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目錄 >> 第九百四十章 平平無奇的少年

第九百四十章 平平無奇的少年

作者:臥牛真人  分類: 科幻 | 星際文明 | 臥牛真人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第九百四十章 平平無奇的少年

血顱角斗場的新兵訓練營是另一種意義上的鑄造工坊。

無數家園被毀,體內涌動著仇恨之火的鼠民,又在暗無天日的地牢里經過了你死我活的爭奪,將原本應該發泄在氏族武士身上的仇恨,發泄在了彼此的身上。

經過層層篩選,還能爬上地面,加入新兵訓練營的鼠民,都變成了最好的“鋼坯”。

他們在這里,能享受比地牢深處更多十倍的食物。

還能涂抹添加了圖騰獸油膏的秘藥。

非但能加速傷口愈合,更能令骨骼如鋼似鐵,血肉堅韌如蒙了皮革的盾牌。

隨后,他們就投入到了夜以繼日的殘酷訓練中去。

反復扛舉數百斤重的石鎖;向沾染著斑斑血跡的銅墻鐵壁,發起最兇猛的撞擊;走過燒紅的鐵索,而鐵索下面則是插滿了利刃的陷阱;爬過掛滿了倒鉤的漁網,稍有不慎,就會被倒鉤刺入皮肉,被漁網裹得嚴嚴實實……

盡管這些鼠民,都是層層篩選之后的最強者。

很多鼠民的身形,都和氏族武士無異,甚至比氏族武士更加強壯。

只是沒資格紋上一身代表家族血脈和祖先光輝事跡的華麗刺青。

但蘊藏在骨髓深處,在曼陀羅果實之外,還需要從小吞噬大量圖騰獸血肉才能積累的力量,卻是遠遠不如。

很多外強中干的鼠民,都承受不住如此高強度的訓練。

或是石鎖脫手而出,砸中腳背,把腳骨砸得粉碎。

或是在沖撞銅墻鐵壁的過程中,將自己撞得頭破血流,筋斷骨折。

甚至跌入插滿利刃的陷坑,被戳得千瘡百孔。

還有人來不及解開掛滿了倒鉤的漁網,被撕裂了大動脈,鮮血噴濺到三五臂的高度,失血過多而死。

這些人就像是鍛造武器時的殘次品。

很快被面無表情的鼠民雜役拖走。

拖去關滿了圖騰獸的斗獸場。

馬上就有更多鼠民新兵,從地牢深處補充上來。

開始下一輪的“鍛打”和“鑄造”。

冰風暴的到來,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身為血顱角斗場的王牌,雖然在團戰中連輸三場,但每次都是被裁決者判負,從沒真正被對倒,在和對方主將的較量中,也沒吃太大的虧。

甚至,因為對方人多勢眾,而她打倒最后,往往只剩下單槍匹馬。

怒不可遏的她,還上演過“一騎當千”的壯舉,向觀眾們奉獻了一場場精彩絕倫的好戲。

當她召喚出“秘銀撕裂者”,掀起冰霜凝聚而成的驚濤駭浪,將上百名鼠民仆兵一下子掀飛出去時,沒人敢真的把她當成失敗者。

是以,冰風暴仍舊享有極高的威望和崇拜。

很多鼠民,都渴望在她的麾下效力。

見她出現,精疲力竭的鼠民新兵們,都再次振作精神。

他們張牙舞爪,怪叫連連,努力讓自己顯得更兇猛一點。

負責訓練新兵的兩名傷殘角斗士亦快步上前,對冰風暴笑臉相迎。

冰風暴臉上卻沒有絲毫笑意。

她始終懷疑,卡薩伐動了手腳。

前三次挑選新兵的時候,她都沒有選到最優秀的新兵。

這次,一定要瞪大眼睛,仔細尋找。

冰風暴雙手背負,搖晃著尾巴,從訓練場中間穿過。

倒是也發現了幾個虎背熊腰,力大無窮的家伙。

——很多軍事貴族家庭出生的氏族武士,因為家族斗爭和作戰失敗的緣故,也會遭到放逐,淪為鼠民,不得不和別的鼠民通婚。

所以,“鼠民”從來不是一個血脈意義上的概念。

所謂的“卑污之血”和“榮耀之血”,并沒有本質上的不同。

倘若這些虎背熊腰的家伙,從小就能吞噬大量圖騰獸血肉,再紋上一身華麗的刺青,誰能把他們和真正的氏族武士區分開來呢?

冰風暴比任何一個圖蘭人,都更清楚這一點。

但她也不得不承認,就算血脈沒有本質上的差異,自幼接受的教育不同,長大成人的鼠民和氏族武士,戰斗力卻有著天差地別。

最簡單的,當她深深凝視這些貌似強壯的家伙,冰錐般的眼神輕輕戳刺他們的身體。

他們就開始心慌意亂,動作變形,失誤連連。

前三次挑選新兵的時候,她都挑到了不少虎背熊腰,貌似強壯的家伙。

親自訓練時,這些家伙的表現,勉強也能讓人滿意。

但到了真刀真槍的競技臺上,面對數萬名氏族武士,吼聲震天的強力圍觀。

這些來自窮鄉僻壤,一輩子都沒見過這么多氏族老爺的鼠民仆兵們,往往一下子就崩潰掉了。

同樣的事情,絕不能再發生第四次。

她只剩下最后一次機會。

必須挑選更優秀的士兵。

但究竟什么樣的士兵,才算是“更優秀”呢?

冰風暴眉頭緊鎖,默默思索著這個問題。

忽然,她停止了腳步。

有些詫異地望向訓練場邊上的一名鼠民少年。

和那些牛高馬大,肌肉賁張的成年鼠民相比,這名少年未免太瘦削了。

雖然仔細觀察,能發現他呈流線型的軀體和四肢上,也披掛著一束束鋼索般的肌肉。

但因為手腳太長的緣故,還是令人生出輕輕一握,就會折斷的感覺。

這樣一個“瘦弱不堪”的少年,怎么可能通過層層篩選,從老家活到了黑角城,又從地牢最深處,一步步爬到了新兵訓練營?

而少年的體型,還不是讓冰風暴感到驚訝的原因。

她驚訝的是——

“他竟然睡著了?”冰風暴喃喃自語,有些不敢相信。

說是夜以繼日地苦練,當然不可能真的不睡覺。

但新兵睡覺的地方,在訓練營旁邊,是一處臭氣熏天的窩棚。

訓練場上,最多在十幾二十組難度極高的大負荷訓練之后,有短短一頓飯功夫的休息時間。

而且四周都是震耳欲聾的吶喊、慘叫,以及石鎖和石斧的碰撞聲,堪比真正的鑄造工坊。

這樣的環境,他都能睡著么?

冰風暴瞇起眼睛,認真打量著少年。

看到少年的雙手上都結滿了厚厚的老繭,老繭旁邊的皮膚都被摩擦和撕扯得鮮血淋漓。

顯然剛剛持握石鎖或者石斧,進行過超高強度的訓練。

但他身上沒有傷痕。

既沒有擦傷,碰傷,摔傷,也沒有被利刃以及倒鉤割開的傷口。

這不可能。

到了新兵訓練營,所有鼠民都要接受一樣的訓練,訓練內容是仿照軍事貴族訓練十歲左右的氏族武士來制訂的。

沒有一個鼠民,能經受住這樣艱苦的訓練,身上卻不留下半點傷痕。

從均勻的呼吸和恬靜的表情來看,這個少年也不是累趴下,而是主動入睡。

看起來,足以讓絕大部分鼠民精神崩潰和活活累死的訓練內容,并沒有讓他感覺太過痛苦和疲勞。

他還游刃有余!

或許是冰風暴的眼神太過鋒利。

少年在睡夢中輕輕顫動眼皮。

眼睛尚未睜開,雙手就在雙腿下面一抹,抹出了兩片薄如蟬翼的骨刃。

兩片骨刃都沒有刀柄。

夾在兩指之間,極難被人發現。

就連冰風暴,若非一直觀察少年,說不定都會漏過這個致命的動作。

“好高明的藏刀術!”

冰風暴越來越訝異,“這是習慣了殺戮的氏族武士,才有可能掌握的精湛技巧,區區一個鼠民少年,從哪里學來這樣的本事!”

冰風暴能感覺到,鼠民少年已經醒了。

但他并沒有睜眼,還在繼續裝睡。

周身血肉,卻像是絞盤纏繞著纜繩,一點點地絞緊,隨時能逃跑、防御和發起攻擊。

冰風暴收回目光,經過少年,繼續向前走去。

她能感覺到少年稍稍松了一口氣。

并在她身后,微微睜開雙眼,偷偷觀察著她。

“膽大包天的小家伙。”

冰風暴在心里微微一笑,詢問掌管訓練營的傷殘角斗士,“剛才那個小家伙,就是手長腳長,看著有些瘦弱的,是剛剛從地牢里爬出來的么,表現怎么樣?”

傷殘角斗士微微一怔,似乎沒想到冰風暴會看上這個瘦弱少年。

他不敢得罪血顱角斗場的王牌,急忙道,“是前天剛剛爬上來的,聽說在地底下表現不錯,下手夠狠,每到了一座新的牢籠里,都會偷襲最強壯、最厲害的家伙,一下子就把其他人都震住了。

“但爬上地面,來到訓練營之后,表現……還可以,不上不下,沒什么特別。”

“沒什么特別?”

冰風暴愣了一下。

根據她的觀察,這個少年可是她在血顱角斗場見過,最特別的鼠民了。

想了想,她問道,“兩天之內,應該有很多角斗士來這里挑選過仆兵,都沒把他選走么?”

“選他?”

傷殘角斗士說,“說來也怪,這小子平時訓練雖然不算出色,但也沒糟糕到要人動鞭子的程度,所有訓練內容,都能在最后一刻勉強完成。

“偏偏每次有角斗士來挑選仆兵,所有人都打起精神,拼命表現的時候,他卻手忙腳亂,連連失誤,有一次還從鐵索上掉下來,險些摔進插滿利刃的陷坑,嚇得他臉色煞白,瑟瑟發抖。

“看來,還是精神太軟弱,頂不住壓力的緣故。

“再加上外形這么瘦弱,一副還沒斷奶的樣子,怎么會有角斗士浪費一個寶貴名額,選他當仆兵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20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