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目錄 >> 783 跟蘇聯人談判,先得酒桌分勝負

783 跟蘇聯人談判,先得酒桌分勝負

作者:葫蘆村人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葫蘆村人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真的只是村長 783 跟蘇聯人談判,先得酒桌分勝負

“真的。以前我們縣很窮,而我們村又是最窮的,一年有大半時間吃不飽。窮則思變,沒資源,只能搞廠了。”

劉春來笑著說道。

把大隊原來的情況,以及現在的發展給顧楓做了些介紹。

這到引起了顧楓的興趣。

“我走了很多地方,也認識了不少人,但從沒聽過這樣一個大隊長。”

顧楓說的是實話。

“只能說明你走的地方還是不夠多。華西村聽過吧?”

顧楓無語。

他自然聽過的。

這幾年華西村的名氣不小。

契卡夫斯基很快過來了。

劉春來跟顧楓兩人也算談得愉快,雖然沒談正事,雙方也都有了底。

至少,劉春來給出了足夠的誠意。

現在就該顧楓表達誠意了。

顧楓拿出讓劉春來動心的條件,接下來就只是談關于衛生巾工廠股權分配的問題了。

“劉,我終于見到你了!”

契卡夫斯基聽到說劉春來是衛生巾生產廠的老板,現在正在擴大產能,頓時給了劉春來一個熱情的擁抱。

差點把劉春來勒得翻白眼。

“我們可以加價……”契卡夫斯基直接就無視了顧楓。

“斯基同志,我們國內的供應商,都想加價拿貨。經銷商之間的貨物倒騰都非常厲害。就在前幾天,我們一百箱的提貨單,價格已經炒到了600塊……”

劉春來一臉無奈地說道。

“老斯基,時間不早了,咱們先吃飯吧,邊吃邊聊。”

“對,先吃飯!喝酒!”

契卡夫斯基看著劉春來,堅定地點頭說道。

蘇聯人談生意,喜歡先把對手喝翻,然后再談。

很快,菜就上來了。

大多數都是野味。

對于這些特色,劉春來并沒有矯情。

這幾天在這邊,鄭強沒有少用這些東西招待他。

加上目前野生動物保護相關的法律還沒有開始執行,倒也沒有誰說這些。

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情。

養殖的,現在供應都不是很充足。

對于吃,劉春來現在也并不是很講究,能填飽肚子就行。

顧楓親自向劉春來介紹著這些特色菜,而且還是中俄雙語,甚至幫著劉春來翻譯。

如果說英語,劉春來沒問題。

可俄語……

契卡夫斯基在一旁不停地詢問著什么。

“老板,上什么酒?”費杰在一邊問道。

顧楓則是看著劉春來,“劉老板,喝白酒還是伏特加?”

根本沒有別的選擇。

白酒估計度數是不會低的。

契卡夫斯基毫不猶豫地說道。

“伏特加?”

這個劉春來基本上聽懂了。

“那好,就上伏特加,先來一箱……”

劉春來差點罵出來。

這狗曰的,自己不過疑惑了一下而已,什么時候說過喝伏特加的?

那東西,口感不好,味道也不好。

“對了,鄭強,咱們老家釀的酒,你們不是帶了些么?”劉春來對著鄭強說道。

既然要拼酒,索性就用口感更好的高度酒來。

大隊釀酒作坊釀出來的酒,并不是特別好喝,勝在度數高。

劉春來原本還想讓縣里想辦法幫忙安排去茅臺學習學習,也搞個釀酒廠,結果,一直都沒有找到關系。

高度酒,超過60度。

這也是專門為這邊準備的。

劉春來平時很少喝大隊的酒。

要灌倒老毛子及東北這邊酒量逆天的人,只能智取。

用他們不太適應的酒。

顧峰頓時不高興了。

“春來兄弟,你來這邊,得讓我盡地主之誼啊!我請你們吃飯,你自己帶酒,不是說我這招待不周?你這不是打兄弟的臉嗎?”

顧峰借機改了稱呼,讓兩人的關系變得更親密。

劉春來卻沒有跟他稱兄道弟的。

沒到那分。

“這可不是,顧老板。”劉春來笑著說道,“巴蜀自古產好酒,不是嫌你們的酒差,我只是想讓蘇聯朋友嘗嘗我們的酒,說不定……”

契卡夫斯基聽不懂兩人說什么,只是一臉著急地看著兩人。

聽不懂啊!

鄭強明白了,劉春來是想要借著機會賣酒給老毛子。

尤其是高度酒,老毛子的最愛。

因為糧食產量等問題,蘇聯境內的酒,價格不便宜。

“要不把宋瑤也帶過來?”

“帶她來干什么?”劉春來問道。

“她酒量不錯。”

鄭強的回答讓劉春來疑惑。

宋瑤的酒量不錯?

自己都不知道。

“她懂俄語,總是讓顧老板翻譯也不太合適。”

鄭強提醒劉春來。

一些關鍵的東西,鄭強是否翻譯,或是胡亂翻譯,他們都沒法確定不是。

“我有個朋友要過來,顧老板你看怎么樣?”

顧峰聽到兩人的談話,笑著點頭。

兩人對話沒有背著自己,顯然是鄭強看局勢不對,給劉春來搬救兵去了。

他不在意。

等救兵來了,已經把劉春來放倒了。

“好,好!喝酒就得人多,人越多,越有氣氛,越熱鬧!”契卡夫斯基大喜。

“咱先喝著,等你們的酒來了,再嘗你們的酒,如何?”

鄭強離開后,顧峰問劉春來。

顧峰這已做了讓步,劉春來順著臺階就下了。

“劉老板,咱今天先不談合作的事情,能在這里見面也是緣分,先為咱們的緣分干一杯!”

顧峰舉著杯子,同時對契卡夫斯基示意。

契卡夫斯基豪爽,端起裝二兩酒的杯子一仰而盡。

伏特加,他們是喝習慣了的。

劉春來不喜歡喝伏特加。

酒雖烈,味道并不是很好。

所謂的果香,他反正沒有品嘗出來,就只感覺到了辛辣,比大隊釀的高粱酒都還差。

國內白酒濃郁,陳年佳釀更是入口柔和滑糯。

老外其實也很少能喝得慣國內的酒,這跟酒量沒多大關系。

“劉,初次見面,以后還請多關照!”

三人連干三杯酒后,契卡夫斯基舉著杯子,單獨敬劉春來。

劉春來酒量不算差,剛剛喝得急,上桌子基本上沒吃東西,還是他不喜歡的伏特加,已經有些扛不住了。

繼續這樣喝下去,很快會被放倒。

跟蘇聯人談判做生意,雖沒經歷過,也聽朋友說過,一旦在酒桌子上喝輸了,談判時對方很難做出讓步。

喝贏了什么都好說。

聽說在引進最早一批蘇27戰機時,國內的代表團專門找了個酒司令過去,把所有參與談判的蘇聯人撂倒,最終蘇聯人的報價降了三分之二。

當然,這只是江湖傳言。

是不是真的?

不重要。

但從中可以看出跟蘇聯人的談判中喝酒的重要性。

不喝是不行的。

劉春來把這杯酒干了后,胃里面火辣辣的。

對顧峰說道:“顧老板,要不喝點啤的?對這酒,我不太適應。”

劉春來雖是跟對方商量,語氣卻不容拒絕。

態度堅決。

伏特加不好喝。

顧峰點頭,“你喝啤酒,我們喝伏特加,沒問題吧?”

直接對外面招呼了一聲,隨后就有人抬著一箱24瓶的啤酒上來。

啤酒也來自蘇聯。

劉春來直接翻了白眼。

蘇聯的啤酒一定好么?

可至少比伏特加要好喝些。

契卡夫斯基看到上啤酒,頓時不滿了。

“不不不,男人怎么能喝這種酒?得喝烈酒!”

對契卡夫斯基來說,只有把劉春來灌倒才能拿到更多貨。

何況劉春來還畫了一個餅。

合作!

“斯基同志,喝酒這事,得根據個人喜好來。我盡量把你們陪好。如果身體不允許或喝出毛病,以后也沒法合作了,是不?”

劉春來并不在意面子,尤其在喝酒這事上。

倒也沒有說蘇聯的酒不好什么的。

沒有必要。

契卡夫斯基雖然不樂意,倒也沒有強求。

辦事處。

宋瑤看著鄭強,一臉不可置信,“讓我去喝酒?”

“趕緊的,老板已經跟他們干上了。這頓酒關系著后面談判的主動權以及利益分成。”鄭強急切地說道:“九哥讓你去的,老板也同意。”

宋瑤直接翻了個白眼。

平時她在劉春來面前可是滴酒不沾的。

鄭強搬了一箱白酒上車。

這酒是葫蘆村生產,就一個玻璃瓶,外面貼著葫蘆村三個字,64度。

比酒精差不了多少。

上車后,鄭強一腳油門,用最快的速度向飯店沖去。

五分鐘不到,兩人就到了門口。

“不好意思,來晚了。這位是我老板的助手——宋瑤。”

契卡夫斯基看著進來的漂亮的宋瑤,眼神亮了。

再看看劉春來,無奈地收回了目光。

有了錢,什么樣的女人沒有。

宋瑤一進來,就看到劉春來狀態不是很好,已經快要坐不穩了。

過年時,她看到過劉春來喝醉。

也因為劉春來喝醉,兩人的關系才發生了變化。

平時看起來強大無比的男人,喝醉后卻是那么無助。

至少,現在可以證明,她不只是花瓶。

直接坐到劉春來旁邊,拿著酒瓶子把杯子滿上。

擼起袖子,端起杯子就跟兩人宣戰:“兩位老板,我代老板敬你們一杯,感謝之前對我們這邊業務的照顧。”

劉春來看著她這架勢,還揉了揉眼,以為自己醉了。

這是平時那個溫柔如水的女人?

完全就是一個彪悍的娘們兒。

顧峰一看這女人的架勢,就有些擔憂了。

要想放倒劉春來,得先放倒這女人。

眼看就成功了。

無奈地看向契卡夫斯基。

契卡夫斯基則裝著沒聽懂,沒動靜。

宋瑤直接又用俄語說了一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真的只是村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229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