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暗黑野蠻人降臨美漫  >>  目錄 >> 359 蕾蔻和卡努克(低配保底,后續還有)

359 蕾蔻和卡努克(低配保底,后續還有)

作者:阡南望  分類: 科幻 | 時空穿梭 | 阡南望 | 暗黑野蠻人降臨美漫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暗黑野蠻人降臨美漫 359 蕾蔻和卡努克(低配保底,后續還有)

“回來了?”

蕾蔻看著從傳送門之中走出來的布爾凱索,帶著點好笑。

關于獎勵的事情已經結束了,現在先祖們各自在找著樂子。

年輕的戰士們現在已經繼續他們的聚會了。

天邊開始一點點的散發著明亮,又是新的一天。

“有什么想要和我說的嗎?”

布爾凱索這樣說著。

蕾蔻只是好看的笑著,有那么一絲絲的慈祥。

“那我就要去做我該做的事情了。”

布爾凱索這樣說著。

成為不朽之王,一個總是被冠以偉大這個稱呼的稱號。

如果有的選,自由自在的不好嗎?

只可惜,沒得選。

責任到來的時候逃避不會改變什么。

“下一次見面的時候,你就是不朽之王了。”

蕾蔻這個時候有些怪異的說著。

臉上依然帶著笑容。

只是她好像有什么想要說的被哽咽在喉嚨里邊了一樣,看起來有些艱難。

“嗯。”

布爾凱索這樣回話,然后轉身走向了長者圣殿。

羅夏就在里邊。

看起來他也做好了準備。

“你復活了,或許可以看看這個嶄新的世界。”

布爾凱索對蕾蔻說著。

只留下了一個壯碩的背影。

“有什么區別……”

蕾蔻小聲地嘀咕著。

然后她就自己離開了。

蕾蔻有件事沒有告訴布爾凱索。

托爾向她辭行了,而蕾蔻也答應了。

雖然托爾詢問了關于沃魯斯克的消息,但是蕾蔻沒有透露分毫。

即便是圣山上的野蠻人也不會阻止同胞去這個世界開枝散葉。

不然又哪里會出現雄鹿、公牛、暴風和塔勾斯這些部落的名字?

布爾凱索沒有追問劈山巨斧的事情,蕾蔻也就沒說。

這柄傳奇暫時還沒有選定目標,但是不會太久了。

蕾蔻等著布爾凱索走進了長者圣殿之中,才慢悠悠的邊走邊說著:

“布爾凱索是個英雄是嗎?”

“我所見的,他是一個英雄。”

古一輕輕地說著,出現在了蕾蔻的身邊。

“英雄大多都沒有好下場,你覺得呢?”

蕾蔻說去英雄的時候帶著些不屑地口吻。

“誰不是英雄呢?努力的活著就已經很難了,為了別人活著,就能稱得上英雄。”

古一的手收到了袖子里邊,攥住了殺豬刀的柄。

“然后享受別人的祭祀,然后在下一個英雄出現的時候,被一點點的淡忘?”

蕾蔻抬眼看了一下周圍的環境,走到了一顆枯死的小樹苗邊上用腳從地面下扣出了一個小壇子。

這是她的孩子埋下的。

說是留給自己英雄的父母。

并且流著淚留言說自己不會去做一個英雄了。

可是在面對戰斗的時候,還沒有從訓練中得到認可的他就早早的失去了生命。

沒有榮耀,只有一個還在妻子腹中剛剛有了心跳的孩子。

古一看著蕾蔻,一言不發。

她很清楚這些存在了不知道多少歲月的野蠻人都有著一段足夠漫長的故事,其中可能包含了生命中所能遇到的種種。

作為一個外人,她還是不要貿然的插話進來比較好。

沉默有時候也是一種溫柔。

“蕾柯記得我的名字,但她肯定不知道她的祖先中每一個人的名字。就比如我的孩子。”

蕾蔻自顧自的說著,然后捧著手中的瓦罐,像是抱著一個珍寶一樣的抱在手掌中。

那雙除了揮舞武器之外什么都沒有嘗試過的手掌可能使用著生平中數得上的微弱的力量。

就好像抱著她自己的孩子一樣。

甚至她在抱著自己的孩子的時候都沒有這樣輕柔。

她粗糙的手掌當時就讓自己的孩子痛哭出聲了。

“你后悔嗎?”

古一這樣說著。

“知曉未來的你,會對未來你所做出的選擇而后悔嗎?”

知曉命運的蕾蔻,一生都在命運的捉弄之中。

“那或許是一種解脫。”

古一這樣說著。

曾經的她從時間的長河中觀望著未來,并且一如既往的按照那既定的軌跡。

但是現在她不用這樣做了。

時間長河之中的泥沙依然在翻滾,即便有了那么一點消退的跡象,也會在新的波瀾中重新渾濁。

“那是一種憤怒卻無處發泄的解脫。”

蕾蔻閉上了眼睛。

手掌摸索著那個瓦罐的全部。

“你已經解脫了!這個世界上沒有命運的痕跡了!蕾蔻!”

哪里有蕾蔻,哪里就有卡努克。

有卡努克的地方,卡西利亞斯就不會離的太遠。

卡努克大吼著,他的身體不斷地前傾,然后收回自己的重心。

他想要靠近蕾蔻,但是一生都沒有靠近蕾蔻到五步之內的范圍中。

“卡努克……”

蕾蔻輕輕地呼喚著卡努克的名字。

她默默的呼吸著那些靈魂再也呼吸不到的哈洛加斯圣山上凌冽的寒風。

“卡努克,你比喬瑞茲勇敢的多。他用維達的名字出現在了圣山上這么長的時間,從來、從來都沒有呼喊過我的名字。

就好像我的名字、‘蕾蔻’這兩個字讓他畏懼一樣。”

蕾蔻嘴角微微的上揚著。

“只可惜,你出現的太遲了。我的愛已經沒有哪怕一絲一毫能夠分潤出來的了。”

蕾蔻當然會感動。

她是一個強大的戰士,但是也是一個人。

怎么可能感覺不到心中的悸動和溫暖。

喬瑞茲已經得到了她的全部。

其中當然包含著蕾蔻全部的“愛”。

“我只是,我只是……”

卡努克有些卡殼的說著。

他想要用自己只是追隨者公牛部落最偉大的酋長這樣的理由來做出拙略的掩飾。

蕾蔻似乎有些蕭索。

一份永藏心底的愛,沒有人能夠回應的。

不管是拒絕還是接受。

“卡努克,你才是公牛部落最偉大的酋長。”

身體似乎被灌入了力量一樣。

發絲隨著寒風飛舞著,那種氣魄像是一頭公牛了。

“只有你被冠以了‘酋長’的稱號,而我只是蕾蔻。”

蕾蔻這樣說著,語氣嚴肅。

一個野蠻人的一生或許會有很多的稱號。

戰斗大師、劍圣、新兵、戰士、盾牌大師等等等等。

這些稱號并不意味著這些野蠻人就會比沒有稱號的布爾凱索欠缺什么,也不意味著沒有稱號的野蠻人才是最強的。

畢竟沒有稱號的野蠻人不止布爾凱索一個。

“蕾蔻。”

卡努克只是有些遲鈍的喊著蕾蔻的名字。

帶著些慌亂。

他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讓蕾蔻感到不滿了。

愛一個人會卑微到塵埃之中嗎?

那種不是愛,是祈求。

“蕾蔻,我祈求你,你是最后的公牛了。”

卡努克堅定了一下意志,這樣說著。

語氣平和的讓卡西利亞斯有些懷疑。

懷疑眼前的人是那個不斷粗暴地揮舞著拳頭的卡努克嘛?

“最后的公牛?”

蕾蔻發出了嗤笑。

“命運在我死之前就告訴了我。”

蕾蔻停頓了一下,似乎是對那個還沒有降臨到這個世界的命運有所顧忌一樣。

但還是說了下去。

“命運,告訴了我,勝利、失敗還有死亡都已經注定了。我看到了你的死亡,看到了我的死亡,看到了野蠻人的未來。

命運定下了一切,只要我還存在,命運的結果就會走來。你覺得,我該怎么辦?”

蕾蔻笑著,帶著譏諷!

“我選擇了犧牲,我的犧牲所有人都以為是命運的指引,但那是我唯一一次戰勝了命運。

我命不該絕!

而現在,我復活了!

你知道嗎!我復活了!”

蕾蔻的聲音愈發的響亮。

地面上閃過了一道光芒,將這些聲音隔絕在了最小的范圍之中。

這些話除了蕾蔻本人和正在關注著圣山的沃魯斯克之外,沒有人聽到。

卡努克看著那層光罩,眼神堅定!

他邁步往前走著。

用自己的額頭,自己的臉擠在了那層光罩之上!

想要沖破圣山的力量,這是十分困難的事情!

即便是有著最強大的沖擊能力的卡努克也很難做到這一點。

但是他有著自己的辦法。

魂體汲取著光罩之中的力量,短暫的恢復了實體的形象!

骨骼發出了不堪重負的聲響,脊椎變得扭曲了。

皮膚在那層光罩上一點點的被擠爛,露出了白骨。

蕾蔻像是泄了氣一樣站在光罩之中,默默的看著卡努克。

光罩的邊緣距離蕾蔻是五步!

她看著卡努克一點點的往前擠著。

沃魯斯克催動這份力量的理由,蕾蔻十分的清楚。

保護這些不知道真相的野蠻人。

猜測命運石無所謂的,不管猜對了還是猜錯了都不會有什么影響。

但是他們不能從蕾蔻的口中聽到關于命運的真相!

古一攥著匕首,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不想看這樣的情景。

即便已經看過了不少類似的畫面,她還是不想看。

“命運,無法阻攔我們!命運可曾安排了布爾凱索的一切!?”

卡努克的臉已經變形了。

猙獰的臉像是費勁了全身的力量一樣張開了嘴吼著。

蕾蔻看得見他的口型,只是已經變形的五官讓他的口型無法被辨認了。

打破命運的前提是知曉命運。

布爾凱索從來都不知曉命運!所以走到了如今。

蕾蔻不止一次的想要告訴布爾凱索命運的消息,但是最終還是沒能說出口。

因為她沒辦法確定布爾凱索是否能夠走出那個命運的囚籠之中。

強大總是相對而言的。

地面下的沃魯斯克眼神低沉。

布爾凱索是否猜到了命運的安排這都無所謂。

但是他能夠確定,布爾凱索從未清晰的從某個人口中聽到過命運的指引。

對于命運,野蠻人是敬畏的。

就好像那些先知總是能享有崇高的地位一樣。

“卡努克,你要接近我嗎?”

蕾蔻抱著那個小瓦罐對著卡努克說著。

她的口型十分的清楚。

卡努克一點點的動搖了。

他慢慢的站直,讓自己的直視著蕾蔻的雙眼。

然后卡努克還是選擇了退縮。

蕾蔻有些失望。

安息才是先祖之靈最好的歸宿。

而不是每天用著積雪堆雪人,升起篝火去烤著那些黑面包。

死亡是嶄新的旅途,但是這個旅途應該有個結束,而不是被死死的留在圣山上,留待后人的瞻仰。

蕾蔻想要給予卡努克安息了,只是他還是退縮了。

“收回這些能量吧,我已經收拾好了情緒。”

她知道沃魯斯克能夠聽到的。

現在的蕾蔻收斂好了心神,只剩下一分憤怒。

純粹的對于命運的憤怒。

雖然命運還沒有到來,但蕾蔻已經做好了再一次戰勝命運的準備了!

“你是叫娜佳對嗎?”

改了名字的地獄男爵這樣說著,現在的他叫做阿努了。

當然繼續叫他地獄男爵他也會答應的。

他牽著麗姿的手坐在了娜佳的對面這樣說著。

那個叫做丹尼的孩子已經被還回來,現在正在娜佳的話里安睡著。

那些和惡魔有關的東西已經被佐敦庫勒徹底的收回了。

只是這一切對于u一個孩子來說損耗的精力有些巨大,所以孩子還在沉睡著。

“你好。”

娜佳把兒子往懷里抱了些,像是一只膽小的兔子一樣小心的回應著陌生人的問候。

在這個地方,她沒有什么安全感。

“我能問問關于他父親的事情嗎?”

地獄男爵這樣說著,手上用力握住了有些不安的麗姿的手。

似乎是在傳遞安心的情緒一樣。

娜佳不回話。

對于那段過往,她忌諱莫深。

“地獄已經完蛋了,我很清楚。”

無所事事的康斯坦丁出現在了不遠處,和他勾肩搭背的是托尼。

托尼一臉的不爽。

原本托尼是打算直接回到自己溫暖的家中來上一個芝士漢堡的,只是在康斯坦丁胡攪蠻纏一樣的話術下被坑了。

所以言而有信的托尼只能陪著康斯坦丁到處晃悠著。

“康斯坦丁,我覺得你最好和我保持一點點距離,不然我可能會忍不住給你來上一下。”

地獄男爵沒好氣的說著,順帶的瞪了康斯坦丁一眼。

手上拿著的巧克力棒被遞給了娜佳,順便說著:“我想,你的孩子醒來之后會需要這個的,甜食總能帶來辛福感。”

雖然現在的地獄男爵沒有那么夸張的外形了,但是他的外在條件還是有些嚇人。

一個肌肉分明的壯漢出現在健身房和健美比賽之外的地方都會產生壓迫感。

“嘿,伙計。我們可不是第一次見面了。”

康斯坦丁拍著托尼的肩膀喊著,一副小混混的樣子。

托尼皺著眉頭展開了自己的戰衣,一層沒有什么傷害的電流穿過了康斯坦丁的身體,讓他收回了自己的手。

“所以,我才希望能和你保持一段距離。”

地獄男爵這樣說著。

然后看向了站在不遠處的尼克弗瑞和杜根。

他沒有看到約翰威客的身影,稍微有些奇怪。

“尼克弗瑞,我就不計較你當時直接選擇逃跑的舉動了,你可以過來一點。”

地獄男爵大聲說著。

尼克弗瑞看了一眼地獄男爵手上的大號左輪,眼皮直跳。

他的臉色不好,不是因為生病了之類的緣故,是因為他剛剛才打探了消息,知道了幾個月之后神盾局大概就會得到一群武裝起來的雪橇犬。

這個消息讓他有點難以接受。

尼克弗瑞討厭狗。

“你愿意加入神盾局嗎?”

尼克弗瑞直視著地獄男爵的雙眼。

只是單眼和雙眼的對視有些不平衡。

“尼克弗瑞,你現在的樣子就像是街頭上那些亂七八糟的宗教拉人一樣,有些可笑。”

康斯坦丁打趣著。

不解風情算是他搶占對話主動權的一種方式。

笑嘻嘻的帥臉有些可憎。

“嗚汪嗚!”

狗叫聲傳來,一個精英人士打扮的中老年帥哥走了過來。

懷里抱著巴那爾的心肝寶貝。

幼年的哈士奇真的很可愛,湛藍的眼睛和靈動的眼神。

如果沒有咬住一根人類腿骨的話,那可能會更可愛一些。

“紐約徹底亂了。”

尼克弗瑞這樣說著,繼續看著地獄男爵。

有些高規格的事情總是發生之后神盾局才會知曉。

因為神盾局的規格其實沒有他吹噓的那么高。

比如天使降臨和戒指大戰的消息,他是剛剛才知道的。

順帶的,他還接到了希爾特工咨詢該如何合理的使用經費的問題。

希爾還說,如果他不告訴答案的話,就會去安理會舉報他。

這讓尼克弗瑞一時間有些焦頭爛額。

“布爾凱索,我覺得這一次我應該能夠做到了。”

羅夏看著布爾凱索,眼神堅定。

或許他一直都是這么堅定的。

“最好可以,你讓我有些急躁。”

布爾凱索低了一下頭,看著羅夏的眼睛說著。

然后他抽出了審判之錘放在了面前的地面上。

“我可以不需要你,因為我成為不朽之王是眾望所歸。”

布爾凱索表現得有些嘮叨。

“只是,我需要一個保險,需要、一點點的限制。”

“沒有限制的力量總是不會被信任的,即便所有人都信任你。”

羅夏若有所思的說著。

“不是,這只是遵循傳統。我的意志不可動搖。”

兩個人的對話生硬的被打斷了。

羅夏的嘴角抽抽的一下,面對布爾凱索這樣的人,他根本沒有辦法講道理。

在這個封閉的地方強大成為了唯一的道理。

“你說了算。”

羅夏臉上難得的出現了笑容。

有些無力而苦澀。

他一步一步的走上前,伸手握住了審判之錘的柄,一陣陣湛藍的光輝穿了出來,但卻被死死的限制在了這件寬廣的石屋之中。

長者圣殿說起來挺簡陋的,只是一間沒有任何修飾的石屋。

即便是建筑再怎么大氣也改變不了這里只是一個石屋的本質。

布爾凱索深深的看了一眼羅夏。

這只是一個開始。

布爾凱索成為不朽之王以后,羅夏需要去面對那個過往的秘境。

至少,在那個地方,還能見到李奧瑞克留下的一點點的意識。

這點意識,也是布爾凱索有信心將他從消逝之中拉回來的原因。

羅夏的意識已經渙散了。

他的靈魂正在接受著審判之錘的審閱。

正義是一個有些空泛的詞語。

審判之錘想要得到的不是“正義”的概念和認識,而是執行“正義”的決心。

羅夏會合格的。

這一點布爾凱索深信不疑。

只要決心沒有動搖那就能持有審判之錘。

至于泰瑞爾那個混蛋,只怕他在很早之前就發現了自己根本沒有執行正義的決心吧。

沒了智慧的指引,正義很容易就會走上歧路。

只可惜當智慧瘋狂的時候,誰又能說服智慧呢?

請:wap.biqiuge8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暗黑野蠻人降臨美漫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9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