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目錄 >> 第四十章 高山仰止

第四十章 高山仰止

作者:臥牛真人  分類: 科幻 | 星際文明 | 臥牛真人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 第四十章 高山仰止

四周目光越來越奇怪,還有竊竊私語。

寧舍我在圈子里混了一輩子,還是要點老臉的,急忙把孟超拽進角落。

孟超挺不好意思:“對不起,寧老,其實我是一個很低調內斂的人,并不喜歡出這種風頭,要不然您裝作不認識我算了。”

“不不不,孟小友,老夫怎么會是這個意思,只是奇怪,你師父沒告訴你這些么?”寧舍我百思不得其解。

“此事是我最大的秘密,原本打死都不該說的,但我為人忠厚,實在學不會撒謊——其實我沒有師父,只在深網上遇到一個很神秘的前輩,經常隨手指點我幾句,我也不知道,有沒有資格叫他一聲‘師父’。”

孟超頓了一頓,“他叫‘傳火老人’。”

“傳火老人?”寧家爺孫對視一眼,“沒聽說圈子里有這樣一位前輩,他是什么人?”

“不知道,他是一個神龍見首不見尾,神秘至極的人。”

孟超很認真地回憶著,“從只字片語的接觸來看,我覺得他是一個實力強橫至極,但人品又非常高尚,脫離了低級趣味,一心只想做貢獻的人;是一個擁有大智慧,高瞻遠矚,能洞徹未來的人;還是一個富有人格魅力,能在不知不覺中,征服、影響、拯救所有人的人!”

寧家爺孫:“……是嗎?”

“自信點,把‘嗎’去了,是。”

孟超道,“對了,我把寧老的傷,也和傳火老人說了,他老人家只想了三秒鐘,就隨手指給我兩味材料,一個是‘百年蝕心草根須汁液’,另一個是‘血色女王蜂翅膀’,我也不明白是啥意思,寧老,您懂嗎?”

寧舍我沉吟片刻,忽然倒吸一口冷氣,雪白的須發如鋼針般炸開。

“百年蝕心草,血色女王蜂,這兩味都是劇毒無比的材料,而且和我中的紫冠蝮蛇王毒性質相近,這是以毒攻毒的方子!

“以毒攻毒,我怎么從未想到是這樣?

“有道理,越想越覺得有道理,所有療法都試過了,只有以毒攻毒,這一條路了!”

寧舍我神色恍惚,時而喃喃自語,時而掐指計算,時而無聲大笑,面部肌肉蠕動,表情詭異極了。

寧雪詩看得害怕:“爺爺……”

“沒事,雪詩,爺爺沒事,爺爺的病有救了,孟小友沒騙人,這位‘傳火老人’真是神人,連老夫的面都沒見過,三秒鐘,隨手指點,就解決了困擾老夫多時的痼疾,神人啊!”寧舍我嘆服。

與此同時,孟超的視界中也跳出信息:

經過你的指點,精英市民寧舍我在毒物藥理學上,取得全新的領悟,貢獻值+43

精英怪,就是好,刷不夠。

孟超吞了口唾沫:“寧老,以毒攻毒的方子千萬要謹慎,傳火老人隨口說了這兩味材料,并沒有說調和比例、方式,還有各種輔料,您可要斟酌清楚。”

“無妨,以這位前輩的境界,肯指點老夫兩句已經很不錯了,那些細枝末節,有什么資格勞煩他老人家?老夫自己,對藥理學也頗有研究,自然會和專家團隊,再細細推敲整個藥方。”

寧舍我感慨,“龍城穿越之后,奇能異士層出不窮,真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孟小友,無論老夫最后能治療到什么程度,這兩味藥都幫了老夫的大忙,真不知該如何向傳火老人表達謝意才好。”

“這個無妨,傳火老人是個淡泊名利的人,您就是一文不出,他也不會惱,您就是送他一套龍城壹號的躍層豪宅,他也不會客氣——就是這么視金錢如糞土,很瀟灑的。”

孟超想了想,“對了,關于反關七解的其余幾解,我也問過傳火老人,他并不介意公開,我這就演示給您看。”

不等寧舍我反應,孟超就用兩根筷子,在空氣里操作起來。

其實他的動作根本不到位,也完全不明白每一個動作背后,玄之又玄的科學道理,純粹是照貓畫虎,還畫得不倫不類。

然而,未來的收割術,即便嚴重走形,看在寧舍我這樣的大高手眼里,仍舊如閃電劃破夜空,帶來極大的啟迪。

“這是——”

寧舍我捂著心口,臉色發白,連退兩大步。

經過你的指點,精英市民寧舍我在反關七解第一解上獲得全新的領悟,貢獻值+32

經過你的指點,精英市民寧舍我在反關七解第三解上獲得全新的領悟,貢獻值+49

經過你的指點……

孟超從精英怪身上,爆出一大波貢獻值。

“爺爺!”

寧雪詩見爺爺一副心臟病發作的樣子,急忙上前攙扶。

她看不出孟超的精妙,只看到這個平平無奇的高中生,拿著兩根油膩膩的筷子隨便劃拉兩下,就把爺爺搞成這個樣子,把她都快急哭了。

“我沒事,雪詩,你不懂,你不明白這里的厲害……”

寧舍我嘴唇發白,雙眼卻格外有神,他凝重道,“孟小友,真是傳火老人讓你把升級后反關七解教給老夫,他想要老夫做什么?”

孟超搖搖頭:“還是那句話,傳火老人說,無論武道、收割術還是靈能科技,都是龍城全體勞動人民的智慧結晶,應該取之于民,用之于民,所以他不會吝嗇任何功法,只希望寧老的雙手和雙眼復原,又學會全新的反關七解,能夠收割更多資源,和全體龍城市民一起,創造更加美好的未來。”

寧舍我如遭雷擊,嘴唇哆嗦了半天,嘆服道:“前輩的風采,如高山巍峨,前輩的胸襟,如大海無量,服了,老夫,不,小寧子徹底服氣了!”

寧雪詩的美眸,在孟超和爺爺之間來回掃了好幾圈,她也不得不服。

“也只有傳火老人這樣不世出的前輩高人,才能培養出孟超這樣……特立獨行的少年啊!”

寧大小姐心情復雜。

“孟小友,你和雪詩在這里小坐片刻,老夫去招呼幾個圈中好友,待會兒再介紹你們認識。”

說著,寧舍我把孫女拉到一邊,低聲道,“現在相信爺爺的話了吧,孟小友很值得結交,至少,比那個廖飛俊靠譜百倍!待會兒我去應酬,你幫我好好招呼孟小友,不得無禮,聽到嗎?”

“是,爺爺。”

寧雪詩不知想到什么,臉頰滾燙,嬌羞道,“可是,他還在上高中,比我小了三歲呢!”

寧舍我:“嗯?”

寧雪詩:“哎?”

孟超探過頭來:“啊?”

……

交易會另一角,廖飛俊將血色紅酒一飲而盡

舔舐著嘴角,他盯著孟超和寧雪詩說說笑笑,好一會才收回目光。

“咦,那不是孟超嗎?”

在他身邊,九鑫資源回收公司的技術總監顧明失聲道,“這小子,怎么有資格來這里?”

廖飛俊目光一寒:“你認識他?”

“化成灰都認識,俊少,我今天找您,就是說這小子的事情,他可把咱們的臉給打腫了,您一定要為我做主啊!”

顧明哭喪著臉,將前天晚上的沖突,包括晶化神經球的事情,添油加醋說了一遍,最后可憐巴巴道,“我跟隨‘毒手廖三通’老師學習了那么久,圈子里誰不知道我是廖老師的弟子?這小子仗著‘鬼手寧舍我’撐腰,就這么囂張,不把廖老師放在眼里,俊少,這口氣咱不能忍啊!”

廖飛俊有些厭惡地撇撇嘴。

這個顧明,僅僅跟隨自己爺爺學了兩年收割術,技術稀松平常,整天惹禍丟人,廖飛俊才懶得管他的閑事。

不過,廖飛俊的爺爺“毒手廖三通”和“鬼手寧舍我”是師兄弟,幾十年來技術都被師兄壓過一頭,還曾為了搶奪怪獸材料鬧過矛盾,兩人積怨已久。

這次寧舍我神經受損,眼看就要淡出收割者圈子,正是自家爺爺趁機踩上去的大好機會。

爺爺早就暗示過他,找機會向寧舍我挑釁,逼對方沉不住氣,和爺爺公開較量一場,然后“毒手”大破“鬼手”,一掃幾十年的郁悶。

這倒是個機會……

廖飛俊琢磨著,淡淡道:“顧明,你上當了,寧老鬼中了蛇毒,十成功力廢了九成,別說雷霆戰隊待不住,恐怕很快就要從收割者圈子里引退,這樣一只死老虎,你們有什么好怕的?”

“什么?”

以顧明的層次,還是第一次聽說這個內幕消息,愣了半天,不由怒道,“該死,早知寧老鬼已經變成死老虎,那天我和虎爺就不該放過這小子!”

廖飛俊笑笑:“寧老鬼這段時間滿城尋找衣缽傳人,這小子既然能辨識出‘靈化神經球’和‘晶化神經球’的不同,想來有幾分天賦,寧老鬼見獵心喜,才給這小子撐腰——本來很簡單的事情,你們自己嚇自己,卻弄復雜了。”

顧明又羞又怒:“我說呢,一個住公租房的窮小子,怎么搭上‘白發鬼手’的線!”

廖飛俊啞然失笑:“怪不得他的校服都破破爛爛,原來還住著公租房,寧老鬼真是越活越回去了,找了好半天的衣缽傳人,就找了這么個貨?也難怪,現在誰都看出寧老鬼是個廢物,有些人脈和天賦的圈中少年,誰愿意當寧老鬼的傳人?”

見對面兩人相談甚歡,不知孟超說了什么,引發寧雪詩凝神細聽。

少女低頭時的風情,令廖飛俊的眼珠子紅起來。

他讓顧明端來兩杯紅酒:“走,再怎么說,我爺爺和寧老鬼也是師兄弟,這小子真當了寧老鬼的弟子,就是我的師叔,我這就去和‘小師叔’打個招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地球人實在太兇猛了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