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目錄 >> 第九百八十二章 幽靈的蘇醒

第九百八十二章 幽靈的蘇醒

作者:臥牛真人  分類: 科幻 | 星際文明 | 臥牛真人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第九百八十二章 幽靈的蘇醒

很快,細碎的議論聲就匯聚成了一股紛亂的浪潮,又從浪潮升級成了狂暴的海洋。

所有人,哪怕是以往支持其他王牌的人,剛剛在冰風暴身上輸了一大筆錢的人,以及不屬于鐵皮家族的野豬人,都從座位上跳起來。

他們掄圓了膀子,用盡全身力氣來喝彩和鼓掌。

沒錯,冰風暴瘋了。

但這不正是觀眾們希望看到的嗎?

無論對手是誰,都如瘋似魔,不計后果,勢不可擋地碾壓過去,將對手撕成碎片,絞成肉泥,燒成灰燼。

這才是真正的角斗啊!

觀眾們早已厭倦了最近越來越平庸的游戲。

倘若每場角斗都要靠裁決者來分出勝負,而不是像過去那樣,由鮮血和死亡來裁決的話,他們又何必大老遠跑到這里,擠在局促的座位上,觀看小孩子過家家的把戲?

大部分角斗士的心,早已飛向五族爭鋒和榮耀之戰。

只有冰風暴,依舊保持著最傳統,也最純粹的角斗士本色啊!

“冰風暴!冰風暴!冰風暴!冰風暴!”

一時間,雪豹女武士的名字,再次從數萬名觀眾的喉嚨深處同時炸裂,震撼全場,響徹云霄。

激情四射的喝彩聲中,代表勝利的旌旗總算徐徐升起。

全副武裝的卡薩伐,氣急敗壞地飛撲上臺,將已經昏迷不醒的河馬武士及時拖走,以免被雪豹女武士搶走更多的圖騰戰甲殘片。

“冰風暴,你瘋了!”

看著冰風暴兩只幾乎要拖曳到地上的巨大爪刃,還有雙臂上兀自噴涌著濃烈殺意的氣孔,卡薩伐又驚又怒,像是不認識冰風暴一樣瞪著她,“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在干什么?”

“知道。”

銀輝色的面具下面,傳來雪豹女武士冰冷的笑聲,“我在行使一名勝利者的權利,奪取更加強大的力量和更加輝煌的榮耀。”

“你在自找麻煩,甚至是自尋死路!”

卡薩伐咬牙切齒道,“上回招惹了鐵皮家族還不夠,這回你又想讓全體河馬武士,都把你當成不死不休的仇敵嗎?

“說了多少次,如果你渴望力量的話,那就接受我的賜血,加入血蹄家族,無論你想要多少資源還是戰技,包括用古老戰甲的殘片,來升級你的‘秘銀撕裂者’,我都可以給你,還能請家族里的巫醫和祭司,幫你和圖騰深度融合,用最安全和穩妥的方式,變得更強!

“但你不該這樣自作主張!

“連續吞噬掉兩塊這么大的圖騰戰甲殘片,你的‘秘銀撕裂者’絕對會畸變成可怕的怪物,會反噬掉你的血肉乃至靈魂,把你變成‘起源武士’的。

“就算僥幸不死,你得罪了這么多人,我想幫你,都不知道該如何下手啊!”

冰風暴看著卡薩伐。

銀輝色的面具下面,傳來了幽幽的嘆息聲。

仿佛在困惑——過去兩年,自己究竟在害怕什么,為什么一見到這樣的家伙,就生出近乎窒息的不安,以至于,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間呢?

“多謝你的好意,卡薩伐大人,不過,有一件事,我想你恐怕搞錯了。”

冰風暴冷冷道,“我的確渴望力量,卻是要以圖蘭人的方式,憑借自己的爪牙和刀劍來奪取,而不是,依靠任何人的賜予。

“沒錯,在血顱角斗場這兩年,我得到了你的許多幫助,包括你用血蹄家族的戰甲殘片,幫我將‘撕裂者’升級成‘秘銀撕裂者’。

“但是,我也用自己驕人的戰績,為血顱角斗場贏得了大量的觀眾和利益,對得起我從你手里得到的任何東西。

“我們只是互相合作的關系,我實在不知道你所謂‘自作主張’,究竟從何說起。

“只要還沒接受你的賜血,我就是自由的。

“只要做好了付出一切代價的準備,我就可以去任何地方,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不是嗎?”

卡薩伐瞇起眼睛。

他聽出了冰風暴的弦外之音。

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圖騰戰甲“熔巖之怒”的牛頭戰盔上,兩只牛眼忽然瞪大,滲出了紅寶石般的血色。

就連兩側護肩上裝飾的巨大牛頭,也同時轉動方向。

三個牛頭,一起死死盯著冰風暴。

“你想走?”

卡薩伐一字一頓道,“你想離開血顱角斗場?”

冰風暴呼吸一窒。

雙腳卻被冰霜死死固定在地面上,連一指距離都沒后退,咬牙道:“沒有進行賜血儀式之前,我和血蹄家族都沒有絲毫關系,走或不走,都是我的自由!”

卡薩伐隱藏在牛頭面具下面的表情,忽然變得深沉無比。

“我明白了。”

血顱角斗場的裁決者,收起了全部的震驚和憤怒,不再糾結這個話題。

他話鋒一轉,冷冰冰地問:“冰風暴,最近發生在你身上的一連串變化,和那個黑發黑眸的家伙有關,對不對?”

冰風暴悚然一驚。

雖然及時用冰霜凍結了身體。

爪刃尖端的微微顫抖,還是暴露了她內心的情緒。

卡薩伐得到答案。

臉上再次浮現出掌握主動的笑意。

“其實,沒那么難猜的。”

他慢條斯理地解釋道,“你是外來者,在黑角城沒有根基,又長期居住在血顱角斗場里,不可能得到血蹄家族之外,其他勢力的幫助。

“那么,最近發生在你和你的戰隊身上……一連串不可思議的變化,只能是因為某個鼠民仆兵的緣故。

“你的大多數仆兵,都是剛剛從窮鄉僻壤征召來的新兵,從外貌到表現,都非常符合鼠民的特征,平平無奇,不值一提。

“只有這個黑發黑眸的家伙,受了這么重的傷,非但沒死,還能從地牢深處爬出來,一路爬到血顱角斗場最神圣和耀眼的競技臺上,成為了‘冰霜女皇’身邊最信任的人。

“我不覺得,向來冷若冰霜,生人勿進的冰風暴,會突然對一個黑發黑眸的丑陋怪物感興趣。

“告訴我,他究竟是誰!”

“他是我的仆兵,我是一名自由角斗士,他還用連續兩場勝利證明了自己,有資格享有一名圖蘭勇士,應該享有的權利!”

冰風暴提高聲音,“卡薩伐大人,聽聽四周觀眾的歡呼聲,你該不會選在這時候,對一名連戰連捷的自由角斗士的仆兵下手吧?”

卡薩伐的眼角微微抽搐。

眼神真像是他的名字那樣,凝聚成了兩把嗜血的戰斧。

但四周有些觀眾,已經隱約注意到了裁決者和王牌之間,微妙的氣氛。

發現他們好像不止在談論這場角斗的勝負。

卡薩伐環視四周。

面對山呼海嘯的喝彩聲,他深吸一口氣,主動倒退一步。

“當然,你和你麾下的勇士,都是血顱角斗場的驕傲,我又怎么舍得親手撕毀自己的‘王牌’呢?”

卡薩伐說,“我只想提醒你,最近鐵皮家族好像一直在策劃什么行動,想從你身上連本帶利,搶回圖騰戰甲。

“好吧,現在可能還要加上狂怒的河馬武士了。

“答應我,你和你這位黑發黑眸的神秘仆兵,千萬要小心,不要被自己的傲慢和魯莽,毀了自己,可以嗎?”

“放心吧,卡薩伐大人。”

冰風暴說,“當我們的敵人全都粉身碎骨,化作腐肉和爛泥的時候,我們一定會努力活下去,去見證真正的榮耀!”

“冰風暴大人!”

不遠處,葉子慌慌張張的叫聲,打斷了兩人的談話,“不好了,收割者傷得太重,好像要死了!”

孟超在灌滿秘藥的青銅大藥缸深處,猛地睜開眼睛。

周圍原本粘稠如蜜的藥液,在他三萬六千個毛孔的瘋狂吞噬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變得透明。

蘊藏在秘藥中的靈能,全都轉移到了他的體內,化作深邃如夜空的眼眸中,最閃耀的星星。

感知著一寸寸受損枯萎的靈脈被打通。

錯綜復雜如立體蛛網般的靈能網絡,在五臟六腑之間重新閃耀起來。

孟超咧嘴,無聲一笑。

雖然潛藏在細胞深處的暗傷,以及源自“母體01”的邪異力量,仍舊沒有徹底拔除。

包括“呂絲雅”化作叢林女妖,皮膚碧綠,長發殷紅的妖異姿態,亦在每晚的噩夢中出現,抱著他的大腿,死纏著他不放。

但他終究一步步從死亡的深淵中爬了出來。

再度擁有了,向毀滅的命運,發起挑戰的能力。

而且,離龍城越遠,一種莫名的興奮就越強烈。

在龍城,他扮演的是守護者的角色,是一面堅固而沉重的盾牌,只能被動防御異獸的進攻。

每次斗智斗勇,就算取得勝利,仍舊不可避免會造成大量傷亡,令他相當不甘和不爽。

不能說他不喜歡當一名守護者。

孟超只是覺得,“守護者”并不是他的全部。

甚至不是他最擅長扮演的角色。

除了是一面堅固而沉重的盾牌。

他還應該是一柄輕薄、隱秘、鋒利而且淬毒的利刃。

應該由他來掌握主動。

主動出擊,去決定在何時何地,以何種方式,將毒刃刺入目標最致命的要害。

這才是真正的孟超。

一個穿行于末日烈焰之間,劫后余生的幽靈刺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1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