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326章 求親

第326章 求親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326章 求親

二老爺徐安勃然大怒:“你……”

江越被他怒瞪,一副吃驚的樣子:“徐二老爺生氣了?是覺得江某這禮物送得不好嗎?”

他又露出委屈的表情:“可我沒有說謊啊!這真是我全副身家了。還是說,沒錢不配給三小姐慶賀生辰?”

徐安氣得夠嗆。

這叫什么話?他說的什么話!這是錢的事嗎?哪怕真沒錢,誠心的話也能好好置辦一份賀禮啊!

阿吟前陣子救回來的流民,早上湊錢買了四色點心送過來,自家還不是客客氣氣接了,留人在外頭吃流水席。

江越怎么說也是個中郎將,底子再薄,正正經經備上一份賀禮又不是難事。他這樣扔個錢袋出來,不是羞辱人嗎?!

徐安張了張嘴,快要控制不住怒火了。

還好徐煥及時開口,把他即將出口的話堵了回去:“江公子一片誠心,老夫代小女謝過了。”

說著,侍者上前捧起那錢袋,態度恭謹一如對待楚趙二位公子的賀禮。

客人們不由暗暗點頭,徐家雖然發家不過兩代,這家風倒是端正。

只有江越,臉上的遺憾一閃而過。

是在可惜沒有鬧成事嗎?徐安撇了撇嘴,心里還在生氣。

江越眼珠一轉,接著又笑:“說起來,江某與徐三小姐也算有緣,當初在江都驚鴻一瞥,一直念念不忘。數月前奉命進京,我還以為能與徐三小姐再遇,不料竟是擦肩而過,可惜得很哪!”

這是什么輕薄的語氣?別說徐安心生厭惡,就連楚趙兩位公子面色都有些不好看了。

江越仿佛毫無所覺,繼續說道:“聽聞徐三小姐及笄,江某坐立不安。還好都督憐愛,瞧出我的心事,主動叫我來南源……”

說到這里,他停頓了一下,目光瞥向眾人。

徐煥仍然微微笑著,徐安等南源屬官就沒有好的定力了,個個面露不善。遠來的客人們驚疑地看向他,楚九趙六擰著眉頭。

江越笑著說下去:“既然徐刺史對賀禮滿意,那我也敢說出這句話了。去年一見,江某對徐三小姐日思夜想,輾轉反側,雖然官位低微、身無長物,卻有一片誠心。今日愿以全副身家求娶徐三小姐,還望徐刺史成全!”

他說了,他竟然真的說了!

不管是南源的屬官,還是遠來的客人,都被江越的厚臉皮給驚到了。

“哎,你說這個江越想什么呢?就不怕被打死?”興通使者神情詫異,壓低聲音問旁邊的人。

穎中使者使勁扯回自己的衣袖,也小聲回答:“顯然不會被打死,徐大人不想跟江北開戰。”

“那也不能這樣亂說話呀!剛剛拿錢袋羞辱三小姐,怎么還有臉說什么求娶。他是故意的吧?明知道今日是三小姐的大事,故意來生事。”

穎中使者扯了扯嘴角:“你才知道啊!”

兩人說話間,徐安等人的神情已經從驚詫變成了憤怒。

他們不是沒想過江越搗亂,但沒想過他會這樣毫無顧忌。他是真不怕惹怒徐家嗎?

“徐刺史,”江越一副渾然不知自己已經引起公憤的樣子,笑吟吟地問,“您以為如何?”

徐煥抬起頭,目光掃過去。

江越表面謙遜,實則目光帶著不懷好意,楚九與趙六兩位公子面帶恰到好處的薄怒,眼睛深處卻又藏著猶疑。

徐煥在心里笑了一聲,便要開口。

一道聲音響起:“且慢!”

略帶口音的異族腔調,卻是那位少年涼王。

眾人看過去,暗暗驚訝。

江越明擺著跟徐家過不去,在場的人里,趙楚兩家雖然不懼蔣奕,但也不愿意在名分未定的時候貿然摻和進去。涼王這時候站出來,是已經跟徐家綁在一塊兒了?

江越瞥過去,似笑非笑:“原來是涼王殿下,有何指教啊?”

涼王阿鹿笑道:“在徐刺史回復江將軍之前,本王想插句話。”

徐煥輕輕點頭:“殿下請說。”

阿鹿道:“本王去年有幸來過南源,深感徐三小姐風采智慧令人折服。此行已經由祖母做主,準備向徐刺史提親。沒想到江將軍也抱著同樣的目的,故而冒昧打斷,希望能有一個公平的機會。”

他面帶微笑,言辭誠懇,徐安等人聽了,面色好轉不少。

瞧瞧,這才叫誠心求娶呢!既夸贊了徐吟,又聲明有長輩之命,周全了禮節,哪像江越,當眾說什么念念不忘日思夜想,當真輕狂至極!

只是這么一來,楚九與趙六兩位公子臉色都是微變。

江越就是個來搗亂的,徐煥定然不會答允婚事,他們大可以等雙方交鋒完再說。可涼王開了口,就不好說了。大涼雖是異族,但勢力不小,阿鹿自己又是年輕有為,萬一徐煥感念他解圍,真應允了婚事呢?

瞥到趙六公子神情微動,楚九公子搶先開口:“徐刺史見諒,晚輩正好也有話要說。”

“是嗎?”徐煥笑開來,“這倒是巧了,都湊一塊了。”

楚九公子顧不上揣摩他的笑什么意思,說道:“晚輩雖未見過徐三小姐,但其事跡早就爛熟于心,神交已久。雍城斬殺吳賊,東江智退水匪,樁樁件件,委實叫人嘆服。此番親來南源,臨行已經稟明父王。既然江公子和涼王殿下搶了先,那我也就厚著臉皮直說了。我心慕徐三小姐已久,盼能結為連理,榮辱與共,綿延子嗣,攜手此生,還望徐刺史感應晚輩一片真心,垂青允婚。”

這番話說得漂亮,相比起來,江越語言輕薄,阿鹿過于純樸,客人們不由在心中一嘆。

不愧是高門貴族的公子。

趙六公子晚了一步,只能在心里罵了一句姓楚的雞賊,緊隨其后:“徐刺史,實不相瞞,我此番便為徐三小姐而來。去年雍城驚變傳至漳州,家祖贊嘆不已,我亦心向往之。聽聞徐三小姐今年及笄,我鼓起勇氣稟明長輩,不料竟與家祖不謀而合。若能與徐三小姐結下鴛盟,我必定愛之重之,一生不移,相伴白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