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目錄 >> 第四百四十二章 攻守反轉

第四百四十二章 攻守反轉

作者:海底熔巖  分類:  | 青春日常 | 海底熔巖 | 鎮守府求生指北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鎮守府求生指北 第四百四十二章 攻守反轉

蘇夏不知道北宅為什么突然變得那么興奮起來,莫名感到有些害怕,然而現在也沒有辦法計較多了,還能跑出去敲俾斯麥的房門嗎。

北宅看著蘇夏,說道:“我想想怎么說。”

“你慢慢想吧。”蘇夏說,“我關燈了啊,準備睡覺了。”

“等等。提督先不要關燈。”北宅說,等到蘇夏疑惑望向她時,視線在他的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只見他的外套脫掉,露出穿在里面短袖襯衣,衣擺是扎進褲子里面的,“看看,我想看看那個。”

“你想看什么東西。”蘇夏問,接著順著北宅的視線低下頭看到褲子。

蘇夏隱隱約約猜到了什么,不過不敢確認就是了。

“對,就是那個。”北宅發現蘇夏低著頭,顯然猜到了什么,“我就看看。”

蘇夏雙手垂著,說道:“有什么好看的。”

“好看。”北宅說,“我主要是想看看,然后以后就更好畫本子了。”

“而且我看誰你敢說我畫得不真實。”北宅下意識點頭。最近質疑她本子的人越來越多,可以肯定是密蘇里、有明、威斯康星那幾個家伙。

“不真實就不真實。”明明只是小事一樁,蘇夏也不知道為什么虛,他想了想說,“從今天以后,不管你怎么畫,大家絕不敢說不真實。”他心想,密蘇里、列克星敦、胡德、俾斯麥、威爾士親王等等和他有過肌膚之親的艦娘例外吧。

“畫什么都可以,畫七鰓鰻行嗎。”北宅說,“我以前畫過大邪神佐克那樣的。”

“呃,你,”蘇夏眨眨眼睛,整個人有點傻,“你剛剛說什么。”

“不是說一個人一旦成為提督就不再是人了嗎。長滿觸手的克蘇魯怪物可以有,大邪神佐克也有可能吧。”北宅雙手抱胸點點頭,“你別說,我把提督畫成大邪神佐克那一本本子賣得還不錯。比把提督畫成長滿了觸手的怪物的本子賣得好多了。”

“可惜買家全部是匿名的,不知道是誰。”北宅說,“一個個看起來人模狗樣,那么清純又可愛、端莊又穩重,背地里居然有那么奇怪的癖好。”

蘇夏搖頭說道:“你這個始作俑者也好意思說人家啊。”

北宅理所當然說:“那不一樣,我是為了賺錢迎合讀者的口味,不然你以為我喜歡嗎。”

“為了賺錢……我信了。”蘇夏說,“你在鎮守府有什么需要花錢的地方嗎。鎮守府每個月發給你那么多零花錢還不夠你用嗎,買游戲什么的。每個月新發售像樣點的游戲才多少,花得了多少錢。”

“買游戲花不了多少錢,買手辦花錢啊。”

“我也看你有多少手辦啊。”蘇夏環顧四周,只見北宅的房間里到處都是柜子、架子、各種各樣的東西塞得滿滿當當,但是手辦真沒有多少。他去過她的秘密基地,秘密基地也沒有多少。

“手游氪金也花錢啊。”北宅說。

“那個倒是真花錢。”蘇夏贊同,“無底洞。”

“總之”蘇夏說,“畫本子能有多賺錢,畫一年也沒有你出擊幾次獎金多吧。”

蘇夏現在對鎮守府的財政收入和支出情況已經了解了,深知每個艦娘每次出擊擊敗深海艦娘的獎金不菲。

“差不多吧。”北宅想了想,“普通版、精裝版、典藏版、豪華版再加上至尊限量版全部分成加起來不比出擊少多少。”

“畫本子那么賺錢嗎。”蘇夏驚訝,想想鎮守府那么多艦娘,每個月零花錢不少,平時待在鎮守府當中又基本沒有什么需要花錢的地方,那么多錢不就這么花嗎,“你們拿我當做主角,一分錢不給我這不合理吧。”

北宅說道:“我們還拿姐姐、歐根親王、威爾士親王、糊德、羅德尼當主角呢,還不是一分錢不給。”

“搗毀了。”蘇夏說,“明天就跟勝利號說,讓她……”

蘇夏還沒有說話,北宅自顧自說道:“勝利號也畫過了。一直得不到提督回應饑渴難耐的老奶奶終于控制不住了,把提督關進小黑屋里面,沒日沒夜壓榨。等到大家找到提督時,提督已經脫水變成藥渣了,而勝利號得到滋潤變成年輕的小姐姐。”

“還有、還有,”北宅說,“后記是厭戰號也想變年輕琢磨著把提督關起來。”

“搗毀,必須搗毀你們那個生產非法刊物的地下組織。”蘇夏說,“我明天就叫人,華盛頓帶隊挑選可靠的隊員。”

“不要啊。”北宅說,“我們也分你錢好了。”

“請恕我拒絕。”蘇夏說,“我對錢不感興趣,重點是還鎮守府朗朗乾坤。”

“有光就有影,只要大家還有需求,就算你這次搗毀了我們組織又如何,遲早還會出現,只不過化整為零罷了。”北宅指向蘇夏,看得出來她沒少玩逆轉裁判看JOJO,“說到底造成這種事情的人還不是提督你嗎。”

“為什么是我?”蘇夏問。

“怎么不是你。”北宅說,“如果提督能夠滿足大家,不是每天空虛寂寞冷,大家還需要那些本子嗎。大家不需要那些本子,像是我們這樣的人還會存在吧。說到底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就是提督。”

蘇夏感覺有點傻了,他抬起手示意北宅不要說話容他緩一緩,想了好久反應過來,不管那些深奧的事情,說道:“提督是永遠不會錯的,那就只能是你們的錯,誰叫你們好欺負呢。”

蘇夏哼哼,心想誰要跟你講道理啊。

蘇夏冷笑道:“而且我不管其他人,你就是憑興趣畫的本子吧。”

北宅沉默片刻,雙手叉腰道:“對,我就是興趣使然的本子畫師。”

“然后現在我想看看。不然光憑想象很難畫的。”北宅顯然進入狀態了,“提督你剛剛一直在岔開話題吧……沒有用的。”

北宅想清楚了,提督不是那么正經的人,他自己都看本子,肯定不會干出那種搗毀她們的組織的事情。最多就是控制好了,禁止那些非法刊物流到那些小孩子手中。有關這一點大家做得很好,畢竟鎮守府的底線。

“看一下,看一下就好了。”北宅說,“提督不要那么小氣嘛。我們不是提督和婚艦嗎。丈夫和妻子,老公和老婆。”

北宅舉起左手,亮出左手無名指上面戴著閃亮的對戒,說道:“你看我還戴著戒指。”

“我最喜歡提督了。”北宅說,“提督也最喜歡北宅了吧。”

北宅自以為是點點頭道:“我知道的,不管鎮守府來了多少人,不管大家怎么說提督喜新厭舊……我知道提督永遠喜歡北宅。”

蘇夏不說話,他真的很喜歡北宅,不管立繪和人設。誠然每次新艦娘出現時愛得不行,但是激情退去后感覺也就那樣吧,從此再也不理會了。但那些真正喜歡的艦娘,哪怕那么多年過去了,每次翻看船艙時視線總會停留那么片刻。

“一下,我就看一下。”北宅循循善誘,她想起當初如何哄騙L20的。

反正只有一個開始,后面的就好辦了。零次和無數次。

蘇夏還是不甘心,說道:“你想讓我給你看,你先給我看啊。”

“你想看什么。”北宅問,一邊說一邊用纖纖玉指解扣子,從位于鎖骨處襯衣最上面那一顆扣子開始,幾秒鐘時間解開了好幾顆,露出白色襯衣之下黑色的內衣,白地耀眼的皮膚,那是光啊。

蘇夏有些怕了。

作為男人不能隨意反悔。再想想他們確實是提督和婚艦的關系,沒什么大不了的。重點是他是男人,作為男人,身經百戰的男人居然被一個女孩子逼到如此地步是不是有點遜了。蘇夏摸到墻壁上面的面板開關,說道:“關燈可以。”

“關燈還怎么看啊。”北宅說,“大燈可以關了,但是床頭燈必須開著。”

蘇夏遲疑了好久說道:“那也行吧。”

“不許反悔。”北宅說,“快點開始吧。”

蘇夏關掉了大燈,也就是安裝在天花板上面的吸頂燈,打開床頭燈。

暖黃色的光線照亮床頭位置,氛圍剛剛好。

蘇夏心想不是應該由他欺負北宅嗎,到底是怎么變成這個樣子。

蘇夏看著睜大了眼睛盯著他的北宅,慢慢撩起襯衣,把襯衣從褲子里面扯出來,解開皮帶,扯開拉鏈,感覺怪怪的……

北宅看得目不轉睛,下意識咬住手指。

“好了嗎。”

“等等。”

“你自言自語什么。”

“原來如此……我知道以后怎么畫了。”

“喂,你這個笨蛋摸什么。”

“我問提督幾個問題啊。”

“什么。”

好不容易結束了,蘇夏感覺有些心理陰影了,同時肯定這個認真的北宅當初為了畫本子,絕對拿過她自己的身體當做模特。所以說這個求真的精神到底是什么回事。

“可以睡覺了嗎。”蘇夏問。

“親吻。”北宅說,“我們還沒有親吻呢。”

“行吧。”

蘇夏這次很主動,輕輕地攬住北宅,接著吻上去。這個吻持續了半分鐘。

蘇夏突然有些害怕,北宅突然冒出一句“姐姐的味道”諸如此類的話。幸好沒有。也就薩拉托加有那么厲害的鼻子吧,干得出那種事情。那個小妮子的癖好有點奇怪的。

“濕吻。”北宅說,“我想試試法式濕吻,伸舌頭那種。”

蘇夏肩膀耷拉著。“我知道了。”

法式濕吻結束。

北宅興致勃勃。“提督你可以用舌頭把櫻桃梗打結嗎。”

“不行。”蘇夏說,“現實不是動畫。”

“好吧。”北宅想了想,“我聽說現實也有人能夠做到。”

“反正我做不到。”蘇夏感覺有些無力。

“做不到就做不到吧,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北宅拍拍蘇夏肩膀勸慰。

蘇夏已經不想說話了。

蘇夏問道:“現在可以睡覺了吧。”

“再等等。”北宅遲疑說,“提督把衣服全部脫了。”

蘇夏抱著胸口:“你想干嘛。”

“脫光了,然后聽我說的擺姿勢。”

“我拒絕。”

“剛剛不是什么都看過了,等一下還要做呢,提督害羞什么。”

北宅保證說:“我覺得不會拿提督的照片去買。”

“我能不能把你剛剛說的那句話理解成此地無銀三百兩?”

“不能。”

“快點了。”北宅催促。

蘇夏感覺有點頭疼。

又一番折騰。

蘇夏躺在床上,他現在只想睡覺了。

北宅爬到他的身上,上下其手,說道:“如果我是那種好色的大姐姐,像是陸奧、印第安納那一種現在就應該那么做了吧。”

蘇夏回憶起那一天晚上和陸奧、印第安納睡在一張床上的事情,心想她們兩個人還是蠻老實的。或許是因為當時人比較多。

北宅換了好幾個姿勢擁抱蘇夏,動手動腳,最后點點頭,說道:“不行啊……提督什么時候拿下L20,然后我好拍照……我可以幫你,我感覺L20也差不多了,只需要提督愿意陪著她玩兩天,帶她吃點好吃的,說幾句甜言蜜語哄一下,趁著她暈乎乎發戒指就好了。”

蘇夏笑道:“找什么L20,俾斯麥不就在旁邊房間嗎,找她不好嗎。”

北宅訕訕地笑,這個提督真的好脾氣,姐姐真的會打人的,雖然現在越來越少了,不過是放棄了罷了,說道:“加加,加加怎么樣。”

“我不想和你說話了。”蘇夏說,“我想睡覺。”

一點氛圍、氣氛也沒有,蘇夏一點興趣也提不起來。

“先不要睡啊。”北宅說,“那個,我也想要體驗一下……嗯,我們是提督和婚艦,很正常吧。”

蘇夏眼睛瞇了瞇,翻身上馬。

那是不知道什么時間了,蘇夏抱著北宅,姑娘的身子軟軟的。

“怎么樣。”蘇夏問。

“不過如此。”北宅說,“我看那些本子上面畫得好夸張。”

比起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感覺提督抱著她說話就好了。

“你也知道是本子啊。”蘇夏說,“你就是本子作者,你不會知道嗎。”

“是哦。本子是假的。”北宅小心翼翼說,“我就是想試試。”

蘇夏摟住了北宅。

“不早了,睡覺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鎮守府求生指北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1070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