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目錄 >> 814 大規模訂單面前,康力想趁機漲價

814 大規模訂單面前,康力想趁機漲價

作者:葫蘆村人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葫蘆村人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真的只是村長 814 大規模訂單面前,康力想趁機漲價

“你發這么大的火干什么?男主外女主內……不都是這樣?趙玉軍平時出門,錢都得我給,他要是敢攢私房錢,我讓他好看……”

劉秋菊說道。

劉春來傻眼了。

這還是自己那個柔弱的二妹?

都讓趙玉軍花錢得問她要?

“切,你能控制得了?船要加油,維修保養啥的,隨便那里都能弄點出來。”

顯然,劉春來是不信的。

“維修我們自己有廠,在滬市那邊的也有;加油,都是我去結賬……”

看著劉秋菊一臉得意。

劉春來覺得,這結婚后的日子,不是人過的。

還好,自己跟白紫煙分了。

劉九娃那樣的男人,被孫小玉管著。

他覺得是正常的。

畢竟,孫小玉性子潑辣。

可秋菊不是這樣啊。

怎么就變成了這樣?

可以前為什么就沒有這樣呢?

要是當年秋菊是這樣的性子,那瘸子敢打她?

“秋菊啊,男人兜里不能沒錢。”

“呵!有錢就開始有花花腸子。雖然你是我哥,但是我也是個女人!”

劉秋菊不滿地說道。

“白紫煙沒有一個好哥哥,但是我有,趙玉軍自己把錢交出來的。”

劉秋菊沒好氣地說道。

說到底。

還是自己有個好舅老倌。

加上現在自己手里掌握著不小的權利。

得了。

不能聊下去了。

“秋菊啊,你那種想法是不對的。像我這樣,你覺得要是投資個啥,得問自己婆娘,還能做成啥?”

劉秋菊沒法反駁了。

感覺劉春來說得有道理。

可那是不對的。

“行了,以后你也別管你哥這些事情。媽都不管呢。”

就怕劉秋菊說得讓自己也把錢什么的給媳婦兒管。

要是那樣,得亂套。

很多女人都是奔著錢來的。

要不然,就如同鄭天佑那樣。

被女人把錢給卷走了,一無所有。

就連結婚,劉春來都不愿意了。

以后離了,分走一大部分。

倒不是他在意這點錢。

這樣的股權變更等,會對公司發展造成很大的影響。

“你兩姊妹在那屋里嘀咕啥呢!”

楊愛群見劉春來從灶屋過來,問道。

“沒啥,就是讓秋菊少放鹽,順便問問她這段時間咋樣。我這當舅老倌的不得關心關心嘛。”

宋瑤在一邊坐著很是無聊。

平時家里沒人,這老房子也沒有安彩電。

一千多塊錢不多。

可楊愛群覺得浪費。

劉春來怕老娘待會又要催婚,直接借口說帶宋瑤到外面逛逛,感受一下真實農村。

一直到劉秋菊叫吃飯。

才再次回來。

飯桌上,劉春來一直都掌控著話題。

不想讓老娘催婚跟催生。

要不然,宋瑤一旦想多了。

事情就麻煩了。

“唉,可惜了這一桌下酒菜……”

劉福旺酒癮來了,吃啥都不香。

晚飯也沒吃幾口。

可看著劉春來跟宋瑤。

果斷地啥話都不說。

喝贏兒子沒問題。

可宋瑤在一邊……

還好,劉春來沒喝酒。

要不然,劉支書看著,聞著酒味,會更難受。

吃完飯,劉春來就借口有事情先走了。

宋瑤在這樣的環境中待著同樣難受。

自然不愿意多待。

“我也還有事……”

劉福旺也想跟著開溜。

“你有啥事?剛出院,這家你現在呆不下了是不?”

楊愛群沒好氣地說道。

劉福旺明顯是想出去喝酒。

“爹,你這剛出院,就在家里好好歇歇吧。剛好媽今天也不忙。”

老頭子想出去偷偷摸摸地喝酒?

肯定不能讓他得逞。

再說了。

老娘要是不收拾老爹,就得收拾自己。

在這時代。

自己是老光棍了。

家里不再是以前那樣窮得飯都吃不飽的狀況。

延續香火的事情,就是最重要的。

不然,自己這諾大的家業,以后誰來繼承?

這是楊愛群的想法。

身邊又有宋瑤……

或許,老娘將會讓先生孩子。

“哎喲”

宋瑤穿著高跟鞋。

這邊的道路沒有路燈。

一不小心,腳扭了。

疼得蹲了下去,眼淚流了出來。

劉春來嘆了一口氣。

“在農村,不適合穿高跟鞋到處跑的。”

“我不知道啊……你也沒說這里跟山上的路不一樣……”

宋瑤一臉委屈。

蹲在地上,捂著腳。

委屈地抹著眼淚。

都專門帶了運動鞋。

“行了,來,我背你。”

宋瑤看著劉春來。

呆了。

跟劉春來這么久,兩人好像并沒有過這樣的甜蜜舉動。

從一開始,就沒處對象的過程。

哪怕一起滾了床單,也沒有過。

她知道自己的身份。

從來不會去提任何要求。

哪怕,她特別想。

“來吧,要不然,你這都走不上去。不然,就只能在老房子里住……”

劉春來蹲在宋瑤面前。

如果沒有宋瑤,他倒想在家里睡。

要不然,去劉八爺留給他的宅子也好。

房子雖然老。

睡覺踏實。

宋瑤趴在劉春來的背上,也不覺得腳疼。

心中不斷升騰起異樣的感覺。

難道,這就是幸福?

劉春來的肩膀很寬,背很厚實。

給人一種踏實的感覺。

她真不是故意把腳扭傷的。

作為她這樣的女人。

比誰都明白,如果給男人帶來太大麻煩,也就沒法繼續了。

趴在劉春來背上,她突然喜歡時間永恒。

“你們家,可真有意思。”

宋瑤直接把腦袋放在劉春來的肩膀上。

為了緩解尷尬,開口說道。

“有啥意思?以前家里窮,一家人在一起。現在發展起來了,都拼命掙錢,平時聚在一起的時間都不多。錢這玩意兒,真心沒有太大的意義……”

劉春來想到這。

嘆了一口氣。

剛穿越來的時候,家里窮。

那時候爹娘所做的事情,都是窮鬧的。

現在有錢了。

爹媽的態度就明顯不同了。

甚至周圍人的想法也都改變了。

從楊愛群對劉秋菊的態度,就能看出很多。

現在的劉秋菊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嬌弱的劉秋菊。

不僅因為她自身能掙錢,更因為娘家強橫。

要是秋菊受了委屈。

楊愛群估計都不會等著劉春來這個舅老倌去,就會指使大隊的人去收拾趙玉軍。

現在劉春來反而怕劉秋菊太過分。

膨脹得太厲害。

搞得兩口子關系不和諧。

“掙那么多錢,其實自己也花不了多少……”

他對錢沒有什么興趣。

哪怕知道錢有很大用處。

“切你現在有錢了,不會再為錢發愁,自然覺得錢沒意思了……”

宋瑤一臉不屑。

她也知道。

到了劉春來這樣的程度,確實錢沒有多大的意義了。

什么都不用做,旗下的產業,就會源源不斷地為他賺錢。

劉春來自然也明白。

默默地沿著山路往上走。

宋瑤不重。

172的身高,只有不到一百斤。

該有肉的地方沒少。

不該有肉的地方也沒多長肉。

“你在想什么?以前是不是背過其她女孩子走這條路?”

宋瑤清楚自己的地位。

要說不想扶正。

那是假的。

可最終還是沒有忍住,問出來了。

還帶著撒嬌的語氣。

問完就后悔了。

劉春來怎么可能回答自己?

兩人的關系,注定了。

就是看到劉春來跟一個女人談戀愛,她都不能干涉。

甚至不能發脾氣。

“以前確實背過一個女孩。老四的同學,也是扭了腳,不過是背著下山……前些年,她去了美國,一直沒聯系,要不然,現在孩子都能打醬油了……或許,她的孩子,也打能打醬油了……”

劉春來想起了賀黎霜。

賀黎霜那樣的性格,其實挺適合跟他結婚。

雖然在某些方面聰明得讓人崩潰。

但是賀黎霜的腦回路跟一般女人不同。

她在意的也不一樣。

劉春來即使把自己的產業交給她,她都會因為沒有興趣而不屑一顧。

她,是一個為興趣而努力的女人。

“她,人很好吧?”

宋瑤小聲地問道。

“談不上好,有些傻,性格不錯,做任何事情,憑興趣……就連學習也是……”

仿佛他跟宋瑤間沒那層關系。

只是非常好的朋友在談論這樣的事情。

宋瑤倒也沒生起嫉妒之心。

這樣的女人……

她也想成為。

“她真幸運……”

宋瑤羨慕那個女孩。

“以前,她爹跟我爹定了娃娃親……如果我還是以前那樣的,沒有事業,或許……”

劉春來嘆了口氣。

這種事情……

賀炎鈞他見過。

他爹的心思,他也知道。

要不是表現出了潛力,雙方都不會認這個的。

很現實。

也很實際。

“可她不一樣,她一開始就知道,只不過,在一邊管擦著而已……春雨的內衣,其實就是因為她發展起來的。”

當初意外咬了一口賀黎霜的胸。

結果就把內衣產業咬了出來。

現在出口的內衣,占春雨服裝貿易出口一半份額。

利潤比其它服裝高很多。

由于款式設計新穎,就連國內市場也不斷增長。

大隊跟公社的工廠,主要生產女士內衣。

現在人們提起內衣,也不像以前那樣害羞。

宋瑤完全沒想到,在國際上有著良好聲譽、很好銷量的內衣。

居然跟劉春來身邊的一個女人有關系。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郎才女貌?

要是她知道劉春來當初因為咬了,發現賀黎霜沒穿胸罩,才開始搞這個。

怕是就不這樣認為了。

只會認為劉春來是個LSP。

兩人就這樣,由劉春來背著,宋瑤趴在他的背上。

慢慢上了山。

夏天,穿得薄。

不多時,宋瑤就有了感覺。

可腳被扭了。

抬頭看著滿天的星星說道:“要不,咱們去頂上看星星?”

她的語氣中,充滿了期待。

“燕山寺的廟子晚上去不合適,去磨盤寨還行。”

或許,這是對宋瑤的補償。

結婚是不可能結婚的。

晚上,磨盤寨沒什么人。

埡口上也少了乘涼的人。

到處都是空地。

在埡口上的人瞧著劉春來背著宋瑤往磨盤寨走去。

也沒覺得奇怪。

劉春來說宋瑤是助理。

都帶回來見父母了。

兩人關系,大家都心知肚明。

“這里以前是個土匪寨。”

宋瑤看著山上有不少的建筑遺跡,很是驚訝。

夜晚。

朦朧的月光下。

多了一絲的荒涼。

燕山寺一直都還沒重建。

外面入口倒是都被圍起來了。

就是避免談對象小年輕們跑山上野戰。

有些膽大的小年輕就是喜歡搞刺激。

宋瑤聽說了好幾次。

卻沒有時間到這上面來看看。

“這上面,能看到好幾個生產隊的情況。”

下面是璀璨的燈光。

抬頭滿天星星。

夜景很美。

兩人坐在最頂上的一塊大石頭上。

宋瑤把腦袋靠在劉春來的肩膀上。

劉春來也沒反對。

想著趴在劉春來背上的感覺,看著周圍的環境,遠處埡口上乘涼的人。

宋瑤的手有些調皮。

不知不覺伸向某些地方。

劉春來的身體僵硬了。

尤其是宋瑤直接俯下身去……

不知過了多久。

周圍起了露水。

劉春來醒了過來。

看著如同小貓一樣圈在自己身邊的宋瑤。

嘆了一口氣。

正因為劉秋菊說的那些話,讓他對宋瑤的態度好了很多。

即使不能結婚,也應該對她好一些。

第二天一大早。

陳鋒急匆匆地跑到大隊部找劉春來。

“怎么了?”

看著陳鋒難看的臉色。

“康力在我們大規模要貨的情況下,提出各種零部件漲價20。”

“他們想啥呢?”

劉春來皺起了眉頭。

康力的這種行為,完全是趁火打劫。

“他們的理由呢?”

“理由是原材料漲價,生產成本上漲等。明顯就是看咱們的需求量大增……”

陳鋒說道。

“你什么意見?”

劉春來直接問他。

陳鋒是彩電廠的負責人。

生產歸他管。

“不理會他們的要求,跟長虹合作,把訂單給長虹。”

陳鋒說道。

作為廠長,他自然有應對方案。

劉春來問道:“長虹什么情況?什么態度?”

現在就怕長虹也會趁火打劫。

“長虹的業務也很不錯,這幾年不斷擴大生產線,如果要合作,應該能夠優先供應我們。”

“沒有康力的核心零部件供應,我們能繼續生產嗎?”

劉春來問陳鋒。

“顯像管廠即將投產,缺的只有芯片,這個國內應該能拿到,742廠那邊之前就想跟我們合作。”

由于芯片投入太大。

加上技術人員不夠。

引進生產線的成本太高。

劉春來并沒急著引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真的只是村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2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