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目錄 >> 第九百三十七章 最終裁決,熔巖之怒

第九百三十七章 最終裁決,熔巖之怒

作者:臥牛真人  分類: 科幻 | 星際文明 | 臥牛真人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第九百三十七章 最終裁決,熔巖之怒

“蠻錘!蠻錘!蠻錘!”

“冰風暴!冰風暴!冰風暴!”

在數萬觀眾如火山爆發般的吶喊助威聲中,兩名王牌角斗士都將威勢提升到了極致。

不死不休的血戰,一觸即發。

就在這時,蠻錘身后的競技臺下方,忽然響起了幾十支號角齊鳴的榮耀戰歌,升起了用七色羽毛點綴,代表勝利的旌旗。

裁決者終止了這場角斗。

并宣布,蠻錘獲得了最終勝利。

觀眾席陷入短暫的沉默。

隨后就爆發出比剛才的吶喊助威,更強烈十倍的噓聲。

圖蘭勇士渴望榮耀的死亡,猶如在沙漠里長途跋涉了十天十夜的旅人,渴望添加了蜂蜜的甜水一樣。

在過去十個手掌年的漫長繁榮紀元中,因為沒有大規模戰爭的緣故,哪怕力拔山河的圖蘭勇士,也很難在戰場上創造前無古人的輝煌,并迎來轟轟烈烈的犧牲。

那時候,角斗場是最好的歸宿,血染競技臺是最棒的死法,絕大多數角斗,都會拼到一方重傷倒地,肢體殘缺,再也爬不起來,或者當場暴斃的程度。

根本不需要任何人來裁決勝負。

死亡本身,就是最好的裁決者。

但今時不同往日。

馬上就要進行圖蘭文明有史以來規模最大,自然也最榮耀的戰爭。

就算是死,包括王牌角斗士在內的全體圖蘭勇士,也想在斬殺成百上千的敵人之后,以最英勇也最慘烈的姿態,死在真正的戰場上。

這樣的死法,才能將他們的骸骨和靈魂,化作一行行輝煌的史詩。

眼看榮耀紀元剛剛拉開帷幕,這時候再死在競技臺上,未免有些不值了。

而角斗場的主人,往往是各個氏族里最有權勢的軍事貴族。

興建角斗場,豢養角斗士的很大一部分目的,就是為自己的家族和軍隊補充新鮮血液,進而提升整個氏族的實力。

接下來,五大氏族馬上要掀起殘酷的內戰,決出五大酋長里,哪一位才有資格加冕成為“戰爭酋長”,成為全體圖蘭人在榮耀紀元的最高領袖。

沒有哪個氏族,愿意在這么微妙的時刻,在一場選拔將領的角斗中,損兵折將,兩敗俱傷。

然而,以圖蘭人的武勇和驕傲,讓角斗士們主動認輸,是絕不可能的事情。

且不說王牌角斗士能否過得去自己心里這一關。

關鍵是還有數萬名觀眾,正在強力圍觀,甚至在他們身上下了重注。

眾目睽睽之下舉手投降的話,用龍城文明的話來說,簡直是“社會性死亡”。

所以,才會安排“裁決者”這個角色,在分出高下之后,強行終止角斗,并宣布獲勝者。

這也是給落敗者一個臺階下。

免得兩名王牌角斗士動了真怒,落到同歸于盡的下場。

觀眾們非常清楚這一點。

但兩名王牌的角斗實在太精彩,胃口被高高吊起的他們,怎么都無法平復情緒,紛紛往角斗場里丟東西。

他們丟的可不是瓜皮果核之類人畜無害的雜物。

而是邊緣磨得極其鋒利的石子;用野獸斷骨打磨,尖銳無比的匕首;以及兩端纏繞著卵石的捕獸索之類的兇器。

這些玩意兒都是他們藏在厚厚的褶皺和毛發下面,夾帶進場,用來和敵對角斗士的支持者毆斗,或者在輸光了身家之后,盡情發泄不滿用的。

用來抱怨裁決者強行終止比斗,也是極好的。

一時間,彈如雨下,各種石塊、骨刃和捕獸索都“噼噼啪啪”落到競技臺上。

甚至險之又險,和兩名王牌角斗士擦身而過。

對激活了圖騰戰甲的兩位王牌而言,就算被石塊高速砸中,也不會掉半根汗毛。

但傷害性極小,侮辱性極大。

兩名王牌怒不可遏,戰焰繼續狂飆,不約而同地展露出“絕不服從裁決,必須血戰到底”的姿態。

冰風暴抬手,朝蠻錘腳下射去一簇寒光四射的冰錐,碎裂的冰屑濺了蠻錘一身。

又伸出爪子,在自己的喉嚨上虛虛一割,表示:“就算裁決者宣布了你的勝利,我也要割斷你的喉嚨,讓無盡的黑暗告訴你,誰才是真正的勝利者!”

蠻錘狠狠跺腳,狼牙棒掀起一道勁風,朝身后代表勝利的旌旗掃去。

旌旗被掃得獵獵作響,東搖西蕩,持握旌旗的鼠民壯漢,被帶得幾乎摔個趔趄。

這是在表示:“呸,老子根本不需要這玩意兒來宣判勝利,勝利的榮耀,還有你的生命,老子都要用狼牙棒和流星錘,親手來奪取!”

兩名王牌甚至一起朝裁決者所在的貴賓席齜牙咧嘴,發出極度不滿的怒吼,像是雙雙拒絕承認這一結果。

其實這也是角斗場上的常規操作。

畢竟,如果裁決者剛剛宣布勝負,雙方立刻松一口氣,同時跳下競技臺的話。

會顯得很假,顯得他們一點都不好斗,甚至有些怕死的樣子。

輸家固然會落得個“沒有精神”的評價,贏家也會被懷疑,是否依靠僥幸,竊取了一場勝利。

所以,在裁決者宣布勝負之后,勝負雙方都要按照流程,再朝對方和裁決者都張牙舞爪一番。

輸家表示“走著瞧”,贏家表示“我等你”,再一起狠狠咒罵裁決者多管閑事,打斷了一場波瀾壯闊,蕩氣回腸,精彩絕倫,足以被全體圖蘭人銘記千萬年的史詩大戰。

最后,才心不甘情不愿,被鼠民雜役們拖下競技臺。

做戲做全套,這才叫做專業。

對了,對鼠民雜役而言,在這種情況下去拉角斗士下臺,特別是拉輸家下臺,是角斗場里最危險的工作。

因為怒氣沖沖的角斗士,特別是輸家,往往會拼命掙扎,裝出要回到競技臺上,再大戰三百回合的樣子。

雖然是裝模作樣。

但如洪水泛濫般一發不可收拾的戰意,轟飛七八個鼠民雜役,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今天這場戲,卻做得有些太過火了一些。

或許是自己這邊的鼠民仆兵都被屠戮殆盡的恥辱,實在太過強烈。

或許是兩名王牌,早有宿怨,新仇舊恨,無法宣泄。

他們的戰焰越燒越旺,根本沒有平息的意思。

冰風暴用冰錐鋪設的死亡之路,已經一路延伸到了蠻錘的腳下,最粗最長的一根冰錐,狠狠超他的腹部刺去。

蠻錘勃然大怒,狼牙棒狠狠砸碎冰錐,長鼻一甩,流星錘般的骨瘤再度爆發出鬼哭狼嚎的尖嘯,繚繞殺意,撕裂空氣,朝冰風暴高聳的胸膛重重砸去。

然而,兩名王牌的攻勢還來不及碰撞。

就被一團從天而降的火球阻擋。

火球既像是流星,又像是巖漿凝聚而成的巨蛋般,砸落在兩名王牌之間,競技臺的正中央。

砸得整座競技臺都劇烈震顫,兩名王牌都晃了三晃。

巖漿仿佛饑腸轆轆的兇獸,將兩名王牌雷霆萬鈞的攻勢,統統吞噬下去。

伴隨著巖漿的流淌、噴薄、凝聚和塑形,“巨蛋”皸裂,變成了一具魁偉的人形。

那就像是一頭人立起來的蠻牛。

披掛著剛剛鑄造出來,數千度高溫的重型鎧甲。

鎧甲表面,還有一股股巖漿不斷的噴涌和流淌。

“滴滴答答”流淌到地上,將方圓十臂的地面,都變成一片炙熱的巖漿湖。

而他就像是從巖漿湖的最深處浮起的炎魔雕像一樣。

除了赤紅色的巖漿之外,這副鎧甲最引人注目的特征,莫過于兩片威猛無匹的肩甲。

除了完全貼合五官和頭顱的液態金屬頭盔,塑造出了一顆威風凜凜的牛頭模樣。

兩片肩甲,也像是兩顆怒目圓睜,犄角沖天而起,如戰刀出鞘般的牛頭。

遠遠望去,這就是一名巖漿孕育出來,長著三顆腦袋的牛頭魔王!

“是,是卡薩伐!”

“卡薩伐·血蹄!他竟然親自擔任這場角斗的裁決者!”

“那就是血蹄一族的圖騰,‘熔巖之怒’嗎?”

環形觀眾席的每個角落,都爆出陣陣驚呼。

即便激活了號稱“熔巖之怒”的圖騰戰甲,名叫“卡薩伐”的裁決者還是比激活了“火車頭”的蠻錘,體型瘦小了好幾輪。

但他只用右手,就輕描淡寫地抓住了蠻錘引以為豪的長鼻。

并平舉左手,沖著冰風暴。

左手所指的方向,冰風暴凝結冰霜鋪設的死亡之路,一段接著一段,被翻滾的巖漿吞噬。

意思很明顯。

夠了。

這就是最終裁決。

沒人可以不服從我的裁決。

至少,沒有活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49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