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目錄 >> 194 流氓罪先安排上

194 流氓罪先安排上

作者:葫蘆村人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葫蘆村人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真的只是村長 194 流氓罪先安排上

原本還圍觀的人趕場社員們,對于事情就這樣平息,有些不甘心。

不過,看到平常威嚴的鄉長家人被打成這樣,都不敢拿劉春來怎么樣,倒也算是滿足了一些。

不少人紛紛開始討論,為啥劉春來這舅老倌原來根本不管,現在一出現就這么兇。

“沒聽說嗎?劉春來讀了七年高中,參加了五次高考,今年預考沒過,王家村又退了親,劉春來跳河被救起來,就像變了一個人……”一名四十多,有些胖的女人面對周圍那些討論猜測這舅老倌為什么這么兇的原因。

有人撐腰,誰都可以兇起來。

沒看到劉秋菊那么老實的人,連螞蟻都不敢踩死的人,下那樣的狠手?

“大姐,你哪門曉得的?”有人一聽,這是有干貨啊。

“我是王家村的,我們大隊長家的閨女原來跟劉春來定了親……”女人得意了起來。

“這么說來,原來劉春來不是不想管,而是為了考大學當國家干部,沒有空過來?”一個老頭認為自己已經抓住了關鍵。

“可不是!現在考不上大學,當不了國家干部,然后就認真回家過日子了。”

“唉,要是誰以后娶了他家的女娃子,這日子……”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男人說道。

頓時引起周圍群眾的聲討。

“你個龜兒子,那么乖的婆娘,不好生哄著,那是要遭天譴的!”

“就是,人劉家三個閨女都讀了高中……”

“老四比老三還乖,你娃兒是癩疙寶(癩蛤蟆)想吃天鵝肉!”

年輕男子頓時就紅著臉灰溜溜地走了。

對于還在那里陰沉著臉的鄉長鄭顯西,沒人去關注。

鄉長又咋的?

總不能捂住趕場老百姓的嘴巴不是?

以前鄭顯西那可是強橫得很,終于遇到了比他還強橫的人啊。

如果不是劉春來一開始就動手,倒也沒人認為這舅老倌兇。

他先打了后,讓自己妹妹親手報仇,這才是合格的舅老倌。

沒看到小姨妹兒直接扳斷了鄭雄的腿?

就是有這舅老倌撐腰。

當然,有了事情,肯定也是舅老倌扛著。

于是,一些家里還有著未出閣閨女的人家,開始動了心思。

對自己家妹子這樣護著的男人,不可能對媳婦兒太差啊。

有些男人,平時不錯,可要打婆娘……

于是,幸福公社四大隊的舅老倌兇,姨妹兒悍的名聲,就這樣開始擴散了。

公社衛生院。

當場天,也沒有多少人看病。

雖然包產到戶了,老百姓開始能吃飽,可兜里沒有幾個錢,一般的小病,扛扛就過去了。至于大病,拖不過去,就會到公社衛生院看看,那不是公社衛生院能治療的,只能去縣醫院。

“手桿腳桿骨頭都骨折了……”

醫生看到鄭雄的慘狀,不由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能不能治,不能我們就馬上轉縣醫院!”鄭顯東對醫生極其不滿。

在一個公社,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可惜,之前因為所有人都要求著他,那都是眼睛長在頭頂上的。

“又不是啥疑難雜癥,有啥治不了的?鄭主任,先交錢200塊錢吧,辦理住院……”醫院的人平靜地說道。

至于衛生院的接骨技術,要想完好如初,那是不可能的。

鄭雄這樣的人渣,需要完好的手腳么?

“先救人!錢少不了你們的!”鄭顯東頓時火了,這一動怒,牽扯到身上傷口,疼得倒吸涼氣。

他這會兒哪里拿得出來?

供銷社都沒這么多錢。

得拿存折到信用社取錢啊。

耽擱了,本來就殘疾的兒子那不得更殘疾?

“醫生,他的錢,我們付。我們劉家人打的,自然得負責醫藥費。”這時候,劉九娃走了過來,又從兜里掏出一把大團結。

“你們付?”醫生有些詫異,“那先付100塊吧,等不夠再交吧。小艾,你來先幫著輸上液,免得死球了,我先去給劉秋菊檢查……”

“你!”鄭顯東氣得站了起來,這又牽扯了身上的疼痛部位。

一個十七八歲的女醫生走了過來,開始準備給鄭雄輸液。

“小艾,剛才那個婆娘把鄭雄雀雀兒砸了,你給檢查一下……”

小艾聽到這話,頓時紅了臉,然后“哇”的一聲哭了起來。

頓時驚動了周圍的醫生跟病人。

“怎么了?”

“他耍流氓,讓我看鄭雄的、鄭雄的……”小艾指著鄭顯東,一邊哭,一邊說。

“你狗曰的還沒被打痛啊!鄭顯東,你兒子是啥貨色你不曉得?公安在這里呢!”一名年齡比較大的醫生黑著臉,頓時把公安叫了進來。

鄭顯東想要辯解,卻根本沒人給他機會。

而另外一邊,一名女醫生幫著劉秋菊檢查。

“九哥,春來怎么突然轉性了?”開始讓鄭顯東交錢的醫生在門口問劉九娃。

劉九娃對他愛理不理。

“之前我也勸秋菊離婚,她不肯,又不愿意報案……鄭顯東因為這事兒,我們整個衛生院的人都恨上了……”醫生見劉九娃這神態,一臉苦笑。

“付天祥,這是不是我劉家欠你一個人情?”劉九娃冷哼了一聲。

“我不是這意思。就是看著秋梅造孽,我們又無能為力。現在得先把婚離了。我讓剛來的畢業生去給鄭雄輸液,鄭顯東一個流氓罪是跑不脫了……”

“你說破天都沒用,八祖祖不會見你。”劉九娃說完,就不吭聲了。

剛好外面鬧騰了起來。

劉九娃出來一聽,向著付天祥看去,恰好他也看了過來。

“我欠你一個人情。”

“九哥,我想學跌打接骨。”

“當我沒說。”劉九娃說完,轉身就走。“你不安排,春來也會給他安排上一粒花生米。”

雖然劉春來沒說過,不過劉九娃認為劉春來不可能就這樣放過對方。

到目前看來,想要讓鄭家同意離婚,基本上沒可能。

王保興的辦公室里。

劉春來說了事情經過后,王保興卻說可惜了這么好個機會。

了解后,才知道這書記的心思。

“也就是說,青山公社這邊要想同意,就必須先讓鄭顯西同意?”劉春來皺起了眉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真的只是村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751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