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252章 端午

第252章 端午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252章 端午

端午是大節,一大早起來,廚房就煮好了沐蘭湯。徐吟與丫頭們沐浴過后,穿上新做的夏裳,佩上五色絲線,便出門了。

因著上次的經驗,她出門得早,沒遇到堵車,到達曲水亭時人還不多。

徐吟在酒樓里閑坐了會兒,日頭漸漸升高,游人也越來越多。

當大道上傳來喧鬧,有侍衛打馬經過時,徐吟便知道圣駕來了。

在禁軍拱衛下,一輛輛華貴的大車駛過,進入大光明寺。

徐吟又坐了一盞茶,方才吩咐:“走,去找公主玩。”

永嘉縣君如今在京城無人不知,知客僧殷勤地將她引了進去,順利見到了長寧公主。

“阿吟!”長寧公主高興地說,“你來得正好,陪我去看看龍舟隊。”

端王府的龍舟隊也掛了她的名,長寧公主十分上心,心心念念想要拿個魁首。

兩人才出了禪院,就瞧見太子晃晃悠悠從另一邊過來,喊道:“長寧,你去哪!”

徐吟聞聲轉頭,第一眼便瞧見跟在太子身邊的燕凌。太子還真應了請求,把他帶出來了。

發現她的注視,燕凌微微一笑。

徐吟卻沒有回應,若無其事地收回目光。

這在別人看來,就有些意味深長了。看起來,徐三小姐是在刻意回避,不想被昭國公府牽連?這做法倒是聰明,只是未免有些涼薄。

聽說長寧公主要去看“自己的”龍舟隊,太子道:“我跟你一起去,也瞧瞧你的龍舟隊什么樣。”

于是兩伙人合成一伙,浩浩蕩蕩往內河走去。

還不到龍舟賽的時間,各家的船停靠在支流的河道里。

長寧公主看到繡了自己名號的旗幟,拉著太子炫耀:“皇兄你看!那個就是我的龍舟隊!”

端王這會兒也在,瞧見他們一行人,笑著招了招手。

趁著他們兄妹參觀的功夫,燕凌湊過來,小聲道:“我今天怕是不能離開了,事情都交給了阿吉,他在外頭等你。”

徐吟“嗯”了聲。

燕凌猶豫了下,遞了個香包過去:“這里頭放了避五毒的藥材,是我們家的獨門密方,你留著?”

徐吟沒接:“我有了。”

“可是……”

不等他說完,徐吟就道:“公主在叫我。”

“哎……”燕凌眼睜睜看著她走掉了,再沒有單獨說話的機會。

不遠處的端王看到這一幕,嘴角勾了勾。

跟著太子來的一眾公子,都是京中的紈绔少年,參觀完了還不夠,趁著賽事還沒到,一個個要親自下場劃船,一時熱鬧無比。

太子試了兩下劃不動,發現燕凌不在身邊,扭頭喊道:“阿凌,你過來幫孤。”

燕凌戀戀不舍地看了眼徐吟,打起精神:“來了!”

徐吟退到岸邊,看著他們玩鬧,耳邊忽然傳來問話:“徐三小姐怎的不去試試?”

她轉過頭,看到一旁的端王,漫不經心回道:“天氣太熱,不想動。”

端王笑起來,指了指一旁的遮陽傘:“本王今日也叫人備了冰酪,徐三小姐要不吃上一碗消消暑?”

徐吟欣然同意:“好呀,多謝王爺。”

她吃冰酪的時候,端王就坐在一旁,兩人不可避免地閑聊幾句。

可這一幕落在有心人眼中,就不一樣了。

遠處的人群里,裝扮成賣花女的薛如攥緊了手中竹籃,眼睛幾乎要噴火。

她一路跟蹤徐吟,想要找到證據證明自己是清白的。沒想到竟然看到她與端王相談甚歡的情形,再聯想到前些天徐吟從端王府出來……她本能忽略了長寧公主的存在,只覺得徐吟千萬百計想要勾搭上自己的主子,新仇舊恨涌上心頭,更想殺之而后快!

薛如自己是教坊出身,為了完成任務時常利用美色,且往常遇到俊俏男子忍不住勾搭一番,心知自己只是個上不得臺面的陪侍。倘若立下大功,將來主子心想事成,或許還能討一個名分,不然就只能永遠藏在黑暗中。

徐吟卻不同,她父親是牧守一方的刺史,身家清白,在端王原配過世的情況下,是有可能入主端王府,成為王妃的。這叫薛如怎么能不嫉妒?

“賤人!真是個賤人!”薛如咬緊牙關,心火上涌,太陽穴突突直跳,忽地傷口一陣劇痛,扭曲了臉龐。

她先前挨的那一刀實打實,若非提前服了藥,根本撐不過去。現下不過養了半個月時間,便急忙忙出來為自己翻案,傷口沒有好全。這會兒情緒劇烈波動,更是引發了傷勢,疼痛無比。

薛如強撐著走到一旁,一個賣面人的小販看見,急忙上前扶了一把。

兩人退到僻靜處,那小販低聲道:“薛姑娘,你傷勢未復,不宜走動,要不今天就先回去吧?”

“不行。”薛如斷然拒絕,“徐三那個小賤人已經到主子身邊了,誰知道她想干什么?萬一主子沒有防備,被她害了呢?”

“可是……”

薛如抖著手掏出藥瓶,艱難地吞服下去,說道:“我要緩一會兒,你幫我盯著,看看有沒有落單的機會!”

小販無奈,只得應道:“好吧。今日事畢,就算我還了你的人情,往后再有瞞著主子的事,就不要叫我了。”他停頓了下,補充,“在主子那里,你本該是個死人,我沒有上報,已經違令了。”

薛如不悅地皺了皺眉,這人是端王府秘密培養的暗衛,曾經在一次任務中失了手,彼時她還算受寵,就在主子面前為他說了句話。有這份救命之恩在,他平時也算殷勤,原以為是個可靠的人,結果也想跟她劃清界線。

可她現下無人能用,先前的丫頭也不知貶到了哪里,只能忍了這口氣:“知道了。我這也是為主子的安危著想,待洗清了冤屈,定然幫你說好話。”

小販心中不以為然,都這個處境了,還為他說好話,能不連累他就算好了。不過,這女人有幾分陰邪,他并不想真與她翻臉,就點頭應道:“那就多謝姑娘了,你好生歇著,我這就去盯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