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藏珠  >>  目錄 >> 第17章 射殺

第17章 射殺

作者:云芨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云芨 | 藏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藏珠 第17章 射殺

徐吟伴著方母同來,此時催馬上前。

“方翼!”她揚聲喝道,“你手中的人質是假的,方才我們根本沒必要放你出府,這么做不過是給你最后一個機會。現在當著你母親的面,你還要逃嗎?”

還要逃嗎?扔下母親逃嗎?

方翼答不上來。

他自幼喪父,家中田產皆被族親所奪,是母親含辛茹苦將他養大。

先前放話分一杯羹,不過拿準了刺史府不會對母親怎樣。

現在母親就在他面前,即便刺史府不會傷害母親,母親也會因為他的所作所為,無顏面對世人。

“阿翼!知錯能改,回頭是岸哪!只要你認錯,大人一定會原諒你的。”方母苦苦勸道,“為娘知道,這不是你自己的主意,你也是被別人騙了,對不對?你回頭吧,不然為娘哪有臉面去見大人?”

方翼面露痛苦之色:“母親,有的事做了,就不能回頭了。您回去吧,大人仁厚,必不會傷害于你。日后再過繼一個孫兒,便什么都好了。孩兒不孝,就此拜別。”

“阿翼!阿翼!”眼見他要闖陣,方母嚇得魂飛魄散,急忙喊道,“算母親求你了,你要走了,母親也不活了!”

“可我留下來也活不了!”方翼轉身喝道,雙目赤紅,“便是大人愿意放過我,別人也不會愿意!”

比如季經,比如萬嵩,他做出這樣的事,如果還能安然無恙,別人會怎么想?以后還怎么服眾?他就是太清楚了,所以才必須要逃。

“那你母親呢?”徐吟冷冷問,“你逃了以后,叫她怎么辦?孟母三遷,陶母責子,你母親養你,不比這兩位費心少。她教你禮義廉恥,教你知恩圖報,結果你一走了之,你母親還有顏面活在世上嗎?”

方翼沉默。

徐吟又道:“死固然可怕,但有時候活著,會比死更絕望。你母親養你長大,你要讓她落到這樣的結局嗎?”

萬嵩也喝道:“方翼!只要一聲令下,萬箭齊發,你插翅難逃!如今和你好好說話,不過可憐你母親罷了,你想讓她親眼看著你被射殺于此嗎?”

便是死,也有不同的死法。

可以一杯毒酒,體體面面葬入祖墳,也可以萬箭穿心,懸尸示眾,人人唾罵。

方翼不怕死,知道自己被人利用的時候,他已經預想過很多遍事敗而亡。

但是母親,如果可以讓她不那么絕望……

“阿翼!為娘知道你這么做是被人騙了,你快告訴三小姐,騙你的人是誰,將功折罪好不好?”

方翼不由看向徐吟。這是母親第二次這么說了,聽起來好像知道內情似的。

徐吟便道:“方翼,我知道你背后另有主使,只要你老實招供,等父親醒來,或許可以從輕發落。”

方翼神情一震:“你……”脫口而出,“大人告訴你的?”

嗯?這話的意思是,父親知道?

徐吟終于明白了。原來父親察覺了方翼的異心,所以他才急著置父親于死地。

方翼這么誤會,她自然不會揭穿,順勢說道:“不錯,父親先前已經告訴我了。這些日子引而不發,不過是等你自己露出馬腳。”

這番話徹底擊潰了方翼的自信。

他以為自己做得很隱蔽,原來這些日子一直在別人的掌握中?這么說,那蠱毒……

“不然你以為,父親中的毒是怎么解掉的?”徐吟仿佛知道他在想什么,“就是父親臨死那一晚,你露出了馬腳,后來你做的事,每一步都在我們謀算中。”

方翼心一沉,還有他去明德樓見人……

“說吧,到底是誰指使你的?若是你老老實實招來,雖然未必能保住性命,但你母親日后仍能堂堂正正做人。”

方翼閉了閉眼,身上的氣勢消失殆盡。

虧他以為自己每一步都算得很好,原來根本就是被貓盯上的老鼠,不抓他,不過是想逗弄他罷了。

沉默良久,方翼道:“好,我告訴你們,但你要答應……”

話沒說完,早叢里忽然一道寒光閃過。

萬嵩大叫一聲:“小心!”

但還是沒來得及,一支弩箭射出,準確地命中方翼的咽喉。

方翼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倒了下去。

方母大受刺激,哭喊出聲:“阿翼!”

幾乎齊人高的草叢里,有個影子飛竄而過。

萬嵩喊道:“抓住他!”

那人已經搶過方翼的馬,一夾馬腹,狂奔而去。

他騎術甚好,又搶得先機,護衛們一下被甩開了。

徐吟一把抓過身邊護衛的長弓,抽出箭支。

萬嵩忙道:“三小姐,留活口!”

徐吟看了他一眼,拉弓,瞄準。

“嗖——”羽箭破開空氣,直追而去,狠狠扎入目標肩胛。

那人摔下馬來。

萬嵩松了口氣。

沒射中要害。

三小姐箭術又見漲啊,射中移動的目標本就不易,何況指哪打哪。只可惜不是男孩子,不然大人哪用得著招婿?

“走!”兩人催馬過去。

護衛下馬過去,把這人一翻過來,愣住了。

“將軍,他服毒自盡了。”

萬嵩眉頭大皺,果然看到那人口吐黑血,氣息全無。

“三小姐?”萬嵩羞愧,“沒抓到活口。”

他們費這么大勁,故意放方翼出來,就是為了引出幕后主使。

人倒是引出來了,可惜對方行事之狠絕,超過了他們的預計。

“死士作派。”徐吟輕聲道,“果然如此啊!”

萬嵩沒聽懂:“三小姐?”

徐吟不打算解釋,調轉馬頭,回到原處。

方翼已經被抬進馬車,方母哭得肝腸寸斷。

徐吟看著他的尸身,內心一片平靜。

這一世,他終于不能再害姐姐了。

不多時,萬嵩過來稟報:“對方身上干干凈凈,一點可供查找的線索都沒有。”

徐吟毫不意外,說道:“既是死士,又怎么會在身上留線索?先帶回去吧。”

方翼雖死,但這件事還遠遠不到結束的時候。

此時的方翼,不過是別人手中的棋子。不找出幕后主使,無論父親還是姐姐,都還處于危險之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藏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999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