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494章 不會太遠

第494章 不會太遠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494章 不會太遠

反應最快的是長史,拱手回道:“是,屬下遵命。(wap.k6uk看啦又看手機版)”

見他開口,其他人也應了聲:“遵王爺命。”

昭王放松下來:“接下來還要辛苦你們,天色不早,都去休息吧。”

等部下都退出去,昭王又招手把他們叫到床邊來。

“小二,你知道為父的意思嗎?”

燕凌誠摯地回道:“您把大軍交我,我一定拿下江北來見您。”

昭王搖頭:“不止眼前,以后也要倚仗于你。”

燕凌不解:“您這話……”

昭王攤開與他細說:“你兄長生來體弱,于武事并不精通。我擔心他日后被人湖弄,所以你得幫他守好了。”

燕凌哦了一聲,回道:“自然如此。”

昭王見他如此,不由說道:“你是個內心赤誠的孩子,為父……對不起你。”

燕凌疑惑:“父親何出此言?您處處為我著想,甚至不惜性命,生恩養恩都重于泰山,該我愧疚才是。”

昭王笑笑,沒有多說什么,轉向徐吟:“你也是個好孩子,此番千辛萬苦前來救援,這份心為父記住了。”

徐吟回道:“父親言重了。”

說了這許多話,昭王露出些許倦色,道:“行了,你們都去休息吧。在山中困了那么久,也該收拾收拾了。來日方長,有你們盡孝心的時候。”

“是,您好好歇著。”

兩人出了帳篷,徐吟問:“你還有事嗎?”

燕凌搖頭:“要務都處理了,剩下的事不緊急,回去睡吧。”

這一天發生的事太多,還經歷了死里逃生,兩人都累得不行,理完內務就睡了。

等徐吟醒來,天光大亮,身邊已經空了。

她爬起來坐了一會兒,才喚道:“來人。”

小桑很快進來了:“小姐,你醒了。”

徐吟木木地點頭:“二公子呢?去理事了嗎?”

“嗯,在中軍大帳。”小桑提了水進來,服侍她洗漱。

徐吟瞥到她纏了布條的手腕,說:“你傷到了?怎么不歇著?”

小桑露出個傻笑:“就一道小口子,已經擦了藥了。”

“那也歇著,我也不是非要人伺候不可。”

“小姐……”

徐吟擺擺手,就這么決定了,然后去看昭王。

昭王的情況不錯,正在聽長隨給他念書,見了她笑問:“用過飯了嗎?”

“用過了。”徐吟答畢,問了一番傷情,說道,“阿凌要我守在這里,父親,您不會嫌我礙事吧?”

“呃……”其實昭王有一點嫌,公公和兒媳總是不太方便,可燕凌已經放了話,他拒絕也沒有用。

看他無可奈何的樣子,徐吟假作不知,叫人搬了張書桉進來:“我在這看書,父親想做就做什么,只當我不存在好了。”

昭王還能說什么?只能干笑著認了。

不過,對于一個忙慣了的人來說,乍然閑下來實在太無聊了。昭王躺了一會兒,書就聽膩了,看到徐吟停停寫寫,顯然不是在看書,便問:“你在做什么?”

徐吟回道:“在給母親寫信。”先前出來得急,只能讓燕承回去湖弄一下,現在昭王傷成這樣,她近期不可能回去了,怎么也要交待一聲。

“呃……”

徐吟揚了揚眉:“父親有什么要交待的嗎?您現在不方便,我給您代筆。”

昭王心虛:“也沒什么可說的……”

徐吟盯著他看了兩眼,道:“父親是怕挨罵嗎?”

昭王義正辭嚴:“瞎說什么?為父怎么會挨罵?你母親又不是母老虎。”

“哦,是我妄加揣測,兒媳逾越了。”徐吟道完歉,繼續寫信。

昭王看她寫了兩行,又忍不住:“咳,你在信中……怎么說為父的事?”

“就如實說呀!”徐吟一臉純良地看著他。

昭王道:“……你別太實在了,你母親遠在京城,有些事她知道了白白擔心。”

“哦。”徐吟點點頭,“父親要我把您的傷勢寫得輕一些嗎?”

“帶過,帶過就好了。”昭王忙道,“戰場上受傷是常事,不必著重去說。”

徐吟心領神會:“父親說的有道理,母親又來不了,若是憂思過重,傷了心神可怎么好?”

“對對對,就是這個意思!”

中午,燕凌過來看到的便是兩人說說笑笑的情形。

他好奇:“你們在說什么?”

徐吟回道:“父親在說早年征戰的事。”

燕凌看昭王挺高興的樣子,就沒說什么:“餓了嗎?先用飯吧,等會兒再說。”

“好。”

夫妻倆先服侍昭王用飯,然后在書桉上將就著吃了一頓。

飯后,燕凌向昭王匯報:“鷹揚營已經進攻了,父親,我明日就出發。”

昭王問:“你要帶多少兵馬?”

燕凌回道:“留一萬于此,其他我全帶走。”

“此地安全無虞,你可以多帶五千,留五千護衛足夠。”

燕凌搖頭:“你們在這里,我終究心有掛念。”

如今帥印在他手里,昭王也就不多話了:“好吧。你也不必太擔心,為父只是傷了,又不是廢了,真有事還是能指揮的。至于別的,有你媳婦在呢,我看著她做事,你放心。”

燕凌不由笑起來。以前他總覺得父母啰嗦,現在自己做了主,才知道這種心情。

第二天出發前,燕凌依依不舍地告別:“你才來,我馬上就要走了。”

徐吟將收好的行李遞過去:“這兒總比京城近,你打完了就會回來的,是不是?”

燕凌點點頭:“順利的話,拿下州府我就回來休整。”

“那我們很快就會見面,不著急。”

燕凌應聲是,又說:“父親那里交給你了,軍務你也看著點。”

“知道。”

“你也別累著自己,事情叫別人做,你監督就好。”

徐吟笑起來:“放心吧,父親麾下有那么多參軍謀士,哪里輪得到我做事?”

燕凌想想也是,最后抱了抱她,感嘆道:“我們總是在離別,希望有朝一日,再也不用說這些。”

徐吟輕聲說:“快了,等你平定天下,我們就不用分開了。”

她看著燕凌上馬,領著大軍出發,在心里默默地補充,這一天不會太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