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美漫里的武僧  >>  目錄 >> 第一百七十三章 漫長的等待

第一百七十三章 漫長的等待

作者:心宿天蝎  分類: 科幻 | 時空穿梭 | 心宿天蝎 | 美漫里的武僧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美漫里的武僧 第一百七十三章 漫長的等待

“敢情我的禪定這么牛叉啊?”陳義愣了半天,有些不可置信,轉念腦中靈光一閃,一臉期待地看著魯彥,“魯大叔,那我是不是就能跟你學純陽劍了?”

打一開始,陳義就很想跟隨魯彥學習純陽劍,可當時因為禪定的緣故,陳義無法修煉純陽功,需要純陽真元才能修煉的純陽劍便只能作罷,轉而選擇了醉拳。

然而,現在禪定真氣包羅萬象,按照魯彥的說法,即便沒有純陽真元,陳義照樣可以修煉純陽劍。

魯彥一聽這話,表情有些無奈,勸慰道:“貪多嚼不爛,你既已修成伏魔棍法,那便專心此道,不可分心它顧。”

“魯大叔,你就教我吧!”陳義看著魯彥,使勁渾身解數,死命哀求。

當初選擇伏魔棍法,陳義那也是無奈之舉,一來金剛宗沒有其他可以運轉真氣的武功;二來當時陳義力量屬性高,走的也是一力降十會的剛猛路子,所以才在金剛宗數以千計的武學功法中選擇了伏魔棍法。

可是如今,陳義五維屬性早已不同往日,爆表的敏捷屬性不必再糾結大力金剛之道,完全可以走輕靈飄逸的劍修之道。

以前沒辦法,現在有機會了,陳義絕不會錯過。

眼見魯彥不為所動,陳義拽住魯彥的衣袖,擺出一副“你不教我,我就死纏你”的表情。

一旁金燕子見狀,猶豫了一會,也幫著陳義勸說起魯彥。

“你干嘛非要學純陽劍?”魯彥甩手震開陳義的糾纏,看著陳義不依不撓的模樣,奇怪地問道,“純陽劍確實厲害,可對你而言,伏魔棍更加適合你,威力也并不比純陽劍遜色。”

陳義搖搖頭,一臉認真地看著魯彥,說道:“純陽劍帥啊!”

帥即正義!

每每看到魯彥揮手召喚出純陽劍,揮手斬敵,瀟灑恣意,陳義尤為羨慕,時常幻想某一天,自己也能和魯彥一樣,到時再裝逼地喊上一句,“劍來”或者“天不生我陳義,劍道萬古如長夜”!

完美!帥氣!

魯彥聞言一滯,愣了半晌,突然大笑起來,拍著陳義的肩膀道:“就沖你這句話,純陽劍,我傳給你了!”

陳義聞言自是大喜過望,迫不及待地看向魯彥。

魯彥見狀又是一愣,沒好氣道:“你這也太著急了吧!”

“帥是一輩子的事情,當然得趁早!”陳義一臉理所當然,眼神真摯而熱烈。

“你對你的禪定,就一點都不好奇?就沒有什么想問的?”眼見陳義絲毫不在意,魯彥有些困惑,要知道當初在意識到禪定的特殊后,他可是久久無法釋懷。

陳義聳聳肩,漫不經心地說道:“有什么好好奇的,禪定真氣也就萬能了一點而已,除了能夠無障礙修煉各種武學功法,還有啥用?”頓了頓,又看著魯彥,反問道,“給你,你學嗎?”

魯彥陷入沉默,良久后笑了起來,看著陳義,一臉贊許之色:“我倒是著相了,反倒沒你看得開!”

大羅天修仙者修煉武學功法,除了基本的煉氣法外,攻伐之術、防御之術、移動之術三類各一到兩種便足矣,再多便是像御獸、七十二變之類的旁門雜術,一般不會修煉太多的武學功法。

還是貪多嚼不爛的道理,武功在精不在多,修煉的武功再多,若是不能修煉精熟,那也不過是繡花枕頭,中看不中用。

所以,禪定看上去很特殊,可實際上卻是一點用處都沒有,萬金油一樣的存在,失去了特質反倒顯得平庸,永遠達不到純陽功的陽剛,也永遠做不到蓮花生的化生。

當然,禪定也不是一無是處,萬能的禪定真氣擁有包羅萬象的神奇能力,所以才能幫助陳義順利融合永恒之火。

永恒之火可以融合吸收,那么其他能量呢?比如宇宙魔方?

想到這里,陳義不禁激動起來,有些迫不及待想要返回地球了。

不過在此之前,陳義還是要先將純陽劍學到手。

帥是一輩子的事,不能耽擱了。

花費半天時間,陳義就完全掌握了純陽劍,速度之快超乎想象,魯彥都被驚呆了,他自己當初可花了兩天時間才成功習得,這還多虧他是呂洞賓的分身,不然時間還要更長!

“這就是天賦,我就是萬中無一的劍道天才!”陳義得意地凝結真氣化出一柄氣劍,在院中舞了起來,上下翻飛,劍光縱橫。

舞罷純陽劍,陳義收劍而立,昂首仰望蒼穹,終于找到機會,說出那句:“天不生我陳義,劍道萬古如長夜!”

此話一出,院中觀劍的眾人皆是目瞪口呆,一臉不可置信地看著陳義,眼神中透著濃濃的鄙夷,以前怎么就沒發現這家伙這么能吹牛皮呢!

魯彥幾人還好點,多少會給陳義些面子,勉強維持住表情。

可阿寶和小圣就沒有這等定力,當即狂笑起來,阿寶更是笑的從金燕子懷里滾了出來。

陳義惱羞成怒,抬手一劍,一道劍光自真氣長劍中激射而出,擦著阿寶的耳朵飛了過去,斬斷了好幾根黑色的絨毛。

阿寶嚇了一跳,抱著腦袋縮在原地,哼哼唧唧地求饒起來。

陳義臉色卻是更黑了,御獸之下,他和阿寶心意相通,阿寶嘴上在求饒,心里卻還是嘟囔著厚臉皮、不要臉這些話。

聽著阿寶的嘟囔,陳義很想給阿寶再來一劍,可看到金燕子幾人看過來的眼神,實在不好意思和一只傻熊計較,只能暗暗記在心里,留待以后的。

“陳義,你那傷還要多久才能恢復?”沒給陳義繼續裝逼的機會,魯彥出聲岔開話題問道。

陳義聽到這話,有些郁悶地搖搖頭:“不知道,應該還要一段時間!”

距離和托爾大戰已經過去一夜了,可永恒之火爆發的后遺癥引起的屬性銳減至今還沒有恢復的跡象,陳義懷疑可能需要二十四小時,甚至更長。

“那行,恢復過來就叫我,我先去喝酒了!”說完,魯彥轉身就走,非常干脆。

默僧朝著陳義點點頭,然后追著魯彥,也走了。

眨眼功夫,偌大的院子里只剩下金燕子一人,另外還有一熊一猴。

陳義一臉意興闌珊,多么好的裝逼機會,才說那么一句就結束了,連個吹捧的人都沒有,實在令人難受。

“阿義,你剛才舞劍的樣子,真瀟灑!”看著一臉失落的陳義,金燕子很不走心地夸贊道。

陳義聞言,更是郁悶。

金燕子見狀卻是忍不住笑了起來,越笑越開懷,扶著陳義都差點站不住。

“好吧,好歹博佳人一笑,也不算太失敗!”陳義自我安慰道。

金燕子笑了半晌,漸漸緩了過來,看著陳義認真地詢問起來,眼神中透著濃濃的關切:“你的傷有多嚴重?這么久都沒好嗎?”頓了頓,又道,“要不我幫你治療試試?我的化生之力還是很厲害的!”

陳義受過很多傷,瀕死的情況也不是沒有過,可再重的傷勢對陳義而言都不是問題,活血術之下任何傷勢都能以極快的速度恢復,血肉重生都只在眨眼之間。

可此番受傷,卻遲遲不見陳義好轉,由不得金燕子不擔心。

陳義苦笑著搖搖頭,想不到該如何解釋自己的屬性銳減,隨口胡謅道:“這是大道之傷,非身體內外傷,活血術沒用的,你的化生之力也沒用。”

不想金燕子聽到這話,更是擔心,大道之傷,一聽就不簡單。

眼見金燕子愈發擔憂,陳義恨不得給自己來一巴掌,好好的扯什么大道之傷啊!

費了半天勁,陳義苦口婆心的安慰加解釋,總算讓金燕子安心下來。

“阿義,要不我們還是算了吧!”緩了半晌,金燕子突然說道。

陳義一怔,一時沒反應過來,疑惑地看著金燕子。

“報仇的事并不著急,我們先回灌口再修煉一段時間吧!”陳義爆發確實很厲害,足以秒殺玉疆戰神,可金燕子還是擔心,如果爆發的時間里沒有干掉玉疆戰神呢?

陳義腦子一轉,就猜到金燕子的心思,笑著摟住她的蠻腰,笑著說道:“燕子,你要相信我的實力,玉疆戰神就一小毛神而已,不值一提!”

“阿義,我不急的。”金燕子還是擔心,不想讓陳義冒險,“我們可以先回地球,等實力更強了,再找玉疆戰神報仇就是,我都等了這么多年,不急于這一時。”

玉疆戰神并不是一個人,玉疆神殿還有大量的玉疆天軍,這些天軍實力雖然不如灌口天軍,可在戰陣加持下,實力同樣不可小覷。

陳義若是陷入重圍,同樣有性命之危。

陳義感動不已,湊到金燕子嘴邊親了一口,自信滿滿:“放心吧,我們借道彩虹橋,可以直接抵達玉疆神殿內部,直接找上玉疆戰神,并沒有什么危險。”

“那都是你自己想的好!”金燕子有些急了,聲調都不自覺高了幾分,“但凡有一點意外,你……”

說著說著,金燕子忍不住哭了起來,梨花帶雨。

陳義知道金燕子是擔心自己,也不好再說什么,只能再次安慰起來。

兩人正細聲細語地聊著,外面傳來托爾粗大的嗓門。

“這家伙怎么又來了?”陳義有些意外,卻是借機拉著金燕子走了出去,免得她又胡思亂想。

一出門,迎面便看到托爾跑過來,肩上還扛著一條巨大的獸腿。

“這是四角山羊?”陳義眼尖,立刻認出這條獸腿是來自昨天那只被獵殺的四角山羊。

托爾點點頭,笑呵呵地說道:“那個幸運的家伙將四角山羊獻給父王,我特意搶了根大腿,給你送過來,好讓你嘗嘗!”

“那真是多謝了!”陳義并不客氣,伸手便將巨大的羊腿奪了過來,一副生怕托爾出爾反爾的表情。

托爾哭笑不得,也沒在意,轉而問道:“陳義,你準備什么時候走?”

陳義一臉埋怨地看著哪壺不開提哪壺的托爾,悄悄瞥了眼身邊的金燕子,反問道:“怎么問起這個,要趕我走嗎?”

“怎么可能!我只是想趁你離開之前,帶你們去亞爾夫海姆玩玩。”托爾有些生氣,辯解了一句,旋即看向金燕子,笑著補充道,“那里是精靈國度,擁有數之不盡的奇花異草,非常漂亮,你肯定特別喜歡!”

金燕子到底是女孩,一聽這話,有些意動。

陳義見狀,忙不迭應了下來。

約定好時間后,托爾轉身離去,心情似乎特別好。

“這家伙咋回事?有點古怪啊!”陳義詫異地看著托爾離去的背影,有些意外。

想當初,托爾敗于貝塔之手,可是著實頹廢了很久,咋到自己這,怎么有些不一樣呢?

更讓陳義難受的是,托爾屁事沒有,也沒有受到打擊,可自己卻成了個廢人。

陳義很不爽,明明自己才是勝利者啊!

“這就很難受!”陳義嘟囔起來,心下暗暗決定,以后要多揍托爾一頓,算是報仇!

當夜,陳義親自下廚烹制四角山羊腿,在陳義精湛廚藝的加持下,四角山羊腿變得更加誘人。

巨大的羊腿,眨眼之間,便被眾人分食干凈,連骨頭都被阿寶和小圣給吞吃了。

“不愧是四角山羊,果然是連神仙都流連忘返啊!”真正吃進嘴里的那一刻,陳義才真正意識到,傳言非虛,那味道恐怕只有發光美食可以媲美了。

第二天,陳義從禪定中醒過來,第一時間打開屬性面板。

讓陳義失望的是,屬性并沒有恢復過來。

于是乎,陳義便順理成章地帶著金燕子,跟著托爾一行跑去亞爾夫海姆游玩。

魯彥和默僧沒去,兩人對亞爾夫海姆的精靈沒興趣。

等陳義從亞爾夫海姆回到阿斯加德,已經過去三天,陳義的傷,還沒有恢復。

金燕子更加擔心,甚至請求托爾帶陳義去靈魂熔爐檢查。

結果,自然是沒有結果,陳義的身體非常健康,靈魂熔爐都看不出任何傷勢。

金燕子愈發不安起來,對前往玉疆神殿找玉疆戰神報仇更是非常抵觸,堅決不肯讓陳義冒險。

陳義沒有辦法,只能不斷安慰,不斷勸說。

不知不覺,又過了幾日。

這一天,陳義照舊查看屬性面板,下一刻,臉上露出了笑容。

整整十天,永恒之火的后遺癥總算消失,陳義終于恢復了實力。

請:wap.biqiuge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美漫里的武僧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31400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