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82章 不見了

第82章 不見了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82章 不見了

點破燕凌身份的時候,徐煥曾經和女兒有過一番對話。

內容大致是,他原本打算留長女招婿,再給次女尋一門合適的婚事,而昭國公府便是目標之一。

但是發生了方翼那事,徐吟自請代姐姐留家,那她就不可能和昭國公府議親了。因為燕氏那樣的豪族世家,決不可能叫嫡子入贅的。

其實說這些話,徐煥也就是逗逗女兒。他并不是一個對傳宗接代有執念的人,否則,不可能在發妻去世后獨身至今,連多納幾個妾室的想法都沒有。

連兒子都不想了,他又怎么會在乎家業傳給外姓?只要女兒能過好,交到誰手上都可以。

知道燕二公子對徐吟有意,他就存了考驗的心。眼見他無怨無悔跟去雍城,明明刺殺出了大力,卻完全沒有邀功的想法,徐煥心里松動了。

女兒兇成這樣,和賢良淑德相去甚遠,想找個不怕她、真心喜愛她的男人可不容易。這位燕二公子不但不怕,還言聽計從幫著殺人,這樣的好對象到哪里找去?

正巧燕大公子上門,那就探探口風?要是成的話,現下投了昭國公也無妨。

他才四十出頭,沒中毒前一直身體康健,好好養回來,再活十幾二十年不成問題。有他守在楚地,想必昭國公也能放心,十幾二十年后,天下局勢說不準就大變了。那他打拼下來的家業,就當是女兒的嫁妝了。

徐煥主意打得好,不想燕大公子根本不接這個茬,白費一番心思。

季經說:“大人要是實在滿意,不如跟燕世子說透了?有了雍城,我們只要好好謀劃,楚地早晚都能收服。這樣一份嫁妝,不信昭國公不心動。”

徐煥卻哂笑一聲,拒絕了。

“我選定燕二公子,是中意他這個人,要談婚事,自然希望燕家能中意我女兒。拿嫁妝打動他們算怎么回事?難道我女兒不夠優秀,被他們嫌棄不成?”

季經干笑,心道,也不知道是誰,在接到那封報喜的信后,先是大笑,背地里對著他又長吁短嘆,說:阿吟這脾氣,日后可怎么嫁得出去?

當然,主子的面子還是要留的,這個話他就不講了。

“大人,也不用放棄得太早,拒絕的畢竟只是燕世子,昭國公怎么想,還不一定呢!”

徐煥搖頭:“算了吧,阿吟還未及笄,再看看好了。”

兒子拒絕了,再去跟老子談?這也太丟份了,徐刺史不開心,表示不想干。

見他如此,季經也只能收住了。

兩人又談了些事,季經才告退離去,各自安歇。

衛均也還沒睡,正陪著徐吟清點行李。

他們從雍城帶了不少東西回來,里頭有不少吳子敬收羅的寶貝,還要一一造冊。

眼見到了三更,徐吟累了,合上冊子,說:“今天就到這里吧,明天再說。”

衛均答應一聲,仍舊東翻西找。

徐吟奇了:“你在找什么?剛才就沒停過手。”

衛均直起身,眉頭還皺著,一臉納悶的樣子:“三小姐,那張婚書在你那里嗎?”

“什么?”

“就是大人簽了字的空白婚書,拿來騙吳子敬的。”

徐吟搖了搖頭:“應該丟在刺殺現場了吧?后來我就沒管過。”

衛均撓了撓頭:“這就怪了,怎么不見了呢?”

“是不是沒帶回來?”

衛均拿起一本冊子:“不可能,這是一起帶過去的糧戶冊子,已經收起來了,照理說,應該放在一起的。”

“不在就不在吧,”徐吟無所謂,“那東西就是騙吳子敬的,現在已經沒用了。”

衛均急了:“三小姐怎么能這么說?那上面有大人的親筆簽名啊!要是被人拾去填起來,這婚事我們是認還是不認?”

“當然不認了。”徐吟答道,“雙方約定才叫婚姻,婚書不過是一個死物,豈有由死物決定終身的道理?”

衛均道:“三小姐,你這么說固然有理,可不是每個人都講道理啊!如果不認,對方有婚書在手,指責大人背信棄義怎么辦?豈不是壞了我們南源的名聲?”

徐吟奇怪地看著他:“你是傻了嗎?假設真有這么一個人,他想叫我們認婚事,總得上門來吧?我們把人一扣,婚書一拿,誰還知道?想宣揚出去,我叫他出不了這個門!”

“……”衛均被她說得一怔,無言以對。

他確實傻了,把別人想成小人,卻當自家是君子,也不想想,敢拿著婚書去騙吳子敬的三小姐,會是君子嗎?

行吧,既然三小姐自己不在乎,那就不管了。

“回去休息吧,我看你是忙糊涂了,趕緊睡一覺,清醒清醒。”徐吟說著出了門。

衛均木然應了聲是,叫人收拾一番,鎖好庫房,便也回去了。

路上,他遇到出來拿醒酒湯的燕吉,順口問了一句,果不其然,燕吉也不知道。

罷了罷了,大概率是丟了。那晚現場那么亂,丟了不奇怪。就算真被人撿去了,敢來冒認的人也不多吧?

燕吉端著醒酒湯回來,看到自家公子坐在燈下,火速將一個東西塞進抽屜。

他好奇地問了句:“公子,你在看什么?”

“沒什么,看看書而已。”燕凌裝模作樣地翻了幾下。

燕吉瞅了兩眼,那就是本三字經,也不知道有什么看頭。他假裝不知道,遞過醒酒湯:“先喝這個,免得明天頭疼。”

燕凌覺得自己今晚喝得不多,但是想快點打發燕吉,也就不啰嗦了,接過來咕咚幾口灌沒了。

“喏,喝完了。我要休息,你也去睡吧。”

“哦。”燕吉搬來鋪蓋。

燕凌馬上道:“不是還有房間嗎?你跟著辛苦這些天,今天好好休息吧!”

燕吉看著他眨了下眼,到底沒說什么,收起鋪蓋出去了。

“那我去睡了,公子早些休息。”

“知道了知道了,趕緊去吧。”燕凌趕蒼蠅似的揮揮手。

燕吉出去了。

燕凌從抽屜拿出那個錦囊,上面還有梔子花的甜香。

他看了一會兒,又伸手到懷里摸了半天,掏出來一份帖子,赧然就是衛均找不著的那份婚書。

“嘿嘿。”看著上面的字,燕二公子伏在桌面,忍不住笑出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