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427章 封賞

第427章 封賞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427章 封賞

新業二年十月,義軍攻破虞州衛,偽帝高桓親征而不敵,倉皇出逃。夜半,禁軍嘩變,龍鑲衛指揮使高馳手刃其首,獻于武安侯燕凌。

十一月的京城,落下了今年第一場雪。

百姓們卻一點也不畏寒,紛紛走出家門,涌上大街。

“義軍進城了!”

“你們看到沒?好威風啊!”

“好俊的郎君!這是誰?”

“這是河興的標記,想必是河興王世子吧?”

“果真是高門貴公子啊!長得俊,風儀佳,還這么和善。”

“旁邊那個也是俊!這又是誰?”

“我打聽到了,說是漳州來的,應該是魏國公的嫡孫,聽說行六。”

“生得不比河興王世子差呢!還更文雅些。”

相比其他地方,京城百姓日子過得好些,也格外愛看熱鬧。瞧見兩個俊郎君,圍著看個不停,甚至還有膽大的姑娘擲來香包帕子,惹得眾人哈哈大笑。

趙六臉皮薄,被看得不好意思,就猶豫著去坐車。誰料他還沒開口,那邊傳來一聲:“燕二公子來啦!”

瞬間圍著他們的百姓跑了個干干凈凈,后頭傳來此起彼伏的喊聲。

“燕二公子,看這邊!”

“燕二公子還記得我嗎?我們去年花燈節的時候見過。”

“燕二公子……”

趙六和楚九面面相覷,隨即哈哈大笑。

“怪不得徐三小姐選他,咱們輸得不冤!”

徐吟是乘車入的城。離開京城不過一年多,回來已是改天換日,真叫人感慨萬千。

“小姐,捂捂手。”小滿遞來手爐。

她去追殺偽帝,杜鳴帶著南源軍隨后趕到,小滿是隨軍來的。

待徐吟接過手爐,她趴在車窗旁感嘆:“不知道為什么,這次回來感覺京城不一樣了!”

街道還是那些街道,樓閣還是那些樓閣,但感覺就是不一樣。

小桑笑道:“因為心情不一樣了吧?上回小姐來京城,處處暗藏危機,我們每一步都得小心翼翼。”

“好像是這么回事。這回來,沒人會降罪小姐,也不會有人為難我們。”

兩個丫頭嘰嘰喳喳,討論回府后怎么安排,吃什么喝什么,徐吟含笑聽著,目光穿過薄薄的車簾。

前方燕凌騎馬的背影,漸漸和前世的銀甲將軍合二為一。

這一次,沒有錯身而過,不是相逢不識,他們并肩而戰,也將一路同行。

一路行至皇城,卻見一人披頭散發,身穿白色中衣,自縛于宮門前。

此人二十七八光景,樣貌清秀,與偽帝有幾分相似,正是逸王。

大周帝室在綠林之亂中死傷慘重,除了先帝,只有端王與逸王因為年紀太小而逃過一劫。先帝為端王所害,皇子盡數死于宮變。端王篡位為偽帝,自取滅亡。現下便只剩下逸王一脈了。

逸王與偽帝向來交好,偽帝做下的種種惡事,逸王逃脫不了干系。

徐吟知道他必死,就冷眼看著。

逸王跪地投降,自宣罪名,昭國公接了他的請罪書,叫人押解他回府,隨后邀請諸義軍首領同進皇城。

這出戲差不多就落幕了。

徐吟把事情交給杜鳴等人,自己帶著小滿小桑先回府。

徐府還是那個徐府,文毅領著人在門口恭迎。

“屬下見過三小姐,您總算回來了。”也不知道文毅經歷了什么,看到她竟然眼泛淚光。

徐吟失笑:“文長史請起,這一年辛苦你了。”

當初她離京,文毅自請留下主持大局。這一年多來,多虧了他源源不斷傳消息來,自家一直掌握著京城的局勢。

“都是應該的。”文毅伸了伸手,“屬下已經命人打掃過了,三小姐請。”

徐吟點點頭,回府歇息不提。

數日后,逸王自盡。

各家推舉,由逸王幼子繼位,下旨封賞。

昭國公進封昭王,夫人董氏為昭王妃,長子燕承為昭王世子,次子燕凌為晉國公……

河興王進封豫王,楚九公子為豫王世子……

趙六公子為濟寧侯……

弘遠軍統領梁興為定遠侯……

徐家當然也撈到了封賞。因有平定楚地之功,南源刺史徐煥封楚國公,次女徐吟封永安郡主。

徐吟寫了封信,隨圣旨一同送回南源。

封賞下去,徐家該舉家進京了。

這件事,徐吟出兵前曾跟父親有過交談。

“父親,待新朝平定,我們不可能再據城而守,做土皇帝了。”

徐煥笑道:“自然如此。大周亂于綠林,各地不聽宣召,朝廷威望日減,以至于釀成大禍。到了新朝,各地政務定會收歸朝廷,我們也該去京城了。”

他停頓了一下,嘆道:“所以,你出嫁也無妨。我們徐家,委實沒什么家業可傳。總歸那些人是你的嫡系,日后惟你之命是從。”

徐吟既感動又敬佩。感動于父親的愛護之心,敬佩他長遠的眼光。

父親早知道有這一日,根本不懼無人繼承家業。南源日后是朝廷的南源,楚地也會是朝廷的楚地,而那些奉她為少主的人,日后也會奉她為主。

消息送到潼陽,昭國公府喜氣洋洋。

當夜,燕承結束酒宴回到后院,看到昭國公夫人——現在應該叫昭王妃了——和謝氏說著搬去京城的事。

“這國公府住了二十年,處處都有回憶,乍然要搬,心里怪不舍的。”

謝氏回道:“別說母親,我才住了一年多,也覺得可惜。說到收拾行裝,哪一樣都想帶走。”

昭王妃笑起來:“倒也不必急著帶,咱們京城也有府邸,東西都不缺的。若真的不舍得,到時候叫人慢慢送就是。”

于是婆媳倆開始細數,哪些要帶,哪些可以晚一點,還有哪些去了京城再置辦……如此種種,聽著細碎,卻很溫馨。

燕承微微一笑,便不打擾她們,先行回去休息了。

但他還沒回院子,就被截住了。

“世子,大名寺來人了,在外頭等著。”

大名寺,燕承知道代表著什么,不禁皺了皺眉:“今日太晚了,明日再說。”

那仆婦忙道:“不是下人,是……主子來了。”

燕承無奈地抹了把臉:“行吧,帶她到青竹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