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目錄 >> 123 多給幾個廠(50)

123 多給幾個廠(50)

作者:葫蘆村人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葫蘆村人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真的只是村長 123 多給幾個廠(50)

“做人,還是得要點碧蓮!”

王新民絲毫不顧自己干部的身份。

當著領導的面,就罵了出來,氣得母和平直哆嗦。

不少領導開始看向呂紅濤跟許志強這兩個大佬。

呂紅濤沒說話,母和平說的,不僅只是他自己的想法,不少人都是這樣的心思。

看到別人掙了錢,得了紅眼病。

他們根本不會去想之前那些衣服褲子根本賣不出去,只能放在倉庫里發霉。

“嗯哼”

一直沒吭聲的許志強看到兩人不顧干部身份吵起來,甚至有動手的征兆,咳嗽一聲,阻止事態繼續惡化。

“這事當初各部門在一起決定的,服裝交給江南制衣廠自己處理,用以補償干部職工工資。價格也是財政局跟輕工局共同討論出來,縣里批準的。人家有本事賣出高價,那是他的本事!至于投機倒把,和平同志,你倒是說說,劉春來是如何投機倒把的?”

許志強一開口,所有人都感覺到了書記的話鋒不對。

投機倒把,那是鉆空子,囤積居奇、摻雜作假、倒買倒賣。

“在這之前,有誰愿意要這批服裝嗎?江南廠十個月沒發工資呢!”許志強的話,讓母和平低下了頭。

這幾年,已經有不少個體戶出現了。

對于這些,國家的政策越來越松。

何況,劉春來不是以個人名義賣這批服裝,而是以春雨服裝廠的銷售經理。

根本不可能以這個治罪。

所有人揣測著許志強的意思。

“同志們,上級不斷下發通知,要求發揮主觀能動性,不等不靠,搞活地方經濟,增加就業崗位……我們探討的,不僅是制衣廠的承包,而是希望借著這樣的方式尋找一條能解決目前縣里大多數工廠生存不下去的道路!”

許志強強調著。

連續開幾次會議討論一個生產隊承包縣城制衣廠的事情,并不是因為承包的本身。

這是改革的探索。

也是開放的探索。

一個生產隊,主動站出來,要承包縣里沒有人愿意承包的制衣廠,這已經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更何況,對方還要求去掉所有的包袱。

所有人見許志強開口,心中開始思索起來。

連續幾次的會議,許志強這位即將退休的書記,一直都沒有表明態度。

這也是反對呂紅濤的人底氣所在。

輕工局的章平剛才開口試探,頓時就被他拍死。

這是什么意思?

難道書記要支持四隊承包縣城的制衣廠?

“我知道這很艱難,尤其是對本來就困難的縣財政來說。一旦其他的廠都沒法開工,我想請問大家,退休干部職工不用說,所有的廠,上萬在職干部職工誰來負擔?返城的知青工作崗位如何安排?”

許志強的話,讓所有人都心情沉重。

沒誰敢說他們能解決。

要是能解決,就不是現在這樣子了。

呂紅濤詫異地看著許志強,不知道這位是什么態度。

王新民則是向呂紅濤投去了詢問的目光,難道呂紅濤找過許書記溝通?

嚴勁松更是坐立不安,這種會議,本來不應該他參加的。

事情是他下轄的生產隊搞出來的。

“我覺得呢,在這里爭論沒有任何意義!78年5月11日的《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大家應該都還熟悉。光是在這里討論,能有什么用?既然咱們沒辦法讓這些廠子發展起來,那就交給有能力的人去發展!不管是稅收,還是就業崗位,都是我們目前急需的……”

所有人都沒想到,許志強的語氣突然變得這樣嚴厲。

“在這件事情上,我支持紅濤同志的決定,同時,我個人認為,步子邁大一點,縣紡織廠不是說他們效益也不好嗎?那就把紡織廠也一并承包給葫蘆村,甚至,也可以把同樣沒有生產任務的天府機械廠也承包給他們……”

“許書記,這怎么能行?他們根本就沒有能力來解決這些問題!”曹福陽第一個站出來反對。

制衣廠承包就算了。

連紡織廠都承包出去?

“是啊,許書記,他們只是要承包制衣廠,雖然目前紡織廠效益不好,也不是沒有生產,這可是縣里為數不多每年能上交超過30萬利稅的大廠……”財政局的人也站出來了。

這簡直是開玩笑。

人家只是承包一個服裝廠,這還打包送紡織廠跟機械廠?

縣城的機械廠雖然效益也不是很好,那也是目前少數還能發得起工資的單位。

尤其是包產到戶后,農機的需求不斷擴大。

連呂紅濤都被許志強的提議給嚇到了。

縣里愿意給,劉福旺父子敢承包么?

嚴勁松更是嚇得話都不敢說,這事情,他能說什么?

“如果江南制衣廠要從山城運布料回來呢?紡織廠能確保生產嗎?”許志強問著眾人。“另外,紡織廠退休的干部職工組織關系都在制衣廠,他們不管這些,縣里是不可能同意的,紡織廠承包給他們,他們得出更多承包費,這樣就有足夠的錢給退休干部發放養老金。”

許志強倒是看得明白。

劉春來說是不管退休干部職工,卻給更高承包費,這筆錢比退休干部職工的養老金需求要多不少。

為什么這樣干,他還沒想明白。

或許是用來試探縣里支持力度。

“那廠是他們承包的,不把自己的訂單給自己的廠,給縣里的紡織廠,他們能得到多大好處?”

許志強繼續問。

輕工局的人也不吭聲了。

這種事情很正常。

“許書記,機械廠可是對技術跟資金需求都高的單位,劉福旺之前搞的,不過就是個鐵匠鋪。這樣做是不是太冒險了?”呂紅濤終于意識到了不對。

許志強這是要干一票大的。

“現在縣里財政能拿出錢讓機械廠研究新的農機,擴大生產嗎?”許志強問呂紅濤,“再說了,有了機械廠,他們擴大紡織廠的生產,可以直接自己生產設備……”

機械廠從鑄造到機械加工,甚至還有熱處理車間。

整個廠職工有400多人。

“再說了,每個縣都有生產農機的機械廠,咱們隔壁幾個縣,哪個情況不比咱們更好?現在縣城里,已經有不少其他機械廠生產的農機……”許志強一臉嚴肅。

其他人根本沒法反駁。

縣機械廠,其實并沒有多大的競爭力。

而且也沒有資金去擴大生產規模,索性一起打包承包出去。

PS:還沒滿50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真的只是村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