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大月謠  >>  目錄 >> 第四百章 孽緣

第四百章 孽緣

作者:林樹葉  分類: 古代言情 | 古典架空 | 林樹葉 | 大月謠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大月謠 第四百章 孽緣

救,還是不救,這是一個問題。

嬴抱月沉默地離開水缸,提過裝著她和小李稷換下來的臟衣服的木桶,舀入涼水開始搓洗。

察覺到身后那個“背后靈”又想開口,嬴抱月往身后潑了瓢冷水。

“別擔心,我沒那么蠢,不會不要命了都要救他。”

這種感覺真是奇怪,明明她現在身處在自己過去的記憶中,嬴抱月卻完全搞不懂自己過去的想法。

她這記憶算是恢復了又沒完全恢復。

她被丟入了自己過去身處的境況之中,帶著今世的記憶恢復了過去的能力和見識,卻沒恢復她以前的心路歷程。

嬴抱月覺得應該是她身后那個“背后靈”在搞鬼。

這在讓她重走一次過去的路,逼她重新做一次選擇。

某種意義上,這個“背后靈”得逞了。雖然她和過去一樣選擇救下了小李稷,但下一步她卻不知該如何是好了。

她沒法立即做選擇。

早知道她當初就應該向李稷多問些關于李昭的事。

嬴抱月端著洗衣盆走到屋外潑掉臟水,抱著木盆在屋檐下發起了呆。

雖然她大致知道了救李稷的方法,但那個法子在山海大陸上從未有修行者嘗試過,誰也不知道嘗試后會發生什么。

這就像在實驗室里做實驗一樣,各種化學成分之間的反應不會按照實驗者的想法發展,只會產生意料之外的結果。

陣法和詛咒之間的關系也是如此。

李稷體內的那個東西藏在他身體深處,它是李稷出生自帶的詛咒,同時李稷也是這個詛咒的封印。

如果要救他,她就要打開這個封印。可一旦打開這個“魔盒”,輕則他們兩人當場喪命,魂飛魄散,重則會給整個山海大陸都帶來災難。

況且就算是她的命,也不是那么輕巧的代價。

嬴抱月輕撫上眉心,那里有一道常人看不見的花鈿紋路,是朱雀神留下的。

身為少司命,她的命并不只屬于她自己。

倒不是她抬舉自己,只是她死了,整個山海大陸的局勢會發生巨大的變化。

如果她腦子一時犯抽想堵上性命去救這個素昧平生的孩子,她的師父、她的部下、那些需要她庇護的人,都會遭受滅頂之災。

她不會丟下那些人。

除非她的死,能給這個天下和她所愛的人帶來更多好處,她才會選擇獻上這條性命。

至少現在的她,是這么想的。

當年的她,也應該會這么想才對。

嬴抱月睜開雙眼,怔怔望著院子里如水的月光。成年李稷的身影閃過她的眼前,除了多了一張面具,他完全是一幅能長命百歲的模樣。

她不會為了救人賭上她的性命,那么小李稷當年到底是被誰續的命?

嬴抱月不明白。

想不明白也只能不想了。

屋里傳來孩童的咳嗽聲,嬴抱月放下木盆,去墻角拔了幾棵草藥,開始熬藥。

之前給小李稷脫衣服的時候,她看見他身上有無數道傷痕,體內被那么龐大的能量煎熬,他的筋脈肯定也是千瘡百孔。

筋脈破裂是極難修復的,這個孩子的確命不久矣。

嬴抱月沉默著從屋檐下取下上好的療傷藥,加入藥罐之中。

她救不了他的命,但至少可以減輕一點他的痛苦。

等到藥熬好的時候,屋里的人也醒了。

聽見屋內孩童的動靜,嬴抱月端著碗回到屋中。

男孩勐地從床上坐起,驚恐地拿棉被擋住自己的胸口,生怕被人非禮了一般。

那雙睜大的晶亮黑眸,讓嬴抱月聯想起森林里剛剛出生的小鹿。

“你醒了。”

“唔、醒了。”

男孩生硬地點頭,他臉上的血污已經被她擦干凈了,這讓他這張臉顯得愈發顛倒眾生。

嬴抱月不禁避開視線,簡單交代了幾句怎么將他帶來的后,將藥碗遞給了他。

小李稷乖乖將藥喝了,完全不怕她下毒的模樣。

嬴抱月轉過臉,觸及少年純真的目光,心中一時間五味雜陳。

她此時才開始面對李稷記憶中的李昭就是她的這個事實。

在李稷的記憶里,“李昭”是他的恩人,是他從小喜歡的人。恐怕李稷自己都沒意識到,每次提到這個名字的時候,他的聲音都會變得極其溫柔繾綣。

可以的話,嬴抱月真的不想相信這個人就是自己。

她不想毀了李稷心中的那個人。

李稷記憶中的李昭,是一個被無限美化的形象。和李昭的相遇,對李稷而言是一段十分美好的回憶。

可昨晚她在救他的時候,還曾想過要殺掉他。

一切根本沒有李稷記憶中那么美好。

嬴抱月心尖有一絲酸疼,不知是為了她自己,還是為了李稷。

不過說起來,李稷后來也算是變心了吧。

嬴抱月目光恍忽起來,想起之前在湖邊李稷以為她是花璃時對她說的話。

“花前輩,對于抱月,我無法控制自己的情感。”

他的意思是,他喜歡她。

湖邊一場陰差陽錯的告白,讓她知道了李稷的心意。

但李稷為了堅持對李昭的感情的忠誠,說過這輩子都不會告訴她。

那個時候嬴抱月心中還為此感到過酸澀。

如果李稷知道她就是李昭,想必會非常高興吧?

畢竟兜兜轉轉,他喜歡上的居然是同一個人。

即便她沒有什么值得他喜歡的,他卻始終如一。

等等,始終如一?

嬴抱月腳下一晃,忽然像是被人兜頭潑了一盆冷水。

一個想法忽然浮上她的心頭。

李稷會兩次喜歡上同一個人,真的是因為巧合嗎?

“姐姐,你怎么了?”

坐在床上的小少年抬起頭,望著眼前面白氣弱的少女,擔心地問道。

“沒事,”嬴抱月扶住床柱,勉強朝他笑了笑,“只是一時沒站穩。”

小李稷皺起眉頭,一臉的不相信,“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傷心的事?”

他覺得她看上去非常難過。

這是她記憶中沒有發生過的對話。嬴抱月怔了怔,不禁笑著問道,“為什么這么問?”

“我弟弟沒按約定來看我的時候,我的臉印在水洼里也是像你這樣的表情。”

小李稷望著她的臉認真地問道,“姐姐,你也被人失約了嗎?”

“不,”嬴抱月輕輕搖頭,“我只是發覺了。”

“我原來,從來都沒有和他約定過。”

就像人在寒冷的時候會渴求火焰一樣,她和李稷的相遇,并不是偶然。

一切根本就不是美麗的意外。

冥冥之中,早有定數。

恐怕是因為普天之下只有她才能夠鎮壓小李稷體內的詛咒,隱藏在李稷體內的那個“它”為了活命才促使自己的宿主前來。

而正因為她身體里有著能夠鎮壓他詛咒的力量,李稷才會被她吸引。

于是不管她變成什么模樣,他都會來到她身邊。

吸引他的,只是她身上那股能夠拯救他的力量。

李稷喜歡上的,并不是她這個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大月謠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16044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