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目錄 >> 751 忽悠體制內的女青年

751 忽悠體制內的女青年

作者:葫蘆村人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葫蘆村人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真的只是村長 751 忽悠體制內的女青年

按照這種搞法,一年下來,霍昱詠等人幾乎會把這邊的利潤大部分拿走。

退回廠里返工的服裝,那都是他們不知道從什么地方廉價搞的。

利潤本來就越來越低。

一年上百萬,足夠他們鋌而走險了。

難怪霍昱詠不愿意讓劉春來他們知道這東西。

“春來哥,是我的錯……公司的損失,我賠……”楊小樂咬牙說道。

劉春來給了他一個白眼,“你有啥錯?”

“這是我用人不當,要不然,也不會給公司造成這么大的損失。”楊小樂壓抑著自己的憤怒。

他真的很火大。

萬萬沒想到,霍昱詠會這樣大的膽子。

劉春來看著他,收起臉上的玩味笑容,“你說說有哪些損失?”

哪些損失?

光是現在看來,直接經濟損失,每年至少上百萬。

這是多么龐大的一個數字!

楊小樂很清楚,需要賣出去多少貨,才能拿到這筆錢。

去年他拿了將近七十萬。

可他的營業額,超過了九千萬!

衣服的數量,將近百萬!

劉春來是留了利潤,根據他們的估算,至少四成的利潤分給了他們這些手下。

“去年這邊的銷售額下降,利潤大幅度降低,我還以為是市場上有了太多競爭者,畢竟這里是首都,很多國際上的品牌也開始進入國內,價格很高……”

楊小樂深呼吸了一口。

一邊組織著語言,一邊緩慢地說道。

臉上盡是痛苦之色。

劉春來嘆了口氣。

送紅包閱讀福利來啦!你有最高888現金紅包待抽取!關注weixin公眾號書友大本營抽紅包!

楊小樂終究還是太年輕。

只看到了公司經濟上的損失。

“其實,表面的損失,那只是錢,并不嚴重。”劉春來說道。

“一年上百萬,還不嚴重?春來哥,你是不是有什么誤解?即使大城市,一年一千多,也算是不錯的收入了!三千都是高收入了!”

楊小樂真的難以理解劉春來的想法。

萬元戶,那都是要戴紅花,到處做講座的年代。

大城市里個體戶多一些,萬元戶很多。

收入十萬幾十萬的人也不少。

可上百萬的,真的不是很多。

楊小樂已經介身全國收入最高的群體。

能比他高的,絕對不多。

就是劉春來,一年所有的利潤加起來,應該也不到一千萬。

“對市場的傷害,這才是最大的損失。如果市場不加以控制,你覺得這邊的市場,最終會怎么樣?”劉春來問楊小樂。

從一開始楊小樂到滬市,自己拿著樣品找代工廠開始,劉春來就非常欣賞楊小樂。

即使沒有他,他也認為楊小樂能闖出一番天地。

之所以平時不干涉,只把握方向性的東西,是劉春來每人可用,在這年頭,給手下犯錯,然后改正,成本是最低的。

他不在意被人吃掉百萬的利潤。

關鍵是負責的人,得意識到問題所在。

“超市里沒有貨,外面都是高價,最終只會讓我們失去用戶,給競爭對手機會……客戶并不是非常忠誠,當他們用了其他品牌的衛生巾,會發現我們價格更貴的東西也沒有好到什么地方,最終反而會給我們帶來負面影響。”

楊小樂說道。

“這就是了。這事情,先不急,一會兒找個電話,給志強打電話,讓他過來一趟吧。”

楊小樂想說交給自己處理,可看著劉春來不容置疑的表情,沒有吭聲。

跟任青約的地方,就在升旗廣場不遠處。

距離劉春來的那個四合院也不遠。

是一家涉外酒店的咖啡廳。

尋常人進不來,但是楊小樂手里有進出口公司,在這里見國外客戶,很正常。

“同志,這里是涉外招待場所……”

“非得老外才能來?老子跟老外做生意,掙他們的美刀,不能來?”

楊小樂因為霍昱詠的事情,心情很是不好。

面對服務員冰冷的詢問,恨不待見。

劉春來攔著了他,把楊小樂隨身攜帶的進出口許可遞給服務員看,“非常抱歉,我的朋友因為客戶要砍價,心情不好……我們跟客戶約好,在這里見面。”

服務員尷尬地笑了笑,請兩人進去。

劉春來只是看了楊小樂兩眼,也沒多說。

剛坐下,就有一個短發女青年進來。

穿著一件羽絨外套,下身緊身牛仔褲。

春雨的高端。

劉春來一眼就看出來了。

女人化著淡妝,看起來跟劉春來差很多,長相普通,打扮也很樸素。

“任女士,這里。”楊小樂看著四處打量的女青年,站起來招手,小聲地招呼著。

“您好,我是劉春來。”劉春來站起來,對著任青伸出了手,“早聽聞任女士大名,你們給德國OB衛生條的,非常成功!那是非常好的設計!”

劉春來這是真心贊賞的。

這年頭,做的人不多。

國內這方面甚至剛開始起步。

而任青,這是國內最早設計衛生條的人。

更他們的衛生巾不同,德國OB衛生條,那是內塞式的!

很羞恥的東西。

任青知道劉春來找自己干什么。

語氣很不善。

一上來,語言就極具攻擊性。

“你……”

楊小樂頓時就站了起來,一臉怒氣地盯著對方。

劉春來拍了拍他,示意他坐下。

一臉笑意地對任青說道:“我不是女性,不代表我無法體會女同志那幾天的痛苦。畢竟,我女朋友那幾天的時候,我也挺痛苦的……”

任青頓時紅了臉。

低聲暗罵劉春來流氓。

一交手,就發現,對方不是容易打發的。

任青有些后悔來赴約了。

本來這次見面,是為了讓對方死心的。

結果劉春來遠比楊小樂更難纏。

“任女士,我們是真誠地希望您能加盟我們的公司,即使不能,也可以保持合作的。”劉春來見任青坐下后,給她點了杯咖啡,才開口。

直接進入正題。

任青看著劉春來,“我向楊先生已經表示得非常明白,是國家培養了我,你覺得,用什么可以讓我背棄國家的培養?”

神情很嚴肅。

劉春來也變得嚴肅起來。

他知道,稍微回答不好,眼前這女人,就沒有了合作的可能。

楊小樂直接不說話了。

每次面對這個問題,他沒法回答。

他是知青,并沒有被國家選派出國留學,連工作都沒安排,要不然也不會成為生意人。

“確實,做人不能背信棄義,尤其是不能背叛國家。”劉春來點頭,表示認可任青的說法。

任青有些意外。

她以為劉春來會反駁她的觀點。

劉春來見任青發愣,笑了笑,接著說:“誰說報效國家就一定要在體制內工作?現在很多體制內的同志下海經商,難道他們就背叛了國家,辜負了組織的信任嗎?甚至有人背負著組織的命令,下海經商,為的就是救活他們的單位……”

這種說法,任青沒聽過。

卻也了解,很多不景氣的公司,確實是這樣干的。

“那也是為他們單位而付出,依然是單位的人!”任青辯解著,“你們是個體戶。”

劉春來看著她,臉上笑容更甚,“任青同志,關于個體戶,老爺子有說過,發展一點個體經濟、中外合資合作和外資獨資經濟,都是對社會主義經濟的補充,這句話,您怎么看?”

面對劉春來犀利的反擊,任青根本無法回答。

“確實,我們是個體戶。但是同樣能為國家做出應該有的貢獻。在之前,我聽說過你們的情況,最早接下OB棉條的時候,你們公司內部的人,是不是大部分都是持拒絕態度?都認為太羞恥了,對么?”

面對這個問題,任青的臉上浮現出痛苦。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

事實就是這樣。

即使這個成功了,可現在面對生產衛生巾的國營廠想要如同劉春來的蘇爾美這樣做,她所在的公司的人,都是拒絕的。

尤其是女同志。

大家都知道這東西的好處。

可卻不愿意做這樣的。

“衛生巾,很多人都認為是難以啟齒。可在歐美日韓這些發達國家,您應該了解,尤其是您在RB留學過,了解那邊的情況……如果使用干凈衛生的用品,你覺得,女同志的婦科病,會減少多少?這是不是推動了國內婦女健康衛生事業的發展,算不算為國家做了貢獻?”

“這跟我辭職跟你們干,有關系?”任青終于逮著了一個反擊的機會。

她不是劉春來的對手。

人家一上來,就是扣大帽子。

各種政策,了解的比她還熟悉。

“衛生巾的市場很大,即使我們有衛生巾廠,即使全馬力開工,也無法供應整個市場……這關系到全國所有女性的健康衛生,對于這塊,需求就比較大……如果您同意,公司將由您負責,怎么干,您說了算,我們不干涉……這樣以來,您也可以一展所長,畢竟,您在RB是學的專業……”

劉春來的話,句句切中任青的要害。

在公司,她們的事情很少。

公司愿意做的,生產的公司不愿意投錢,覺得浪費;有需求的,公司不給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真的只是村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667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