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目錄 >> 第九百八十章 準備行動

第九百八十章 準備行動

作者:臥牛真人  分類: 科幻 | 星際文明 | 臥牛真人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第九百八十章 準備行動

孟超對大巴克的癖好沒有任何意見。

他只是認真思考,有沒有在“糖屋”內部搶奪并拷問大巴克的可能性。

結論是,很難。

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糖屋”內部的警戒比神廟和倉庫更加嚴密。

在隔音和防窺方面,也做得滴水不漏。

想進“糖屋”快活,需要多次光顧,值得信任的熟客引薦。

而熟客們對自己的癖好,當然是諱莫如深的。

孟超再怎么喬裝打扮,都不可能在短短數日內,混到這個小圈子里去。

那就只能在大巴克前往或者離開“糖屋”的路上動手。

有利之處是,窮街陋巷之中,有很多可以伏擊的地點。

只要第一時間打爆大巴克的喉管,也不怕他發出聲音,至少有幾分鐘可以行動。

不利之處是,在前往或者離開“糖屋”的路上,大巴克的警惕肯定提升到了極點。

倒不是怕被人刺殺。

而是怕被人看到。

而且,光顧“糖屋”的客人們,在走進那扇畫著貓耳的窄門之前,是絕不可能像光顧“正常”的煙花之地那樣,勾肩搭背,大聲炫耀自己的武勇的。

他們往往縮著脖子,目光躲閃,貼著墻根,獨來獨往。

即便在小巷子里偶遇,也會保持三五臂以上的距離,絕對不和同道中人目光接觸。

在這種環境中,孟超想要裝作大巴克的熟人,快步接近之后,趁他還沒激活圖騰戰甲之前就一擊必殺,幾乎是不可能的。

孟超測繪了“糖屋”附近的地形圖,找到了十一個非常隱蔽的伏擊點。

但無論從哪個伏擊點一躍而出,和大巴克之間,最少也有七到八臂的距離。

以他重傷未愈的戰斗力,不可能在大巴克激活圖騰戰甲之前,沖過這段距離。

一旦大巴克穿上了圖騰戰甲。

戰斗力就凌駕于此刻的孟超之上。

雖然孟超仍舊有把握殺死他。

卻不可能在不驚動任何人的情況下,將他生擒活捉,細細拷問。

三天時間,孟超擬定了七份行動方案。

在腦域深處模擬了二百三十一次。

將七份行動方案,分別更新了超過十個版本。

最終,將所有方案的所有版本,全都否決掉。

第四天,他從負責打掃大巴克所在競技臺的雜役口中,聽說大巴克卷入了一場沖突。

導火索在角斗場里司空見慣。

無非是觀眾太過粗野,朝競技臺上丟包括鐵蒺藜在內的各種危險品,并且在喝倒彩的時候,侮辱了角斗士的祖先。

看場上前阻止,仍舊控制不住局面,反而自己的火氣也越燒越旺,最終,演變成整座觀眾席的混戰。

更深層次的原因則有兩個。

第一是鐵皮家族的年輕武士“毒刺”,初次亮相,就在血蹄家族開設的角斗場里吃了大虧,令鐵皮家族顏面盡失。

要知道,鐵皮家族和血蹄家族,或者擴大到野豬人和牛頭人之間,為了誰才是血蹄氏族老大的問題,是足足爭斗了上千年的。

盡管現在,血蹄家族才是整個氏族的第一家族。

但沒有一名野豬武士,不想著踩斷牛頭人的牛角,把迎風飄揚的血蹄大纛搶過來的。

和大巴克發生沖突的觀眾,正是一名野豬人。

還是鐵皮家族的附庸家族成員,來自一個名叫“紅溪鎮”的野豬人聚落。

在地方上,仗著鐵皮家族的名號,亦是橫行霸道,無法無天慣了的。

誰知道,剛剛響應鐵皮家族的征召,整個紅溪鎮的精銳傾巢而出,來到黑角城時,就看到“毒刺·鐵皮”血肉模糊,連圖騰戰甲都支離破碎的慘狀。

撕裂“百萬蒸汽之錘”的“兇手”冰風暴,雖然沒正式加入血蹄家族。

但她畢竟是血顱角斗場的四大王牌之一。

絕大多數觀眾,早就將她當成卡薩伐·血蹄的人。

來自地方上,年輕氣盛的野豬武士們,自然對血蹄家族的成員,充斥著滿腔怒火。

而必然引發沖突的另一個原因,卻是巧合。

這名來自紅溪鎮的野豬人,好巧不巧,也叫“巴克”。

巴克就是“砍刀”的意思。

既朗朗上口又霸氣十足。

對于詞匯量和想象力都不算豐富的高等獸人而言,原本就是非常流行的名字。

問題是,當兩個“巴克”相遇,特別是還發生摩擦的時候,事情就變得尷尬起來。

正所謂“一山不容二虎”。

時刻充滿憤怒,準備戰斗的圖蘭人,很難容忍有人和自己共享同一個充滿榮耀和霸氣的名字。

就像血顱角斗場的裁決者“卡薩伐·血蹄”,用了好幾年時間,將所有名叫“薩伐”的家伙都打了個半死甚至全死。

就是為了保證,在黑角城里沒有同名者的存在。

大巴克雖然沒有卡薩伐這么霸道,不可能干掉云集在黑角城的所有“巴克”。

但是,當另一名“巴克”就在他眼前晃來晃去,還和他發生沖突的時候,雙方就注定不可能握手言和,非要決出高下了。

這一點,對來自紅溪鎮的那位巴克先生而言,也是一樣的。

于是,大巴克·血蹄和巴克·紅溪,兩位充滿了勇氣和榮譽感的圖蘭紳士,就以圖蘭人的傳統,上演了一場公平、和諧、充滿體育精神的角斗。

為了表示對“巴克”這個好名字的尊重,并刺激雙方都全力以赴,他們還賭上了各自圖騰戰甲的一塊護腕。

事情鬧到這一步,終于從原本家常便飯的小摩擦,變成騎虎難下。

最終,大巴克一拳將來自紅溪鎮的“野豬巴克”先生轟下競技臺,贏走了對方的一塊護腕。

眾目睽睽之下,野豬巴克沒有賴賬。

但事情顯然沒有到此為止。

據雜役們說,經此一役,來自紅溪鎮的野豬巴克,自覺蒙受了奇恥大辱,將大巴克當成不共戴天的死敵。

每天都在酒館里摩拳擦掌,大聲咆哮著要報仇雪恨,和大巴克再上一次競技臺,這次一定將大巴克的圖騰戰甲統統贏過來。

甚至,雜役們聽說,還有人看到,當野豬巴克灌飽了用曼陀羅果殼釀造的劣質燒酒后,一巴掌拍爆了曼陀羅樹樁做的桌子,和同樣來自紅溪鎮的族人們商議,要去打大巴克的悶棍,搶走全套圖騰戰甲。

野豬巴克常去的酒館非常好找。

他所在的位置也十分顯眼。

甚至,他從沒有隱瞞過自己要找大巴克報仇的意圖。

這也是圖蘭人的傳統。

在任何沖突中輸給對手,再怎么鼻青臉腫,連爹媽都不認識,最重要的都不是療傷,而是趕緊大聲嚷嚷,讓整片圖蘭澤都知道,自己遲早會報仇的。

否則,輸家一聲不吭就悄悄溜走的話,別人只會以為他怕了贏家,一輩子抬不起頭。

輸是一回事,怕是另一回事。

無論打不打得過,是不是真要報仇,“有本事別跑,我們走著瞧”之類的狠話,總是要放的。

雖然,十次狠話也未必有一次兌現。

但孟超還是圍繞這場沖突,飛快擬定了一份全新的行動方案。

之后四天,他都在為新方案做準備。

窮街陋巷的踩點,腦域深處的推演,對大巴克和野豬巴克的心理測繪、性格素描、親友關系的了解。

還要窺視并跟蹤從“糖屋”里進出的人。

不是客人,客人都非常警覺,往往還有一定的武力和背景,很難在短時間內找到破綻。

孟超跟蹤的主要是“糖屋”里的小廝,那些眉清目秀的鼠民雜役。

和客人相比,小廝的警惕性要低一大半。

也沒人會對這些流淌著卑賤血脈的鼠民的審美趣味感興趣。

為了“糖屋”的日常運營,小廝們也不免要到市場上采購各種貨物、菜肴和原材料,接觸的人比較復雜,活動空間也更大。

新一輪百人團戰開打的前夜。

孟超為行動計劃中有可能出現的第一百三十五種變化,找到了最完美的解決方案。

完成了大巴克的最后一張心理畫像。

也弄到了行動所需的最后一種材料。

并完成了最后一件工具的改造和研磨。

——那是一柄質地堅硬,邊緣鋒利,帶著鋸齒的柳葉刀。

既能行云流水地分解筋腱和肌肉,甚至將完整的神經網絡剝離下來。

也可以在最堅硬的野獸頭蓋骨上雕花。

此外,他還摸清楚了兩位巴克先生,明晚最有可能的行動路線。

現在只剩下一個問題。

明天白天的這場百人團戰,究竟該以什么方式,取得勝利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00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