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500章 嫉妒

第500章 嫉妒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500章 嫉妒

初夏的清晨,空氣分外清新。(看啦又看手機版wap.k6uk)

燕承應傅先生之邀,到外面飲茶。

作為從民間起家的太子,燕承對于白龍魚服這件事并不抵觸,甚至覺得挺自在——成了皇家就是沒那么自由,他的每一個言行都被御史盯著,這樣有失體統,那樣過于出格。他就納悶了,新朝成立那么多事,他們怎么就這么閑。

今天穿了服,如同一個普通的貴家公子,到外頭接觸人間煙火,讓他松了口氣,仿佛回到了潼陽。

所以他心情很好,問傅先生:“先生今日怎么有空請我飲茶?”

傅先生一邊親手給他點茶,一邊笑回:“公子近日事務繁多,眼瞅著清減了,所以傅某特意請您出來散散。”

燕承笑起來,很滿意他這樣有眼色。

新朝剛剛成立,公務實在是太多了。而且父親傷勢還沒有全好,他得多分擔一些。

只是真的太累了,他幾乎日日五更起三更歇,連喘口氣的時間都沒有。

“您真的應該多歇歇。”傅先生推過點好的茶,做了個請的手勢,“事業剛開始,把自己累壞了可不劃算。”

燕承搖搖頭:“我不做誰做呢?如今百廢待舉,拖一日就遲一日。”

傅先生勸不動他,只能無聲嘆了口氣。

兩人閑聊了幾句,樓里的人越發多了。

長樂樓就在平安大街,附近不少公侯之家,來此飲茶喝酒的,最起碼也是不愁生計的中等人家,多少會關注一下軍政大事。掌柜是個會來事的,每日早上叫人讀上一段邸報,倒是極受歡迎。

大堂坐了七分滿,掌柜請來的童生便開始讀邸報了。

近日眾人最關注的問題,無疑就是江北的戰事了。

攻下金城后,燕凌命人休整了一段時間,這幾日大軍又開拔了。

邸報讀完,客人們議論。

“這才兩個月,破了寧江又破了金城,晉王殿下果真神勇。”

“這是當然。當初德宗皇帝被困陪都,禁軍回防不及,關中軍又在西疆作戰,是晉王殿下領著區區一千兵馬,奇襲巴爾思,解了陪都之圍。那時的晉王殿下,甚至只有十七歲!”

“打仗這種事,看的是天分。想當初冠軍侯一戰功名之時,也不過十八歲。”

“天生名將啊!等拿下江北,天下一統指日可待。”

順著這個話題,大家數了起來。

“還未稱臣的有幾家?東江算吧?漳州呢?”

“大的就他們兩家了吧?不過漳州趙氏的六公子隨晉王殿下一起出征了,應該不會拒詔。”

“那就只剩東江了。說起來,東江遠隔千里,為李氏治下百余年,幾乎獨成一國,他們會不會趁機自立?”

“我聽說東江世子妃是徐氏長女,晉王妃的親姐姐,應該不至于吧?”

“誒,兒女親家,在這種大事上哪有分量可言?魏武嫁了好幾個女兒,就為了奪女婿的位,這種事都不鮮見,何況東江世子與晉王只是連襟?”

眾人不禁點頭。

不過也有人持不同意見:“這倒未必,魏武何等雄才野心?據我所知,東江王世子性情慈和,還欠著晉王殿下的救命恩情,自立的可能性不大。”

這事引來了大家的興趣:“什么救命恩情?他們二人竟有瓜葛?”

“是啊,晉王沒去過東江吧?怎么會和李世子扯上關系的?”

“快說說!”

于是那人繪聲繪色地說了當初李達謀位的事,引得酒樓內一片驚呼贊嘆聲。

“原來是這樣,那東江還真有可能稱臣啊!”

“是,以晉王之尊,以身相代,這份恩情可太重了。”

“最重要的,東江百姓都說李世子是個溫和敦厚的人,未必愿意自立。”

“說不定江北平定之日,東江的稱臣賀表就送過來了呢!”

“哎呀,你們就不能想得更好一點?先前局面膠著的時候,東江出了水師,幫著壓了一把,說不定晉王會和李世子約好,對蔣奕雙面夾擊呢?”

這個說法讓大家歡欣鼓舞。

“若是如此,說不定能速戰速決。戰事早一日結束,要少多少傷亡啊!”

“說的是,現在就看晉王殿下的了。”

于是大家又討論起了晉王的戰績,順帶提到晉王妃種種事跡。有人問起,為何近日不見晉王妃出城巡營,消息靈通的人便說了晉王妃有喜一事,整個酒樓都歡騰了。

“這真是一件大喜事,他們的孩子不管像誰,將來定是人中龍鳳!”

“是啊,有晉王在,再出一代,定能保得百年太平!”

燕承一開始笑著聽,隨著話題的展開,他臉上的笑漸漸收了起來,垂著眼皮不知道在想什么。

傅先生看差不多了,低聲道:“公子,我們該上衙了。”

燕承點點頭,起身出了長樂樓。

兩人默不作聲回去,直到進入值房,燕承也沒說話。

各衙的奏議文書送進來,忙碌的一天很快開始了。

直到中午歇晌的時候,傅先生進來,他才幽幽道:“先生請孤飲茶,就是為了讓孤聽到那些話嗎?”

傅先生的心情其實也不好,無聲嘆了口氣:“臣也不想做個挑撥的小人,然而晉王實在太得民心……百姓只知有晉王,何曾提過太子一句。”

燕承想起酒樓聽到的那些話,不由慘澹一笑。

他自小被立為昭國公世子,以燕氏基業為己任。打從父親透露出爭奪天下的意思,他越發嚴格地要求自己,事事以燕氏為先。喜歡的姑娘不敢娶,因為謝氏的條件更好。公務一天都不敢歇,哪怕累得眼底發青。

相反,燕凌打小就隨心所欲。因為太調皮了,被早早送去軍營,他就天天跟那些軍漢廝混在一起,把自己弄得跟個泥猴一樣。父親覺得他太小,不讓他獨自領兵,他就離家出走。相中徐三,不管不顧一定要娶她……

然而,他早產,身體虛弱,不擅武事;燕凌似乎天生就會打仗,父親的老部下個個贊不絕口。他在潼陽嘔心瀝血支撐著后勤,沒有人在意。燕凌一路攻城略地,萬民贊頌。

就連他犧牲自己謀來的婚事,到頭來也被比下去了——謝氏是齊郡豪強,確實給他們的后勤帶來很大幫助,但徐吟自己就收復了整個楚地,更不說徐煥那個老狐貍,一進京就輕輕松松把持了軍需……

為什么老天這么不公平,他費盡了力氣,也不過換得一句“太子勤勉”,而燕凌……

燕承覺得,他和燕凌的境遇就像那個孩子,他成婚三年苦求不得,燕凌隨隨便便就有了。

但……

燕承沉默良久,終于壓住心里的情緒:“先生,阿凌從沒做過逾越的事。孤身為太子,當持身以正,不能因為嫉妒就做出殘害兄弟的事。”

傅先生動了動嘴唇,想說什么最終沒說,只應了一聲:“是。”

他告退出去,關上門的時候,心里浮過一個念頭:殿下終究還是承認自己嫉妒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44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