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餐飲大佬  >>  目錄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巨額利潤

第一百六十六章 巨額利潤

作者:二蛇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二蛇 | 餐飲大佬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餐飲大佬 第一百六十六章 巨額利潤

搞定雞的銷路后,柳下輝便沉寂了一段時間,他要開始瘋狂碼字,多存一些稿。

因為現在起點的幾位創始人已經有了VIP收費的想法,雖然離真正實施還有一段時間,但他必須得存多點稿,為馬甲的出世做準備了。

后世的網絡小說分類極為細致,最紅火的一直都是玄幻、都市、仙俠這三大分類。

柳下輝已經想好了,本尊主攻玄幻,另外兩大馬甲分別主攻都市與仙俠。

玄幻作為網絡小說的鼻祖,一直引領網絡小說走向巔峰的類別,經典作品實在是太多了,如今柳下輝僅僅只寫了《雪鷹領主》,第二部也是首批進入VIP的作品,現在也要做好準備了。

經過一番挑選,柳下輝選擇了土豆大佬的《斗破蒼穹》,這部作品究竟有多牛逼,只有經歷過的人才知道,當時是橫掃起點各大榜單,更是常年占據移動閱讀銷售榜第一寶座的神書。

一句‘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一直流傳到后世,一句‘恐怖如斯’直到柳下輝重生前都還讓書迷們念念不忘。

可以說,這《斗破蒼穹》一出,肯定又是一對王炸。

而都市作為長盛不衰的類別,那也是牛人輩出,其中最讓柳下輝佩服的,是烽火大佬,無論是那部一飛沖天的《極品公子》,還是太監了的續集《一世梟雄》,又或者是爛尾的《陳二狗的妖孽人生》,以及《老子是癩蛤蟆》,那都是經典中的經典。

還有就是人稱推姨狂魔的嘗諭大佬,同樣是柳下輝非常喜歡的一個作者,他的《市長大人》、《重活了》、《重生之玩物人生》、《權財》、《我真是大明星》那都是經典。尤其是影響力最大的《我真是大明星》,那裝逼打臉簡直是教科書級別的網文。

只可惜河蟹大神法力無邊,硬生生的把正在連載中的《我真是大明星》給和諧掉了,不僅僅讓無數書迷氣憤傷心,也讓嘗諭大佬也從此銷聲匿跡,直到柳下輝重生之前都沒有聲訊,真是讓人遺憾之極。

這兩位大佬的作品柳下輝雖然都極喜歡,而且現在這個年代網絡小說的審核并不嚴格,隨便怎么寫都可以,但這些作品到后世十有八九都是被和諧的下場,柳下輝只能無奈的舍棄。

最后衡量了半天,柳下輝選擇了打眼大佬的《黃金瞳》,這是打眼大佬的成名作,在2019年的時候更是被拍成電視連續劇播放,影響力極為不俗,選這部作品成為都市馬甲的處女作,逼格也足夠了!

接下來是仙俠分類,這個分類的經典作品同樣多不勝數,最終柳下輝還是把目光放在番茄大佬的身上,決定選擇《寸芒》作為仙俠馬甲的處女作。

《寸芒》作為曾經打破起點訂閱記錄的神作,用來當處女作足夠了!

于是,接下來的一段時間,柳下輝開始瘋狂碼字。

一部小說,有了詳細大綱之后,時速正常的作者,一天碼兩萬字都不難。

而柳下輝不僅僅是擁有詳細大綱,更是連整本書都在他的腦海中,雖然只記得主要劇情,書里的小細節不可能全部都記得。

但記得主要劇情,對于一個寫作十多年的老作者來說,已經足夠了!

柳下輝前世碼字速度慢,不是因為他打字慢,相反他打字速度快得很,主要是慢在沒有大綱,也沒有什么設定,情節更是要隨想隨寫,那碼字速度自然慢如龜爬。

可現在他僅僅只是把腦海中的作品‘碼’出來,那速度跟前世相比,那真的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那鍵盤被他敲打得噼里啪啦的響。

正常時速都能達到五六千,當寫到一些記憶深刻的劇情時,時速飆到八千以上也是正常。

《雪鷹領主》、《斗破蒼穹》、《黃金瞳》、《寸芒》,一共四部作品,柳下輝每部作品只碼一個小時,一天四個小時的工作量,但存稿卻以極快的速度增加著。

《斗破蒼穹》、《黃金瞳》、《寸芒》三本分別存下二十一萬、二十萬、二十二萬的稿。

當然,柳下輝也不是一個月的時間都窩在家里碼字,在6月中旬的時候,他特意跑了一趟帝都,然后在凌晨兩三點的時候用滅火器救下了25條生命。

于是,前世那著名的網吧縱火事件,就有了不同的結局。

雖然做這事對于柳下輝來說沒有任何好處,反倒還虧了路費以及浪費了不少時間。

但俗話說得好,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人生在世也不是什么東西都看利益的,像這種舉手之勞就能救25條人命的大善事,換作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都不會坐視不理。

從帝都回來后,柳下輝養雞場的偽土雞(雖然本質是飼料雞,但因為是在坡地放養,再加上金手指100的質量屬性加成,便變成了別人眼里的偽土雞)便開始銷售了。

梁永輝也不愧是混跡五里亭批發市場數年的三大活雞批發商之一,他的能量還是可以的,在參觀過柳下輝的養雞場后,他便聯合批發市場里的那些活雞小批發商,進貨量輕輕松松的就突破了3000只偽土雞。

柳下輝給予梁永輝的是4.3元的超低價,而梁永輝給予那些小批發商的是4.8元的價格,從中賺取0.5元的差價,就這都已經讓那些小批發商笑得牙都彎了。

畢竟梁永輝之前的銷量那么高,背后的養殖場老板給予他的都是5元的批發價,而那些小批發商銷量遠遠比不上他,能拿到5.1元的價格就非常了不起了。

而梁永輝直接給他們降價0.3元,讓他們拿到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超低價格,這些小批發商當然高興得不得了了!

小批發商們高興,梁永輝更加高興,他這次是真的賺大了。

首先是他自己的1100左右只雞,價格對比之前直接降低了0.7元一斤,這里的收入就增加了足足三千大洋。

再加上梁永輝從那些小批發商的2000左右只雞身上,又賺取了0.5元的差價,算起來又是四千大洋的收入。

光是額外增加的收入,一天就有七千大洋,如果再算上銷售收入,那他的收入輕輕松松的突破了一萬,讓梁永輝這幾天就像是中了大獎似的,激動得給老婆連交了好幾天的公糧!

柳老板,真是他的貴人啊!!

然而,相比起梁永輝的收入,柳下輝的收入才是真正的可怕。

別的養雞場老板,飼料雞的養殖成本,每只大概要8元左右。

而柳下輝擁有金手指的100成長屬性加成,節省了一半的飼料成本,算下來每只雞的養殖成本大概在5元左右。

然后批發出去的價格是17元到18元之間,也就是說每只雞的利潤大概是12元到13元之間。

就按最低的一只12元計算,3100只左右的雞,算起來就是37200元左右的收入。

這數字,真的是太可怕了,一天三萬七千多的收入,哪怕是投資最大的六福飯店,跟這收入相比也差得遠了。

當得出這個數字的那一刻,柳下輝不由得有些后悔了。

麻痹的,早知道搞養殖這么賺錢,當初就不該浪費那么多時間去搞餐飲啊,全力進軍養殖業估計現在都擁有億萬身家了!

不過,柳下輝也只是想想而已,擁有金手指的成長屬性加成與質量屬性加成的他搞養殖,確實是所向披靡,絕對沒有對手。

但這個成長速度畢竟有些違背常理,小范圍的搞搞那沒什么,因為負責管理的都是自己信得過的親戚,哪怕感覺成長速度有些不對,只要他提前打好預防針,也不會傳出去。

可如果要大范圍的搞養殖,那自己信得過的親戚肯定是不夠用,必然要請外人來幫忙,到時這違背常理的成長速度,肯定就得曝光了。

到時會有什么樣的后果,柳下輝也不知道,反正他不希望有這樣的事情發生,所以養殖方面只能自給自足,對外銷售的有這一家養雞場就足夠了。

隨著養雞場正式開始銷售,柳下輝的日收入,終于正式突破了十萬元!

隨著六月份走向尾聲,柳下輝便開始為即將到來的‘SARS病毒’布局了!

前世SARS病毒肆虐的時候,經歷過的人都不會忘記板藍根和醋。

當時出現了熏白醋、喝板藍根能預防怪病的傳言,一個個就像瘋了一樣的搶購這兩樣東西。

平時10元以下就可以買一大包的板藍根,瞬間就飆升到了三四十元一包,堪比當代神水,從此暢銷了足足17年。

就不說那些四處兜售的小販了,就連賣服裝的小店都在門口豎起了“有板藍根售”的。

甚至一些修單車的、賣鞋的小販以及路邊賣光碟的小販也賣起了板藍根……

而白醋就更加可怕了,特么的2元一瓶的白醋,最高記錄賣到了1000元你敢信?

當時板藍根成了神藥,街頭巷尾都是酸溜溜的醋味兒……

除了板藍根和白醋,還有鹽、抗病毒口服液、大米、食用油、調味品等商品的價格也在全國暴漲,全面引發了搶購狂潮。

柳下輝沒有那么大的本事去阻止這些事情發生,但他可以提前布局,然后狠狠的阻擊那些趁機發國難財的商家。

而想要做到這一點,就得提前大量的囤貨,必須有充足的資金才行。

如今柳下輝的賺錢速度并不慢,日收入已經突破了十萬,而距離非典真正的爆發還有足足半年的時間。

這半年的時間里,柳下輝至少能賺到兩千萬以上。

拿出兩千萬的資金來運作這個事,想來應該是足夠了!

畢竟這事得派靠得住的人去做,需要大量信得過的人手,有兩千萬的資金投入,已經是綽綽有余了。

石角村。

江詩雨一家正在吃晚飯。

江詩雨一共有三個孩子,大閨女宋晴再過兩個月就滿13歲周歲了,目前已經小學畢業,九月份開學就是初中生了。

二兒子宋金11歲,小兒子宋飛揚9歲,都在讀小學。

自從上次夫妻倆個因為賭博把之前‘寫碼’賺來的錢都輸出去后,宋平安就提議讓江詩雨打電話給她的外甥柳下輝,看看能不能找條賺錢的門路。

當時江詩雨怕夫妻倆戒不了賭,就說要先戒賭一個月以后再說。

如今,一個多月的時間已經過去,眼見江詩雨遲遲不打電話,宋平安便有些急了。

等吃完晚飯,孩子們都出去玩了之后,宋平安便忍不住說道:“老婆,這都已經等了一個多月了,這段時間以來我連撲克牌都沒打過一次,是不是可以給小輝打電話了?”

江詩雨一邊收拾碗筷,一邊說道:“急什么?等你確定可以戒賭再說!”

宋平安連忙說道:“老婆,我確定,我可以戒賭的,再不給小輝打電話的話,等九月份孩子們上學,連學費都交不起了!”

江詩雨把洗好的碗筷放好,哼道:“現在知道急了?當時打幾千一場的麻將時,怎么沒見你想孩子們上學的學費啊?”

宋平安心想你還說我,你跟人搖骰子的時候,一天下來的輸贏不也是好幾千嘛?

當然,這話也只能在心里說說,嘴上只能服軟道:“老婆,過去的事咱們就不提了,反正我答應你以后都不打麻將了!”

江詩雨這才嘆道:“其實我也是怕自己戒不了賭,所以才遲遲不打這個電話的。畢竟小輝是我們最大的后盾,除非能夠靜下心來扎扎實實的做事,否則這個電話肯定不能打!”

宋平安當然知道這個道理,就像很多人遇到困難的時候,他可以在外面四處找人借錢,但就是不找關系最鐵的兄弟開口。

這其中的原因,只要有點生活閱歷的人都懂。

打個不太恰當的比喻,就像很多小說里寫的千年家族一樣,不到家族存亡的關鍵時刻,那些最重要的底牌就不能動用。

因為稍微遇到困難就動用底牌,那這個家族絕對傳承不到千年,這其中的道理值得深思。

“老婆,我這邊你不用擔心,麻將只有天天打才會上癮,現在停了一個多月,感覺打不打都無所謂了!”

江詩雨想了想,說道:“那好吧,我這就給小輝打個電話,看看他那邊有什么賺錢路子!”

說完,江詩雨便拿出手機,拔通了外甥柳下輝的電話。

電話響了兩聲,就被接通了,外甥的笑聲傳了過來,道:“小姨,我正想給你打電話呢,沒想到你先給我打過來了!”

江詩雨連忙問道:“小輝,你找小姨有什么事嗎?”

“我的事等會再說,小姨你給我打電話,應該是有事找我吧?”

江詩雨瞥了湊過來傾聽的老公一眼,對著電話說道:“小輝,是這樣的,你也知道你小姨父現在不‘寫碼’了,最近正忖思著做點什么,你那邊有什么賺錢路子沒有?”

“原來是這事啊,我正好想叫你跟小姨父過來幫我呢!”

江詩雨笑道:“那敢情好,需要我跟你小姨父做什么,小輝你盡管吩咐就是了!”

“行,那小姨你就先把表弟表妹他們安排好,這次的事情比較重要,起碼需要六七個月的時間,詳細的等我明天回去再跟你說!”

江詩雨說道:“哦,小輝你明天要回來啊,那就等你回來再說吧!”

接下來,姨侄倆隨便閑聊了幾句,便掛掉了電話。

宋平安雖然已經聽了個七七八八,但還是問道:“老婆,小輝怎么說?”

江詩雨說道:“你不是已經聽到了嗎?小輝說了,有事安排我們做,具體什么事情等他明天回來再詳細說!”

宋平安好奇的問道:“小輝到底又折騰什么生意了?”

江詩雨搖頭說道:“誰知道呢,現在小輝的生意是越做越大了,前兩天跟我大嫂通電話,聽大嫂說小輝在省城的養雞場,現在都賣三千多只雞呢!”

宋平安驚嘆道:“我的天啊,這也太厲害了吧?就算一只雞只賺三四塊錢,那一天也有上萬的利潤啊!還有那么多的生意,加起來一天得賺多少萬啊?”

江詩雨聞言一臉驕傲。

那是我外甥!

我江詩雨的親外甥!

布局非典,那肯定得挑選最親也最信得過的親人。

論親近與信任,老媽這邊的親戚無疑是排在第一位,無論是大舅二舅還是小姨,柳下輝都能給予百分百的信任。

所以,柳下輝率先跟大舅大舅媽二舅二舅媽商量這事,指派他們到非典區也是重災的粵省去提前布局。

“大舅大舅媽,你們一家去粵省首府,到那邊的郊區租一個便宜的大倉庫出來,然后分批分量的采購板藍根和白醋,不要集中在同一個廠家采購,總之采購得越分散越好!

二舅二舅媽,你們去深市,同樣是去郊區租一個便宜的大倉庫出來,然后跟剛剛我說的那樣操作,把采購的板藍根和白醋給我囤到大倉庫里面!

至于到什么時候才出售,我會電話通知你們的!

另外,這個事你們要把它爛到肚子里,對誰都不要提這個事,也不要多問,只需要按照我說的做就行了!”

大舅等人都聽得一頭霧水,不知道外甥莫名其妙的囤積板藍根跟白醋干什么,而且還搞得如此鄭重與神秘。

不過外甥已經有言在先,讓他們不要多問了,所以大舅等人盡管一肚子的疑問,也不好多問什么,只能點頭把這事攬下來。

反正,以外甥那神乎其神的賺錢能力,既然如此鄭重的對待這個事情,那想必是可以賺到很多錢的,只是他們不明白這個怎么賺錢而已!

把大舅一家與二舅一家安排好后,柳下輝又打電話回去把三舅公一家五口以及大舅公的幾個兒子叫上來,頂替大舅一家與二舅一家的位置。

畢竟省城這養雞場是目前柳下輝名下最賺錢的生意,肯定是不能馬虎的。

搞定這個事后,柳下輝便回老家,安排小姨與小姨夫,讓他們夫妻到莞市去,做著跟大舅一家和二舅一家同樣的事情。

等老媽這邊的親戚安排妥當后,就輪到老爸這邊的親戚。

老爸這邊的姐弟確實多,可惜柳下輝那三個姑姑都是大字不識一個的文盲,再加上前世與三個姑姑的關系平常,今生雖然有所改善,但終究是差了點意思。

所以率先就排除了三位姑姑。

接下來是伯父伯母,關系同樣一般,如今讓他們負責管理老家的魚塘就夠了,布局非典這種重大的事情就不讓他們參與了。

然后是三叔三嬸,其實三叔三嬸的能力是最強的,只可惜夫妻便都是公務員,而且三叔還有著遠大的前程,同樣不適合參與這種事情。

如此算來算去,就只剩下小叔小嬸了。

小叔目前還在開貨車,小嬸在老柳魚莊當大堂經理。

這些都不是問題,隨時可以找人替代。

因此,在跟小叔小嬸詳談過后,就把小叔小嬸派到佛市,做的工作跟大舅他們一樣。

反正,目的就只有一個,囤貨!

之所以要提前那么長的時間,而且要求分批分量的采購,自然是為了不引人注目。

無論是大舅二舅還是小姨小叔,柳下輝都給了他們一個承諾,只要這個事情做好了,一定給他們一人一個大紅包,十萬起步!

聽到柳下輝的承諾,大舅等人都驚呆了!

短短六七個月的時間,把那么簡單的事情做好,一人就能拿到十萬起步的大紅包?

這待遇好得過份了!

憨厚的大舅二舅都連忙拒絕,死活不同意外甥給他們這么高的待遇!

小姨跟小叔也拒絕,不過語氣沒大舅二舅這么堅決。

當時柳下輝就笑哈哈的分別對他們說道:“你們別嫌多,等把這個事做好了,你們知道我賺了多少錢,到時不嫌我給的紅包少就好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餐飲大佬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