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417章 至虞州

第417章 至虞州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417章 至虞州

虞州城門開啟,玄鐵衛率先進城開道。

然后是徐家的護衛,由衛均打頭,馮春草領著女兵營護衛在馬車之側。

排場不算很大,但這些英姿颯爽的女兵,卻是從來沒見過的,百姓們聞風而動,看得目不轉睛,以至于忽視了往日最愛看的燕二公子。

“這是哪里來的女將?好生威武!”

“是啊!瞧她們身上的鎧甲,還有那位將軍的長刀,真是威風凜凜!”

“我打聽到了,我打聽到了!”有消息靈通的跑過來,“是徐三小姐!燕二公子的未婚妻!”

“原來是徐三小姐,怪不得。怎么,你們沒聽過嗎?徐氏雙姝啊!聽說楚地就是她帶兵打下來的。”

“我聽過我聽過,楚地的人都說她是懲惡除奸的玄女娘娘呢,當初興通圍城的時候……”

說起徐三小姐的事跡,那可是一天一夜也說不完的。最開始的雍城,后來的東江,現在河興的事也傳出來了,其后奪興通,退亂兵,筑京觀,建女營……每一件都能叫人說得口沫橫飛,臨山的事眾人還不知道,不然要再添一件。

說到中途,有人想起來:“徐三小姐不是在楚地嗎?怎么到虞州來了?”

“徐三小姐與燕二公子有婚約,可能是來成親的?”

“世家辦喜事哪會這么隨便?仗還沒打完呢!”

“你們管那么多干什么?就不能關心未婚夫過來看看嗎?”

“倒也是……”

議論聲中,一行人進了虞州府衙。

因為昭國公不在,徐吟先去安頓。

燕凌早就叫人收拾了一個跨院,隨行護衛和女兵們也都有安排。

“這兩日你安心歇著,偽帝那邊我已經叫人盯著了,一有不對,我們立刻出發。”

徐吟點點頭,忍不住問一句:“你怎知道我想親自動手?”

燕凌笑了下:“或許這就叫心有靈犀吧!”

徐吟沉默了一會兒,說道:“你知道,我父親當初中毒就是他指使的。那次委實運氣好,叫我及時發現方翼的陰謀,才能有驚無險。若是運氣不好呢?讓他得逞會是什么后果?”

“當時父親若死,方翼便會繼承徐氏的家業,我與姐姐就落到他手里了。他那樣恩將仇報的人,會待我們好嗎?當然不會,只會把我們敲骨吸髓,拿去換他的功名利祿!我與姐姐淪落成泥,徐氏將不復存在,這就是等待我們的未來。”

她吸了口氣:“而這一切的起因就是偽帝,你說,我怎么能放過他?”

燕凌感覺到她異常起伏的情緒,代入想了想,頷首道:“伱說的對,還好這一步之差你跨過來了,否則后果不堪設想。”

這個不堪設想的后果是她真實經歷過的,更加痛徹心扉。

兩人說完話,徐吟留下來,燕凌回去軍營。

他離開幾日,總有些事務要處理。

到入夜,府衙熱鬧起來,卻是昭國公回來了。

這邊剛剛換好衣裳,那邊便過來相請。

徐吟穩了穩情緒,便叫人帶路。

上輩子昭國公對她們姐妹有恩,東江戰敗時從刀下救了她們性命,押解進京也是一路照應,且他做這些既不是為色所迷,也不圖回報。

這份恩情,她始終記在心里。

到了二堂,屋中并沒有那些部屬,顯然公事已經辦完了。昭國公與燕凌正在說話,父子倆頭碰頭看桌上的輿圖,聽得侍從來報,昭國公連忙坐好,還伸手正了正發冠。

他這副老公公首次見兒媳的緊張模樣,讓徐吟不由一笑,到了近前,正正經經地拜見:“阿吟見過國公爺。”

“請起,快請起。”昭國公臉上堆著笑。

第一眼,徐氏女果然名不虛傳。第二眼,眼神清正,應當是個正派人。

昭國公心里就有八九分的滿意,心道小二的眼光確實不錯。只是轉念一想,姑娘如此美貌,這小子八成是見色起意,便瞪了燕凌一眼。

燕凌被瞪得莫名其妙,搞不懂自己哪兒做錯了,剛剛還對徐吟笑呢,老男人可真是喜怒無常。

昭國公轉回去又一臉笑,先叫徐吟坐下,又溫言問她路上辛不辛苦。

徐吟一一答了,然后轉達了父親的問候。

燕凌聽得忍不住翻白眼。他從小被訓到大,從不知道原來父親也有這副模樣,這就是差別待遇嗎?不過,想想又有點驕傲,不愧是他喜歡的人,就是這么人見人愛!

寒暄完,那邊晚膳也備好了。

行軍在外沒那么多規矩,三個人就這么坐一桌。

菜色很豐盛,也準備了果酒,算是個簡單的晚宴。

飯畢,昭國公招手讓她留下,說道:“再過兩日,偽帝便到前線了,其他該來的人也都來了。”

徐吟依言過去,看到輿圖上標著密密麻麻的點,都是外人打聽不到的絕密情報。

她心中有點感動,昭國公這是默認她有資格參與最高層的決策。

聽著聽著,徐吟忽然出聲:“偽帝把余曼青帶出來了?”

昭國公不知道她為何在意這個,看向燕凌。

燕凌回道:“是,畢竟她是余充的女兒,禁軍多少還有面子情。”

偽帝聲稱自己沒有殺余充,余曼青就是給他背書的。只有這樣,他才能將余充的舊部收攏過來,為他所用。

徐吟沉思片刻,直截了當地說:“我覺得他們另有圖謀。”

燕凌揚了揚眉,這件事他還沒有跟她詳談過,但兩人的思路顯然是一致的。

“偽帝并不是蠢鈍的人。”徐吟說道,“眼下這形勢,他不會不知道自己沒有勝算,御駕親征根本就是送死。”

這是大家都清楚的事實,要不然各方義軍也不會都擠到前線來。梁興那邊只帶了最精銳的幾個營,分明顯就是來搶功的。

“那你覺得他是引蛇出洞,還是……”

燕凌沒問完,就對上了她的目光:“他的目標,可能是我們。”

父子倆都是一愣,什么意思?

徐吟伸手點了點:“打仗的事,我不太懂,但我清楚偽帝和余曼青的性格。他們兩個人都是睚眥必報的性子,就算死也要拖著仇人墊背。他們的仇人是誰?我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