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屋首頁| 總點擊排行| 周點擊排行| 月點擊排行 |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 收藏黃金屋| 設為首頁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黃金書屋
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奇幻 武俠·仙俠 都市·言情 歷史·軍事 游戲·競技 科幻·靈異 全本·全部 移動版 書架  
  文章查詢:         熱門關鍵字: 道君 大王饒命  神話紀元  飛劍問道  重生似水青春  
黃金屋中文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目錄 >> 077 腦殼有包的青銅袍哥

077 腦殼有包的青銅袍哥

作者:葫蘆村人  分類: 都市 | 都市生活 | 葫蘆村人 | 我真的只是村長 | 更多標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真的只是村長 077 腦殼有包的青銅袍哥

劉春來想讓人去報案,可根本沒人可用。

再加上現在沒上班,派出所估計也沒有幾個人值班。

看著這一切,只能著急。

“放下東西,買賣不成,仁義還在。如果要搶……”劉春來也踏步上去。

雖然傳說劉九娃是武林高手,幾十年的童子功。

可劉春來并不想動手。

現在看來,不動手不行了。

“你推到后面去,這幾個,老子還不看在眼里。”劉九娃把劉春來拉到后面,隨后對中年人問道,“哪個堂口的?舵把子是哪個?”

“老東西,這特么新中國都幾十年了,還以為是你們混袍哥的時候?”中年人樂了,“收起你這一套,嚇唬不了老子!”

袍哥,這已經成了傳說。

“喲,現在的年輕娃兒,夠狂啊!袍哥是不混了,袍哥還沒死絕呢!”

就在這時候,旁邊看熱鬧的人群中,走出一個約莫四十出頭,留著平頭,穿著對襟衫練功服的中年人走了上來。

“龜兒子,沒你事,滾遠點!”中年人對著湊上來的人吼道。

中年人瞪了他一眼:“袍哥人家,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看著劉九娃,崛起屁&股,雙手豎起大拇指,交叉在胸前,彎腰抬頭:“貴龍碼頭,坐哪把交椅?”

這動作,看得周圍人竊竊私語。

“袍哥?”孫小玉一臉興奮地看著這場面。

劉春來則是根本搞不明白。

劉九娃見對方動作,拱手行禮,隨后豎起右手大拇指,往后抬到肩膀高:“兄弟姓劉,草字九娃,三十五年前朝天門禮字上占帶幺大!”

“終于見到他們說黑話了。沒想到,劉九娃居然是禮字堂的,難怪能打!”孫小玉在旁邊一臉興奮。

周圍看熱鬧的人也都來了興趣。

袍哥,只是傳說。

沒想到今天在這里看到兩個袍哥接頭說黑話。

劉春來不懂。

“原來大哥是禮字堂,久仰!久仰!”中年人也直身起來,拱手行禮,“兄弟姓耿,草字富貴,陽河場義字上占帶幺大。”

說到最后,也是跟劉九娃一樣,右手拇指伸直,握拳往后劃。

“失敬!待兄弟處理眼前之事,再跟兄弟擺茶敘舊!”

“袍哥人家,絕不拉稀擺帶,兄弟之事,即是富貴之事!”

隨后,耿富貴跟劉九娃站在一起。

“給老子的,哪里棺材板沒蓋嚴,轉出這兩個貨,兄弟們,上!”中年人頓時火了。

耿富貴直接迎著沖了上去,剛打一個人一拳,就被另外一人的拳頭砸在鼻子上,鮮血瞬間狂飆,那人又抬起一腳,耿富貴頓時就被踹到在了地上。

隨后,打倒耿富貴的人,就被劉九娃放倒。

劉九娃的動作很快,無論是一拳,還是一腳,都有人倒下。

只聽拳頭撞肉的聲音,隨后,幾人全部倒下了。

孫小玉不由有些失望,“居然兩個都是老幺,沒有大爺。”

“啥意思?”劉春來知道解放前孫小玉在山城待過好些年。

“袍哥就五個等級,分頭排大哥,即舵把子;三排為錢糧,負責一社的經營;五排為管事,管交際、執法;六排是小頭領;十排是最末老幺,跑腿、辦事等都是他們干……”孫小玉顯然對袍哥了解不少。

劉春來第一次聽說,暗自琢磨,“那還有二、四、七、八、九呢,沒有這幾個?”

聽起來很挺有意思。

這會兒,也沒法數錢了。

“關羽桃園結義排行二,不敢僭越;趙子龍排行四;瓦崗叛徒羅成排行七;楊家將八姐九妹也得避開……這些都是常識。”孫小玉有些好奇,劉春來經常跟劉九娃在一起,難道不知道?

劉春來看著她,在看著鼻子上流血,爬起來正在揍那幾個人的耿富貴,不由無語。

周圍人見劉九娃如此兇悍,加上五個強壯的棒棒幫著劉志強跟劉龍兩人看著,也沒人趁亂投褲子走。

“耿富貴那人腦殼有包,想幫忙,也不看看自己啥德行。一個義字堂的老幺幫禮字堂的老幺打架!活該他龜兒子挨打!”顯然,孫小玉有些鄙視耿富貴的。

劉春來更是不解。

“袍哥中,仁字講頂子,義字講銀子,禮字講刀子。仁字堂的,都是有地位、有面子的人;義字堂的,都是鄉紳富商;禮字堂的都是沒啥資產也沒啥地位的,靠打靠拼命……”

孫小玉對袍哥的事情,了解的很清楚。

這讓劉春來有些好奇她家原來在山城的時候是什么身份。

不過,看著那耿富貴,他比較認同孫小玉的話——腦殼有包。

打不過,居然還要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一開始見他穿著練功服,主動站出來,劉春來也以為他是高手。

開始以為他是王者。

結果是個青銅。

不是劉九娃強悍,估計他會被打得他媽都不認識他。

“大哥,這幾個人怎么處理?”耿富貴終于打累了,在帶頭的人身上還踩了兩腳,隨后問劉九娃。

劉九娃扭頭看向劉春來。

“找人看著他們,要是跑,就揍到他們不能跑,一會兒去派出所報案。”對于這種人,劉春來不會心慈手軟。

剛開始他可是給了對方機會的。

“正好,我家兄弟就在派出所,我這就回去找他。”說完,耿富貴就跑了。

“你沒受傷?”孫小玉問劉九娃。

劉九娃咧嘴一笑,“這算啥,又不動刀動槍的,他們手上沒力氣。”

“你這樣的,怎么也應該是個三爺吧?”

“如果八祖祖沒出川,估計就成了三爺了。他可是禮字堂的舵把子。”劉九娃嘆了口氣,不再多說,“人越來越多了,再等會兒,就看不過來了。”

“繼續收錢。”一萬多條褲子,二十多萬的錢呢。

要命的是這年頭最大面值的鈔票,只是十塊面值的大團結。

兩萬多張呢!

還沒有點鈔機。

“我想,我們估計沒法收錢了。”一直沒吭聲的李紅兵幽幽地說道。

幾人都把目光投向他,李紅兵一臉幽怨地指了指地上,孫小玉旁邊的那個旅行包。

旅行包已經被成捆的大團結裝滿,甚至堆出來了。

根本就放不下!

收了錢裝哪里?

由不得李紅兵不幽怨,這么一大堆錢,他數的都有上萬了,可一分錢都不是他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快捷鍵: 上一章("←"或者"P")    下一章("→"或者"N")    回車鍵:返回書頁
上一章  |  我真的只是村長目錄  |  下一章
手機網頁版(簡體)     手機網頁版(繁體)
瀏覽記錄

字母索引: A |  B |  C |  D |  E |  F |  G |  H |  J |  K |  L |  M |  N |  P |  Q |  R |  S |  T |  W |  X |  Y |  Z


頁面執行時間: 0.0119998