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目錄 >> 第九百六十二章 就這樣一步步走完征途

第九百六十二章 就這樣一步步走完征途

作者:臥牛真人  分類: 科幻 | 星際文明 | 臥牛真人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第九百六十二章 就這樣一步步走完征途

孟超這么一說,野鼠仆兵們全都想起來了。

雖然剛才鐵皮家族的家鼠仆兵們,的確是橫沖直撞,來勢洶洶,嚇得他們膽戰心驚。

但只要他們按照孟超傳授的呼吸和發力方法,左右躲閃,騰轉挪移,還真沒有一次,被對方結結實實地逮到。

就算偶爾吃了對方一拳,但經過孟超刺激的血肉,卻能下意識地微微顫抖,將力量統統分散掉!

鬧劇結束,他們都不覺得怎么疲勞,仿佛剛才只是進行了一場熱身呢!

“你們的體型只有對手的一半,身體負擔和能量消耗也只有一半,續航戰斗時間,自然遠遠超過對手。”

孟超含笑道,“反觀你們的對手,原本就不懂得科學……合理的修煉方法,不顧自身關節和筋腱都比主子脆弱那么多,瘋狂往身上堆砌肌肉。

“而且,我估計他們的主子,那位剛剛通過了成年儀式的鐵皮家族少爺,非常想在這場角斗中一戰成名,所以,他又額外給麾下的家鼠仆兵,加了很多特訓。

“不特訓還好,各種蠻不講理的特訓內容加進去,這些家鼠仆兵原本就過度透支的關節和筋腱,更是岌岌可危,全都受了不同程度的暗傷,出現了肉眼不可見的裂紋。

“相信我,我雖然不能透視他們的‘鋼鐵之膚’,卻通過分析他們在沖刺前后,走路姿態的微妙差異,得出這一結論,絕對不會錯。

“那么,我們要選擇的戰術就非常簡單了,兩個字,無非是‘拖’和‘吊’。

“競技臺上的空間,只會比榮耀大殿更寬闊,我們大可以遠遠吊著對手兜圈子,不斷撩撥對手向我們發起直線沖刺,在最后一刻才進行閃避,讓對手產生‘速度再快點就能把我們撞得筋斷骨折’的錯覺,在不知不覺中,通過反復變向、變速跑,消耗對手的體能,擴大關節和筋腱上的裂紋。

“我估計,用不了三五十次沖刺,我們的對手,就要口吐白沫,任由我們宰割了!”

孟超連珠炮也似說完,自信滿滿地看著眾人。

眾人微微發顫的視線,卻越過他的肩膀,投到了他身后的冰風暴身上。

冰風暴的腦袋上,浮現出了一座冰霜凝聚而成的火山。

她已經忍無可忍了!

這個黑發黑眸的家伙,究竟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知不知道誰才是這支隊伍的指揮官啊?

竟然當著她的面,堂而皇之地布置起戰術來了!

“收割者!”

冰風暴從肉乎乎的手掌上彈出了爪子,咬牙切齒道,“就算你是為了觀察敵人的虛實,才搞出這場鬧劇,為什么事先不告訴我!”

并經過我的同意!

你眼里還有我這個指揮官嗎!

“這個……”

孟超沉吟道,“我覺得您是不會同意的,冰風暴大人,畢竟,太丟人了。”

冰風暴覺得自己頭頂,憤怒凝結而成的冰山,裂開了。

若非四周仍舊有好幾十名角斗士和好幾百名鼠民仆兵,用非常好奇的目光,偷偷窺視著他們所在的角落,她真想不顧一切撲上去,先把這個膽大妄為的家伙撓個滿臉花,再掐著他的脖子用力搖晃,噴他一臉憤怒的冰碴子:

“原來你也知道帶著這幫歪瓜裂棗被人攆著上躥下跳非常丟人嗎?那你還敢這么做!你丟的可都是我的人,誰管你‘收割者’是誰啊,這可是我,冰風暴的隊伍!”

“大人息怒。”

面對冰風暴殺人的眼神,孟超不知道是神經反應遲鈍,還是真的穩操勝券,他平靜道,“我覺得,您應該多注意這位鐵皮家族少爺的蓄力攻擊。”

“哎?”

冰風暴正想現出原形,撲上去狠狠咬孟超一口。

卻再次被孟超天馬行空的思路干擾。

“蓄力攻擊?”

她滿頭霧水,“你怎么知道,這家伙會什么蓄力攻擊,你根本只見過他一面吧,就在剛才我們收攏各自仆兵的時候!”

“沒錯,見過一面,已經足夠。”

孟超有足夠的自信說這句話。

雖然他身受重傷,實力跌落谷底。

但從末日歸來之后,經歷了這么多場驚心動魄的血戰,百戰余生的經驗,足以令他瞬間洞徹一名初出茅廬的少爺兵的深淺。

“不知道您有沒有注意到,這位鐵皮家族的少爺,他的雙腿比普通野豬武士更加粗壯,而且,雙腿后面都凸顯著一團交叉的筋腱。”

孟超道,“從他的血肉膨脹程度和整體骨骼框架來分析,僅僅為了支撐身體,做出正常的戰術動作,是不可能也沒必要鍛煉出這兩團過于龐大的筋腱的。

“我曾經在不少怪獸……圖騰獸的腿部,見過類似的筋腱,這些圖騰獸無一例外,全都擁有非常可怕的蓄力技能,能在沖刺時,令已經飆至極限的速度,再提升一個臺階!”

冰風暴簡直聽傻了。

僅僅看到對方雙腿后面,凸顯出兩團巨大的筋腱,就知道對方的攻擊模式嗎?

這,這怎么可能!

“其實,我們可以利用這一點。”

孟超無視了冰風暴的目光和她彈出肉墊的爪子,繼續道,“倘若是知根知底的職業角斗士,彼此都知道對方壓箱底的招數,出招時便會更加謹慎,輕易不會發動需要蓄力和冷卻時間的大招。

“而我們的對手是一位渴望一戰成名,很容易頭腦發熱的少爺,剛才我們又表現得足夠弱勢,帶給他大量勝利在望的錯覺。

“自恃從未在角斗場拋頭露面,一旦給他抓住機會,極有可能冒險,發動這招蓄力攻擊,試圖漂漂亮亮贏下這一戰的。

“我的建議是,一開始我、葉子和蜘蛛,還是帶著大家伙兒,繞著圈子跑,遛遛對方的家鼠仆兵。

“當然,我們會擺出丟盔棄甲,一敗涂地的樣子,引發對手和觀眾的哄堂大笑。

“然后,冰風暴大人就裝出氣急敗壞的樣子,急于在仆兵全軍覆沒之前,和鐵皮家族這位少爺速戰速決。

“想要速戰速決,心浮氣躁之下,出現破綻,是很正常的事情。

“只要對手抓住破綻,使出蓄力攻擊,早有準備的冰風暴大人,自然有一百種方法可以解決對手。

“這時候,對方的家鼠仆兵也被我們遛得差不多該口吐白沫了,我們再殺個回馬槍,用雷霆霹靂般的攻勢,一舉瓦解對手的戰斗意志。

“我想,在主子遭到重創的情況下,這些精疲力竭的家鼠仆兵,堅持不了多久,就會全盤崩潰的。”

冰風暴深吸一口氣。

滿腦門的怒火,全都化作混亂無比的思緒。

一開始,當孟超說他有辦法讓這支臨時拼湊,僅僅訓練了五天的隊伍,“無傷取勝”的時候,她還以為這個神秘莫測的家伙,又在故作驚人之語。

但仔細聽完他的戰術,冰風暴卻下意識開始思考,將這一戰術付諸實施的可行性。

這樣的“下意識”,令雪豹女武士深深打了個冷顫。

對方只是一個遍體鱗傷,連路都走不穩的鼠民而已。

卻理所當然,將一名王牌角斗士和一名貴族少爺當成棋子。

不,不是棋子,而是身上纏滿了扯線的傀儡木偶。

甚至連數萬名觀眾,都被他算計進去了。

這不是一場角斗。

而是完全被他的意志所操控的,遭遇注定了結局的傀儡戲!

“你……”

冰風暴一陣失神,忍不住想問,“你究竟是誰,難道是永夜深淵里最可怕的魔王嗎?”

孟超卻及時打斷了她,微笑道:“冰風暴大人,請您相信,我也是要和你們一起上競技臺,并肩作戰的人,我是不會拿自己的小命開玩笑的。

“畢竟,我還有很多地方沒去,很多事情沒做,很多人沒見。

“我是,絕不可能死在這種地方的!”

和往常一樣。

冰風暴再次暈暈乎乎地被孟超說服。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過了眾目睽睽之下的準備時間。

就連平常走慣了的,從榮耀大殿通往主競技臺的甬道,仿佛都變得無比漫長,怎么走都走不完。

好不容易走到甬道盡頭,前方出現刺眼的光亮和濃烈的血腥味時,冰風暴聽到了山呼海嘯的喝彩聲。

喝的是倒彩。

是沖她而來的倒彩。

冰風暴好不容易平復下來的心情,再次掀起驚濤駭浪。

祖靈在上!

她在血顱角斗場里足足廝殺了兩年,從最底層的“泥漿挑戰”,到有資格登上主競技臺,還從未被這么多人喝過倒彩!

就算在團戰中三戰皆負,害得大把支持者輸得一干二凈,仍舊有不少死忠,不離不棄。

但現在,好像整座血顱角斗場都在為她的對手歡呼,并且用最過分的污言穢語,表示對她的鄙夷。

“一定是榮耀大殿里發生的事情,傳到觀眾席上去了。”

冰風暴絕望地想,“現在,所有觀眾都知道我的隊伍還沒踏上競技臺,就被對手嚇得落荒而逃,追得雞飛狗跳!”

成為角斗士以來的第一次,她有些茫然地站在甬道的出口,心里糾結著,不知該怎么踏出最后一步。

“你們不是供人取樂的小丑,也不是為這些素不相識的觀眾而戰,既然如此,觀眾是歡呼也好,嘲笑也好,咒罵也好,和你們又有什么關系呢?”

就在這時,冰風暴身后,再次響起孟超平靜的聲音,“記住,一個人的對錯和勝負,不需要得到任何人的肯定和支持,只要你相信自己是正確的,并且必將取得勝利,就算前面有億萬人在嘲諷你,反對你,阻擋你,又有什么關系?

“只要先跨出左腳,再跨出右腳,就這樣一步一步,走完整條征途就可以了。

冰風暴愣住。

這一秒鐘,冰霜般雪白的臉頰上,綻放出兩團鮮艷的火焰。

下一秒鐘,她有些惱羞成怒。

她還以為,孟超看穿了她心底的糾結,出言寬慰她。

正欲回頭發飆,才發現孟超是在寬慰葉子、蜘蛛和全體野鼠仆兵們。

葉子他們畢竟是第一次登上競技臺,在數萬名氏族武士的虎視眈眈之下激戰。

便迎來了前所未有,鋪天蓋地的倒彩。

難免關節僵硬,臉色煞白,連路都不知道該怎么走了。

“沒事,正常現象,我第一次上戰場的時候也這樣,實在不行的話,就想想那些對你們來說,至關重要,值得豁出生命去守護的東西好了。”

孟超笑笑,繼續道,“知道當初我為什么不選那些虎背熊腰的肌肉棒子,卻選擇你們嗎?

“因為,相比那些眼神空空蕩蕩,腦子里只剩下殺戮和被殺的肌肉棒子,你們的眼睛里還有光,還有……想要追求和守護的東西。

“我不知道,你們究竟想要追求和守護些什么。

“只知道,你們應該為自己眼里的光,為自己豁出性命都要守護的東西而戰,而不是為了這些,好像蒼蠅一樣聒噪的觀眾們!”

最后這句話,說得野鼠仆兵們都笑起來。

笑著笑著,葉子想到了手捧曼陀羅濃湯的媽媽,教導自己錘煉武技的哥哥,還有不知所蹤的安嘉。

蜘蛛想到了婆娘和小崽子們。

冰風暴和其他野鼠仆兵,眼前也紛紛浮現出一副副各不相同,卻同樣閃閃發亮的畫面。

笑著笑著,他們的眼睛里笑出了光芒。

幾十道光芒仿佛幾十把金色利刃,將鋪天蓋地的倒彩聲撕個粉碎。

孟超和冰風暴對視一眼。

這次,雪豹女武士的眼里再沒有憤怒,不甘和懷疑。

只有淡淡的,有些羞愧地感激。

“上吧,來自星空,統治大地,受到祖靈庇佑的圖蘭勇士們,為了”

冰風暴高舉手臂,吼出了角斗士登場前的傳統祝詞。

在傳統祝詞中,最后一句應該是“為了榮耀”。

但她在遲疑片刻后,卻深吸一口氣,改成,“為了你們付出生命,都想要奪取和守護的東西!”

于是,在全新的祝詞和數萬名觀眾的噓聲中,這支貌似歪瓜裂棗,剛剛在榮耀大殿被人攆著屁股滿場飛奔的野鼠戰隊,昂首挺胸,大步登場!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10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