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190章 請罪

第190章 請罪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190章 請罪

燕凌沒有多留,驚馬的事還沒了結,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

打了聲招呼,他就急匆匆追在太子后頭走了。

衛均一臉笑呵呵地看著,直到徐吟白了他一眼:“走了。”才反應過來,號令隊伍重新出發。

路上還一直有百姓熱情地問:“軍爺貴姓?這是去何處啊?要不要引路?”

他連連擺手:“不用不用,請回請回。”

直到進入巷子,那些百姓還跟在后頭議論。

“真是好人啊!要不是這些軍爺出手,今天肯定會死人。”

“是啊,那么多馬呢!現在只傷了幾個,聽說也不嚴重,真是謝天謝地。”

“今天真是開了眼界,不但見到了太子,還被公主救了。嘿!公主那樣的金枝玉葉,竟然不顧危險親自救人,這等菩薩心腸,定是觀音轉世。”

“這家的小姐也很厲害,你看到她救公主的時候,射死那匹馬了嗎?哇,真是好俊的功夫!”

“是啊是啊,幸虧她救了公主,不然……”

“你們說,那些馬是怎么回事,怎么全驚了?車馬行不都有專人照顧的嗎?”

“是啊,都栓著呢……”

大家的話題又轉了回來,衛均一邊聽,一邊笑得合不攏嘴,跟旁邊的黃大夫分享快樂:“聽到了嗎?都在夸咱們呢!”

黃大夫道:“主要在夸太子和公主好不好?咱們就是個搭邊的。”

“你這是什么話?”衛均理所當然地說,“有太子和公主在,咱們自然是搭邊的,難道還要搶他們風頭不成?”

黃大夫忍不住給了他一個白眼,剛才也不知道是誰,在感嘆京城不好混,不能像在南源那樣橫行霸道了。

黃大夫的不捧場,一點也不影響衛均的心情。剛來京城就當了一回英雄,這是個好的開始,他總算沒有辜負大人的期望!

馬車里,小桑看徐吟也沒有很高興的樣子,便問:“小姐,你在擔心什么?”

徐吟收回神思,反問她:“小桑,依你的經驗,那些馬像不像吃了藥?”

“嗯……”小桑回憶了一下,“車馬行的馬那么多,都擠在一起,要是一匹出了事,很可能會影響到別的馬。我沒看過現場,不好判斷原因。”

徐吟點點頭:“柴七先前警示了,所以這些馬肯定是沖著咱們來的。真是奇怪了,對方不知道鬧市驚馬會惹出什么樣的大禍嗎?竟然不顧后果,也要下馬威。”

這個話題,小桑插不上嘴,就不發表意見了。

徐吟一時也想不到,她前世在京城樹敵頗多,但今生還一個也不認識。

罷了罷了,等燕凌忙完了,再去問他吧。

終于到了宅子,隊伍停下來,卸下車馬,搬行李。

跟了一路的百姓,也由此打聽到了主人家的身份。

“聽說姓徐,是個刺史,來的是他家小姐。”

“對,南源刺史,我記得之前聽過,好像是平亂有功。”

“啊!我想起來了!就是殺了逆賊吳子敬的那個。”

“那個徐家小姐嗎?就是和姐姐并稱徐氏雙姝的?哎呀,先前傳遍了,說殺吳子敬其實是她,所以陛下特意召她來受賞。”

“沒錯沒錯,你還說人家吹牛,吳子敬兇名遠揚,怎么可能是個小姑娘殺的,現在信了吧?瞧她救公主的樣子,當真英姿颯爽。”

“嘿嘿嘿,我是個凡人,自然想不到徐家小姐這么厲害……那身手,怕不是武曲星下凡。”

“武曲星會是女的嗎?”

“我就打個比方,公主是菩薩,那救了公主的,不也得是個神仙?”

“那定是菩薩面前的仙子……”

仙子很累,到了就休息去了。而菩薩此刻心懷惴惴,忙著請罪。

太子帶著長寧公主,回宮直奔皇帝御前,二話不說先跪為敬。

他牢牢記著燕凌的話:“殿下,您動作一定要快。趁著這事還沒傳到陛下面前,自己把事情說了,這樣才能先發制人。不然,陛下從別人口中知道,會更生氣。”

之前依燕凌所言,不但順利把事情解決,還收獲了百姓愛戴。從來沒有過的美好經歷,讓太子對燕凌的話深信不疑。

不就是跪嗎?反正他跪習慣了,不要緊!

兄妹倆跪了一會兒,皇帝那邊召見了。

太子惹禍,又或者公主干了什么出格的事,對皇帝來說一點也不新鮮,但兄妹倆一起來請罪,就很新鮮了。

看到他們進來,皇帝笑道:“你們倆出去玩了?這回又惹什么禍了啊?拆了誰家的園子?又或者捉弄誰了?”

出乎他的意料,太子一臉沉肅,直接磕下頭去,喊道:“父皇,兒臣來請罪了。都怪兒臣一時動念,險些釀成大禍,還帶累了長寧……請父皇責罰。”

皇帝面露驚奇,跟陪侍的安妃說笑:“今兒太陽打西邊出來的嗎?這兩孩子竟然主動要朕責罰。”

安妃端來茶盞,笑吟吟道:“太子這是長大了,懂事了,陛下該高興啊!”

皇帝被她說得哈哈一笑,態度也就更好了:“什么大禍啊?你先說,你說了朕才知道怎么責罰。”

太子整理一下思路,開口:“前些天,兒臣聽說父皇要召見徐煥的女兒,又聽說那徐三小姐長得很漂亮,就想見識一下,于是……”

皇帝心不在焉地聽著,初時并沒放在心上。太子先前干的混帳事多了,私下看個姑娘算什么大事?直到聽他說驚馬,臉色才凝重起來。

沒等他發火,太子一口氣把后續說了,長寧公主也伸出手,亮出掌上的擦傷,哭著認錯:“父皇,兒臣知道錯了,以后再不胡亂湊熱鬧了。”

皇帝眉頭緊皺。真說起來,這回的事,比太子先前惹的禍嚴重多了。當街驚馬造成百姓死傷,要讓人知道是太子干的,就叫失德。身為儲君,失德可是大罪。

幸好,太子后面說了:“……沒有死人,還好徐家的護衛反應及時,攔住了那些馬,但是傷了幾個。”

他一口氣說下去,包括金吾衛姍姍來遲,還推脫責任,百姓如何反應,自己怎么收拾殘局……

皇帝聽完,招來張懷德,低聲吩咐了幾句話。

張懷德領命出去,很快回來回話:“陛下,外頭都在贊太子英明,還說公主是菩薩轉世。”

皇帝點了點頭,驚奇地看著這對兒女。

所以說,這回他們雖然惹了禍,但并沒有造成惡劣的后果,甚至還讓百姓感激涕零?怎么和他印象里不一樣呢?

皇帝想了一會兒,又沉下臉:“既然無事,那你們來請什么罪?績兒,你什么時候學會這一套了?”

太子急忙磕下頭去,喊道:“父皇!有事啊!兒臣只叫人撞倒徐三小姐的馬車,沒想到會變成驚馬,差點鬧出人命。兒臣是真的怕了,原來師傅們說的是對的,上位者的一句話,到百姓身上可能就是滅頂之災。這回親眼看到長寧遇險,只要想一想當時的情形,兒臣就害怕。兒臣錯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皇帝聽著聽著,慢慢覺出不對。

只叫人撞倒馬車……結果卻變成驚馬……

他臉色一沉,叫來張懷德:“去,徹查東宮!”燕凌沒有多留,驚馬的事還沒了結,現在不是敘舊的時候。

打了聲招呼,他就急匆匆追在太子后頭走了。

衛均一臉笑呵呵地看著,直到徐吟白了他一眼:“走了。”才反應過來,號令隊伍重新出發。

路上還一直有百姓熱情地問:“軍爺貴姓?這是去何處啊?要不要引路?”

他連連擺手:“不用不用,請回請回。”

直到進入巷子,那些百姓還跟在后頭議論。

“真是好人啊!要不是這些軍爺出手,今天肯定會死人。”

“是啊,那么多馬呢!現在只傷了幾個,聽說也不嚴重,真是謝天謝地。”

“今天真是開了眼界,不但見到了太子,還被公主救了。嘿!公主那樣的金枝玉葉,竟然不顧危險親自救人,這等菩薩心腸,定是觀音轉世。”

“這家的小姐也很厲害,你看到她救公主的時候,射死那匹馬了嗎?哇,真是好俊的功夫!”

“是啊是啊,幸虧她救了公主,不然……”

“你們說,那些馬是怎么回事,怎么全驚了?車馬行不都有專人照顧的嗎?”

“是啊,都栓著呢……”

大家的話題又轉了回來,衛均一邊聽,一邊笑得合不攏嘴,跟旁邊的黃大夫分享快樂:“聽到了嗎?都在夸咱們呢!”

黃大夫道:“主要在夸太子和公主好不好?咱們就是個搭邊的。”

“你這是什么話?”衛均理所當然地說,“有太子和公主在,咱們自然是搭邊的,難道還要搶他們風頭不成?”

黃大夫忍不住給了他一個白眼,剛才也不知道是誰,在感嘆京城不好混,不能像在南源那樣橫行霸道了。

黃大夫的不捧場,一點也不影響衛均的心情。剛來京城就當了一回英雄,這是個好的開始,他總算沒有辜負大人的期望!

馬車里,小桑看徐吟也沒有很高興的樣子,便問:“小姐,你在擔心什么?”

徐吟收回神思,反問她:“小桑,依你的經驗,那些馬像不像吃了藥?”

“嗯……”小桑回憶了一下,“車馬行的馬那么多,都擠在一起,要是一匹出了事,很可能會影響到別的馬。我沒看過現場,不好判斷原因。”

徐吟點點頭:“柴七先前警示了,所以這些馬肯定是沖著咱們來的。真是奇怪了,對方不知道鬧市驚馬會惹出什么樣的大禍嗎?竟然不顧后果,也要下馬威。”

這個話題,小桑插不上嘴,就不發表意見了。

徐吟一時也想不到,她前世在京城樹敵頗多,但今生還一個也不認識。

罷了罷了,等燕凌忙完了,再去問他吧。

終于到了宅子,隊伍停下來,卸下車馬,搬行李。

跟了一路的百姓,也由此打聽到了主人家的身份。

“聽說姓徐,是個刺史,來的是他家小姐。”

“對,南源刺史,我記得之前聽過,好像是平亂有功。”

“啊!我想起來了!就是殺了逆賊吳子敬的那個。”

“那個徐家小姐嗎?就是和姐姐并稱徐氏雙姝的?哎呀,先前傳遍了,說殺吳子敬其實是她,所以陛下特意召她來受賞。”

“沒錯沒錯,你還說人家吹牛,吳子敬兇名遠揚,怎么可能是個小姑娘殺的,現在信了吧?瞧她救公主的樣子,當真英姿颯爽。”

“嘿嘿嘿,我是個凡人,自然想不到徐家小姐這么厲害……那身手,怕不是武曲星下凡。”

“武曲星會是女的嗎?”

“我就打個比方,公主是菩薩,那救了公主的,不也得是個神仙?”

“那定是菩薩面前的仙子……”

仙子很累,到了就休息去了。而菩薩此刻心懷惴惴,忙著請罪。

太子帶著長寧公主,回宮直奔皇帝御前,二話不說先跪為敬。

他牢牢記著燕凌的話:“殿下,您動作一定要快。趁著這事還沒傳到陛下面前,自己把事情說了,這樣才能先發制人。不然,陛下從別人口中知道,會更生氣。”

之前依燕凌所言,不但順利把事情解決,還收獲了百姓愛戴。從來沒有過的美好經歷,讓太子對燕凌的話深信不疑。

不就是跪嗎?反正他跪習慣了,不要緊!

兄妹倆跪了一會兒,皇帝那邊召見了。

太子惹禍,又或者公主干了什么出格的事,對皇帝來說一點也不新鮮,但兄妹倆一起來請罪,就很新鮮了。

看到他們進來,皇帝笑道:“你們倆出去玩了?這回又惹什么禍了啊?拆了誰家的園子?又或者捉弄誰了?”

出乎他的意料,太子一臉沉肅,直接磕下頭去,喊道:“父皇,兒臣來請罪了。都怪兒臣一時動念,險些釀成大禍,還帶累了長寧……請父皇責罰。”

皇帝面露驚奇,跟陪侍的安妃說笑:“今兒太陽打西邊出來的嗎?這兩孩子竟然主動要朕責罰。”

安妃端來茶盞,笑吟吟道:“太子這是長大了,懂事了,陛下該高興啊!”

皇帝被她說得哈哈一笑,態度也就更好了:“什么大禍啊?你先說,你說了朕才知道怎么責罰。”

太子整理一下思路,開口:“前些天,兒臣聽說父皇要召見徐煥的女兒,又聽說那徐三小姐長得很漂亮,就想見識一下,于是……”

皇帝心不在焉地聽著,初時并沒放在心上。太子先前干的混帳事多了,私下看個姑娘算什么大事?直到聽他說驚馬,臉色才凝重起來。

沒等他發火,太子一口氣把后續說了,長寧公主也伸出手,亮出掌上的擦傷,哭著認錯:“父皇,兒臣知道錯了,以后再不胡亂湊熱鬧了。”

皇帝眉頭緊皺。真說起來,這回的事,比太子先前惹的禍嚴重多了。當街驚馬造成百姓死傷,要讓人知道是太子干的,就叫失德。身為儲君,失德可是大罪。

幸好,太子后面說了:“……沒有死人,還好徐家的護衛反應及時,攔住了那些馬,但是傷了幾個。”

他一口氣說下去,包括金吾衛姍姍來遲,還推脫責任,百姓如何反應,自己怎么收拾殘局……

皇帝聽完,招來張懷德,低聲吩咐了幾句話。

張懷德領命出去,很快回來回話:“陛下,外頭都在贊太子英明,還說公主是菩薩轉世。”

皇帝點了點頭,驚奇地看著這對兒女。

所以說,這回他們雖然惹了禍,但并沒有造成惡劣的后果,甚至還讓百姓感激涕零?怎么和他印象里不一樣呢?

皇帝想了一會兒,又沉下臉:“既然無事,那你們來請什么罪?績兒,你什么時候學會這一套了?”

太子急忙磕下頭去,喊道:“父皇!有事啊!兒臣只叫人撞倒徐三小姐的馬車,沒想到會變成驚馬,差點鬧出人命。兒臣是真的怕了,原來師傅們說的是對的,上位者的一句話,到百姓身上可能就是滅頂之災。這回親眼看到長寧遇險,只要想一想當時的情形,兒臣就害怕。兒臣錯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皇帝聽著聽著,慢慢覺出不對。

只叫人撞倒馬車……結果卻變成驚馬……

他臉色一沉,叫來張懷德:“去,徹查東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94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