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388章 父子

第388章 父子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388章 父子

夜已深,楚九公子出了觀景樓,沒有回去休息,而是去了喬夫人處。

惜芳閣里已經沒有香夫人了,河興王回來便在喬夫人處歇息。

楚九公子在廊廡里等了許久,直到寒露打濕了他的衣裳,侍婢終于出來傳話:“九公子請。”

楚九公子入內,看到河興王靠在床頭,低身下拜:“父王。”

河興王正在用宵夜,喬夫人在旁伺候。

母子倆目光輕輕一碰,若無其事移開,一個專心服侍,一個低頭等候。

河興王不發話,楚九公子就沒起來,沉默地聽著碗勺相碰的撞擊聲。

過了會兒,河興王終于吃得差不多了,張口問道:“余事料理完了?”

“是。”楚九公子回道,“果然有人來救香夫人,徐三小姐追過去了。”

“你倒是信任她。”河興王翹了翹嘴角,語氣捉摸不定。

楚九公子琢磨不出他的意思,便沉默著。

河興王手里拿著碗勺,攪著攪著,忽然將湯盅扔出來,“啪”的一聲摔得四分五裂,濺了楚九公子一身。

侍婢們嚇了一跳,呼啦啦跪了一地。

喬夫人亦跪伏下去:“王爺息怒。”

河興王面沉似水:“滾出去!”

侍婢們面面相覷,去看喬夫人。

喬夫人恭敬而平靜:“是。”

在她帶領下,侍婢們一一退了出去。

屋里只剩下父子二人。

河興王目光森寒,盯著自己疼愛了十幾年的兒子。

“本王真沒想到,這府里最不安分的竟然是你。你老子還沒死呢,就急著奪權了?那隊兵馬養很久了吧?連本王都不知道他們的存在!”

他說的是那支黑甲軍,它并不是王府明面上的軍隊,只能是私下養的。

楚九公子沒有惶恐,稟道:“父王息怒,那原是在沙崗守礦的護衛軍,后來解散了無處可去,孩兒便出資讓他們留下了。正好孩兒于練兵有一些想法,就在他們身上試了試,此番也是無人可用,才將他們調來。”

所以他承認了。

河興王冷笑不止:“你可真是出息,那么一支軍隊,悄無聲息埋伏在側,侍衛軍一無所知。只要你愿意,本王的命也握在你手里,是不是啊?”

這罪名可就重了,楚九公子深深伏下去:“孩兒只是擔心您的安危,才出此下策。”

“是嗎?”

“是。香夫人居心叵測,可孩兒沒有證據。”

“你這是怪本王?”

“孩兒不敢。”

河興王冷冷看了他一會兒,終于問:“你到底想干什么?”

楚九公子答道:“自然是解決這件事,香夫人意圖對您不利,不解決的話,會危及您的性命。”

“你撒謊!”河興王聲音含怒,“只是解決這件事,多的是辦法,最簡單的告訴統領便是。可你沒有,你繞過侍衛軍,繞過王府所有的勢力,甚至不惜向外人求助,興師動眾,大費周折,你說你只是想解決這件事?你不會以為本王昏庸到這個程度了吧?給我說實話!”

楚九公子沉默良久,終于慢慢叩下頭去,一字一字地說:“請父王立我為世子。”

這句話他說得很穩定,沒有心虛,也沒有激動,像是在心里想了無數遍,說出來只有平靜。

圖窮匕見。

河興王反而沉默下來了。

他看著這個跪在面前的兒子,十幾年來,這是他最中意的兒子。

“你等不及了?”他問。

楚九公子抬起頭,反而露出淡淡的笑來:“沒有,孩兒今年不過二十,再等十年二十年也可以。”

“那你……”

“孩兒只是害怕,”楚九公子說,“我原以為,父王永遠都是我的父王,天底下最慈愛的父親。您費心為我著想,為了讓我成為世子不惜掏出家底,讓我去南源求親。可是忽然來了個香夫人,我發現我錯了。原來母親說失寵就失寵了,原來父王可以只是王,而不是父……”

河興王眼里露出深深的失望:“這就是你的想法?僅僅因為罰了你一次,就把昔日的父子情全都抹了?那你可知道,為父從來沒有考慮過別的人選,罰你也是為了考驗你。”

“孩兒知道。”楚九公子平靜以對,“您即便罰了我,依然允許我理事,這動搖不了根基。”

“既然知道,那你還……”

“那您可知道,您的考驗動搖的是河興王府的根基?”楚九公子直視著他的目光,“孩兒斗膽問一句,如果我跟您說,香夫人是細作,您會信嗎?”

河興王沉默了。

“您不信。”楚九公子微笑道,“父王,倘若我心里只有世子之位,完全可以當自己什么也不知道。香夫人擄了您去,河興王府就是我的了。又或者,我安心聽您的安排,通過您的考驗,順從您的意志。可那樣的話,河興王府會怎么樣?”

輕輕吐出一口氣,他說出一個消息:“您不知道吧?香夫人背后的主使是蔣奕。”

河興王吃了一驚:“他……”

楚九公子點頭:“我知道您的想法,河興王府要爭天下,那委實有些吃力了。但憑我們楚氏的根基,保住這一方勢力不是問題。所以您既不想進,也不想退。可是父王,時局瞬息萬變,不是我們想怎樣就怎樣。孩兒去了一趟南源,深深感受到一點,這個天下變了,英雄輩出,不進則退。我們不動的話,別說想保住河興,楚氏的血脈都未必保得住。”

這番話說得河興王心中一梗,呵斥:“你不要危言聳聽!”

楚九公子卻沒有退縮:“您覺得是危言聳聽嗎?徐三小姐什么樣,您親眼看到了,蔣奕什么樣,您也知道了。河興夾在江北和南源之間,您覺得我們有勝算嗎?”

“那你想怎樣?投靠其一?”河興王不悅,“楚氏百年家業,你以為這樣就能保住嗎?”

“保不保得住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時局變了,不變的人只會被拋在歷史的塵埃里。”楚九公子昂起頭,“父王,您可以痛罵孩兒,但孩兒心中無愧,這一切都是為了楚氏。”onclick"hui"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