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466章 引蛇出洞

第466章 引蛇出洞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466章 引蛇出洞

徐吟先領著齊小姐去見杜鳴。

“怎么樣?沒事吧?”她問。

杜鳴施過禮,回道:“這位柳小姐心思不定,看來受了不小的驚嚇。我看她下臺階時腳步遲緩,膝上怕是有傷。”

徐吟笑著點頭:“柳氏當賢妃的時候,出了名的好脾氣。她這樣心思惡毒的人,表面上裝得賢良,背地里豈能沒有地方出氣?今時不同往日,她現在的處境,除了柳熙兒還有誰更合適?”

這話杜鳴不好回應,就笑了笑。

“行了,需要你的戲碼已經結束了。今日端午,耽誤你們玩耍了,去吧。”

杜鳴和齊小姐雙雙行禮,而后并肩走了。

看著他們走遠,小滿感嘆:“杜將軍和齊小姐好生相配,這才是一對璧人呢!柳太妃還看不上,也不瞧自家配不配。”

徐吟笑起來:“身份也好,權位也罷,都是外物,沒有什么配不配的。最重要的是兩人脾性相合,杜將軍雖是武將,卻是個溫吞的好人,他與齊小姐相處日久,這才有了情分,與旁的都不相干。”

“是。”小滿受教。

徐吟又定睛看向她:“說起來,你歲數也不小了,可有什么想法?”

“什么?小姐你說哪個?”

“婚事啊!你有沒有看中哪個?”

小滿慌忙道:“沒有沒有,小姐可別隨便把我嫁出去。”而后抱怨,“小姐只問我做什么?小桑也沒定呢!”

徐吟嘆道:“傻丫頭,你們倆雖然都在我身邊,可論起來不一樣。小桑有她兄長,就憑柴七立下的種種功勞,日后定然有封賞,那她也是官家小姐了,自有大把人求娶。”

小滿愣了愣,臉上露出迷茫來。

徐吟又笑:“別憂心,你也立下了很多功勞,我不會叫你吃虧的。你的脫藉文書我已經叫人去辦了,到時候你也認一門親,風風光光出嫁。”

小滿傻乎乎笑起來:“就知道小姐對我好。”

另一邊,柳太妃回去的車上氣氛沉悶,柳熙兒低著頭一句話也不敢說。

一直到回太元宮,進了內殿,柳太妃終于發作起來。她一袖掃過妝臺,妝粉落了一地。

柳熙兒毫不猶豫,又是“撲通”跪地,哀聲道:“姑母,我沒有多想,真的!那杜將軍再好,也比不上表哥啊!”

這句話讓柳太妃的情緒稍緩,吐出一口氣,坐下來。

“起來吧!傷還沒好,要跪出毛病來嗎?”

“是。”柳熙兒猶猶豫豫地站起來。

柳太妃冷著臉:“我原來想著,此人出身不高,又是個武夫,多半有什么不足,到時候推說不合也就是了,沒想到……”

無論樣貌還是談吐,杜鳴都挑不出錯來。昭王妃說的對,這樣的人物,既有實權又有爵位,必定十分搶手,若非徐吟出面,根本輪不到柳熙兒。

加上昭王妃再三說合,她要是還拒絕,真的要惹人懷疑了。

“不行,婚事不能定下!”柳太妃猛地站起。

這婚事要是定下,燕承那邊就再也沒有希望了。

“可是姑母,我們要怎么拒絕呢?”柳熙兒怯怯地問,“肯定不能說杜將軍不好,那……要不然我裝病?”

“你怎么能裝病?”柳太妃沒好氣,“要是你身上有病,還想進燕家的門嗎?”

柳熙兒被罵得不敢說話。

柳太妃思來想去,恨恨道:“我原不想這么急,阿承現在全副心思都在朝政上,不好打擾他。偏偏董氏逼上門來,也罷,只能冒一回險了。”

柳熙兒心口一跳:“姑母?”

傍晚,燕承理完朝政,從博文館出來。

走到宮門的時候,正好柳太妃的抬輦經過,便停下來打聲招呼。

“柳姨母,多日未見,可還安好?”

柳太妃笑吟吟看著燕承,說道:“好。我來向范太妃和陛下請安,你這是剛理完公務?”

“是,正要回府。”

“不要太辛勞了,瞧你,都瘦了一圈。”

燕承笑回:“父親將政務托付于我,如此重擔,我豈能不上心?”

“那也要顧著自己,你打小身體不好,累病了可怎么辦?”

長輩如此關懷,燕承感激地應下:“是。”

寒暄過后,柳太妃想起一事:“對了,柳家的墳塋修好了,過兩日我想叫熙兒去祭拜一番,你幫個忙找人護送她去,可好?”

燕承心念微動,對上柳太妃的眼神,明白了她的意思,笑著回道:“小事而已,姨母放心。”

于是兩人說好時間,各自告別。

這番對談沒有避著別人,到晚上,自然傳到了徐吟耳中。

她對齊小姐道:“還是杜將軍厲害,一出馬,人家就上鉤了。”

齊小姐跟著笑了聲,又覺得納悶:“世子并非貪色之人,柳氏就不怕陰溝里翻船嗎?畢竟男人不配合,這事怎么也做不成。”

徐吟微微蹙眉,說道:“你說的有理,她怎么確定世子會順她的意?也太自信了吧?”

齊小姐思來想去無解,只能猜測:“也許是無路可走,只能賭一賭。”

徐吟搖了搖頭,感嘆:“這就叫人心不足。王妃何等寬仁,憐惜她后半生孤苦,只要她說一聲,定會替她尋個好人家再嫁。她偏不肯,要走那條絕路,還要賠上侄女的終身。”

“天性惡毒罷了。”齊小姐不客氣地說,“執掌過鳳印,就不肯再落下來。王妃明明對她有恩,她卻滿心嫉妒,恩將仇報,又豈會在乎一個侄女。只能說,人心難測,欲壑難填。”

徐吟點點頭,覺得燕凌那句話說的很對。得志便猖狂的小人,品性能好到哪里去?

“蛇已經引出洞了,接下來就靠你們了。”她說,“你和杜將軍多多費心,咱們一次解決。”

齊小姐躬身回應:“是。”

兩日后,柳熙兒出宮祭拜祖墳,燕承忙完政務,隨后趕去。

那日柳太妃的意思他聽明白了。柳家是他的外祖家,他沒有辦法光明正大地祭拜,就借著這個機會去見一見外祖親人吧!

同一時間,杜鳴也帶著人出了城。

------題外話------

別誤會,我是說這段劇情,不是說整本書完結……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