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336章 婚書

第336章 婚書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336章 婚書

又是誰來了?

眾賓客顧不上驚訝,直愣愣往門口瞧去。

倒是衛均、徐安等人露出明顯的喜意,他們從來沒有像現在這般盼著來人。

這回響起的依然是戰靴的踩踏聲,只是比方才整齊得多。

隨后,在軍士的拱衛下,一個少年出現在門口。

他身量甚高,皮膚卻白皙得過分,即便此刻風塵仆仆,仍然掩不住明亮的容光。

看到這張朝思暮想恨不得殺之后快的臉,江越恨意洶涌,但更多的是驚訝。

燕二!他怎么來了?不可能啊,京城如此形勢,他不應該鎮守融關,小心防備嗎?

今日這一出,就得燕二不在才好辦,徐家這頭出了變故,兩家婚事不成,心里埋下芥蒂,以后就不能同心進退。

燕二竟然在這時候趕到了,都督先前的謀劃豈不成了空?

在他陰晴不定的注視下,燕凌向徐煥行過禮,再次問道:“徐刺史,我方才聽到什么招親,你家還有第三個女兒要許婚嗎?莫非是徐二小姐?”

“是燕家賢侄啊!”徐煥看到他,臉上露出恰到好處的一點尷尬,顧左右而言它,“怎么這個時候來了?”

“自然是……”燕凌話說了半句,像是才看到那胡將軍似的,擰眉喝問,“你是何人?這是什么東西?”

看到燕凌的時候,胡將軍心里一驚。昭國公府的使者是他劫的,算著時間還以為燕家來不了了,沒想到燕凌竟然趕到了。

所幸自己早一步宣了圣旨,便是燕凌趕到也議不了親了。這樣想著,他怒聲喝道:“大膽!燕二公子,你見著圣旨不下跪嗎?”

“圣旨?”燕凌一臉莫名其妙,“什么圣旨?”

胡將軍便把圣旨再念了一遍,晃了晃手中的黃綢:“陛下有旨,召南源刺史徐煥次女入宮伴駕!”

燕凌臉上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脫口而出:“不可能!”

隨后指著他喝道:“你是什么人?膽敢冒充天使!”

胡將軍再一次被懷疑身份,憤怒地把圣旨上璽印展露出來:“燕二公子謹慎說話!圣令千真萬確,豈容你不敬!”

燕凌湊過去看了兩眼,喃喃道:“看起來倒挺真的。”

“陛下親手蓋的印,豈會有假?”胡將軍冷聲道,“燕二公子既然辨認過了,還不跪拜?”

燕凌非但沒跪,反而還笑了。

隨后他神情一肅,伸手一指:“我是沒辨認出來圣旨假不假,不過你肯定是假的!”

胡將軍大怒:“你……”

燕凌不給他說話的機會,大聲喝道:“我在京中的時候,明明向陛下稟報過回家向徐氏提親的事,陛下已經允了我,怎么會突然來個伴駕的圣旨?”

胡將軍想說,你在京中的時候還是先帝,現在皇帝都換了,但是燕凌接下來的話讓他說不出來了。

“再者,我有婚書在手,豈有一女二嫁的道理!”

燕凌憤憤地轉過頭,瞪著徐煥:“徐刺史,你親筆所寫的婚書,不能賴賬吧?”

這下不止胡將軍愣住,滿堂賓客,還有徐煥、徐安,甚至徐吟都驚呆了。

他說什么玩意兒?婚書?有這東西嗎?

好像跟燕家沒走到這一步吧?要是真有婚書,今天哪會被逼到搞什么比試招親?只要把婚書一亮,全給拒絕了,誰也揪不到錯處。就是沒有這玩意兒,才這么迂回。

看到他們震驚的樣子,燕凌擺出更震驚的表情,一副“你們還真想賴賬”的生氣模樣。

他掏出懷里那份婚書,抖著手展示給眾人看。

“你們瞧,都仔細瞧瞧,這是不是婚書?再看看落款,是不是徐刺史的筆跡?還有時間,去年!”

近處的賓客急忙擠過來看,還有人念出來,果真是婚書不假。亮到徐安面前的時候,他脫口而出:“還真是大哥的筆跡!大哥,你什么時候……”

徐安這一開口,眾人不由信了,只是心里更糊涂。

既然有婚書在,那燕徐兩家的婚事已經說定了啊,徐家今天為什么又搞出選婿的樣子?難不成對燕家不滿意,想另外結親嗎?不至于啊,論家世勢力,昭國公府并不比任何一家差。

亮完了婚書,燕凌又生氣又委屈地看向徐煥:“徐刺史,您怎么說?”

他一掏出婚書,徐吟便認出來了。

是當初她去雍城,用來騙吳子敬的那份婚書。吳子敬死后,衛均沒找回那份婚書,她覺得不重要,也就沒管了。原來這份婚書被燕凌拿走了?

她又好氣又好笑。一份假婚書,他偷偷藏起來還不告訴她,今天要沒遇到這樣的事,他是不是藏到成婚啊?

接收到父親投來的疑惑目光,徐吟輕輕點了點頭。

徐煥得了她的肯定,心里松了口氣。原來還真是那份婚書啊,這小子……

徐煥忍下笑意,面上嚴肅:“燕二公子,當初寫這份婚書是非常時期,不能當真。”

燕凌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嚷嚷:“徐刺史怎么能這么說?這可是您親筆所寫,也能賴的嗎?”

徐煥忙道:“燕二公子稍安勿躁,老夫還沒說完。”

燕凌這才收住。

徐煥續下去:“當日燕二公子義薄云天,愿意助小女前去刺殺吳子敬。老夫感動于這份心意,便寫了這份婚書,以示誠意。但是真論起來,那時燕二公子未曾稟報父母,是也不是?”

燕凌不太情愿地點頭。

“這不就是了嗎?婚姻大事,需得父母之命,這婚書沒過明路,到底不能算數。先前我們兩家說定,阿吟及笄之時正式商議婚事,老夫一心盼著關中來人。可是左等右等,正日子到了也不見影子,賢侄叫老夫怎么想呢?你家沒音沒信的,老夫總不能跟旁人說定過親了吧?誰知道你家是不是反悔了。”

燕凌急忙辯解:“沒有反悔!徐刺史,我家早就派人來南源了,只是路上遇了劫匪!我十六那天才得到消息,趕緊快馬趕過來了。您瞧,我快馬跑了四天,連褲子都磨破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