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471章 揭穿

第471章 揭穿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471章 揭穿

“啊!”柳太妃大叫一聲,手里的茶盞直接摔落地面。

昭王妃和謝氏同樣嚇了一跳。

宮人侍婢們更是驚慌四散。

燕承擰起眉頭,不等他呵斥,杜鳴已經快手快腳,一下按回蓋子,命侍衛抬下去。

看著那藤筐送出去,殿中的人才緩過這口氣。

杜鳴轉向燕承,問道:“世子可看清了?是不是和那日咬你們的蛇生得一模一樣?”

燕承回憶了下,點了點頭,心里掀起驚濤駭浪。

這蛇居然是人為放的?那豈不是有人一直盯著他?他到柳氏墳塋前的行為,早就被人知道了嗎?

昭王妃撫了撫胸口,臉色依然煞白,問道:“阿吟,這是怎么回事?有人要害阿承?”

徐吟點點頭:“母親聽下去就知道了。”

接收到她的眼色,杜鳴把佩劍壓在那人脖頸上,喝問:“說!指使你的人是誰?”

放蛇人不由抬頭往上看去,嘴唇動了動,沒有說話。

柳太妃的心懸了起來。

“你不為自己考慮,也想想家人。”杜鳴冷聲道,“千辛萬苦跑江湖,不就是為了讓他們過好日子嗎?”

放蛇人眼中帶著期盼,囁嚅著問:“官爺答應的事,會做到嗎?”

杜鳴點點頭:“王妃和世子面前,我可以再說一遍,只要你老實招來,這件事就不必牽連你的家人。”

“不錯。”徐吟補充道,“你的罪名還要看內情。其一,你知道那是世子嗎?其二,你放蛇有沒有害人之心?這兩點弄清楚,才能定你的罪。但你要是不老實,謀害世子的罪名你背定了!”

放蛇人慌忙道:“我說,我說!”

杜鳴挪開佩劍,當下那人竹筒倒豆子,倒了個干凈:“草民就是個跑江湖的,平日捕蛇養蛇,賣給那些愛吃野味的,又或者耍個雜技,掙點辛苦錢。幾天前,草民在天橋底下耍雜技,有個人找過來,說要請草民幫忙做件事,要是成功的話,就給草民一大筆錢,足夠遠走高飛……”

“他說什么你就做什么?你就不怕你的蛇咬死人嗎?”杜鳴質問。

放蛇人忙道:“草民自己養的蛇,心里有數,就是看著嚇人,其實毒不重,足夠找到郎中的。而且,那人也沒說殺人啊,要不然草民決計不會答應。”他義正辭嚴,仿佛要證明自己是個良民。

杜鳴不想跟他扯無關的事,抬了抬下巴:“繼續。”

放蛇人忙接下去:“他說,自家主人與人喝酒爭妓結下了仇,想嚇嚇對方出氣。然后就把日子告訴草民,叫草民到山上等著……”

說到這里,事情已經清楚了。

徐吟瞟了眼眾人的臉色。昭王妃和燕承都是又驚又怒,謝氏不敢置信的樣子,謝太妃揪緊手中的帕子,不知道在想什么。

杜鳴再問:“那人什么模樣?”

“大概四十來歲的男人,長臉,瘦巴巴的,眼角向上,看著很兇……”

徐吟使了個眼色,外頭的侍衛又押著個綁得嚴嚴實實還堵了嘴的人進來。

“是他嗎?”

放蛇人一眼看到,就連連點頭:“對!是他!草民記得,他右手掌心還有條疤。”

杜鳴將那人的手硬抽出來掰開,果然有條疤。

徐吟將目光移到柳太妃身上,不緊不慢地問:“這人是誰,太妃娘娘不需要我多說了吧?”

燕承的臉色已經變了,失態地站了起來:“娘娘!”

他當然認得這是柳太妃的車夫,去年一路跟著她去潼陽的車夫!

昭王妃和謝氏沒有見過,此時一臉茫然。

杜鳴又看向那放蛇人:“知道我們在哪里找到他的嗎?就在你們家屋子外頭!他根本沒打算給你報酬,而是想要殺人滅口!”

說完,他掏出一把匕首丟在地上。

放蛇人大驚失色:“啊!”

他這樣的江湖人,免不了做些游走在灰色地帶的事,沒想到這次差點把命搭上。

徐吟笑了聲,對車夫道:“想必你也是吸取了上次的教訓吧?先前那個是富家子,不太好滅口,這回是個賣藝跑江湖的,殺了容易處理,是不是?”

已經被捆成這樣了,這車夫仍然目光陰狠,絲毫沒有悔改的樣子。

“阿吟,這人到底是誰?”昭王妃問,“上次是什么事?”

徐吟答道:“此人是太妃娘娘養的死士,禁軍出身,犯了事被下獄,娘娘還是賢妃的時候將他救出來,就一直養在外面為她辦事。至于上次,母親還記得除夕燈節上,調戲柳小姐的紈绔嗎?”

“什么?”

徐吟示意,那公子哥也被拉進來了。他早就被教訓過了,老老實實把自己收錢假裝調戲柳熙兒的事說了一遍。

昭王妃只覺得腦袋嗡嗡作響,向柳太妃看過去。

“五娘,這真是你做的嗎?”

柳太妃垂下眼睛沒有說話。

那車夫卻是個兇悍的,猛然撞開押著他的侍衛,吐出嘴里的布條,嘶啞著聲音說道:“不關娘娘的事,是我做的!娘娘她不知道!”

“哦?”徐吟一點也不急,笑道,“你有什么理由做這些事?”

車夫先指那富家子,說:“偽帝篡位,娘娘好不容易逃得性命,只能躲在小巷里艱難度日。我為了報娘娘的恩情,所以才想了這個法子,叫娘娘重回宮中。”

徐吟點點頭:“真是感天動地的主仆情,說起來也不是什么壞事,怪不得你沒冒險滅口。”

車夫繼續指放蛇人:“至于他,是我見熙兒小姐愛慕世子,世子卻不肯許婚,眼看熙兒小姐要被迫嫁人,為了出氣才找人嚇唬世子。”

徐吟不由拍掌:“真是個忠仆啊!都不用主人發話,急主人所急。”

車夫猛地跪下來,對著柳太妃重重叩頭:“娘娘,都是我的不是,叫您百口莫辯,屬下有負您的恩情,愿來生再報!”

說著,他就要撞柱。

可惜杜鳴早有準備,一把攔住,叫他撞跌在地。車夫又去抓那把匕首,杜鳴一腳將之踢遠,反手把人扭了起來,飛快地堵上嘴,叫他連咬舌都不能。

“想借死脫罪,做夢!”他冷冷道。

“嗚嗚……”車夫眼中全是血絲,哀切地看著柳太妃。

柳太妃掩面痛哭:“老彭,你這又是何必!你與我們同甘共苦,不是家人勝似家人,我便是繼續過苦日子又如何?如今這樣,才是剜我的心啊!”

活脫脫一幕主有恩仆有義的感人場景。

徐吟再次笑起來:“太妃娘娘,我真是不得不佩服你,到了這副田地,還能裝得若無其事。”

柳太妃一副快要暈倒的樣子,有氣無力地說:“永安郡主,先前你在京中,我多有得罪,還請你網開一面。這個太妃我可以不當,罪我也可以認,只求你放老彭一條生路。”

她的目光移到燕承身上,眼淚又聚攏起來:“你不知道,我是決計不會傷害世子的。”

昭王妃和燕承的目光都閃了閃,沒有說話。

卻聽徐吟淡淡道:“太妃以為這樣,我就拿你無可奈何嗎?很可惜,我手里還有一個證人。”

柳太妃的眼淚懸住。

然后就看到,一直低著頭的柳熙兒慢慢站出來,在昭王妃面前跪下:“王妃恕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