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346章 死與不死

第346章 死與不死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346章 死與不死

江越一直記得幼時的情形。

那時他才五歲,還是個整天跟在母親身邊的粘人精。

他不知道父親是什么人,只知道他經常不在家中,一走就是好幾個月,回來他都不認得了。

忽然有一次,父親出去了再也沒回來,來的是個年輕俊秀的公子。

他和自己之前見過的人都不同,好看得像仙人一樣,身上一點塵土也沒有。

當他看到玩得灰撲撲的自己,卻毫不嫌棄地抱了起來。

“這是你們的獨子?”他問的時候也很溫柔。

“是。”母親眼睛紅紅的,那是江越還看不懂的悲傷。

公子無聲嘆了口氣,干凈整潔的大手輕柔地摸了摸自己臟兮兮的臉蛋,對母親說:“是個好苗子,以后就做我的弟子吧!”

母親眼睛里滾出淚水,跪下來磕頭:“謝公子恩典。”

就那樣,母親和他坐上漂亮的大車,離開了那個農莊。

后來他才知道,父親是蔣家的家將,在蔣家沒落后,跟著僅剩的小公子出生入死,立下了汗馬功勞。好不容易,小公子報得大仇,重建家業,父親卻在一次奔襲中為了保護小公子殉職了。小公子感念他的忠義,親自來接他的妻兒回去贍養。

江越知道,是父親的死給自己掙來了一個登天的機會。但,把他當成親生子一樣教養,帶在身邊事無巨細地教導,給予他無微不至的父愛,那是公子不必做而做了的。

這份恩義,重于泰山。

“都督……”江越張了張嘴,話還沒有說出口,眼淚先滾了下來。

都督沒有成親,可人人都知道他就是都督心愛的孩子。他自愧于這一點,暗暗立誓要為都督的志向粉身碎骨。

可是,他非但一點忙也沒幫上,反而一而再地連累都督。

第一次是江都,因為他的過失害得都督身受重傷,江北損失慘重,失去大好局面,不得不龜縮起來。

第二次是京城,錯估了端王,以至于被他裹挾,參與到宮變中去,成了亂臣賊子。

他回去以后,都督沒有責罵他,問明白經過,就長長嘆了口氣。

那天晚上,都督屋里的燈一直沒熄,影子始終映在窗上。

江越知道自己壞了都督的計劃,迫不及待想要彌補一二,于是姜先生的信傳回江北,他毫不猶豫地來了。

可是結果……

徐吟嘆息的聲音傳進他的耳朵里:“你,親手毀了他的宏圖偉業。”

這句話化成最利的刀刃,狠狠扎進他的心田,江越忽然爆起,傷痕累累的身體爆發出強大的力量,抓住阿鹿手里的長刀,往自己身上狠狠扎去。

“喂!”阿鹿沒料到有這出,幸好燕凌反應快,在刀尖刺到江越的前一刻,一把拖住了他。

“老實點!讓你死了嗎?”燕凌狠狠把他慣回去。

江越悶哼一聲,傷口撞在地上,差點痛暈過去。

衛均急忙上前,牢牢按住江越。

江越哈哈大笑起來,一邊笑一邊滾下血淚。

徐吟冷漠地看著他。

各為其主,她知道江越沒有錯,但她也沒有錯。前世攻破江都城的時候,這位江公子可沒有手下留情。既然雙方站在了對立面,那就看誰手段更高明。

“你殺了我吧!”江越聲音沙啞。

“我為什么要殺你?”徐吟淡淡回道。

“你休想從我嘴里問出一個字。”江越心灰意冷地說。

徐吟微微笑了:“我想問的已經問到了。”

江越狠狠咬住了嘴唇,更加痛苦而憤恨。

原來她剛才是詐他的!

“你殺了我吧!”他再次說道,充血的眼睛透著嗜人的光芒,仿佛徐吟不答應,他就會不顧一切反過來殺了她一樣。

“我說了,我不會殺你。”徐吟說,“我不但不會殺你,還會把你全須全尾送回江北。”

“你……”

徐吟已經不理會他了,她的注意力放在胡將軍身上。

當她說出“不會殺你”的時候,胡將軍的眼睛亮了亮。

相比起江越,他的傷要輕很多,只是失去了行動能力,并沒有傷及要害。

此時,他將希冀的目光投向徐吟。

如果她不殺江越,是不是也不會殺他?畢竟他是端王的使者,比江越貴重。

徐吟看出了他的想法,笑得柔和而慈悲:“你也不想死?”

胡將軍沒有作聲,但眼神透露出了這個意思。

然而下一刻,徐吟忽然拔出了衛均的佩劍,毫不猶豫刺進了他的胸膛。

胡將軍毫無防備,瞪大眼睛震驚地看著她。

“可惜,你非死不可!”

“你……”胡將軍連一句完整的話都沒說出來,就看著自己胸前噴出鮮血,慢慢往后倒去,死不瞑目。

看著胡將軍倒下去,阿鹿不解:“為什么要殺他?他貪生怕死,如果我們用刑的話,一定能逼出偽帝的秘密。”

回答他的是燕凌,他不屑地說:“偽帝有秘密又怎樣?他謀逆成功,人人都知道先帝和太子是他殺的,他的秘密已經一文不值了。”

“這……”阿鹿想了想,好像沒什么問題。

他們能從胡將軍嘴里問出什么事呢?說偽帝是怎么陰謀算計,怎么奪宮的嗎?對天下人來說,過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結果。

現在偽帝登基已經成了現實,天下不臣也是事實,所謂秘密確實不重要了。

“那接下來怎么辦?你把偽帝的使者殺了,要向他宣戰嗎?”

“不,偽帝的使者不是我殺的。”徐吟說。

阿鹿愣了一下,隨即順著她的目光挪到江越身上,恍然大悟。

“你想栽贓?”

徐吟笑了起來,柔聲說:“這怎么叫栽贓呢,只是合情合理地推衍罷了。有人假冒天使,來南源興風作浪,幸而龍驤衛中郎將江大人仗義出手,將賊子斬殺。江大人因此身受重傷,我南源銘感五內,命人送江大人回江北,向蔣都督致謝……”

話沒說完,燕凌忽然一個箭步上前,扣住江越的下巴。

江越嘴角溢出鮮血,恨恨地瞪著他們。

徐吟不為所動,轉頭平靜地吩咐衛均:“請黃大夫來,務必保住江公子的性命,讓他平平安安回到江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8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