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白骨大圣  >>  目錄 >> 第142章 晉安化牛:“哞,哞,哞。”

第142章 晉安化牛:“哞,哞,哞。”

作者:咬火  分類: 玄幻 | 東方玄幻 | 咬火 | 白骨大圣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白骨大圣 第142章 晉安化牛:“哞,哞,哞。”

聽完有關無頭村的傳聞。

晉安陷入沉吟。

“李護衛,那你知道這懸空路和桃源村的位置在哪嗎?”

晉安抬頭看向面前的李護衛。

嘩嘩——

嘩嘩嘩嘩嘩——

屋子外頭的雨,還在持續下著。

不僅沒有止歇,居然還有雨越下越大的勢頭,這雨一直下得連屋子都仿佛散發出一股霉味了。

李護衛搖頭。

看起來他臉上表情還很郁悶的樣子。

“晉安道長,我也想知道這無頭村位置在哪啊。”

“可我在民間打聽了這么些年,一直都沒找到無頭村的確切位置。”

晉安算是被不怕死的李護衛給逗樂了。

這位是真心膽子大?

還是反應比常人慢一步?

尋常百姓想躲都來不及的撞邪,他倒好,恨不得一天來十次,天天都來。

“不過……”李護衛說話大喘氣。

他神神秘秘道:“我打聽到無頭村的具體方位,大概是在烏山嶺跟蒼洱山的某處。”

聽了李護衛的話,晉安心頭一動。

李胖子護衛見晉安臉上神色沉吟,他眼珠子一轉,鬼機靈道:“晉安道長,你打聽無頭村的事,是不是打算去無頭村撞邪,啊不對,是驅邪?”

“晉安道長你且放寬心,無頭村的事,就交給我李某人了,我定然找到那無頭村的準確位置。”

“只求晉安道長,還有陳道長,能帶上我李胖子走一趟無頭村,好讓我李胖子這一身肥瓢沒白跟了我李胖子。將來我也好跟我這一身沒白養的肥瓢吹一把牛,說我帶它見識過人世間的繁華和撞過邪。”

晉安:“哞,哞,哞。”

李護衛:“?”

老道士:“!”

老道士一臉震驚的看著晉安。

難怪當初剛來府城時,小兄弟你對著那尊大石牛一直盯著看不停,感情小兄弟你的本體不是人,真實本體是黃牛精?

小兄弟這是終于要化牛了?

就連正發呆看雨的削劍,也轉頭看向自己的師父。

晉安倒是云淡風輕,神色如常,十分淡定的對一臉發懵表情的李護衛說道:“好了,我已對李護衛的肚子吹過牛皮,李護衛就不要老是惦記著撞邪靈這事了。”

“驅邪這種事,就連我都不敢說有百分百把握能成功,李護衛你一個普通人去找無頭村,豈不是去送死嗎?”

“李護衛你自己都說無頭村像是被詛咒過的村子,但凡踏入過村子里的人,最后又都會返回村子里,成為下一個無頭村民。”

李護衛:“!”

老道士:“!”

兩人這下是真懵了,都被晉安的騷氣驚得無話可說。

晉安不帶上李護衛,那也都是為了李護衛好。

就如他所說,鬼知道下次撞到的是什么鬼,萬一碰到個厲害的,連自身都難保下,晉安也沒法照顧到李護衛這個普通人。

平平安安度過余生不好嗎?

君子不立于危墻之下。

但晉安還是低估了李護衛的腦子一根筋,李護衛聽了晉安的話后,非但沒有危機意識,反而眼睛一亮:“成為無頭村里的無頭死人嗎?”

“晉安道長你說憑我李某人身懷一技之長,到時候會不會成為無頭村里的尸王?”

晉安聽了李護衛的話,居然很認真的想了想:“如果李護衛的本事過硬,還真有可能成為全村尸王的可能,到時候還得靠李護衛罩著我們。”

“逢年過節,我和老道也會去無頭村看望李護衛,給尸王李護衛你燒紙上供香。”

李胖子護衛被晉安夸得飄飄然,頓時樂得兩只眼睛都瞇縫成一條縫了,臉上表情都樂開花了。

“看來我李胖子這幾天要堅持天天鍛煉自己,爭取在下無頭村前練出一身過硬本事,不是有句話叫‘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嗎。”

李護衛雄赳赳氣昂昂,特別有自信的說道。

這下老道士可是真看懵了。

現在年輕人的思維也太跳躍了吧。

前腳晉安還在拒絕李護衛以身犯險,怎么后腳兩人都已經聊上尸王李護衛死后的場景了?

李護衛雖然白天摸魚。

但他晚上是必定要回何府去的,一來是因為晚上有宵禁,二來是因為晚上跳梁小丑也多。

而就在李護衛離開后,戌時天黑快要宵禁,道觀快要關門前,五臟道觀又進來了一人。

這人還是晉安和老道士都認識的熟人。

“陳道長,我家二哥又傷心過度,在迷迷糊糊念叨兒子馬三了,我二哥現在誰的話都聽不進去,就最信任陳道長您。求陳道長再幫我們安慰安慰我二哥吧,我們對陳道長您感激不盡。”

原來來人是馬老爺子的弟弟,年齡與老道士差不多大,畢恭畢敬走進道觀里。

原本正在吃晚飯的老道士,匆匆忙忙扒拉完最后幾口晚飯后,就隨馬老爺子的家人離開道觀了。

在離開道觀前,老道士跟晉安留下一句,如果今晚回來太遲,他就不回來了,直接留在馬老爺子家過夜,等明天天亮再回來,讓晉安不用特地熬夜等他了。

看著匆匆離去,消失在夜色下的兩人,晉安為馬老爺子的悲慟遭遇惋惜。

兩天后。

連下了幾天的梅雨,今天難得碰到晴天。

連續陰霾了幾天的天氣,連府城百姓的心頭,都好似埋上一層陰霾。而隨著這天氣終于放晴,晴空萬里,碧藍如洗,滿城百姓臉上的笑容也多了起來,心情也開朗了不少。

這日。

何府來人,正是大夫人身邊的丫鬟小蓮。

“晉安道長,大夫人今日有請,說晉安道長一直渴求之物已經找到,大夫人請晉安道長去何府一觀,看是否符合晉安道長的需求。”

晉安聞言一喜,匆匆跟老道士交代一句,讓他留下看道觀,順便記得給傻羊喂一頓紅蘿卜,然后憋著一股心頭熱火,跟著丫鬟小蓮迫不及待去何府見大夫人。

何府。

這已是晉安的二進何府了。

但今時不同往日。

何府上下都對晉安這位曾受到隆重接待的大夫人座上貴賓,恭敬有加。

何府大書房。

當晉安到時,發現大書房里早已有數人坐于此。

除了他熟悉的大夫人、老管家、李胖子護衛外,大書房里還有另一名江湖劍客裝扮的中年男子。

也不知是不是因為人逢喜事精神爽的關系,晉安覺得今天的李胖子護衛給胖了。

老管家似乎也更年輕了。

大夫人,嗯,大夫人今天也更好看了,端莊溫婉如還未出嫁的大姐閨秀,皮膚晶瑩生輝,一顰一笑間都是帶著明艷白潔。

至于那位陌生臉的江湖劍客中年男子,晉安稍稍一思索,便明白了其身份。

應該就是大夫人找到的肯出售精神武功秘籍之人了。

不久后,經過短暫介紹,果然驗證了晉安的猜想。

那名中年男子自稱王張,這一看就是隨口取的假名字,當不得真。

其的確有一本精神武功秘籍要出售。

可當聽完對方提出的一些要求后,晉安眉頭皺了下。

只有上半部分?

殘缺的?

大夫人今日請他來的主要目的,就是想請晉安掌眼下這精神武功秘籍的真偽,如果是符合晉安需要的,她便出手買下來。

“不知這本精神武功秘籍叫什么?”

“可否讓我先看下?”

大書房里,晉安與那名中年男子,一左一右面對面而坐。

對方倒是干脆利索,當場默寫幾頁紙,然后讓何府老管家遞交給晉安。

“這門精神武功秘籍,名叫《天魔圣功》。《天魔圣功》的心魔劫,在敵我交戰中,可通過二目對視攻人心神,勾動人心魔,身陷幻覺不可自拔,從而出其不意攻其不備,一招致勝。”

“練到極致處,據說還能傷人魂魄。但那只限于傳說,要想創立精神武功困難重重,我家先祖原本只差最后一步就能推演成功,然后將我們家族實力一舉推向更高地位,可惜,直至最后都未能創立出后續更高的武學境界。”

中年男子介紹道。

聽對方這么一介紹,晉安心中瞬間了然。

這不就是“眼神如果能殺人的話對方早已經死了不止千百遍”嗎?

這眼神殺人,倒是跟符兄五雷斬邪符有著異曲同工之妙,如果兩者配合得當,那就是如虎添翼,相得益彰。

在神魂斗法中,或許能取得意想不到的驚人效果。

不過一聽《天魔圣功》這么個很高調,很中二的功法名,晉安樂呵呵一笑,看來對方不止是王張這個名字是假的,估計連這個什么《天魔圣功》名字也是假的,隨口胡謅。

對方應該是想蒙騙那些什么都不懂的初哥。

能騙一個是一個。

鑲金戴玉才有逼格,才能趁機哄抬更高物價。

至于對方口中所說的那位先祖,把話反過來聽就是,其那位才智雙絕的先祖,最后應該是創立精神武功失敗,走火入魔暴斃了。

這時候,老管家已將對方默寫的那幾頁手稿,遞交到晉安身前。

晉安接過手稿翻看起來。

晉安怎么說也是步入一流高手之列了,身上就有三本一流武林秘籍,眼界自然早已今非昔比了。

雖才只是幾頁手稿,而且還是刪刪減減的粗略綱要,但晉安稍稍一琢磨,便看明白了個七七八八。

晉安眉頭一皺。

大夫人見到晉安皺眉,還以為晉安是心有不滿,或者是這門精神武功秘籍是假的,當即問晉安:“晉安道長,這精神武功可是存在什么問題嗎?”

晉安并未馬上回答大夫人的話,而是又仔細揣摩一遍后,這才開口道:“這精神武功倒沒什么問題,真倒是真的。”

大夫人面色神色一松,隨后問:“那晉安道長為何又皺眉?可是對這精神武功秘籍不滿意?”

晉安這回是看向坐在對面的那名中年男子:“這《天魔圣功》應該不入流吧,連三流武功都很勉強吧?

聽完晉安的話,對方剛想要發怒,想要勃然大怒反駁晉安。

“王先生你先不需要急著反駁我。”

“這心魔劫的成功率應該很低吧?”

“更確切的說,應該是非常低才對吧?”

“我能否請教下王先生,這心魔劫的成功率在多少?”

晉安二連問,問得對方原本色厲內荏想要佯裝發火的樣子,變成沉默坐著不言不語了。

晉安見對方并沒有想回答的意思,這擺明就是你愛買不買,坐等魚兒自愿上鉤的心態。

你上當了也不關我的事。

這年頭,江湖武林上的精神武功秘籍稀缺,他是吃定了晉安不會輕易錯過眼前這個難得的機會。

面對對方這個傲慢態度,晉安倒是沒生氣,也沒惱怒,做生意嗎,有坐地還價的,也有坐地起價的,這都是很正常的事。

誰要心態先失衡,誰就先在生意場上輸了。

晉安拿著手里的手稿,繼續不溫不火的說道:“而且這門《天魔圣功》還有一大弱點,必須是心志堅定者才能修煉。”

“如果碰上對方意志力堅定,而自己心志定力又不如對方時,不僅失敗反噬,就連自己也會身陷心魔幻覺里,算是傷敵八百自損一千的武功吧。”

“所以我才會說這門《天魔圣功》精神武功,連三流武學都算不上,只有與相同實力的人對戰搏殺時,才能有些奇效。但這種奇效,本身還有很高的失敗率。一旦碰到高手,必死無疑。”

這門《天魔圣功》,實在是有太多缺點了。

而且對方還只出售上半部殘卷。

可以說很雞肋。

若換作常人,肯定不會選擇吃力不討好的修煉這門精神武功。

有這時間,精力,修煉普通的三流武學,二流武學,都比修煉《天魔圣功》有自保之力。

但是沒辦法,晉安目前最急缺的就是精神武功秘籍了,哪怕再差,他也沒有挑挑揀揀的機會。

好在他有敕封!

這門精神武功秘籍,晉安勢在必得,所以他才會一而再貶低《天魔圣功》,試圖激怒對方,從而好坐地還價。

對面那位王張先生,很是吃驚的看著晉安。

想不到晉安年紀輕輕,卻對武學方面的見識、見解卻一點都不單薄,甚至武道見解很深。只是面對幾張粗糙手稿,就能把《天魔圣功》的優缺點,分析了個七七八八。

面對看起來一點都不好哄騙的晉安,這為王張先生始終沉默。

一副你愛買不買,我就是吃定了精神武功秘籍稀缺,我就是吃定了你很缺武功秘籍的樣子。

“不知這王先生,打算以什么價格出售這門《天魔圣功》?”

坐在對面的王張先生,這回終于開口,他疑惑看一眼晉安:“何家大夫人還沒告訴晉安道長你?”

“早在晉安道長來前,大夫人已與我談好賣價,這門《天魔圣功》只以物易物,我急缺一株療傷的百年藥材。”

“而何府作為府城三大藥材商之一,恰好就有這么一株療傷用的百年藥材。”

“何家這位大夫人已經同意我的請求,只要晉安公子滿意這門《天魔圣功》,掌眼過秘籍是真,就同意王某我以物易物的要求。”

晉安意外看了眼大夫人。

他自然明白療傷用的百年藥材,意味著什么,沒想到大夫人居然肯為他主動支付這筆交易。

不過,一聽到對方不是提什么過分要求,只是要求一株百年藥材,晉安倒是覺得這買賣很便宜。

不對。

是太便宜了才對。

當然了,這最主要還是因為晉安習慣了拿百年藥材當飯吃,百年人參,百年何首烏到了他手里,都是跟嚼糖果零食沒兩樣。

百年藥材,也只不過是一百陰德而已。

光是晉安上次在何府除魔五通神,就一次斬獲到一千陰德,這就是個無本買賣啊。

“既然大夫人已與先生你談好價格,那我也不便再壓價,以免給何府名譽,給大夫人名譽造成損失。我先謝過大夫人對我的恩情,但大夫人的這份大禮對我實在太過貴重,我不能收下。”

“說來也是巧合,我剛好就有一株符合王先生要求的百年藥材,王先生可否等我片刻,我回去取取便來。”

晉安此言一出,這回是輪到大夫人目光驚詫,大感意外的看向晉安了。

皮膚紅麗透白,紅唇潤澤,身上透著成熟風韻的大夫人櫻唇輕啟,正要開口說話,可話還沒說出口,已被晉安斷然勸阻了:“大夫人,我無功不受祿。”

“我先謝過大夫人的好意,但這份貴重大禮我確實不能收受,否則我與那些挾恩圖報,窺覬何府家產的偽君子又有什么區別?”

“大夫人今日替我找到精神武功秘籍的恩情,我已緊記在心,不會忘了大夫人今日恩情。”

其實,晉安家里哪有什么恰好就有百年藥材。

他回到道觀,順路花一錢銀子,買來一只高檔禮盒,回道觀敕封出一株百年藥材后,再用高檔禮盒封裝好,重新回到何府。

而接下來的以物易物交易就很順利了。

大夫人又設宴請晉安與王張先生后,待宴席結束,晉安懷揣殘缺秘籍,迫不及待回道觀,打算敕封,修煉精神武功秘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白骨大圣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700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