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230章 煙火氣

第230章 煙火氣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230章 煙火氣

文毅驚訝:“三小姐,您確定?”

徐吟點了點頭,說道:“你先把人手撤回來,對方丟了東西,一定會回頭找,到時候引人懷疑。”

那位是個謹慎的人,不然也不能將野心藏這么久。哪怕是意外丟失的,他也不會就這么算了。

文毅答應一聲,猶豫著問:“三小姐,我們現在怎么辦?那位薛姑娘是端王府的人,這豈不是說明,想害大人的是端王?這……為什么呢?”

要說陛下想要大人的命,他還能理解,等大人一死,就能換上自己的人。可端王的話,他目前還只是個閑散王爺,想奪位還沒有影子,南源也不是什么關鍵的地方,對他奪位并沒有太大的幫助,現在就花心思奪取,似乎有點浪費資源了。

這個問題,徐吟知道答案。

端王真正圖謀的,其實是東江。前世方翼繼任刺史,把姐姐送去了東江,同時安插進奸細,這些就是他后來奪取東江的暗樁。

相比起可能的收獲,僅僅派出薛如和一支死士小隊,回報遠遠超過付出。

不得不說,他的計劃很長遠,如果他是一個好皇帝,說不定真能逐漸收攏皇權,達到某一程度的中興。可惜在他的心里,終究還是自身的享樂更重要。

徐吟心情復雜。

她從來都不喜歡幽帝,只是每每勸告自己,他給了她們姐妹幾年的安穩與風光,怎么說也是有恩無仇的。

可是現在,她知道了背后的陰謀暗算,終于明白他才是她們真正的殺父仇人。

她和姐姐半生的流離苦痛,都是拜他所賜!

真是可笑啊!他把她們害得家破人亡,卻又裝成恩人的樣子,把她們姐妹玩弄于股掌!

“三小姐?”文毅的聲音拉回了她的神思。

徐吟定了定神,說道:“不管什么理由,確認他是幕后主使就夠了。記住,最近別去碰那邊,千萬不能暴露。”

“是。”

文毅出去了,徐吟呆呆坐了很久,直到小滿過來:“小姐,您還不睡嗎?”

她回過神,吐出一口氣:“這就睡了。”

前世終究是一場夢,現在她活著,他休想再興風作浪!

端王府。

今日有一場文會,熱熱鬧鬧,至夜才散。

待到夜幕降臨,端王坐在觀景的閣樓上,揉著酒后疼痛的額頭。

美貌的侍女上前來,輕輕柔柔地幫他按揉。

不知道過了多久,樓梯響起聲音,一名樣貌平凡的侍衛上來稟報:“王爺,昨日您丟的東西不在青柳巷。”

端王唔了一聲,問他:“沒找到?”

“是,沿街找了,沒有發現。”

端王睜開眼,侍女自覺地退開。

“最近盯著點,查一查各家當鋪。”

如果是平民百姓撿到,多半會去當鋪換些銀錢,如果一直沒找到,那就說不好了。

“是。”

端王回想了一下,有些氣悶:“那個蕩婦!沒男人忍不住是吧?”

要不是她扯松了他的腰帶,好端端的怎么會丟東西?

這個話題,侍衛就不好插嘴了,低著頭一言不發。

不高興的事懶得多想,端王腦子里閃過一道身影,心中一動,說道:“徐家宅子,有派人盯著嗎?”

侍衛回道:“先前一直有宮里的人進出,屬下怕被發現,就沒有安排。”

端王點了點頭,說道:“現在可以安排了。”

他聽薛如的回報,只以為徐煥這個女兒挺兇,經過淑妃那件事,便覺得這個兇怕不是一般的兇。

也不知道她留在京城,對自己的計劃有沒有妨礙。

大光明寺露了這么一手,徐吟心知現下自己成了眾矢之的,便收了心,乖乖當起了鵪鶉。

休息了幾天,她照舊去博文館上學。

館里的氣氛和往日略有不同,三皇子不在,葉家兄妹自然也沒來,其他人每每眼神追著她瞧,等她回看過去,又忙不迭地收回,生怕被她盯上的樣子。

徐吟又好氣又好笑。

前世她是明珠郡主的時候,都沒這么讓人望而生畏。

只有長寧公主如常,還和她一起說說笑笑,領著她四下玩耍。

出乎她的意料,兩位郡主的態度反倒親近了很多,難不成她們跟淑妃有仇?

很快,這個猜測被應驗了。

這天下學,長寧公主邀她回去喝茶,順帶喊上兩位郡主。

本以為她們互相看不順眼,至少有一個不會去,沒想到兩人竟然都沒意見,一起來了。

“淑妃被廢了,現下已經搬去了冷宮。”待宮女都退下去,長寧公主說,眼神里有幾分感慨,“沒想到她也有被廢的一天。”

靜華郡主點頭:“是啊!淑妃都囂張十幾年了……”

佳儀郡主悶悶地端起茶杯,當酒一樣猛灌。

“你這是干什么?”靜華郡主沒忍住,找她的茬,“難不成還替淑妃叫屈?”

佳儀郡主翻了個白眼,反駁道:“你說什么呢?她當年害我母親差點小產,我怎么可能替她叫屈?”

咦,還有這樣的事?

長寧公主見她一臉茫然,就替表姐解釋:“金城姑姑早年進宮請安的時候,看到淑妃教訓一個新得寵的美人,替她說了幾句話,因此得罪了淑妃。有一次冬至,她叫金城姑姑為皇祖母祈福,故意讓人跪了很久……”

提到這個事,佳儀郡主就生氣:“我母親回去就見紅了,好不容易才保住胎。后來生了弟弟,身體一直不見好,都拜她所賜!”

原來有這樣的過往,這淑妃可真是,從來都不結善緣的嗎?

靜華郡主瞥過去:“她都完蛋了,你還氣什么?要真過不去,到冷宮罵她兩句出出氣?”

佳儀郡主狠狠瞪了她兩眼:“你想看戲?做夢!我才不跟落水狗計較。”

“喲,這么有志氣,那你怎么不趁她得勢的時候拉下來?要不是徐三出手,你想罵還沒機會呢!只會嘴上嚷嚷,也不嫌丟人。”

“你……”

這兩人可真是冤家,說沒兩句,又吵起來了。

在這份吵鬧里,徐吟慢悠悠飲著茶,反倒覺得這日子難得有煙火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5996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