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26章 耍著玩嗎

第26章 耍著玩嗎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26章 耍著玩嗎

南安郡王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

這條帕子,是他隨手收起來的,畢竟美人貼身之物,他吃不著還不能留個念想嗎?沒想到會被郡王妃發現,更沒想到會在這種場合拿出來當證據。

要說他睡個伎子,根本不叫事。人家本來就是教坊司的,伺候權貴是本職。

問題就是,薛如之前才表態,跟他沒關系,現下就被揭出有私情,薛姑娘清高脫俗的形象,還怎么立得住?

果不其然,眾人看向薛如的眼神,變得曖昧不明起來。

薛如也是心理強大,頂著這樣的眼神,還能鎮定自若,甚至面露驚訝,飛快地掃了南安郡王一眼。

南安郡王馬上領會過來,咬咬牙,說道:“薛姑娘才情過人,本王心慕之,但她無意本王,本王也不想強求。”

聽得這話,郡王妃氣得臉都青了。

她能忍受郡王惦記別的女子,但不能忍受他當眾表達愛意。

郡王心慕一個伎子,還心甘情愿得不到,那她這個郡王妃成什么了?打臉也沒有這么打的。

郡王妃本就不是什么心成算的,這會兒火氣噌噌噌往上冒,就想跟南安郡王大吵一架。就算被人看笑話,她也忍不了這口氣!

正當她忍不住要沖出來的時候,徐吟的聲音冒出來了:“咦,王爺,您剛才可不是這么說的。”

南安郡王怔了下。

就見徐吟趴在窗臺上,笑吟吟道:“您方才不是說,就是出來聽聽曲兒,沒惦記薛姑娘嗎?怎么這會兒又說心慕薛姑娘?前后兩句都不一樣,我們該信哪一句呢?”

是啊!看客們在心里說,才說出口的話都能推翻,還有什么可信度?他說只是心慕,就真的沒有別的嗎?

感受到眾人目光的變化,郡王臉色一變。

這句話說出來,他再怎么辯解,都無法取信于人了。

“徐三小姐!”薛如喊了一聲,搖搖欲墜。

徐吟轉過來看她,目光充滿同情:“薛姑娘,我現在知道你為什么要出家了。紅塵多是非啊!你這樣的美人,就算什么也不做,也會被卷進去,還不如出家了干凈。”

薛如眼中浮出淚光,聲音帶泣:“三小姐,賤妾實在是為難……”

“你不用為難。”徐吟飛快截斷她的話,“白云庵受我們家供奉,你去了就有人保護了。教坊司那里,自有我幫你了斷。尋親的事也不用急,我們幫你尋訪。這些事我都應了!”

應什么應,誰要你應!

薛如牙都快咬碎了。這個徐三小姐怎么回事,好端端的非要跟她過不去是吧?現下她能怎么答?說不好,豈不是留戀紅塵?說好,難道真就出家?客人呢?怎么沒一個為她鳴不平?

其實也怪不了這些客人,要沒有南安郡王出來說這番話,大家還是同情她的,可南安郡王這么一說,就顯得言行不一,連帶的,沒有私情這話也當不了真了。

落難仙子之所以是仙子,是因為她清高絕俗,倘若與人有了私情還不認,那仙子也要在泥巴地里滾兩滾了。

“三小姐,我、我……”

見她遲遲說不出話來,徐吟突然變了臉色:“怎么,薛姑娘不想出家?難道剛才都是哄我的?”

薛如怔了一下。這徐三小姐,怎么翻臉比翻書還快?她不就裝個可憐嗎?

外地來的客人也是這么想的,可當他們扭頭一看,卻見本地人都一派淡定。

徐三小姐翻臉快,不是很正常的事嗎?她都發話說要幫了,薛姑娘遲遲不應,不高興了啊!

這薛姑娘也是的,出家這種話能隨便說嗎?說出口又不想實行,就是還留戀著教坊司紙醉金迷的日子了?想想怪沒意思的。

大家這念頭一起,薛如身上那層光環頓時弱了幾分。

要說起來,她樣貌還不如徐三小姐,琵琶固然彈得好,可會彈琵琶的又不止她一個。京城是沒有美人嗎?這薛姑娘竟被捧到天上去。

本地人心里不由生出一點自得,往日看三小姐習慣了,還當是平常,這樣一看,徐氏雙姝才叫名不虛傳。

眼見徐吟幫著出氣,郡王妃那邊當然不會袖手旁觀,那嬤嬤說道:“三小姐說笑了,薛姑娘人人追捧,何等風光,怎么舍得出家?瞧她出來尋親,還要在明德樓大張艷幟,出了家豈不空虛寂寞?”

這話實在刻薄,薛如當即變了臉色,南安郡王更是大怒:“你這老奴,先前在王妃面前搬弄是非,如今還當眾說這等污言穢語,簡直丟郡王府的臉,來人……”

他話沒說完,郡王妃尖利的聲音響了起來:“薛姑娘做出這等事不叫丟臉,錢嬤嬤不過說兩句就丟臉了?王爺這樣不分青紅皂白,就要對妾身邊的人動手,不如早些將妾身休了,也好給薛姑娘騰位置!”

上了玉牒的郡王妃,豈是說休就休的?她當眾說出這樣的話,簡直往他臉上扇耳光。南安郡王陰著臉,直接吩咐護衛:“王妃這是魔怔了,速速護送王妃回府!”

“是!”

眼見護衛上樓,竟是絲毫不給臉面的樣子。郡王妃氣得七竅生煙:“王爺以為,這樣就能堵住旁人的嘴嗎?你要納妾,多的是身家清白的好女子,何苦跟這樣的狐媚子糾纏不清?她口口聲聲誤會、出家,臨到頭卻不敢應,內里是什么貨色,王爺還看不清?”

徐吟在心里嘆了口氣。

這薛如是什么樣的人,南安郡王當然清楚,只不過,男人根本不在乎狐媚不狐媚,清湯寡水的才沒意思。鬧成這樣,郡王妃越是義正辭嚴,郡王只會越反感。

“夠了!我自己走!”郡王妃喝道,“忠言逆耳,王爺不聽,將來一定會后悔的。”

一陣喧鬧,郡王妃帶著人走了。

南安郡王轉頭道:“打擾薛姑娘了,本王告辭。”

薛如長出口氣,向他施了一禮。雖然今日鬧得不像樣,可總算結束了。大不了她接下來閉門不出,想必過些天風頭就過去了。待她回到京城,還是那個風光無限的薛姑娘。

薛如正要下臺,樓上雅間又傳來聲音:“慢著!薛姑娘說要出家,這會兒又不出家了,是耍著本小姐玩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7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