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目錄 >> 第九百五十三章 荒唐的美夢

第九百五十三章 荒唐的美夢

作者:臥牛真人  分類: 科幻 | 星際文明 | 臥牛真人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第九百五十三章 荒唐的美夢

孟超的微笑再次令雪豹女武士的眼角抽搐起來。

生出“這個鼠民實在太過分,必須狠狠教訓一下”的念頭。

不過,孟超勝券在握的表情,卻令冰風暴的念頭始終停留在腦海中。

她鬼使神差地點了點頭。

又像是急于補救般,板著面孔,冷冷道:“記住,只有五天,如果五天之后的團戰,再輸掉的話,我將失去指揮一個軍團的機會,而你,則將”

“而我,則將失去一切。”孟超滿臉平靜地說。

雪豹女武士怒氣沖沖地轉身離去。

“收割者大人……”

葉子小心翼翼地湊上來,看著冰風暴的背影,憂心忡忡道,“您實在不該和冰風暴大人這樣說話,她可是血顱角斗場的王牌,只要高興或者不高興,隨便怎么懲罰我們這些仆兵都可以的!”

“我知道,所以,我才必須試探清楚,冰風暴的底線在哪里,而她遇到的難題,究竟有多大。”

孟超向鼠民少年解釋,“倘若咱們這位王牌大人,遇到的僅僅是不大不小的難題,諸如不能指揮軍隊什么的,她一定不會容忍一個小小的鼠民仆兵,在自己面前這樣上躥下跳,肯定會狠狠懲罰我的。

“但我剛才多次逾越了一個鼠民仆兵的界線,她雖然勃然大怒,卻沒有出手懲罰。

“這說明,她一定遇到了天大的難題,不僅僅是無法指揮軍團這么簡單。

“看來,這位主將,咱們是選對了。

“好了,讓大家打起精神,跟著冰風暴大人走吧!”

自從在新兵訓練營里,第一個闖過了“光榮之路”。

剛剛遴選仆兵的時候,又三下五除二,將四名孔武有力的壯漢都打翻在地。

所有鼠民,都不敢再小看滿臉稚氣的葉子。

再加上他是冰風暴親自挑選的第一個仆兵。

順理成章,成為了這支小小戰隊的副隊長。

“那……我們要和大家說些什么嗎,鼓舞一下士氣什么的?”

鼠民少年還有些不習慣自己的新身份。

很多戰爭史詩里面,將軍們在開戰之前,都要拍著胸脯,說些豪言壯語,什么“榮耀”啊,“犧牲”啊,“為了氏族”之類的。

然后,士兵們就會像打了雞血一樣奮勇殺敵。

一想到自己也有機會,像是一個真正的將軍那樣,發出豪言壯語,葉子的臉頰就有些發紅。

他扭扭捏捏地問孟超。

“算了吧,就算真要說兩句,那也是冰風暴大人的事情,和咱們有什么關系?”

孟超卻往鼠民少年頭上澆了一瓢冷水。

雖然多次用語言試探冰風暴的態度,但孟超很清楚底線在哪里。

冰風暴才是這支小小戰隊的最高指揮官。

現在指揮官還沒開口,他或者葉子先上去胡說八道,這算怎么回事?

而且,孟超也不覺得自己上去胡吹一番天花亂墜的大道理,給鼠民們灌點兒心靈雞湯,就能讓鼠民們痛哭流涕,對自己納頭便拜了。

開玩笑,高等獸人雖然沒有人類那么聰明,卻也沒傻到這種程度。

再說,他真想博取大家的信任、好感甚至忠誠的話,以后有的是機會,單獨聊,慢慢聊嘛!

“不用這么麻煩。”

想到這里,孟超對葉子說,“我相信自己親手挑選出來的人,腦子都非常清醒,知道自己究竟為何而戰。

“也都有著無比強大的求生欲,哪怕什么都不說,他們都會竭盡所能地活下去,去奪取自己想要的東西!”

蜘蛛懷疑自己是不是已經死了。

死在一個荒唐的美夢里。

在地牢最深處苦苦掙扎的時候,他也曾聽別的鼠民們,談論過地牢之外,地面以上的生活。

據說,就算爬出地牢,也遠遠不是地獄的終結。

恰恰相反,那才是地獄的開始。

無論是在新兵訓練營里,夜以繼日,永無休止的超負荷訓練,練到大口吐血,活活累死,或者跌落陷坑,被利刃戳死為止。

還是跟隨某位角斗士,被喜怒無常的角斗士當成人肉沙包和活靶子。

又或者,在真刀真槍的對練中,被某個野心勃勃,急于表現的同袍一刀砍死。

總之,地牢外面比地牢深處更危險。

無論能不能當上仆兵,身為鼠民,就是死路一條。

這是蜘蛛遲遲不肯施展出全部本領,奪取更多曼陀羅果實,爬出地牢的原因。

身為一名獵人,他有的是耐心,還想多積累一些力氣和地牢之外的消息,再展開行動。

沒想到,稀里糊涂被血顱角斗場的王牌選中,成為冰風暴大人的仆兵之后,原以為九死一生的訓練,竟然會是這樣!

平時的訓練量并不大,也不難,無論舉石鎖,扛原木,爬繩梯,走鋼索,都是咬咬牙,勉強能夠完成的程度,對于習慣了繁重勞作的鼠民而言,根本不算什么。

訓練時間也不長,根本沒有其他鼠民說的,從早到晚,一刻不得喘息,稍稍停歇片刻,就會被角斗士裹滿了尖刺的牛尾鞭,抽得死去活來的殘酷。

蘸滿了煉乳,熱氣騰騰的油炸曼陀羅果實,要多少有多少。

在村子里從未見過的,異香撲鼻的秘藥,也能大把涂抹在傷口上,那種酥酥麻麻的感覺,像是一棵棵凝結了露珠的小草,在傷口里面生長,舒服極了!

那個黑發黑眸的神秘鼠民“收割者”,還一本正經地傳授了他們兩門秘術。

一門教他們怎么吃飯,一門教他們怎么睡覺。

還告訴他們,這五天最重要的任務,就是吃飯和睡覺,一定要吃好,睡好!

蜘蛛簡直想笑。

沒想到這個世界上,竟然還有專門教人怎么吃飯和睡覺的法子!

就算三歲孩子,難道還能不會吃飯和睡覺嗎?

不過,學了收割者傳授給他們的秘術之后,蜘蛛發現,自己前面三十多年簡直白活了和收割者一比,他還真的不會吃飯和睡覺!

食物應該咀嚼幾下,牙齒要怎么研磨,舌頭又要怎么配合喉嚨,把食物咽下去,才能從一份食物中,盡可能壓榨出更多的用收割者怪腔怪調,文縐縐的話來說,“能量”。

睡覺時,應該怎么調節呼吸,怎么擺弄姿勢,在腦子里冥想些什么東西,才能在最嘈雜的環境中快速入睡,只消用一頓飯的功夫打個盹,就能重新變得精力充沛,神采奕奕。

學會了這兩門秘術,蜘蛛覺得自己的食量足足大了一倍,吃下去的每一顆曼陀羅果實,都變成了可以清晰感受到的力量,蘊藏在越來越結實的血肉和骨骼之間。

睡得也更香甜了,每次睡醒之后,原本的肌肉酸疼和關節脹痛都不翼而飛,明明三十多歲,按鼠民的標準來算,快變成糟老頭子的年紀,竟然又生出十四五歲時,那種無窮精力,無處發泄的感覺,就連那東西都是整天直撅撅的,硬得像是牛角一樣。

光憑這一點,蜘蛛就對收割者佩服得五體投地,感激得像是救命恩人一樣。

當然,對婆娘和小崽子們的思念也更加強烈了。

他迫不及待想要逃離血顱角斗場和黑角城,回到深山老林里,先讓婆娘看看他堅硬如鐵的牛角,再把收割者傳授給他的兩門秘法,教給兩個,不,三個小崽子們。

他一點兒都不想打仗。

至少,不想為了氏族老爺們和所謂的“榮耀”去打仗。

如果非要打的話,他只想為婆娘和小崽子們而戰。

根據蜘蛛的觀察,其余二十多名仆兵,也和他一樣。

一樣不想為了氏族老爺們打仗。

也一樣稀里糊涂,搞不清楚狀況,還以為自己來到了天堂。

不過,在這座接近完美的天堂里,還是有兩件非常要命的事情。

第一,就是他們的主子冰風暴。

更準確說,是這位王牌角斗士的圖騰戰甲“秘銀撕裂者”。

當雪豹女武士第一次召喚出“秘銀撕裂者”,以一頭白銀獵豹的姿態,卓立于仆兵們中間,釋放出比永夜籠罩的冰霜之地,席卷一切的寒風,更加凌冽的殺氣時,包括蜘蛛這個經驗豐富的獵人在內,所有鼠民仆兵,都被嚇得屁滾尿流。

直到訓練結束,所有鼠民仍舊肌肉僵硬,瑟瑟發抖。

吃飯的時候,盡管動用了收割者傳授給他們的秘術,他們的食量,還是下降了一大半。

甚至有不少人在睡覺時發起了噩夢,猛烈痙攣,蜷縮成一團,像是被凍僵了一樣。

不過,鼠民終究是適應性極強的族群。

那些適應性不夠強的家伙,早就被殘酷的生存競爭淘汰了。

蜘蛛是第一個適應“秘銀撕裂者”和冰風暴的強大殺意的鼠民仆兵。

身為獵人,他曾多次在深山老林中撞見過圖騰獸。

想要虎口逃生,先決條件就是冷靜。

恐懼,僵硬,顫抖,尖叫。

都不解決任何問題。

在收割者的鼓勵下,他把自己的經驗傳授給了其他仆兵。

并且告訴大家:“我們根本不應該害怕冰風暴大人可是站在我們這邊的啊,她越強大,我們不是越有希望能活下去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3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