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33章 留下來

第33章 留下來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33章 留下來

“三小姐!”河邊傳來喊聲。

徐吟抬起頭,看到護衛們拖著兩具尸體上了河灘。

她起身走過去,發現是那兩個死士的,沒有薛如和船夫。

“另外兩個人,沒找到嗎?”

負責搜索的護衛稟道:“沒有,我們找遍了,找不到人。”

徐吟的臉色沉下了來。

薛如先受傷再落水,活下來的可能性很小。但前世的經歷,讓她相信一個定律,不想發生的事,往往就會發生。

燕家主仆也過來了,那位燕公子一點也不見外,上前檢視了一下尸體,說:“這兩人都被我打中要害,但船夫并未受傷,可能把人救走了。”

徐吟看著他不說話。

這公子被她看得心虛,說道:“又不是我放跑的,你們這么多人盯著,還能讓她跑掉……”

徐吟冷笑一聲,轉頭問衛均:“季總管呢?”

衛均回道:“季總管先前傳信,說那邊料理完就來。”

徐吟點點頭,坐下來等。

燕公子摸不準她的態度,忍不住問:“喂,你什么意思啊?”

徐吟心情不好,語氣也就不怎么好:“喂什么喂?你叫誰呢?”

“好吧。”燕公子一臉無奈,向她作揖,“不知小姐怎么稱呼?”

徐吟道:“公子也是名門出身,不知道問人之前,要自報家門的嗎?”

燕公子哽了一下,只得重新說:“在下姓燕,家中行二,不知小姐怎么稱呼?”

徐吟撇了撇嘴,說要自報家門,卻連個名字都不說,可真有誠意。

不過算了,就算他報了名字,她也不知道是誰,燕二就燕二吧。

“我姓徐,行三。”禮尚往來,她懶懶地道。

“徐三……”燕二的表情有些微妙,“原來是徐三小姐。”

徐吟意外地看著他:“你竟知道?”

燕二笑道:“徐氏雙姝,誰不知道啊!”

聽他這樣說,徐吟的臉色反而沉了下來。

徐氏雙姝,就是這名聲太大了,才會被人覬覦。

道上傳來馬蹄,不多時,季經領著人到了。

“三小姐。”他下了馬,過來施禮。

徐吟應了聲:“你那邊怎么樣?”

季經搖了搖頭:“倒是抓住了幾個人,但都……”

徐吟一點也不意外,既是死士,事敗必是要自盡的。

季經看了看燕家主仆,警惕地問:“三小姐,這邊又是怎么回事?”

徐吟懶得解釋,讓衛均把事情說了一遍。

季經看向燕二的目光變得意味深長起來。

徐吟問:“季總管,你看這事怎么辦?”

季經與她目光一對,彼此有了默契,笑道:“讓小的來處理吧。”

徐吟點點頭,放手不管了。

季經走過去,施禮道:“燕二公子,幸會。在下刺史府總管,姓季名經。”

他這般客氣,燕二便也正經起來,向他還禮:“幸會,季總管。”

他身量頗高,體態修長,雖然身上一片血污,看著亂糟糟的,但這樣端正地施禮,可以瞧出儀態優雅,頗為不凡,倒像個出身名門的樣子。

真是奇了,這個燕二,到底是哪家的?難道真是昭國公府的旁支?怎的前世她從未聽聞?

“先前的事,在下聽說了。我們抓賊心切,沒有考慮周全,累及燕二公子失了坐騎,還望不要見怪。”

這燕二想是個吃軟不吃硬的,季經好言好語,他的態度迅速軟化下來,說道:“是我沖動了,你們在緝匪,旁人貿然插進去,怪不得你們不信。”

季經笑起來,講道理就好。

“刺史府有言在先,公子因我們失了坐騎,我們包賠。只是此處荒僻,便是給了銀兩,也沒處買馬去,且公子的馬不是凡品,等閑買不著。不知公子可愿隨我們回城,等尋摸一匹好馬,再賠給公子?”

一聽這話,那隨從燕吉就急了,扯了扯燕二的袖子,小聲道:“公子,我們還有要事呢!”

季經微微笑:“公子要去探親?這條路是去雍城的,那邊正亂著,公子不妨再等等。我們南源雖小,可到底兵馬齊備,公子大可以等安穩一點,再到那邊去。”

理由都給找好了,簡直不好意思拒絕。

燕二露出笑容:“既然季總管誠心相邀,我就不辜負你一片好意了。”

季經欣慰地點頭:“多謝燕二公子體諒,我們善完后,便回城去。”

“辛苦。”

看著季經走開,燕吉拉著燕二,避開人小聲嘰嘰咕咕。

“公子,你們怎么就答應去南源了?”

燕二一攤手:“人家誠心相邀,不好意思啊!”

燕吉急了:“我們這次出來有正事,不好耽擱的!”

燕二無所謂地擺擺手:“你沒聽他說嗎?雍城正亂著。”

“那也不能不去……”

“相反,留在南源,說不定更容易打聽到消息。你想,南源畢竟只是個州府,為了立足,定然對周圍的勢力十分關注。雍城一亂,他們肯定第一個得到消息。”

這么說好有道理哦!

燕吉先是被說服了,隨后看到他目光投向徐吟,又懷疑起來,問道:“公子真這么想的?不是看人家徐三小姐漂亮?”

燕二仿佛受了侮辱,瞪著他說:“公子我是這么貪花好色的人嗎?”

燕吉想了想:“您以前確實不是,可這么會兒時間,您已經看了徐三小姐七八遍了。”

“……”燕二堅決更正,“我是好奇!她一個姑娘家,大半夜的跑出來緝匪,難道不奇怪嗎?”

他越說越覺得是這么回事,斥道:“你是公子還是我是公子?我說留下,哪那么多話?”

燕吉無語地看了他一會兒,無奈點頭:“行,您是公子,您說了算。”

另一邊,季經回去復命。

“他答應留下了。”

徐吟點頭:“這就好。此人武功奇高,來歷神秘,忽然出現在南源,也不知道有什么意圖。還請季總管多多留心,找機會打探出他的身份。”

“是。”

護衛又搜索了一圈,確實沒有薛如和船夫的蹤跡,只得暫時收隊。

季經吩咐:“你們在此輪班,找附近的漁民幫忙,盡可能找到女賊的行蹤。”

“是。”

眼見天越來越亮,徐吟下令整隊:“回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