之器悄然受損后又再次自行吸收自然之力自動修復。這一過程被葉青看在眼內,體內不斷運轉的白云煙似乎也隨之而產生了奇妙的變化,讓葉青忍不住想要覓地演練一番。

但眼下葉青還是只得安奈沖動,繼續觀摩二者的戰斗。

最終,還是發狂的劍無極更勝一籌,一刀刺入神田京一左肩,高舉靈屬之器、口中喊著要為始報仇就要揮刀斬下。

冥醫本來就是為了治病而來,見預設的診療過程已經完成,當然不會坐視神田京一被殺。將劍無極打昏后再次診斷劍無極的病情后,搖搖頭,“看來還是不夠。”

葉青見第一階段治療結束,也不再偽裝,為眾人解開穴道后又為神田京一療傷,并叮囑道:“你現在可謂是傷上加傷,上藥之后盡量不要劇烈活動也不要動武。好好休養,別讓紫為你擔心。”

神田京一眨巴著眼看了看葉青,又看了看衣川紫,雖不說,但意思非常明確了。

葉青見此,笑了笑,放下手中上了一半的傷藥,向衣川紫示意由她接手,然后就上前觀視再次陷入昏迷的劍無極。

而冥醫讓過葉青,對著眾人講說自己的醫治方法,“經過我的觀察,劍無極是因為受到了強烈的精神刺激,才會導致心智崩潰。若想恢復,只有兩種方法。”

“其一,乃是用藥物慢慢調理身心。這種方法比較溫和,不會有大的副作用。只不過嘛時間比較長,短則兩三年,長則五年十年都是有可能的。而且這種方法只要按照藥方服藥,時間隨長,但最終還是會恢復正常。藥方我現在就可以開給你。”

“還有一種方式,乃是應急手法。既然是受到了強烈刺激才導致神智崩潰,那么如果能再次刺激精神,還是有可能令其恢復。只是如果不成,病情反而會更加嚴重。”

頓了頓,冥醫看著專注為劍無極診治的葉青問道,“看了半天,你都看出了什么了?”

葉青此時也是極為專注、認真的回答說,“是,冥醫前輩。我觀察到劍無極身上之傷除了一些陳舊的老傷外,幾處新傷分布的頗為蹊蹺。擦碰傷、劍傷、刀傷、針傷皆有。”

一邊以內力感受傷口,一邊體會這難得的新鮮體驗,葉青繼續說道:“以針傷論,發針者當是醫術超絕之輩,認穴之準、手法之穩皆是我平生僅見。而劍傷、刀傷雖然傷口不同,但兩種傷口里面皆是隱約有同源劍氣殘留的痕跡。以此論,當是用刀之人以刀行劍招,且用刀之人與用劍之人應為同門,至少習練的是同一種劍法。”

見到葉青如親眼所見當日情形,眾人盡管不知內情,但仍為葉青此等醫術所嘆服。冥醫也是沒想到葉青居然能診斷出如此詳細的內情,看到葉青渾身云霧翻騰,初看還以為是谷中霧氣,現在卻明白應當是葉青的武功特異。

葉青沒有注意眾人異常的眼神,繼續在劍無極身上摸索,以手按在劍無極頭頂片刻,“尤其是腦部,我以為應當是血液上涌積蓄在血管之后壓迫大腦才導致如今的病癥。又或者有部分微小血管爆開,導致淤血積壓在腦內。如果是這樣的話,以我之醫術對此卻是毫無辦法,除非有人能為劍無極開顱放血或以銀針將淤血導出。”

“啊,怎會如此!!”

風間始聽了冥醫的診斷,還以為劍無極的病癥有了希望,如今聽完葉青的論斷,聞得要開顱放血,滿臉的絕望與不可思議。

見此,葉青連忙道:“莫慌莫慌,這也只是我的猜測。只是我覺得作為一個醫者,應當給病人親屬提供我所能預見到的全部風險,讓病人親屬對病人的病情有個底,這才如此說明。實際上也許未有我說的這么嚴重。”

說完又轉向冥醫,“冥醫前輩,晚輩才疏學淺,一點拙見還請您指教。”

“這些只是內里的病癥,說說你對劍無極的遭受的精神刺激又是何種看法?”

“是。當初劍無極遭受刺激時,其必然怒極、悲極、無力至極,種種情緒相互疊加才使得劍無極承受不住而心智崩潰。”微微沉吟,葉青繼續道,“我對劍無極了解不多,以我所知進行推測,能夠做到這種事情的,不是擅長精神類秘法、可探知人心隱秘的左道之士,就是對劍無極的經歷有足夠了解,能夠對劍無極在意之事進行針對性打擊又善于玩弄人心的絕頂聰明之人。此外,以我之能未能發現有藥物催化的痕跡,應當不是中毒。至于是否有術法的痕跡,卻也不是我能看出來的。”

“至于如何醫治,冥醫前輩已經說的非常詳細了,我就不畫蛇添足了。”

“不差嘛,你也聽到了。如今該如何醫治還是要看你的選擇。”

風間始只覺得不論是急是緩都難以接受。用急,不僅醫者無法確定后果,就連風間始自己都知道這里面有多危險;用緩,想想自己大哥過去如此努力習武,為的就是有一天能夠報仇。如果五年、十年,乃至更久武功都無法提升,甚至退步,到時候即使能夠清醒過來,面對這個下場,恐怕不會比現在好過。

但作為親人,風間始決定還是要保護劍無極的性命才是,最終還是接過冥醫開具的藥方并打算留在這好好照顧劍無極。

既然已經確定醫治劍無極的方法,冥醫當即提出就要返回正氣山莊。風間始也知道如今只能讓劍無極好好休養,于是決定留在此處。

至于葉青則感覺自己需要找一處所在潛修一段時日。如今他是白云煙修煉漸漸初成,易筋經也已經開始參悟。而此地隱秘非常,又有宮本總司設下的結界為屏障,葉青就打算在此地好生修煉一番。

于是葉青提出自己可以留在此地觀察劍無極的病情,順便修煉功法后。冥醫便與神田京一、衣川紫、雨音霜就率先返回正氣山莊。

留在此地的葉青則主動分擔起尋找藥材、食物的擔子,好讓劍無極、風間始這對親兄弟好好享受這少有的空閑時光。盡管,這遠遠稱不上什么好時光。

在為劍無極療養的這一段時間,葉青在山谷外圍找到一處數十丈高的瀑布,想起了武俠小說中常有的瀑布練功,頓時起了心思。

“貌似步驚云的排云掌就是在瀑布下練成的吧,要不我也試試看?”

數日之后,葉青已然能夠在瀑布水流的沖刷下昂然習練排云掌。之后,白天,葉青秉持著勤練帶來力量,自律必有成果的信念,堅持日復一日的修習。晚上,繼續參悟一身所學之精要,同時在腦中回想白日習練的過程。同時利用成就點兌換教習,日日對戰。

期間,雨音霜再次來到此地。從她口中,葉青也得知西劍流除天海光流因邪馬臺笑傷勢太重,不得不留在中原待其傷勢痊愈。其余人等皆是已經乘船離開中原,返回東瀛。

而之后,不過十余日,在瀑布的沖刷洗禮之下,葉青不僅白云煙已修成,玫霞蕩也稱得上登堂入室。借助水流沖刷之勢,葉青對于玫霞蕩的旋轉繞蕩卸力的技巧已然功成。如今霞氣席卷葉青體表,于瀑布之下視水流沖擊為無物。只不過,葉青并不完全依靠玫霞蕩之力,時不時的還會將身體完全暴露在瀑布之下,體會細微的身體卸力技巧。以免養成一旦失去功力就束手無策的壞習慣。

這一日,葉青正在谷內尋找礦物精鐵之物,以備將來修煉土昆侖時所用。正分辨山石之時,突然聽到遠處眾多衣袂破空之聲傳來。

葉青躲在暗處悄悄觀察,卻見一群人在兩個帶頭之人的帶領下視宮本總司的結界為無物,接連破壞了多處結界,直接向著劍無極所在的方位急急而去。

“嗯?還珠樓殺手的打扮?”再仔細查探,葉青發現這一隊人馬中不僅有不少人是還珠樓底層殺手,還有一些人卻是毫無組織紀律的中原俠客。

繼續分辨,葉青心中疑問不減,“什么時候俠客和殺手能這么光明正大的走在一起了?”不僅如此,相比于喊打喊殺的中原俠客,還珠樓殺手顯得太過平靜,如此組合顯得別扭至極。

“結界被破,風間始和雨音霜想必已有警覺。我貿然現身恐怕并非上策,還是在外圍吸引火力,擇機施展白云煙掩護眾人轉移為上。”心中剛剛有了定計,葉青突感心中一跳,玉冊游廊中的多番對戰養成的敏銳感知讓他躲過必殺的一劍。

定眼看去,卻是一清秀的持劍男子。很難想象剛剛快若流光的一劍居然是此人用出,此時,這人看著躲過自己奪命一劍的葉青冷然開口問道:“不差。姓名。”

“綬帶、白玉環,你是還珠樓的殺手。”既然來人不打算繼續暗中偷襲,葉青也就順勢觀察一番然后給出了自己的答案。

“流光一劍。奉樓主命令,定下今天作為你的忌日。”對于葉青認出自己出身還珠樓,流光一劍并不驚訝,持劍而立似乎是要與葉青正面一決高下。

“葉青,記住這個名字。因為你將作為我踏入中原武林的第一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金光御九界之道道道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93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