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目錄 >> 865 冬日里的炸雷要劈劉春來,一切都是劉八爺去世前做的局?

865 冬日里的炸雷要劈劉春來,一切都是劉八爺去世前做的局?

作者:葫蘆村人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葫蘆村人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真的只是村長 865 冬日里的炸雷要劈劉春來,一切都是劉八爺去世前做的局?

“我這……”

“別你這你這的了,不會講英語,也沒誰說你啥,反正你又不出國……爹啊,你不知道你會的那句是啥意思?”

劉雪更是火大。

看把孩子給嚇得。

“曉得啊。”

劉支書自然是曉得的。

當年在戰場上,指導員教他們的時候,就解釋過。

他從紅軍到八路,再到解放軍,再到志愿軍。

學過不少外語呢。

日語、韓語、英語、甚至俄語。

他會說的,就那一句:“我是八路/中國人民志愿軍;舉起手來,繳槍不殺……”

“那你還對一個孩子講?”

“我這不是活躍氣氛嘛……”

劉福旺更是尷尬。

“還不去幫著拿東西,愣著干啥?回去再收拾你!”

楊愛群一直都在觀察著賀黎霜。

見賀黎霜只是哄孩子,也沒怪罪老頭,心中更是火大。

劉福旺這老東西,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一看到孫子跟兒子小時候一模一樣,就想要賣弄。

這下好了,嚇著孫子了。

“霜丫頭,辛苦你了,一路累了吧?咱們回家……”

楊愛群拉起了賀黎霜的手。

賀黎霜的眼睛瞬間就紅了。

一個人在美國又要上學又要帶孩子,還得打工養孩子……

能不辛苦嗎?

“振華,來奶奶抱……”

楊愛群向劉振華伸手。

可小孩子直接躲在賀黎霜身后。

讓楊愛群這抱孫子的夢想,在面對孫子的時候,依然無法實現。

不由得狠狠地向劉福旺瞪去。

劉支書后背有些發寒。

這婆娘!

眼神比當年提著刀滿公社追自己的時候還兇狠。

“東西給我吧……”

主動去提東西了。

“媽,振華跟你還不太熟悉,我來抱吧。”

劉雪嘆了口氣。

自己爹,還是那個劉支書么?

看來,老娘在家里地位徹底顛覆了。

或許,這就是劉春來那災舅子說的經濟基礎決定家庭地位。

“走吧。”

楊愛群琢磨著,確實不熟悉。

孩子熟悉了,自然會跟自己親。

根本就沒去想過這問題。

車子里擠不下,原本劉福旺還說讓自己抱著劉振華坐副駕駛,其他幾人坐后面。

奈何劉振華看著他都害怕。

最后直接被楊愛群一把拉下車。

讓他自己從望山公社坐班車或是走路回去。

“劉支書,您這是?”

陳孝龍這會兒剛到這邊。

其實也是為了幫公社的領導們打探消息。

劉雪回來了沒錯,那個年輕漂亮時髦的女人帶著的小男孩是怎么回事,他們得弄清楚。

萬一是劉春來兒子呢?

很多事情都會有變化的。

“老子嫌天天坐車太難受,活動活動筋骨,走回去!”

劉支書本來就不爽。

陳孝龍來問,就沒懷好意。

說完,就背著手,溜達著往幸福公社的方向走去。

留下看著他背影的陳孝龍發呆不已。

走出公社街道后,劉支書直接攔了一輛貨車,抽著司機散的煙,一路上教誨著司機,回去了。

賀黎霜為了讓劉振華跟楊愛群熟悉,直接坐在了副駕駛。

孩子一開始挺抗拒的。

還好,有劉雪在后面。

她學業忙是一回事,孩子的性格有了問題。

要不然,也不會考慮來跟劉春來商量。

孩子需要陪伴。

“這變化真的太大了……以前都沒想過,這里會成為一片工業區……好像我爸當年的規劃沒有做這邊的吧?”

當著孩子,沒法談孩子的事情。

時間不少呢。

“那可不是!未來咱們這里,比縣城還要大很多呢。你到燕山寺上面看,葫蘆壩那片,已經成了城市……”

楊愛群得意地說道。

“劉春來當初說,要在這偏僻地方打造一座城市,才這么幾年,城市的雛形就有了……”

賀黎霜有些失神。

走之前,他問劉春來的夢想。

劉春來就說的要在這里造一座城市。

而賀黎霜自己,她也有夢想,她要把自己的事業做得比劉春來還大……

然并卵。

當初本來只是開玩笑,哪想到一語成讖。

懷上孩子了。

連學業,都比計劃的晚了很多時間完成。

天天精力不夠……

不失落么?

就連劉雪,同樣也感觸頗深。

每次回來,變化都太大了。

“可不是!”

楊愛群嘆了口氣。

“為了這些,他全部精力都在這上面,馬上就三十了,還光著……”

這讓賀黎霜眼睛亮了起來。

雖然明知道劉春來還沒結婚。

這次回來,也是因為這個。

楊愛群很想看到賀黎霜的反應。

奈何,賀黎霜坐在前面。

司機才是最尷尬的。

來的路上,老頭老太太討論的話題,他是聽到的。

旁邊的女人,很大可能是劉春來的婆娘。

那緊張,別提了。

一路上開得特別慢。

平時都狂野無比的貨車,看到前面的轎車這么慢,都不敢罵罵咧咧,同樣跟著降速。

周邊的轎車,都是劉春來的。

指不定就惹著誰了。

到時候,別想在這里撈錢。

“春來,福旺叔跟愛群嬸回來了。”

劉春來正在看關于汽車廠設備改造項目的方案,劉九娃直接沖進來,門都沒敲。

一臉激動。

“回來就回來唄……”

“賀姑娘也回來了,身邊帶著一個三歲左右的男娃……”

劉春來瞬間石化。

慌了。

特么的。

真有?

賀姑娘不是連公雞下蛋還是母雞下蛋都分不清楚?

當初就一晚上。

特么的!

她就是故意的。

怕是算準了日子,才鉆自己房間里的。

學霸,太特么可怕了。

“春來,春來?”

看著劉春來發愣,劉九娃急忙提醒他。

春來有兒子了。

這是值得慶祝的高興事兒。

前幾天還被爹媽催婚催生,所有問題都迎刃而解了。

“九哥,你先出去,我想靜靜。”

劉春來不知道如何面對。

無論是賀黎霜,還是兒子。

如果只是賀黎霜,還容易一些。

可兒子……

“兄弟,不是我說你!以前沒孩子,你身邊有多少女人,沒啥……可現在,兒子都那么大了,找上門來了,還想其他女人……”

敢對劉春來說這話的,也就只有劉九娃了。

人家無欲則剛。

九哥只是狗腿子的。

春來喊干啥,就干啥。

也不求升官發財。

一切以劉春來的利益為考慮。

劉春來氣得差點吐血。

老掉牙的段子,現在被劉九娃用出來,還特么的挺應景的。

“還有,那宋瑤,你怕是……”

“滾!”

劉春來這會兒正煩呢。

倒不是考慮賀黎霜,而是考慮賀黎霜把孩子送回來的目的。

國內教育,肯定是比不上米國的。

在米國生活了幾年,回來怎么適應?

兩輩子加起來五六十歲,突然有了兒子……

需要負責啊……

“小菊,你越來越年輕了。”

“大春哥,你這紅光滿面的,有喜事啊?”

“志強,你這胖了好多哦……”

賀黎霜爽朗地給周圍人打著招呼。

大隊的人,幾乎都認識她。

同樣,她也認識大多數。

“行了,你不是說要去山上看看嘛,這時間不早了,冬天的天黑得早……到時候早點休息,這飛機都坐幾十個小時……”

楊愛群直接把一行跑出來看賀黎霜的人給趕走了。

拉著她往山頂的燕山寺去。

“楊媽,八祖祖的墳在哪里?我想去看看。”

賀黎霜的話,讓楊愛群跟劉雪都愣了。

她這剛回來。

去劉八爺的墳頭干什么?

“之前要是沒有八祖祖的提點,很多事情,我沒那么容易想通的……”

賀黎霜解釋著。

這更讓楊愛群不明白。

劉八爺提點?

賀黎霜來這邊的次數可不是很多。

“就在上面山坳里。”

劉雪有些明白。

估計當初不是八祖祖,賀黎霜干不出來這些事兒,甚至不會突然出國的。

當即就帶著賀黎霜往劉八爺的墳頭而去。

“咦,這墳漲了這么多了?”

劉雪看著墳頭,驚呼了出來。

“年年都在漲,就今年漲得厲害……所有人都在說,這是關系到老劉家的興旺呢。”

楊愛群看著高了不少的墳頭,神色有些復雜。

老劉家祖輩在這里好幾百年。

從來都沒遇到這樣的事情。

祖墳也沒在山上。

劉八爺這墳,從下葬的第二年開始,就不斷地在往上冒。

要知道,這里原本只是一個沙坑。

“不會吧?”

賀黎霜無法相信。

真有這么神奇的事?

“這里剛好是一個集沙位置,不斷雨水多少,放到這里的水,都不會太多,也沖不了墳,墳后面又專門設計了,避免誰把墳給沖了,山頂上的泥沙沖下來,就淤積在這墳頭……”

劉春來從后面走了上來。

賀黎霜扭頭看著劉春來,大眼睛頓時呆滯了。

劉雪抱著的劉振華看著劉春來,好奇地打量著這個男人。

“振華,叫爸爸。”

劉雪小聲地對孩子說道。

“爸爸?”

劉振華的眼睛,滿是好奇。

爸爸這個詞,他很熟悉。

可他一直都不知道自己的爸爸是誰。

劉春來看著這孩子,是不是跟自己小時候一模一樣,他不知道。

反正記不得小時候長啥樣了。

或許是血脈相連,也或許是其他。

主動伸手去抱劉振華。

劉福旺跟楊愛群兩口子都沒抱到的孩子,在猶豫中,緩緩地向劉春來張開雙手。

“辛苦你了……”

劉春來對一幫眼淚在眼眶里打轉的賀黎霜說道。

“當初,我答應了八祖祖,給你留個后……”

賀黎霜裝著無所謂地說道。

眼淚,如同斷線的珠子。

臉上卻浮現出隱隱的笑容。

幾人都愣了。

劉八爺安排的?

就連劉春來跟劉雪,也都明白了。

明白當初賀黎霜為什么那么大的膽子。

“當初八祖祖跟我打賭,如果我輸了,就給你生孩子……”

就在劉八爺的墳頭,賀黎霜把當年的事情給說了。

以前劉春來也沒閑工夫陪她玩兒,劉雪沒有她那種天賦,得努力學習。

劉八爺見多識廣,以前一直在花叢中混跡。

加上一生的經歷極具傳奇色彩。

賀黎霜就經常去找劉八爺,聽他說以前的風土人情,傳奇故事,甚至戰場上的各種事兒。

某一天,賀黎霜問劉八爺,人的命,真的能算出來么?

老頭子就跟她打賭。

從賀黎霜出生遇到的大事開始說,包括她父母。

這些賀黎霜認為都可以打聽出來,甚至根據當時的政策等能推出來。

可賀炎鈞夫妻出國,賀黎霜出國,劉八爺全給算出來了。

“包括現在,八祖祖說過,我們會在他墳頭上相遇……”

賀黎霜的神色很復雜。

劉雪倒吸了一口涼氣。

楊愛群則是震驚不已。

“都說八祖祖神,以前打仗都能算的……要不然,劉將軍也不會那么器重他……”

劉春來后背發寒。

這老頭!

原本根本就不信鬼神。

到了這個時代,他依然不怎么信。

祭祖什么的,也都不是那么正經,只為了應付。

可現在……

能承認么?

“你被他忽悠了,八祖祖是神棍呢!”

劉春來強裝鎮定。

神棍嘛!

就靠著人的心理來忽悠人的。

自己沒少見識。

就像以前,每次說是什么看了日子啥的,只是為了讓周圍的人安心。

實際上,他連天干地支都沒有弄清楚。

“轟隆”

遠處的天際,隱隱傳來一聲炸雷。

“春來,快給你八祖祖磕頭!隨時口沒遮攔!”

楊愛群嚇得一哆嗦。

就這么一個兒子。

被雷劈了,還得了?

“八爺爺莫怪,春來皮慣了……”

趕緊在劉八爺墳頭磕了幾個頭。

起來一看劉春來還愣著。

氣不打一處來。

不知道地上哪里來的一根手臂粗的棒子,撿起就往劉春來身上招呼。

嚇得劉振華哇哇大哭。

無奈之下,劉春來只能把孩子交給劉雪,跪下。

劉八爺是老劉家的高輩子,也是川軍中級軍官,為國家為家族都付出很多。

值得跪。

絕對不是被他嚇的。

賀黎霜見著劉春來跪,也跟著跪在他旁邊。

“我們這算是拜堂了……劉春來,我收回我當初說的話,你的孩子我不養了,你自己養……”

劉春來正要問她啥意思。

結果來了這么一句。

“尼瑪!”

劉大隊長瞬間冒火了。

又被這死女人騙了。

“拜個錘子堂,我們八字不合!”

他沒好氣地起來。

“確實八字不合啊,我說過,天下男人死光了,都不會嫁給你的……你想啥呢!”

賀黎霜撇嘴。

劉春來突然不知道怎么反駁了。

以前還有興趣跟賀黎霜斗嘴。

現在只想斗賀黎霜的嘴,把她堵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真的只是村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0795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