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目錄 >> 第九百九十九章 游戲開始了

第九百九十九章 游戲開始了

作者:臥牛真人  分類: 科幻 | 星際文明 | 臥牛真人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第九百九十九章 游戲開始了

這算不上是一個非常完美的方案。

但想要盡可能多的攜帶黃金果、圖騰獸血肉以及核心、秘藥和圖騰戰甲殘片,逃離黑角城的話,又是倉促之下,能想到最好的方案。

隨著戰隊規模的膨脹,冰風暴勢必能得到大量物資和載具。

高等獸人在馴化普通野獸和圖騰獸的領域,擁有比龍城人更有效的獨門秘方。

特別是血蹄氏族的犍牛和馱馬,都是整片圖蘭澤,甚至全異界最棒的。

倘若能帶走整支輜重隊,不,只要能帶走小半支的話。

就不用擔心接下來一段時間的修煉資源問題了。

孟超點了點頭。

冰風暴的計劃果真能夠實現,倒是解決了他最大的煩惱。

現在,他只關心:“那么,仆兵們怎么辦?”

“你是說葉子他們嗎?”

冰風暴道,“我承認,你把最初這批仆兵訓練得非常出色,特別是葉子,他擁有極其罕見的天賦,只要再加上一點點的運氣,就極有可能完成從鼠民到仆兵,從仆兵到武士,從武士到將軍的逆襲。

“事實上,我也很喜歡這個聰明伶俐,又有股子狠勁的小家伙。

“但是,很可惜,我要走的路,實在太艱難了,沒辦法帶上他帶他一起走的話,只會害死他的。

“不過你也不用擔心這些仆兵的出路。

“剛剛過去的兩場團戰,已經證明了他們的實力,在任何一位指揮官的眼中,他們都是最優秀的戰士。

“等到我們離開之后,會有很多氏族武士,爭先恐后想要招攬這些仆兵,而且,輕易不會讓他們變成炮灰的。”

孟超點了點頭。

他對自己傳授給葉子他們的戰斗技巧有信心。

讓這樣一支精銳力量充當炮灰,絕對是暴殄天物。

相信沒有哪個氏族武士,會如此愚蠢。

但他還是非常擔心:“就算不是炮灰,他們也將卷入‘榮耀之戰’的血腥漩渦當中,十有八九,會在曠日持久而且毫無意義的戰爭里,死無葬身之地的!”

“我們誰又不是呢,來自遠方的神秘朋友,我們誰又不是在血腥漩渦中身不由己,隨時都有可能死無葬身之地呢?”

冰風暴忽然一改平時的冷漠和凌厲,冰封般的雙眸龜裂,流露出一絲無奈的情緒,她苦笑道,“無論鼠民還是武士,無論酋長還是祭司,無論來自圖蘭澤還是來自圣光之地,或許,在這片該死的天地間,死亡,就是我們的宿命。”

“宿命嗎……”

孟超喃喃自語。

眼底迸發出熾烈的火焰。

這火焰又在瞬間,被他撕得粉碎,化作點點飛星。

在這個流血的黎明剛剛降臨時,就有各種流言蜚語順著嘈雜的街市和擁擠的酒館,在整座黑角城的各個角落里飛快擴散。

各種繪聲繪色,添油加醋乃至荒誕不經的流言,最終都匯聚成了兩個仿佛擁有魔力的音節:

“勇敢者的,游戲!”

距離血蹄氏族的上一次“勇敢者的游戲”,已經過去了兩百多年。

沒有一名氏族武士,親歷過這樣的狂歡。

但他們都在家族世代流傳的戰歌、史詩和故事里,聽過昔日的英雄們是如何通過“勇敢者的游戲”來嶄露頭角。

很多人的圖騰戰甲里面,甚至都存儲著上一任或者上上一任主人,參加“勇敢者的游戲”時,驚心動魄、熱血刺激的畫面。

當這兩個音節響起時,那種以整座城市為角斗場,將每一條街道和每一座酒館都當成競技臺,在萬眾矚目下縱橫馳騁,讓自己的名號響徹云霄的巨大快感,立刻劫持了這些圖騰武士的中樞神經,并淹沒了整片大腦皮層。

“真要進行‘勇敢者的游戲’了嗎?”

“是真的,我看到數十個家族和聚落的首領,都聚集在一起商議!”

“足足十個手掌年的繁榮紀元實在太長,根本不知道黑角城和地方上,分別涌現出了哪些強者,也是該進行一場‘勇敢者的游戲’,讓我們看看新一代的強者長得什么模樣,知道在戰爭中,應該聽從誰的號令了!”

“我們的機會來了!”

不分牛頭人、野豬人、蠻象人還是半人馬,所有血蹄勇士全都摩拳擦掌,翹首以盼。

到了這天下午。

黑角城東西南北的上百座神廟里,同時燃起了七彩紛呈的狼煙。

說是“狼煙”,其實不僅僅用了豺狼虎豹的糞便,而是用數十種圖騰獸的糞便,并摻入大量秘藥和礦石粉末才制造出來。

產生的煙霧先是沖天而起,又像是一層淡淡的氤氳般緩緩落下,籠罩了整座黑角城。

凡是吸入狼煙的氏族武士。

無不感覺血脈賁張,精神亢奮,各種欲望和對榮耀的渴求,都比平時強烈數倍。

而對疲勞和傷痛的感知,卻漸漸麻木起來。

咚!咚!咚!咚!咚!咚!咚!

當狼煙漸漸擴散到全城時,數以十萬計的氏族武士都吸入狼煙之后,上百座神廟中,又同時響起了低沉而悠長的戰鼓。

聲聲戰鼓,仿佛祖靈們古老的心臟。

卻在最新一代武士們的胸膛中,強勁地蹦跳起來。

現在,所有人終于都能確認,“勇敢者的游戲”已經開始。

生活在黑角城的鼠民們,全都像是末日降臨般抱頭鼠竄,躲藏到窮街陋巷深處,殘破不堪的棚屋里面瑟瑟發抖,或是以最虔誠的姿態,向早已拋棄他們的祖靈乞求讓氏族老爺們的戰斗,距離他們越遠越好。

不少來自中小家族的落魄武士,在欣賞過幾場角斗,比較過自己和角斗士的戰斗力高低,權衡再三之后,也會非常明智地躲在宿營地和角斗場里。

按照以往“勇敢者的游戲”的傳統,這些地方相當于“安全區”,是不會遭到騷擾的。

但藏匿在安全區,也就意味著主動放棄了在榮耀之戰中發號施令的權力,只能老老實實,等待強者的召喚了。

更多不甘心默默無聞的勇士們,全都穿上了他們最華麗的戰袍,在佩戴著巨大面具的祭司,手舞足蹈的巫舞歡送之下,大搖大擺,走上街頭,以比平時更亢奮百倍的姿態,痛飲烈酒,大聲喧鬧,在賭桌上一擲千金,時刻準備著迎接一切挑戰。

戰鼓響起時,僅僅沉寂了片刻的黑角城,很快就爆發出了十倍的能量,變成一座熊熊燃燒的不夜之城。

很快,第一場沒有任何規則的街頭角斗就上演了。

“我,來自巨石村的‘屠熊者’,在成年儀式上,赤手空拳打敗了一頭‘灰巖巨熊’,活活掏出并吃掉了它的心臟!

“現在,我想向這位強大的武士發起挑戰,以表達我對他最崇高的敬意!”

十字路口,一名虎背熊腰的牛頭武士,攔住了一名兇神惡煞的野豬武士。

“我,來自鐵流鎮的‘擲象人’,我的家族世代馴化最狂暴的戰象,在我的胳膊只有現在一半粗細的時候,我就能輕而易舉將一頭成年戰象舉起,投擲出去十幾臂的距離,現在,我代表充滿榮耀的家族,接受‘屠熊者’的挑戰,誰來為我們見證榮耀?”

兩名武士,同時發出暴喝,周身肌肉賁張,血管如怒龍般翻騰。

“我來見證!”

“我來為你們見證榮耀!”

“黑角城,鐵皮家族的‘火斧’,將為兩名流淌著神圣之血的勇士,見證你們的榮耀之戰!”

圍觀者紛紛散開。

并且抽出兵器,高高舉起。

在一聲聲“我來見證”的怒吼聲中,戰刀、戰斧、雙手劍、狼牙棒、流星錘等等高等獸人慣用的重兵器,都被重重轟到地上,像是鐵柵欄般圍成一圈。

這個圈,就是最簡易也最神圣的競技臺。

而圍觀者的“見證”,也不僅僅是一句空話,而是真要承擔一部分責任。

比如,兩名勇士在角斗之前約定了某些賭注。

甚至約定,敗者必須加入勝者的戰團,聽從勝者的號令。

見證人就必須確保敗者履行約定。

并在敗者拒絕履行約定的時候,將這種不光彩的行徑擴散出去,讓敗者臭名遠揚。

甚至協助勝者,一起對敗者實施懲罰。

看上去是吃力不討好的工作。

卻真有無數圖蘭勇士樂此不疲。

并且將“見證榮耀”,當成取悅祖靈,以便得到祖靈祝福的重要方式。

很快,在十幾名見證人的圍觀下,“屠熊者”和“擲象人”的戰斗就開始了。

沒有裁決者,沒有競技臺,戰斗者和圍觀者之間,僅僅隔著一圈橫七豎八的重兵器,戰斗者的鮮血、汗液甚至腦漿,隨時都會飛濺到圍觀者的臉上。

近在咫尺的刺激,彌補了戰斗層次的不足,盡管這并不是一場王牌之間的華麗對決,還是令圍觀者都看得熱血沸騰,躍躍欲試。

很快,“擲象人”就雙目圓睜,暴喝一聲,將“屠熊者”高高舉起,丟向圈外。

就算“屠熊者”真有活掏熊心的勇力,在半空中也找不到發力的地方,只能撲騰著龐大的身軀,落在重兵器圍成的柵欄之外。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