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154章 漁船

第154章 漁船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154章 漁船

江上,一艘毫不起眼的漁船停在隨波起伏,有人穿著蓑衣坐在船頭,提桿而釣。

他的身后,一個穿著短褐的精壯漢子低頭慢吞吞擦著水煙,時不時抬頭看一眼。

“都這個時候了……大人,您說李氏小兒真的會這么干嗎?”

他們停的地方,離望江樓不遠,甚至可以聽到里頭的絲竹樂聲。然而岸邊皆是官兵,他們抬個手都有人盯著。

穿蓑衣的那個笑了聲:“這才什么時候,別著急。”

“我也不是著急。”那漢子說,“就是覺得太不真實了。這幾年,咱們費了這么多心思,都沒能進東江一步,如今楊固還在沿江大營布防,號稱連只蒼蠅都飛不進,卻叫我們鉆了空子,有機會擒賊先擒王……也太容易了吧?該不會這是誘敵深入,故意騙我們的吧?”

船艙里,躲著清點刀劍的年輕人插嘴:“田大頭,沒消息的時候你嫌人家不會辦事,現在有消息了,你又懷疑是假的。怎么的,魚鷹部在你眼里就這么沒用?”

“去,田大頭也是你叫的?沒大沒小!”精壯汗子白了他一眼,點火抽起了水煙,咕嚕咕嚕幾聲,他美滋滋吸了一口,接著說道,“不是我不信他們,實在是機會太難得了。倘若今日成功,楊固就是個死人了。即便魚鷹部遮掩得好,可李氏小兒連來歷不明的人也敢用,也太蠢了吧?他敢做這樣的事,怎么會是蠢人?”

“權勢富貴迷人眼。”穿蓑衣那人穩穩拿著釣竿,“李二公子不蠢,只是太貪了,眼睛就被蒙蔽了。他要是像你說的那樣機靈,這輩子都不可能當上東江王。但現在不一樣,只要給我們引路,即便留下隱患,他還是可以成為東江之主的。所以說,他怎么是蠢?”

船艙里的年輕人接話:“就是。對他來說,江都再穩固,他當不上東江王也是白瞎。不過利益的取舍罷了,等當上東江王,東江是不是安好對他來說才有意義。”

蓑衣人點頭而笑:“正是。所以說,別看雙方敵對,說不準有時候利益是一致的。”

得了夸張,年輕人得意地向漢子擠眼睛。

漢子白了他一眼,正要說話,忽然看到岸邊有了變化。

那些官兵似乎得了命令,大部分上了江邊的戰船開走了,只留下少量停在原地。

“大人,大人!真的有動靜了!”漢子激動得想去揪他的蓑衣。

蓑衣人笑了笑:“知道了,再等等。”

過了會兒,戰船遠離,周圍原本零零散散的漁船慢慢往這邊湊過來,等到岸邊有人招手,他們紛紛駛了過去。

蓑衣人收起魚竿:“走!”

“好咧!”漢子放下水煙袋,利索抓起船槳,跟在別的漁船后面,慢慢劃入分流水道,最后停在一個不起眼的碼頭上。

絲竹聲更清楚了,那幢可以遠眺江景的望江樓就在眼前,他們甚至還聽到了那些公子小姐的嬉笑聲。

蓑衣人脫下蓑衣,露出真容。他看著三十不到,面相斯文,身上穿的是普通船夫的衣裳,弓背塌腰,擠在這些“漁夫”中間毫不起眼。

但年輕人和漢子卻有意無意地擠在兩邊,似乎替他護衛。

碼頭上,一個年輕公子負手而立,眼神銳利地打量過他們。不遠處侍衛還抓著一個人,打扮和他相似,努力地想掙脫出來,卻被堵了嘴牢牢地控制著。

他眼睛噴火,瞪著這邊,“唔唔”地想說些什么,可惜沒有人理會。

“二公子。”一個中年男人上前,向李達拱手。

倘若徐吟和燕凌在此,就能認出,他便是那間茶館的掌柜。

“這些就是你的人?”李達的語氣不太滿意,“能行嗎?”

掌柜呵呵笑道:“這些人可是為您精心挑選的,真正厲害的殺手,就要不起眼才行,要不然,打個照面就被人認出來,那可做不好任務。”

大家好,我們公眾號每天都會發現金、點幣紅包,只要關注就可以領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抓住機會。公眾號[書友大本營]

李達想想也對,就從袖子里取出一張簡陋的地圖:“人當場殺了,然后及時退走,不要拖拖拉拉。對了,叫你們帶的東西帶了嗎?”

“帶了帶了。”在掌柜的示意下,“漁夫”們拿出一塊塊令牌,上面刻著北字,是江北蔣奕軍中之物。

李達點點頭:“隨便丟兩個,不要太刻意。”

“是。我們辦事,您放心。”

李達終于讓開了:“去吧。”

“是。”“漁夫”們安靜無聲地從后門進入園子,隨后李達又命侍衛將此處本應該駐防的官兵放倒,做出被人入侵的樣子。

等他全部安排好,便讓侍衛押著李觀,跟著他進入望江樓。

望江樓高達七層,是眺望江景的去處。

這會兒宴席還沒結束,此地安安靜靜,沒有半個客人。

李達就這樣順順利利,帶著李觀上了頂樓。

“唔唔!”趁侍衛不備,李觀掙脫了堵嘴的帕子,喊道,“二哥,你瘋了嗎?你這是要干什么!”

李達站在高臺上,低頭望著下面一無所覺的權貴們,轉頭笑道:“三弟不是猜到了嗎?別喊了,喊了他們也聽不見。”

李觀不信邪,扯著嗓子大叫:“來人啊!來人啊!”

然而他們在最高層,下面樂聲又喧鬧,根本沒人注意。

李觀叫了一會兒,半點動靜也沒有,不禁絕望。

“二哥!”他絕望地看著兄長,“你不能這么做啊!你怎么能害大哥?大哥從來沒有對不起你。”

李達冷冷看著他:“沒有對不起我?對!他是沒有對不起我,可是,都是李氏子孫,什么他是世子,我就什么也不是?”

李觀叫道:“因為大哥為長!咱們兄弟這么多人,總要有人當世子的,大哥既為長,又比我們能干,為什么不能當世子?”

李達瞥著他,一臉不屑:“能干?這算什么能干?不就是別人捧著他嗎?他要真這么能干,今天我能做到這樣的事?”

李觀張了張嘴,啞住了。

“三弟,看在血緣之親的份上,今日我不殺你。他是你的兄長,我也是你的兄長,我們誰當世子,對你來說不是一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5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