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目錄 >> 第九百六十七章 他們,只是蒼蠅

第九百六十七章 他們,只是蒼蠅

作者:臥牛真人  分類: 科幻 | 星際文明 | 臥牛真人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第九百六十七章 他們,只是蒼蠅

偌大的血顱角斗場,瞬間變得鴉雀無聲。

如果說,冰風暴擊倒毒刺,僅僅是一道驚雷,雖然有些震撼,卻也并不罕見的話。

貌似纖細的野鼠少年,以無比狂暴的姿態,用戰斧掄飛比自己龐大數倍的家鼠仆兵隊長,就像是一場百年難遇的十級地震。

而地震還沒有結束。

在數萬道呆滯的目光注視下,葉子的怒吼聲,吹響了反攻的號角。

剛剛還“驚慌失措,抱頭鼠竄”的“野鼠”們,紛紛拿出孟超這幾天傳授給他們的本事,怒火裹挾著《百戰刀法》,如餓虎撲羊般,朝呆若木雞的“家鼠”們,劈頭蓋腦地砸去。

毒刺戰隊的家鼠仆兵們,終于為他們的驕狂付出了代價。

在剛才的連續沖鋒中,他們的雙腿筋腱和關節,都承受了超過極限太多的重壓,紛紛出現腫脹和裂紋。

或許,能快速拿下這場角斗,馬上休息并涂抹秘藥來治療的話,腫脹和裂紋會慢慢消弭。

但在葉子等人發起凌厲反擊,而己方主將又遭受重創,蠕動哀嚎的情況下,他們都和斷牙一樣心膽俱裂,精疲力竭,再也遏制不住雙腿筋腱和關節,傳來針扎般的劇痛。

猝不及防之下,十幾名仍舊保持沖鋒姿態的“家鼠”,像是被雷電劈中,斷裂的曼陀羅樹一樣,被“野鼠”們砍倒。

剩下的“家鼠”們,全都目瞪口呆,冷汗淋漓,瑟瑟發抖。

看著肩胛爆裂,上半身幾乎被劈成兩半的斷牙。

以及胸前插滿冰錐,毫無還手之力的毒刺。

還有十幾名滿地亂滾,哀嚎不已的同伴。

他們茫然無措,不知是該繼續沖鋒,還是救援主子和同伴,甚至干脆落荒而逃。

單純以力量凝聚起來的士氣,必將在碰撞到更加強大的力量的一剎那,支離破碎,煙消云散。

盡管礙于鐵皮家族的威勢,沒有一名家鼠仆兵敢丟下主子,跳下競技臺去。

但所有觀眾都能從他們驚駭欲絕的表情中看出,他們的魂魄早已逃之夭夭,殘留在競技臺上的,僅僅是一具具等待收割的軀殼而已。

反觀葉子、蜘蛛等一直抱頭鼠竄,貌似狼狽不堪的“野鼠”們,卻像是脫胎換骨,煥然一新。

他們揮舞著染血的武器,眼底炸裂開來的光芒,卻絲毫不遜色于,生來榮耀的氏族武士!

“嗚”

代表“決出勝負”的號角,非常倉促地吹響。

插滿了七色羽毛,還裝飾著鐵蹄和大角的旌旗,在冰風暴一側高高飄揚。

這場角斗的裁決者,卡薩伐·血蹄,披掛著他的圖騰戰甲“熔巖之怒”,心急火燎地跳上競技臺。

不由得他不著急。

因為冰風暴已經掐著毒刺的脖子,將年輕的野豬武士高高拎了起來。

“秘銀撕裂者”的右臂末端,五爪并攏,冰霜凝結,化作一支好似騎士長槍般的冰錐。

正對著“百萬蒸汽之錘”洞開的頭盔和胸甲連接部,咽喉要害的位置。

“冰風暴,住手,你已經贏了!”

卡薩伐又驚又怒。

原本,在競技臺上死幾名角斗士,是再正常不過的事情。

就算是鐵皮家族的成員,自愿走上競技臺,就要做好血染黃沙的準備。

但這場臨時替換對手的角斗,是卡薩伐親自安排的。

也是他信誓旦旦,向毒刺的母親保證,年輕的野豬武士,肯定能華麗登場,一戰成名的。

就算他是兇名卓著的血蹄家族成員。

也不想輕易招來鐵皮家族的怒火。

此時的卡薩伐,后悔得無以復加。

他早該猜到,冰風暴不會那么容易屈服的。

他怎么會愚蠢到以為,這個桀驁不馴的雪豹女武士,會放棄對勝利的渴求呢?

冰風暴冷冷掃了卡薩伐一眼。

終于沒下死手。

她重新將冰錐分裂成了五根凝結冰霜的爪子,抓住了毒刺的胸甲,用力一扯,將“百萬蒸汽之錘”的一大片胸甲,都狠狠撕扯下來。

毒刺血肉模糊的胸口,再沒有任何遮擋。

只要冰風暴愿意,眨眨眼就能凍結并粉碎他的心臟。

這是最徹底,最完美的勝利!

被撕扯下來的胸甲,仿佛擁有獨立的生命,凹凸不平的邊緣,鉆出了一根根鉛灰色的金屬絲,像是鞭毛般拼命搖晃著,像是在尋找“百萬蒸汽之錘”的其他部分,試圖重新融入進去。

“秘銀撕裂者”的利爪之間,卻噴射出一道道急凍寒氣,將這片撕裂的胸甲,徹底封凍起來。

冰風暴高舉被封凍的“百萬蒸汽之錘”殘片,向現場數萬名觀眾炫耀自己的戰利品,并發出了北風怒號般的嘯叫聲,盡情宣泄著絕地反擊的快意。

觀眾席沉寂片刻。

隨后,爆發出了比剛才的倒彩,更加嘹亮十倍的歡呼聲。

所有觀眾都站了起來,被這場峰回路轉,絕地反擊的角斗,刺激得面紅耳赤,青筋畢露,熱血沸騰。

“冰風暴!冰風暴!冰風暴!”

“王牌!王牌!王牌!”

“永遠的冰霜女皇,永遠的王牌,你是最強的!”

在怒濤洶涌的歡呼聲中,葉子、蜘蛛和“野鼠”們,將傷口被兩名圖騰武士激戰的波紋重新撕裂,再度變得慘不忍睹的孟超攙扶起來,和他緊緊擁抱在了一起。

“我們贏了,收割者,我們贏了!”

鼠民少年像是被云霧裹挾進了一個美妙的夢境,他不敢相信地喜極而泣,“你聽,所有觀眾都在為我們歡呼這些高高在上的氏族老爺們,在為我們這些鼠民歡呼啊!”

“沒錯,我們贏了。”

孟超微笑,揉了揉葉子的腦袋,“不過,歡呼就算了這些家伙前一刻可以用最惡毒的言語來嘲笑和詛咒我們,下一刻又能用歡呼聲把我們高高捧到天上,那么,到了下下一刻,他們照樣可以將我們從云端,重新砸落深淵。

“記住,我們不是為了這些廉價的歡呼聲而戰的。

“他們盡可以歡呼或者嘲諷,我們,卻有我們豁出生命都必須走完的征途。

“在我們的征途上,這些‘高高在上的氏族老爺’,只是幾只小小的蒼蠅!”

孟超被送進了醫療室。

不得不承認,雖然圖蘭文明的階層分明,武士階層對鼠民階層的壓迫極其嚴苛,絲毫不將鼠民的生命當回事。

但只要鼠民彰顯出了驚人的力量和勇氣,便能得到相應的待遇和獎勵。

孟超以“區區鼠民”的身份,卷入兩名圖騰武士的激戰,仿佛被兩團風暴同時撕扯,竟然還沒死,自然是得到了祖靈的認可和祝福,有資格繼續活下去了。

是以,在冰風暴的強烈要求,和數萬名觀眾的催促之下,卡薩伐不得不命令血顱角斗場的巫醫,不惜一切代價,都要救活這名“可敬的勇士”。

其實孟超的傷勢,遠沒有看上去這么重。

雖然他的戰斗力還停留在地境。

畢竟擁有天境巔峰的戰斗意識。

而且,他已經將包括三大基礎發力法在內,上百項基礎技能,都修煉到了“究極”。

毫不夸張地說,現在的他,就算拔下一根腿毛,都是致命的兇器。

這樣的他,在預判到兩名圖騰武士的攻防路線之后,又怎么會真的卷入圖騰戰甲掀起的毀滅風暴中呢?

不過,以“區區鼠民”的身份,落入兩名狂暴的圖騰武士中間,不“遍體鱗傷,生命垂危”一下,好像不太好。

而在“舊傷迸裂,血流如注”之后,倘若激活強勁無匹的細胞自愈能力,令傷口快速愈合,活蹦亂跳的話,好像更不太好。

再說,人家卡薩伐·血蹄可是說了,要“不惜一切代價”救活他。

不要錢的秘藥,不狼吞虎咽上三大碗,不,三大盆,不,三大缸的話,也太對不起自己殫精竭慮,指揮戰斗,消耗的腦細胞了。

更別提,還能趁機考察一下圖蘭文明的醫療環境、設施和技術,搜集更多情報呢!

不出孟超所料,圖蘭文明擁有遠遠超出氏族時代的醫療技術。

事實上,“醫療室”這個詞匯,就和“火車頭”以及“百萬蒸汽之錘”一樣,聽上去很可疑,很不像是一幫揮舞著戰斧和狼牙棒的高等獸人,可以琢磨出來的東西。

而這間醫療室年久失修,只能用絞盤和鎖鏈來開合的雙重大門,卻擁有上下兩道滑軌,和打磨得比頭發絲還細的接縫。

令孟超不得不懷疑,在很久之前,這應該是一扇雙重氣密門,里面是負壓無菌室才對。

醫療室里的各種設施,也證實了他的推測。

他在天花板上發現了一具銹跡斑斑,還纏滿了曼陀羅枝葉的裝置。

從銀輝色的弧形凹面來看,很像是無影燈之類的醫療設施。

當然,燈泡早就支離破碎和不翼而飛,取而代之的是一盞盞搭載著復雜排煙裝置的油燈。

“無影燈”的下方,也有類似多功能手術臺的醫療設施,殘留的安裝痕跡。

還有一條條錯綜復雜的凹槽,從手術臺殘留的痕跡,一路延伸到了墻壁里面。

孟超覺得,這些凹槽原本是用來固定電線和光纜,或者類似功能的信息和能量傳輸設備的。

現在,卻被血蹄氏族的巫醫們,涂滿了用圖騰獸油脂提煉的香料,和各種可疑的紅色液體,散發出淡淡的異香和刺鼻的血腥味。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2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