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目錄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沒有人類

第二百一十五章 沒有人類

作者:臥牛真人  分類: 科幻 | 星際文明 | 臥牛真人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第二百一十五章 沒有人類

孟超陷入深思。

不知是否錯覺,還是受到晶石礦脈強烈的靈磁干擾,令林川的生命磁場有些不正常,孟超總覺得深入地底之后,他的眼底,不時流轉著異樣的光芒。

“別誤會,我不是說呂絲雅的父親,利用我父親的死還有他送給我的生日禮物來做戲,打造自己重情重義的人設。”

林川收斂眼底的光芒,平靜道,“在我父親身后事的處理上,呂絲雅的父親無可指責他在多個場合都稱呼我父親為他‘最好的兄弟’,也非常照顧我們一家人的生活,特別是收到生日禮物的我。

“發現我的天賦異稟,他更是不遺余力地精心栽培我,給了我在貴族學校就讀的機會,甚至,在競爭礦業公司總負責人的關鍵時期,還把我接到家里去住過一陣子,令我和呂絲雅成為了極好的朋友。

“在我踏上社會之后,呂絲雅和她的父親,也不遺余力幫助我,我能成為今天的哭泣殺神,當然少不了他們的支持。

“就算這真是演出來的虛情假意,呂絲雅的父親,演技都算是精湛絕倫,幾乎完美無缺了。

“但是,這一切都替代不了一個有血有肉的父親,你能明白我的感受嗎?

“喪父之痛就像是一壇深埋在地底的醇酒,少年時你無法品嘗出它的全部滋味,而隨著你漸漸長大,那種刻骨銘心的刺痛,才會不時涌上心頭,令你夜不能寐,萬念俱灰。

“沒錯,父親的死為家庭換來了很多東西,甚至徹底改變了我的命運,而他活著時,也不算那種完美無缺的慈父,而是一個有些丑陋,常常渾身臭汗,甚至脾氣還非常暴躁的人,和呂絲雅那個風度翩翩,儒雅睿智的父親簡直天差地別,但……他是我的父親!”

孟超點頭,想到自己的父親。

孟義山是收割者,有時候工作勞累,來不及清洗就回家,氣味都不太好聞。

而且,家庭窘困,工作不順時,脾氣也不見得有多好。

但他仍舊是孟超心目中不可或缺的大山。

即便現在自己覺醒了超凡力量,能徒手斬殺夢魘兇獸了,聞到父親的味道,仍舊會覺得莫名安心。

“懵懂無知的少年時代,我可以無視身份的天差地別,和呂絲雅一起瘋,但人總會長大,認識到彼此的不同。”

林川的眼角抽搐,艱難道,“特別是我成為超凡者,有了荒野廝殺和探索礦脈的經驗,再回過頭來,審視當年害死我父親那次探礦任務,卻發現很多急功近利的可疑之處,或許,如果呂絲雅的父親能提前上報集團高層,派出規模更大的探礦隊,選擇更穩妥的路線和手段,這次事故是可以避免的。

“我不想說,是呂絲雅的父親害死了我的父親,畢竟他身先士卒,同樣冒著生命危險,而且也沒有采用強迫的手段,而是用豐厚的酬勞,吸引礦工和探礦者自愿加入,所有人都非常清楚任務的高度危險性,生死有命,愿賭服輸。

“更何況,呂絲雅父親的所作所為,也壓根兒算不到她頭上,就算她父親當年的選擇存在瑕疵,都不該影響我和她的友誼。

“但人類畢竟不是絕對理性的動物。

“道理上,我知道她是無辜的。

“情感上,我卻越來越無法和她像過去那樣純粹地相處。

“更何況,每次見到她,難免就會接觸到她的父親,那個有可能害死我父親,卻又照顧和栽培了我的男人。

“所以我躲了她好幾年,直到這次,她深入我常年活動的墓碑森林,再也躲不過去,才勉強加入了她的探礦隊。

“原以為這次行動能緩和彼此的關系,但現在我卻后悔了,因為看著呂絲雅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行事風格,我總是忍不住會想到,當年的地底深處,呂絲雅的父親是否也是如此,為了找到晶石礦脈,就一次次驅使我父親這樣的人去冒險,最終害死了所有人?”

孟超見他越說越激動,咬牙切齒的模樣,和平日里溫文爾雅的哭泣殺神判若兩人,急忙扶住他的肩膀道:“林哥,你沒事吧,是否靈磁干擾太強烈,心靈指數出現了波動,要不要深度冥想,休息一下?”

“我沒事。”

林川深吸一口氣,恢復平靜,語重心長道,“告訴你這些事,就是想提醒你,命是自己的,也是家人的,想要出人頭地,當然應該拼命,但只能為自己和家人去拼,除此之外的任何人,都不值得。

“所以,接下來的任務中,如果再遇到危險,記住最重要就是保住自己的小命,無論呂絲雅還是我,或者團隊中的任何一個人,都不值得你舍身去救,否則,你死了,她完成了任務,獲得財富、榮譽和力量,到你墳頭哭兩聲,有意義嗎?

“至于你想加入擎天集團還是別的超級勢力,都可以,但還是記住這句話,只為自己而戰,可以出賣時間、技能、智慧甚至尊嚴,卻絕對不要給任何人賣命,懂嗎?”

“我懂。”

孟超聽到這里,實在忍不住道,“林哥,你真的誤會了,剛才我之所以冒著生命危險去救呂小姐,并不是想給她賣命。

“包括加入這次探礦任務,和她也沒有半毛錢的關系,我只是想和你并肩作戰,早日結束這場戰役而已。

“我和你一樣,既不欣賞呂小姐的行事風格,也不相信她的允諾或者說蠱惑,但有一點,我覺得她說對了,就是能否找到紅輝玉礦脈,對打贏北線攻勢至關重要,而她身為‘靈敏者’,對找到紅輝玉礦脈,又有著不可替代的作用,這才是我剛才奮不顧身的原因。

“我不管呂小姐有多么野心勃勃,也不在乎她能從紅輝玉礦脈中撈取多少好處,至少,她能終結地面上的極端天氣和漫天大霧,讓咱們的鋼鐵洪流沖進碎星湖區和墓碑森林,取得一場酣暢淋漓的勝利,對龍城,對整個人類文明都有好處,難道,這還不值得我們拼命?”

林川盯著他看了很久。

忽然,咧開嘴角,無聲大笑起來。

他笑得十分癲狂,用雙手捂住面孔,肩膀一聳一聳,像是在跳一曲既笨拙又詭異的舞蹈。

孟超皺眉:“我說錯了嗎,有這么可笑?”

“沒有,我不是在笑你,只是在笑昔日的自己,因為我原本的想法也和你一模一樣。”

林川終于笑夠了,挪開手掌,露出笑出眼淚的臉龐。

他的嘴角仍舊殘留著淡淡的笑意。

眼神卻鋒利如同冰冷的刀刃。

像是終于下定某種決心。

“聽著,孟超,如果你真的相信呂絲雅的許諾,為了金錢、力量、權勢和各種資源而戰,甚至為她賣命的話,雖然愚蠢,卻也有那么一丁點的可能,得到你想要的東西。”

他湊了過來,表情嚴肅,一字一頓道,“但是,千萬不要為了什么‘同胞,人類,文明’而戰,寧愿為呂絲雅或者任何一個具體的人,某種具體的利益去賣命,也不要為‘人類文明’去賣命,這是林師兄送給你,最真誠的忠告。”

孟超大惑不解,脊背不由爬滿冷汗:“為什么?”

“因為,根本沒有什么‘人類文明’,甚至,根本就沒有‘人類’。”

林川高深莫測地說,隨后站起來,“跟我來。”

他帶孟超鉆出帳篷,穿過營地,來到洞窟的角落。

這里靈氣充裕,滋生了各種蛇蟲鼠蟻和地底生物。

又靠近石像蕈的領地,石像蕈會釋放一種人類無法辨識,卻極容易吸引蛇蟲鼠蟻的氣息,引誘他們自投羅網。

因此,輕輕掀開巖石,就能看到很多蠕動的蟲豸,一個具體而微的生態系統。

林川讓孟超收斂氣息,靜靜觀察。

這里的蛇蟲鼠蟻大多沒見過人類,并不畏懼他們,甚至無法理解他們究竟是什么樣的存在。

仍舊顧自狩獵,吞噬,消化和繁殖。

很快,孟超就觀察到一條小蟲蠕動著吞噬苔蘚,隨后被一頭螳螂形狀的怪獸吃掉,“螳螂”又被一頭蜥蜴類怪獸叼走,蜥蜴類怪獸著被一條腦袋上長著肉瘤的怪蛇囫圇吞下,怪蛇受到石像蕈香氣的吸引,搖頭擺尾,游向石像蕈群,那片黏液和利刃的地獄。

“看到這些怪獸了嗎?”林川問孟超。

“看到了。”孟超點頭。

雖然地底深處不見陽光,但晶石礦脈卻散發著幽幽的熒光,刺激超凡者的視覺細胞,看到無比絢爛而豐富的世界。

林川搖頭道:“不,這里沒有怪獸。”

孟超微微一怔,還以為林川的意思是,這些蛇蟲鼠蟻的力量太弱,不足以冠上“怪獸”的名號。

林川卻道:“我只看到蟲豸,螳螂,蜥蜴,毒蛇,蜘蛛和蕈類,你告訴我,怪獸在哪里?”

孟超道:“他們不都是怪獸?”

“是嗎?”

林川微微一笑,“假設他們都是怪獸,突然被某種神秘的力量,賦予了堪比人類的智慧和互相交流的能力,然后,其中的毒蛇對蜥蜴說,‘蜥蜴兄,我們應該為了怪獸文明,去和人類文明殊死搏斗’,你覺得這頭剛剛被毒蛇吞入腹中的蜥蜴,會怎么想?

“倘若毒蛇更進一步,說,‘蜥蜴兄,為了偉大的,神圣的,崇高的怪獸文明,我們每一頭怪獸都要竭盡所能,恪盡職守,貢獻自己的一切力量,所以,你應該主動跳到我的嘴巴里來,犧牲自己,讓我變得更加強大,好去咬死更多人類這可是為了千千萬萬怪獸同胞啊’!

“你覺得,蜥蜴會相信毒蛇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