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加載了戀愛游戲  >>  目錄 >> 141.體育祭(6)

141.體育祭(6)

作者:掠過的烏鴉  分類:  | 青春日常 | 掠過的烏鴉 | 我加載了戀愛游戲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加載了戀愛游戲 141.體育祭(6)

在千代田度過兩個忙碌的夜晚。

九條美姬不同于平時、甜如蜜的朦朧聲線,隱約間帶著水汽,實在妙不可言。

簡單洗漱完,拒絕女傭準備的早飯,渡邊徹吃下一粒「氣血藥」,向皇居的方向跑去。

血流奔涌,身體處于完全清醒的狀態,落在人行道上的每一步,都像踩在彈簧上,大地都在配合他。

精神更是光彩熠熠,哪怕現在讓他去做自己最討厭的事,也能保持樂觀愉悅的心態。

渡邊徹整個人原本就充滿自信,現在更是顧盼神飛,路上行人控制不住的視線,一直打量他。

偶爾對上視線,下意識會被他的精神氣感染,身體發癢,想邁腿跟著跑起來,想活動身體。

快到「昭和館」時,淺藍色透明面板輕微抖動了一下。

您有一封新郵件

體力:8→9

「氣血藥」配合鍛煉效果驚人,等十月底,把這一瓶吃完,基本就能達到體力極限。

渡邊徹原本還想買一瓶給父母,這樣看來,每年回去偷偷給他們吃一粒,保持身體健康不生病就好。

在路邊公園的飲水臺洗了臉,乘上新宿線,在市谷換乘中央總武線,返回四谷的出租屋。

洗完澡,穿上制服,鎖好門,上學去了。

春天還苦惱的那條上坡路,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變得很輕松。

這蘊含在日常的潛移默化中,記不清具體時間,但應該是吃下「氣血藥」之前的事。

“早上好!渡邊!”國井修推了一下渡邊徹的左肩,從他右邊冒出來。

“精神不錯嘛,怎么,和一木葵有進展?”渡邊徹把垮下來的書包重新背好。

“嘿嘿嘿。”

渡邊徹好奇起來,那可是一位女同志:“有情況?”

“我們開始雙排了!”

“恭喜啊!”渡邊徹裝出為他高興的樣子。

一位穿著神川制服的腳踏車女生,超過慢悠悠走路的兩人。她站起來用體重踩著踏板,看起來相當辛苦地爬著坡。

嘎啦、嘎啦的車輪轉動聲,空虛地回蕩著。

國井修有些害羞起來,轉換話題:“對了,這周要模擬考,你有信心嗎?”

渡邊徹知道這家伙又要用他長期年段第三的事嘲笑他,故意疑惑地說:“超過你不需要自信吧?”

“喂!你這家伙,忘記我用M4跟你換M16的事了嘛!”

“那是你想在一木葵面前表現大方,別以為我不知道。”

“那也換了!”

“你們兩個一大早吵什么啊?”掛著大大黑眼圈的齋藤惠介擠進兩人中間。

“你這是怎么了?讓人上門服務了嗎?”國井修指著他的眼眶取笑。

“是上門服務就好了!為了應付模擬考,我昨晚學到三點!”

“你也太拼了。”

他們兩個聊天的時候,渡邊徹看到前方辛苦爬坡的清野凜。

鉛粉般黑亮的長發非常漂亮,一瀉而下。

三人趕上她時,渡邊徹主動打招呼:“早啊,R桑。”

R桑用晶瑩澄澈的眸子看了他一眼:“看不到我很累嗎?現在別和我說話。”

“你也太弱了。”

“渡邊同學,你是文科第一,‘勞力者治于人’的道理都不懂嗎?”

“R桑,泰戈爾曾經說過:「不要因為你自己沒有胃口而去責備你的食物」,你自己討厭運動,就瞧不起勞力者,我可要去厚生勞動省告你。”

“「為了百般辯護,竟把白天說成黑夜」,為什么有些人就是不肯面對事實,欺騙自己人真的平等呢?”

“也是泰戈爾說的?”

清野凜露出輕視的笑容:“讀過一本《飛鳥集》,就敢跟我說泰戈爾,我很佩服你的勇氣,渡邊同學。”

看著渡邊徹無話可說,清野凜充滿勝利者氣息地撩起頭發,超過三人,率先進了神川校門。

“這家伙。”渡邊徹氣得想弄亂她的頭發。

稍遠的距離,國井修一推齋藤惠介肩膀,盛氣凌人地說:“讀過一本《飛鳥集》,就敢跟我說泰戈爾?”

“泰、泰戈爾說過對不起,我錯了,再也不敢啦!”齋藤惠介一副要跪下認錯的姿態接住梗。

“哈哈哈哈!”兩人發出毫不留情的嘲笑聲。

“笑什么?!”渡邊徹看向他們,“我是為了讓R桑忘記爬坡這件事,故意和她開玩笑,就這一個小小的溫柔行為,她對我的好感起碼上升百分之三。”

“真的假的?”

“沒有女生不喜歡我。”

“誰管那種事!我們是說,你故意開玩笑是真的還是假的?”

“當然真的。”渡邊徹神情平淡,“你見我說過謊嗎?”

國井修和齋藤有點相信了,畢竟渡邊徹的確很受女孩子喜歡,說不定在討好女孩子上很有一套。

“渡邊,我信你,你教教我怎么才能討好一木同學?”國井修低聲說。

“中午的飲料?”

“我請!”

“追女孩子最重要的是什么?溫柔,誠實!我當初追美姬的時候”

早班會上,小泉青奈說起期中考試的事。

“這次考試是全國聯考,考完之后,會根據大家在全國的偏差值排名,進行雙方面談。”

“還有,在升學調查表上填寫出國的同學,出路科會專門找你們商談。”

“后來又想出國的同學可以找我修改,這會影響到二年級分班,所以請回家和父母仔細商量。”

“最后一件事,體育祭報名大家要抓緊,班長和我說,還缺了很多名額。”

第一節課結束,眾人聊起班會上的事。

“出國為什么會影響分班?”國井修問。

“聽說學校會特意把出國的同學放在一個班級,然后會請外教老師專門上課,就連修學旅行也是去國外。”齋藤惠介解釋道。

“你們打算出國嗎?”坐渡邊徹前面的池田和美回過頭。

“沒有。”兩人搖搖頭。

“渡邊君呢?”池田和美問正在看書的渡邊徹。

“留在東京對我來說就是出國。”

“哇,這就是巖手縣縣民的優勢吧?”國井修故作夸張的玩笑,引得池田和美笑個不停。

“嗯,也可以這樣理解。”渡邊徹敷衍一句。

比起是不是出國,他現在更想在全國聯考上拿到第一。

前幾次考試,他選擇文科,清野和九條選理科;后來他選理科,實力不濟,沒考過兩人;

接著,他自認為理科成績上去了,預判那兩個人肯定會逃去選文科,結果她們還是選的理科,害得他又拿了文科第一。

這一次全國聯考不分文理,考試內容限制在高一,‘段三’這個恥辱的梗,是時候結束掉了!

一周時間很快過去,除了學習、訓練、考試,學生會會長競選也結束了。

是誰渡邊徹不知道,反正不是打架的那兩位學姐。

時間逐漸走向十月下旬,天氣突然冷起來。

十九號,周一,渡邊徹上學路上,甚至看到有女生已經圍上圍巾。

也不知道是為了裝可愛,還是真的冷。

很多男生也穿上學校制服里的配套線衫馬甲——女生早就穿上了,因為可愛、知性,也真的怕冷。

“但不管怎么說,圍巾也太夸張了吧?”

一大早,三人組展開關于《女生戴圍巾幾分為了可愛,幾分為了御寒》的無聊討論會。

“投票吧,可愛。”

“可愛。”

“那我選御寒。”

“二票可愛,一票御寒,最終結果是可愛,有意見嗎?”

“沒有。”

“討論結束,現在宣布結果:女生戴圍巾是為了可愛!”

就是這么無聊到不寫出來也沒關系的討論會。

早班會的時候,不同于以往,小泉青奈直接發成績單。

“國井同學。”

“有!”

“齋藤同學。”

“有!”

“唔哇,這真是太慘了。”早上還意氣風發充當仲裁員的國井修,看著手里的成績單,臉色鐵青,發抖起來。

齋藤惠介在自己的位置上,尚可接受地猛點頭:“還可以,有進步。”

“渡邊。”

“有!”

小泉青奈沒有立即把成績單給渡邊徹,而是拿在手上,用欣賞杰作的表情看了會兒。

“怎么了?”渡邊徹問。

“全國第一哦,渡邊。”

“真的?!”渡邊徹突然感覺對手好弱,明明他還沒怎么刻苦學習。

“嗯,自己看。”小泉青奈把成績單遞給他,美麗的鵝蛋臉克制不住的笑容。

成績單上有各科的分數,后面還寫著偏差值和全國排名。

偏差值沒什么好說的,全國排名上用黑筆粗粗地寫了一個“1”。

“看誰還敢叫我‘段三’!”渡邊徹解氣道。

小泉青奈忍不住笑了笑:“好了,快回座位吧,其他同學還要領成績單。”

“是!”

白天各科老師把卷子發下來,渡邊徹被紅圈圈排滿了整張的答案卷,一個勾都見不到。

“自從小學低年級以后,我就再也沒有見過這么漂亮的答案卷!”國井修捧著答題卷,驚嘆道。

“渡邊,你的學習方法是什么?”齋藤惠介也佩服地請教。

“最重要的是誠實。”

“學習也要誠實?”

“什么不要誠實?什么都要!學習更需要!一種題型是不是真的會,不要因為做對了兩道題,就欺騙自己會了!”

“嗯,有道理。”齋藤惠介點頭,“一年級的知識我以為我自己全部會了,但這次考試排在全國一千多名,錯了不少。”

國井修看著自己三千民以外的排名,決定相信全國第一,做一個誠實的人。

放學后,渡邊徹邁著輕快的步伐朝社團大樓走去。

走廊窗戶外,中庭的銀杏樹美輪美奐,金黃色的杏葉用比櫻花下落快一點的速度墜落,鋪滿圓形石子路;

花壇里菊花、美女櫻、木槿、薔薇花爭奇斗艷;

墻角,蕨類開始長出嫩芽。

看著玻璃里倒映出的自己,渡邊徹露出所有女生都難以招架的笑容。

操場上,傳來吹奏部整齊劃一的排練聲,過兩天就是體育祭了。

走過架空走廊,來到人類觀察部的活動教室,渡邊徹推門進去。

清野凜在窗邊看書,九條美姬躺在沙發上,裙子掀起,雪白大腿裸露在外。

渡邊徹走過去,把她裙子蓋好,然后坐在自己的座位上,一言不發地看起書。

十分鐘,二十分鐘,三十分鐘,一個小時

太陽逐漸西沉,茜色染遍活動教室。

渡邊徹望著窗外,用溫柔到足夠融化少女心的聲音低吟:“Todas

沒人理他。

“‘所有女人都有動人之處,哪怕是你的遠房表妹也不例外。’”他“啪”地一聲,把手里的《西班牙語搞笑名言》合上,“你說西班牙語里怎么會有這樣的例句?太荒唐了!”

還是沒人理他。

“不過在這些不正經的話里,有一句我特別喜歡。”渡邊徹手指敲著櫸木桌,說,“Nadie

秋日黃昏是金色,把他校服渲染上一層金邊。

躺在沙發的九條美姬開口:“一年級的全國第一,讓你很驕傲嘛。”

“個人的驕傲是小事,我作為美姬你的男朋友,這是為九條家爭取榮耀!”

九條美姬還算滿意地輕笑兩聲。

此時,清野凜終于抬起頭,把視線投向他:“真的很難理解你現在的心理,也許是因為我一直是第一,第一次做第二的原因吧。”

發現兩個人誰也惹不起,渡邊徹決定貫徹自己不跟女人計較的路線。

“我和你們討論西班牙語,你們說什么啊?這句‘沒有人是完美的!請注意:我就是沒有人。’,你們不感覺很好玩嗎?”

“不好玩。因為我就是完美的。”清野凜理所當然地說。

“K桑,我的K桑,”渡邊徹對沙發上的女友招手,“快聽聽,這有比我還不要臉的。”

九條美姬咯咯笑出聲,渡邊徹幫她整理好的裙子又滑落下來,露出大片大片白色的大腿肉。

清野凜臉色鐵青,凌厲的視線射向渡邊徹。

“我開玩笑,真的。”渡邊徹感覺天氣的確有點涼了,早上應該投票給‘御寒’。

清野凜緩緩收回咄咄逼人的視線,懶得和他計較似的合起精裝書:“今天社團活動到此為止。”

等收拾好東西,換了鞋,走出校舍時,天已經半黑,坡道兩側的路燈早早點亮。

去車站的路上,關于‘女生戴圍巾到底是為了可愛,還是御寒’,渡邊徹問了R桑,雖然她沒有戴圍巾。

“男生真的是一種無聊到極致的生物。”清野凜針對討論會本身,發表了這樣的意見。

可愛還是御寒,她沒說。

秋夜涼如水,跟隨進站電車呼嘯而來的風,用力打在渡邊徹臉上。

他忽然感覺,拿到一年級的全國第一不是什么好事。

但清野凜好像不是為了這件事在生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加載了戀愛游戲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4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