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163章 條件

第163章 條件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163章 條件

整頓兵馬?打過江來?

這意思是,他們是江北的人?!

侍衛長回頭看向說話之人,卻是已經換回自己衣裳的燕凌。

“燕公子,你說什么?”

“我說,他們從江北來的。”燕凌不繞圈子,直接說道。

“哈?”侍衛長瞪大了眼睛。

門里安靜了一會兒,再次傳出聲音:“唉,叫公子發現了。李二公子讓我們制了江北的令牌帶在身上,趁機落下一兩個。如此一來,便可把世子之死栽贓給對岸,到那時,徐煥失了心愛的女兒,定不會與江北干休,李二公子就能安安生生承爵……”

這番話編得挺圓,可惜聽到的是燕凌。

他哈哈大笑,帶著幾分戲謔說道:“我沒發現什么令牌,而是事前聽到了你們的密謀。南城魚市第六間,是你們在江都的據點吧?”

門內,蓑衣人倏然掀起眼皮,目中露出銳光。

原來如此,是魚鷹部出了差錯,消息半途被人截了,這才漏了計劃。

“大人。”年輕人面露愧色,“是小的沒辦好差。”

魚鷹部是他管的,完全沒發現出了問題。

可現在不是計較的時候,先從這里出去才是最要緊的事。

蓑衣人穩了穩心神,腦子飛快運轉,很快想出了應對之策。

他長嘆一聲,聲音帶著十分的無奈,苦笑道:“不錯,我們確實是奉命行事。”

李聞聽得這番對話,冷聲道:“你們蔣都督好長的手!怎么,一個江北不夠,還想將我們東江收入囊中?”

門里笑了起來:“李世子,難道你們東江在江北沒有探子嗎?雙方互相防備,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指責沒什么意義,我們就不要浪費時間了,不然令弟恐怕要燒成一堆黑炭了。”

李聞哼了一聲,嘲弄道:“殺兄謀逆之人,難不成我還會為了他的性命,向你們讓步?”

屋里沉默了一會兒,才又響起聲音:“李世子肯談,所以我們還是有機會的,對吧?卻不知李世子有什么要求?”

李聞淡淡道:“本世子愿意談的時候,可不知道你們是江北來的。既然現在知道了,你們還想走?”

“那李世子打算怎么處置我們呢?”里面說,“痛快殺了我們,可以向江北示威,但雙方再無轉圜余地。又或者,拿我們向大都督問罪?”

李聞擰了擰眉頭,覺得這些話聽著不太舒服,還沒想好怎么回,燕凌又插進來了:“哈哈,你們江北的人挺有意思的,知道的,是你們在求饒,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在給李世子選擇呢!李氏是高祖親封的東江王,你這么說,是承認蔣大都督派你們來暗殺李世子了?嘖嘖嘖,這可是欺君之罪啊!”

屋里沉默了一下,蓑衣人露出挫敗的苦笑。他先前那句話說得十分巧妙,只要李聞順著走,就能反客為主,進入他的節奏。誰料這位燕公子這般敏銳,直接拆穿不說,還抓到了他話里的漏洞。

不管天下如何紛亂,明面上都還是大周的臣子。蔣大都督派人暗殺東江王世子,這事要是認了,那就是失義之舉。

這燕公子是誰?有那般厲害身手,還有這么靈活的腦子,東江有這么一號人物嗎?對了,他稱呼李世子,聽起來不像東江人士,難道是跟著徐家來的南源人?

門外,燕凌繼續冷嘲熱諷:“李世子,我看你不用跟他廢話了。要真拿這些人向蔣奕問罪,還挺麻煩的。輕了,旁人覺得東江可欺,重了,反叫蔣奕懷恨在心。還不如一把火燒了,蔣奕也沒法承認自己派人來殺你,是不是?就叫他吞了這黃連,有苦說不出。”

李聞心領神會,頷首稱是:“燕兄說的對,這也算給他一個教訓,敢向我東江伸手,別怪我剁他的爪牙!”

“沒錯。不就搭上一個兄弟嗎?反正他殺兄奪爵的罪名落實了,救下來了也要問罪的。”

“是啊!省得我親自下令,還要被人非議殘殺手足。”

兩人一搭一唱,說得門里邊慌張起來。

“大人,怎么辦?”漢子緊張地看著樓梯,不能再耽擱了,火雖然沒有燒下來,但煙已經往下灌了。

蓑衣人深吸一口氣,又險些讓煙給嗆出來,這讓他的眉頭扭曲了一瞬,差點維持不住臉上的平靜。自從十五歲報得父兄之仇,他一路平步青云,意氣風發,以為這世間再無事可以打破自己的心境。萬萬沒料到,十幾年后,會被兩個乳臭未干的小子這樣當面欺凌!

然而,理智告訴他,這口氣他不咽也得咽!

留得性命,才有雪恥之日。

“慢著!”門里的聲音緊張了起來,“大都督親傳弟子在此,還請李世子放我們一條生路。”

咦?親傳弟子?

李聞想了下,問道:“誰?”

“他姓江名越,你們一查便知。”

李聞“哦”了一聲,不用查他也知道。蔣奕不知道是不是年幼時受了刺激,老大的年紀也沒成婚,膝下倒是有一個學生,手把手地教,當兒子一樣拉扯大。

江越,怪不得。有這么個重要人物在,這些本該效死的殺手來向他低頭求饒。

門里的聲音帶了一絲急迫:“若是江校尉死于此地,大都督定會不計代價咬下江都。李世子,你們剛剛經過叛亂,也需要時間整頓的吧?只要你肯放江校尉回去,大都督定然愿意傾囊而贖。”

話剛說完,里面適時響起一個年輕人倔強的聲音:“不!都督待我恩重如山,我豈能叫他蒙羞?你不要再說了,我情愿死于此地……咳咳!”煙漏下來了。

這回燕凌沒再插嘴。對方已經提出實質的條件,該李聞自己做決定了。

李聞目光明滅不定,忽然開口道:“聽說蔣都督視江校尉如子,我若要他退避十里,你說他應不應?”

燕凌忽然轉頭,驚訝地看著李聞。

退避十里,這是要蔣奕放棄松陽大營啊!這可是他經營數年的前營陣地,這位李世子,可真敢提條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48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