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目錄 >> 106 直男癌晚期劉九娃

106 直男癌晚期劉九娃

作者:葫蘆村人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葫蘆村人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真的只是村長 106 直男癌晚期劉九娃

劉雪上床的付丹頓時不吭聲了。

賀黎霜比劉雪還彪悍,家里還是縣城的。

雖然打架跟其他女生差不多,也只是扯頭發、撓臉的招式,但是跟劉雪在一起,每次這死婆娘就去惹事點火,然后劉雪動手……

劉雪會武功!

一腳都能把人踢飛!

惹不起。

“行了,霜兒,等會兒宿管聽到了……”劉雪懶得理會付丹這樣的人。

不過,賀黎霜是幫她,不能不說話。

“可這事兒……他天天喝醉酒就在學校門口鬧,對你名聲不好啊。”賀黎霜是真的提自己姐妹著急。

她是被爹媽寵得無法無天,而劉雪的彪悍,只是為了保護自己。

老爹忙著帶領全大隊脫貧,老娘重男輕女,兩個姐姐懦弱,哥哥更不是個好東西……

所以,從小,劉雪想要啥,只能從她哥哥手里搶。

剛進高中,賀黎霜跟劉雪搶座位,打了一架,被劉雪一腳踢了好幾米遠,然后死皮賴臉纏著劉雪想要學武功,結果一來二去,就惺惺相惜,成了死黨。

唯獨就是兩人不在一個班。

“還有個屁的名聲……劉春來說了,他會處理……”遇到這樣的事情,劉雪也無力。

“他處理個屁,要是處理了,能這樣?再說了,你之前兩年可沒少敲詐那龜兒子……”賀黎霜一聽到劉春來的名字,就是火大。

她可是知道劉家的事情。

“他變了,不然還在學校混著,這幾天去山城了。回來應該就會處理吧……”劉雪想到劉春來的變化,嘆了口氣,知道死黨還要罵劉春來,再次開口,“要不是他鼓到(逼著)我媽賣豬,也沒學費……他把自己身上的錢全部給我了……”

“他那是糖衣炮彈!”賀黎霜咬牙說道。

“幾點了?還在嘰嘰喳喳的,不想考大學的,早點回去嫁人,不要影響其他想考大學的同學!”這時候,外面傳來了宿管大媽彪悍的聲音。

龐大的女生宿舍瞬間變得安靜。

蚊子飛舞的嗡嗡聲都能聽得清楚。

劉雪躺在床上,心中則是不停地罵劉春來這個災舅子,怎么還沒處理這事兒。

“嘔~”

此刻的劉春來,正趴在裝錢的麻袋邊吐得天昏地暗。

房間里一股酸臭的味道彌散開來。

這一晚上,吳二娃幾人也不知道去買了幾次酒。

被孫小玉跟周蓉兩個女人不停地煽風點火,吳二娃一群人直接赤膊子跟劉春來拼酒,最終,劉春來沒干幾碗,直接從桌子上滑到了桌子下。

這場酒局才作罷。

“喝死你得了,心這么黑,承包廠子賺錢不管退休干部職工……”孫小玉在一邊,看著劉春來吐得難受,一點痛快的感覺都沒有。

周蓉不斷拍著劉春來的背。

“管了那些退休干部職工,誰來管我們?”劉九娃一直守在一邊,懊惱了一晚上。

他就不該放任這種事情發生。

孫小玉白了他一眼,“這事情有沖突么?”

“怎么沒沖突?我們大隊欠十多萬,四隊的貸款都是三萬多,還不說沒繳的提留款……”劉九娃一臉冰冷,“要是八祖祖曉得了,我們幾個,腳桿都要遭打斷!他是我劉家的旗手。”

“啥叫你劉家的旗手?”孫小玉知道旗手是什么,一個家族,有族長啥的,就沒聽過有旗手的。

“扛旗的,算得上袍哥的舵把子,他手中的旗子往哪里指,劉家的人就往哪里去,是刀山,得闖,是火海,得跳……”劉九娃見劉春來平息了些,才點上了一支煙,開口說道。

孫小玉不滿地從他手里搶過煙,點上了,才開口,“這都新中國幾十年了,那是封建的規矩!”

孫小玉突然覺得,劉九娃這人, MAN還是MAN的,就是太迂腐了。

腦子里居然還有這些封建殘余思想。

周蓉在一邊,也聽得呆了。

新中國成立都三十多年了,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

“你曉得個球。要是沒這些規矩,這么多年,吃不飽,能不出亂子?春來的爹,我福旺叔,帶著咱們石頭上造田,懸崖邊開荒,吃了幾年飽飯……分田到戶,人多,地少,吃不飽。要是沒有規矩,他們就會出去搶……在八祖祖參加保路運動前,我們那山頂的磨盤寨,是周圍方圓百里最大的土匪寨,官府永遠無法剿滅,就因為周圍的人,都是土匪!吃不飽,看不到希望,就要去搶,拿命換……”

劉九娃一臉沉重地說道。

孫小玉有些明白了。

“這么說來,劉春來就是你們所有人希望所在?”周蓉瞪大了眼睛。

她還真沒聽過這些事兒。

雖然當過知青,可她所在的知青點也沒有這樣的事情,即使同姓的人,也沒這么團結。

“可劉春來……”孫小玉不知道說什么。

她很想說,為什么這些人就認定了劉春來?

“八祖祖今年93了,他說自己活不到幾年了,福旺叔折騰了幾十年,已經讓所有人失去了信心……恰好,春來當四隊隊長,當著所有人賭咒發誓,劉家坡還有一個光棍,他當最后一個光棍……我們不是為劉春來拼命,而是為自己,春來,只是帶領我們!”

孫小玉聽得,心情不由有些沉重。

“你個老東西,給我說這些干啥?”

“我不想你恨他,跟他搗亂。”劉九娃看著孫小玉。

“這跟我又有什么關系?他這么可惡,賺了這么多錢,直接就把我們制衣廠踢開,不該恨嗎?”孫小玉更是無語。

劉九娃這思維模式也有些奇葩。

“有關系。我想跟你過日子。”劉九娃的話,讓孫小玉愣了。

本來就瞪大了眼睛還沒回過神來的周蓉,更是張大了嘴巴。

這么直接?

這么男人?

孫小玉直愣愣地看著劉九娃,好一陣,才紅著臉,“你這老東西,太不要臉了。”

“你是一個人,我也是一個人,兩床鋪蓋卷兒放一堆,就成了……”劉九娃很認真地說道。

“九哥,即使孫姐有這想法,你不該找個媒人說說媚?”周蓉覺得,這事情太詭異了。

接觸不多,劉九娃也不是這樣的人啊。

平時老實巴交的。

回應她的,只是劉九娃響起的鼾聲……

“這老狗曰的,喝醉了……”孫小玉一臉憤怒。

“要不,咱們把這錢拿走,一人分一半?”周蓉的話出口,頓時自己也被嚇了一條。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真的只是村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099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